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欧美风情的沪滨广厦->--

世界著名饭店:华懋饭店大楼(沙逊大厦、和平饭店北楼)

2009/10/22 13:59:25

  今天的和平饭店北楼,历史上曾经称过华懋饭店和沙逊大厦,有“远东第一楼”的美誉。门牌是黄浦区中山东一路19~20号,是外滩建筑群中一座重要的建筑,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建筑是犹太大商人维克多·沙逊在上海建造的第一座高层建筑。建筑规模宏大,整个坐落在滇池路与南京东路之间,北是滇池路,南是南京东路。和平饭店曾于1991~1994年连续4个年度被维也纳世界最著名饭店组织评为“世界最著名饭店”。沙逊大厦外滩正门挂着“和平饭店”,东北角门(中山东一路20号)挂着“荷兰银行”,东南角门(19号)挂着“花旗银行”名牌。和平饭店今属上海锦江集团旗下。

  沙逊家族是近代西方在远东,尤其在华有影响的重要商业家族。近代大商人不少是贩卖鸦片出身,沙逊家族也是这样。当年钦差大臣林则徐虎门销毁的鸦片就有部分是沙逊家族的。1832年,犹太人大卫·沙逊从祖居的巴格达迁到印度孟买,开办沙逊洋行,将英国的棉纺织品和印度出产的鸦片烟销往中国,遂成印度的巨富,得以入英国籍。他的长子阿尔伯特在香港设立沙逊分行,上海开埠后又设上海分行,堂而皇之地买卖鸦片,并深入中国内地。后来阿尔伯特声誉日增,1872年英国女王授予他爵士称号,后来他便在英国定居,产业多置于印度,上海分行的业务则没有多大的发展。1872年大卫的次子伊利亚斯另立门户,在孟买开设新沙逊洋行。1877年新沙逊洋行开始在上海谋求发展,以8万两银子购下外滩原美商琼记洋行的房地产,设立上海分行,于是原来的沙逊洋行就被人称为老沙逊。新沙逊的主要贸易仍是鸦片,不久就压倒了一直从事这一行当的怡和、颠地等洋行。此外新沙逊所经营项目较多,如棉纱、铁条、铅丝、羊毛织品、布匹、洋钉、玻璃等。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新沙逊又靠军火和五金获得了很大的利润,主顾以西南军阀较多,不久还吞并了经营军火的安利洋行。由于中国人民禁烟运动兴起,鸦片销路欠佳,而军火生意又时起时落,于是房地产买卖就成了新沙逊洋行最大的财源。到伊利亚斯的儿子爱德华、孙子维克多主持洋行业务时,已开设有多家房地产公司。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30年代,沙逊与哈同不断地争夺上海房地产商中的第一把交椅。新沙逊购买地皮都是乘人之危,以低价到手。他很有眼光,经常靠分析,在预期会成为闹市的地段购置土地,如今长乐路的华懋公寓、峻岭公寓的地皮就是这样先期购买的。

  维克多·沙逊世袭英国准男爵。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参加英国皇家空军,作战中左脚负伤致残,上海人称他“跷脚沙逊”。1918年在印度继承家产,取得新沙逊洋行的经营权,曾任印度殖民地国会议员、调查印度工业劳动问题皇家委员会委员等职。维克多·沙逊的生活极其奢华,性格也诡谲,对自己的残疾非常敏感,终身未娶。他喜爱摄影、举办舞会,经常请上海滩上的大班到自己的饭店跳舞。有一次他还向跳舞的人赠送照相机。20世纪20年代,由于印度民族独立运动高涨,便将新沙逊洋行的经营重点转移到上海。1923年来上海主持业务,除贩卖鸦片、军火外,还扩大房地产投资,在上海重点建造高楼大厦,建造了沙逊大厦、河滨大楼、华懋公寓、格林文纳公寓、都城大楼、汉弥尔顿大楼等当时上海最高的建筑,建造了凡尔登公寓、仙乐斯产业等房产,还有罗别根花园、伊扶司乡村别墅等产业。此外相继开设了华懋洋行、业广地产公司、祥泰洋行、安利洋行等企业。1932年开始,因日本侵华,局势严重,开始抛售在上海的产业。到1941年,各直属公司的房地产账面价值8689.3万元。40年代,上海有超过10层的大楼28幢,其中沙逊集团造的就有6幢。抗战胜利后陆续售出自己的产业,将资金转移至香港、伦敦,并将新沙逊洋行的总部迁至巴哈马的拿骚。解放后,其在上海的企业因拖欠国家大量税款,于1958年全部转让给中华企业公司,以抵销各种债务,在中国的业务完全结束。

  沙逊大厦地皮原来属美商琼记洋行,该行1844年以每亩42两银子向农民永租。1875年,沙逊以每亩6500两购得,此时外滩已成黄金地段。沙逊大厦建成第四年,即1933年,每亩地价竟上升到360000两。1933年该处的地价是90年前的8570多倍。

