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述->--《上海地方志》->--1990年第四期->--

金山建置隶属考

2005/12/29 15:30:46

《金山县志》办公室 蔡仁甫

金山地区是上海市郊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文字记载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但在建置沿革上,不少府志、县志往往记载为“春秋属吴,吴灭入越,越灭入楚,秦并天下为娄县……大同初复分信义为昆山县……”。这几乎已成为定论。但是经过仔细研究,感到有两点疑问:一是在春秋时代,金山地区究竟属吴属越的问题;二是秦至南北朝时金山地区的建置隶属问题。

春秋时,金山地区地处吴越交会。越与吴屡相战伐,时而吴侵越境,时而越夺吴壤,故当时两国疆域,史界久无定论,金山地区属吴属越当然也众说不一。南宋绍熙四年(1193年)出版的《云间志》是上海地区最早的志书,在《封域》中说:“华亭(注:古金山地区属华亭)在《禹贡》为扬州之域,在周为吴地……。”以后出版的《松江府志》、《华亭县志》和《金山县志》等书,有的就按《云间志》的记载加以引述。如明正德《松江府志·沿革》:“松江(注:此处即指华亭)古扬州之域,春秋为吴地……”。清乾隆《金山县志·建置》也说:“按松江府古扬州域,春秋属吴……”。都肯定了“春秋属吴”。但是,清嘉庆《松江府志》的建置沿革表中,用注解的办法,记载了:“少康封子无余,国号于越,春秋时始广(扩)境至此(原注:金山)。”清乾隆《金山县志》的建置沿革表中也注明:“旧志谓春秋时广境至今之金山卫地。”这大概是鉴于历代松江府志对华亭的南境(包括金山地区)属吴已有定论,就用曲笔在建置沿革表中加以注解存疑。

要搞清金山地区于春秋时属吴属越的问题,先要搞清吴越在春秋时的疆域状况。《国语》:“勾践之地,北至于御儿(注:古地名,在今嘉兴西南)……。”《越绝书·纪地》:“语儿乡(注:御儿即语儿)故越界,名曰就李。”《左传》:“定公十四年吴伐越,越王勾践御之,阵于槜李。”《越绝书·吴地传》:“柴辟亭到语儿、就(槜)李,吴侵以为战地。”唐杜佑《通典》:“以杭州为春秋越国之西境,而谓苏州南百四十里吴与越分境。”《吴地记》:“越国西北界至御儿,在今吴郡嘉兴南,即与吴分界处。”宋乐史《太平寰宇记》:“杭州春秋时为吴越两国之境。”元潜说友《临安志》:“周敬王二十六年吴伐越,勾践保于会稽,杭地属吴;勾践臣吴归越,夫差封地以西至槜李,杭地复属于越。”清乾隆《浙江通志》:“浙西地吴越错居,阖闾时与越争槜李,至勾践保于会稽,而浙江以西始属吴,后勾践入越,尽复吴所侵地,浙江以西仍属越。”以上各条历史资料,大致为:一以杭州或浙江(钱塘江)为吴越分界,一以槜李为吴越分界,一以御儿为吴越分界,前者有人甚至引唐诗:“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为证。但后两者俱不出嘉兴境。我们认为,以上数说都确切地反映了当时的吴越两国实际控制的疆域状况,关键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争的胜负,而占领的地盘有所进退而已。春秋战国时期,周敬王十年(公元前510年)前,越王允常之祖先拓地至今金山县东北境,金山地区属越;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伐越,越国战败,勾践栖于会稽,行成于吴,群臣祭于浙江之上,浙西(注:浙西包括今上海淞南大部分地方,含金山地区)属吴所有,金山地区属吴;周敬王三十年(公元前490年)勾践被释返国,厚献吴王,夫差喜越之赂,尽以越之故地归之,故浙西地复归越,金山地区复属越。周元王三年(公元前473年),越国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转弱为强,出兵灭亡吴国。以后至周显王三十五年(公元前334年),楚威王兴兵大败越兵,杀越王无疆,尽取吴越之地,金山地区属楚。

秦至南北朝时金山地区的建置隶属问题,旧志记载也有误,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并天下,置郡县,于吴越古地置会稽郡。”当时会稽郡管辖24个县,其中沿杭州湾北岸与今上海淞南地区有关的县有娄县、由拳县和海盐县。它们的沿革大致是:

娄县。明万历《昆山县志》:“秦置疁县,属会稽郡。”并引《叶子强题名记》:“昆山,秦邑也。”认为今嘉定县有疁城乡,疑为古县治。不少史籍记载:汉改疁县为娄县,以其地有娄江故。娄县直到梁大同年间另设为昆山县。关于秦置疁县的问题,最近,历史学家谭其骧教授认为:“……不仅二《汉志》,至晋、宋、齐志皆只作娄,不言娄以前曾作疁。《越绝书》也只提到春秋时候有疁田,不言疁曾作为秦时县名。《元和郡县志》更明说昆山县,本秦、汉娄县,即娄县之名秦已用之,不始于汉。”

由拳县。春秋时为长水县,秦汉时为由拳县。元至元《嘉禾志》:“周敬王六年置长水县。”《太平寰宇记》:“秦始皇东游至长水,闻土人谣曰:水市出天子,从此过,见人乘舟交易,应其谣,改曰由拳。”汉末三国吴黄龙三年,改由拳县为禾兴县。赤乌五年,立孙权之子孙和为太子,为避音讳改为嘉兴。