  大厦1926年开工,是拆除了原沙逊洋行规模较小的建筑后在该地基上建筑的。1929年竣工,占地4622平方米,建筑面积36317平方米。建筑平面呈A字形,高9层,地下室1层,临黄浦江一面13层,有地下室,总高77米,充分显示了沙逊集团的威势。大厦由英商公和洋行设计,新仁记营造厂承建。钢框架结构所用钢材均由英国伦敦道门钢厂出品。在吊装钢构件时不另搭脚手架,建筑工人站在钢架上冒着危险一同起吊,送到安装的节点上进行工作。外墙除9层及顶层用泰山石面砖外,其余皆用花岗石砌筑,这是外滩第一座用花岗石做外墙饰面的建筑。立面用垂直线条处理,线条简洁明朗。腰线及檐部处饰有花纹雕塑,充分表现了美国流行的“芝加哥学派”的设计手法。大厦以东面作为主立面,屋顶为金字塔形,四方攒金顶,主屋顶部耸立一座19米高的方锥体瓦楞紫铜皮屋顶,呈墨绿色,表现了从折衷主义向现代式建筑过渡的特点(有人说是上海从古典转为现代建筑的起点)。沙逊大厦是外滩建筑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其建筑风格为后来许多建筑追随。

  大厦建成后开业,一至三层是商场,底层沿外滩租给荷兰、华比两家银行,西部为服务部,有穿边式售货廊。底层两条通道交叉,一条从外滩进入,一条从南京路通滇池路,中间交叉点有一个八角亭式的内厅,其穹顶用彩色玻璃镶嵌着图案。南京路从东向西,依次是华懋饭店的正门、大英花店、普宝斋古董店、安康洋行等。三、四层是新沙逊洋行的写字间。五至九层是华懋饭店。十层以上由沙逊家族居住自用。具体讲,建筑顶层供业主和旅馆经理居住,室内装饰采用英国式,布置十分讲究,餐室内设有小电影银幕;第九层设有夜总会及小餐厅;第八层设有中国式餐厅、大酒吧间、跳舞厅;第七层设有中国式、英国式住房;第六层设有法国式、意大利式、美国式住房;第五层设德国式、印度式、西班牙式和日本式住房。以上各式住房的内部装修和家具,均按各国的习惯和要求布置,借以显示建筑豪华,迎合旅客不同口味和猎奇心理,为其他大型旅馆所少见。二层和底层出租,作为接待旅客和会客、会议等活动场所。十楼是维克多·沙逊的英国式住所,精美豪华。在金字塔的顶内,还有个大餐厅。大厦东、南、北三面均有进出口,主要大门进口面向南京路。1937年8月14日,也即“八一三”日军在上海发动侵略的第二天,中日空军在上海上空激战,外滩和沙逊大厦的周围是逃自苏州河北的成千上万的难民。华懋饭店里有钱的洋人和中国人仍在品着咖啡、冰淇淋、西式点心,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人流。5架中国战斗机激战后,掉头回飞。不慎突然掉下两颗炸弹,落在了外滩与南京路的交界处,一颗炸了汇中饭店的屋顶,一颗将华懋饭店前的马路炸了个大坑。死伤很多,共有729人被误炸而死,其中有20多个外国人,还有个美国教授,861人受伤。这是一桩不该发生的惨剧。

  解放前,因华懋饭店是上海滩最豪华最高档的旅馆,所以经常接待重要团体和上流社会的名人。九一八以后,当时的国际联盟组成国联调查团,由英人李顿爵士率领去东北调查,1932年9月工作告一段落来沪,就入住华懋饭店。1945年12月,美国特使马歇尔上将来华,20日到上海后也下榻于华懋饭店,住在豪华套间中。当时杜鲁门总统给马歇尔的指令是:“促成中国的所有敌对势力——国民党人、共产党人、知识分子的和解和联合,说服他们为将来治理中国民众而联合起来,组成一个统一的政府机构。”马歇尔的随员魏德迈告诉他:“您肩负着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使命来到了这里。”马歇尔不信,后来的历史果然如魏德迈所判断的。华懋饭店除接待过马歇尔外,还接待过1909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享有“无线电之父”美誉的马可尼,他是1933年12月下榻华懋,当时的国民党政府的要人宋子文、孙科、吴铁城都设宴款待了马可尼。上海解放后,市财政经济委员会在内办公。1952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1956年恢复饭店业务,改名为和平饭店。1992年世界饭店组织将和平饭店列为世界著名饭店之一,中国仅此一家饭店获此殊荣。

  今天的和平饭店1997年进行重新装修。饭店距虹桥机场18公里、火车新客站5公里,隔江相望浦东陆家嘴和东方明珠。周围景观有外滩、南京路步行街、人民广场、上海大剧院。饭店有380间全新装修客房,设施齐备,宽敞豪华。特别是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印度等九国海景特色套房,堪称“国宝”。从历史上到如今,都是上海的重要窗口之一,世界上100多个国家的重要人物和众多国内风流人物在此就餐或入驻,除以上谈到的外,还有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国家主席宋庆龄、喜剧大师卓别林、著名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美国总统布什、克林顿、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等。一些政治会议也曾在和平饭店召开。1998年10月,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在和平饭店迎来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会长辜振甫率领的海基会代表团,双方举行了海峡两岸的第二次“汪辜会谈”。会晤重新开启了海峡两岸的政治对话,达成继续对话的“四点共识”。其后,海峡两岸统一的大业虽受到李登辉等台独分子的阻挠,但此次会议的成果还是具有历史价值的。此外,2001年10月15~22日,APEC上海会议期间,领导人曾在和平饭店用餐。

  和平饭店内共有18个中西餐厅、宴会厅,可满足顾客各种需要。菜肴品种丰富,中餐供应沪、粤、川菜,尤以海派上海菜驰名沪上。西餐特聘法国大厨主理,友友餐厅则是上海第一家日本料理。闻名遐迩的和平老年爵士乐队,每晚为您奏出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爵士乐曲,让您仿佛置身旧上海十里洋场,流连忘返。乐队多次应邀出访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深受赞誉。在新潮与复古的交融中,历史留下了和平饭店岁月的又一年轮。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