海盐县。最早见于班固《汉书·地理志》:“海盐,故武原乡,有盐官,(王)莽曰展武。”明《海盐图经》:“海盐故越地也。”《水经注》:“有武原乡,故越地也,秦于其地置海盐县。”《海盐县图经》:“县始置在今华亭县柘林,于古为华亭乡地。”宋鲁应龙《间窗括异志》:“治城在华亭乡者,山名柘山,林名柘林,陷于湖,名柘湖。”

唐天宝十年(公元751年)置华亭县时,其辖境的来历,《新唐书》及《太平寰宇记》说:“华亭本属嘉兴县地。”《舆地广记》则说昆山县地。而《云间志》却说得很清楚:“……《元和郡国图志》云:吴郡太守赵居贞奏割昆山、嘉兴、海盐三县为之。今邑之四境,与三县接,郡国图志为不诬矣。”宋《嘉禾志》、明万历《海盐县志》也说:唐天宝十年割海盐北境,嘉兴东境,昆山南境置华亭县,隶吴郡。”从以上资料和华亭的地理环境看来,《元和郡国图志》、《嘉禾志》和《海盐县志》关于华亭建县的记载是较为可靠的。由此,就要查考华亭县前的海盐北境、嘉兴东境和昆山南境究竟是指哪里?现在大体上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测:今松江县北部地区包括今上海、青浦县的大部分境域,为唐天宝初年的昆山县南境。谭其骧教授说过:“古昆山县治在今松江西北的小昆山脚下。”而古大泖以西地区即今松江县和青浦县的西南境域包括今金山县西部边沿地区,为唐代的嘉兴东境。今金山县境域(含金山三岛沦海以前的近海陆地)、奉贤县西部境域和松江县黄浦江以南境域为唐代海盐北境。华东师范大学洪建新教授认为:古代的海盐县大致呈东北呈西南方向展开,在今日杭州湾北边,古代冈身宅闾的外侧为其东北境,而今浙江澉浦附近为其西南境,北部似抵吴淞江以南(一说为横潦泾,今松江县泖港乡北部),与秦代的娄县——梁朝的昆山县为界,西北与古由拳县后为嘉兴县(今青浦县西南境)毗邻。

根据以上史料和专家学者意见,我们认为,今金山县全境包括松江县黄浦江南部境域和奉贤县西部境域,春秋属越,吴越相争一度入吴,勾践被释返越,厚献吴王,夫差尽以越地归之,金山地区重归越。越灭入楚,秦并天下为海盐县,县治在今金山县东南境,后陷为柘湖,徒治武原乡,隶属会稽郡。汉平帝年间,王莽代汉(公元9~23年)一度改为展武县。东汉建武六年(公元30年)复海盐,隶会稽郡。永建四年(公元129年),以浙江为界浙东为会稽郡,浙西为吴郡,海盐县属吴郡。经西晋,历宋齐,郡县仍如旧制。到南北朝梁天监七年(公元508年)(清嘉庆《松江府志》作太清三年。《古代上海述略》为大同元年),析海盐县东北境置前京县,隶信义郡,旋改隶吴郡。县境在今金山县张泾河以东地区到奉贤西境,县治在今海中金山北麓。中大通六年(公元534年)又析海盐东北境置胥浦县。清嘉庆《松江府志》和乾隆《金山县志》的历代建置图注解中说:胥浦县即今胥浦乡,东至于张泾,西至于长泖,东南至海,北至于横潦。梁正平元年分吴郡海盐、胥浦为武原郡,不久胥浦并入前京。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前京、海盐并入盐官县,隶杭州,金山地区属盐官县。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复置海盐县,隶吴郡,金山地区复归海盐县,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海盐地入嘉兴县,隶苏州。翌年,复海盐,隶润州(今镇江)(《海盆县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海盐复入嘉兴县。景云二年(公元711年)复置海盐县,隶苏州。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废海盐复入嘉兴,隶苏州。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复置海盐县。金山地区随海盐的废置而先后为嘉兴、吴县的辖地。直到唐天宝十年(公元751年)置华亭县以后,金山地区建置隶属关系比较稳定,各种志书的记载才趋于一致。华亭县先后隶属苏州(吴郡)、开元府(嘉兴)、吴郡、秀州(嘉兴)管辖。元至元十四年(公元1277年)升华亭县为华亭府,翌年改为松江府,管辖华亭县,金山地区属华亭,清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分华亭县西南境为娄县,金山地区属娄县,隶松江府,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两江总督查弼纳以苏松大县额赋繁多,奏请分县;同年户部议复,析娄县置金山县,隶松江府。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知县到任,设县治于金山卫。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移治朱泾镇。

综上所述,唐天宝十年华亭建县金山地区建置隶属旧志记载谬误,主要是上海地区的旧志以“春秋属吴……秦并天下为娄县……大同初……为昆山县……,”这是以华亭北境(昆山南境)为主线所致,忽略了唐天宝初年当时的“海盐北境”、“嘉兴东境”组成的华亭南境、西境,以致不少府志、县志在建置沿革记载时,或以讹传讹,或语焉不详,或前后矛盾,或避而不述,无视华亭县境为昆山、嘉兴、海盐三县的部分属地。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