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县志->--奉贤县志->--卷六军事志->--第三章重要兵事->--

第二节 太平军进军奉贤

2002/1/16 9:45:51

一、第一次进军

清咸丰十一年八月初五(1861年9月9日),太平军攻克金山卫城。江苏巡抚薛焕调总兵冯日坤率队妄图阻击,冯部至南桥逗留不敢西进。22日,太平军攻克柘林城,清军退踞南桥。23日,太平军攻克南桥。24日,南桥太平军一部进至庄行,焚毁典当一处,旋回师南桥。同日夜间,该部移师松隐、张堰一带。

9月25日,清军冯日坤部窜回南桥,伙同八桨船水勇大肆抢劫。26日,太平军进攻南桥。28日,上海县知县刘郇膏率团勇由三林塘、周浦越境抵南桥,冯部德字营反目,团勇死伤过半,刘几乎毙命,夜间方渡过浦江由闵行返回上海。同日,进攻南桥的太平军亦退回柘林。

10月16日,太平军进攻南桥,因奉南川三县绅士所雇用的吕宋兵200人入守而退回柘林。

11月24日,太平军进攻南桥,遭团练阻击,遂退回柘林,南桥团勇追至柘林城下。傍晚,柘林太平军组织反击,南桥团勇惨败。26日,太平军再攻南桥,同吕宋兵、团勇激战不克。同日,清参将李恒嵩调游击马天魁增援南桥。27日,太平军与马部作战失利,全部退回金山卫城。

次年1月1日(咸丰十一年十二月初二),薛焕调参将姚绍修部抵南桥,企图“进剿”金山卫。

二、第二次进军

清同治元年(1862年)初,忠王李秀成率大军兵分5路进攻松江、上海,忠王次子李容发率部由乍浦出发,直指上海浦东。此时,驻南桥清军与沪绅所募吕宋兵共2500余人,薛焕拟调姚绍修部等千人移防柘林,增贵州兵500至南桥,由副将熊兆周统管南桥军务。

1月12日,太平军享天安黄五馥率部进至南桥镇郊。14日黎明,太平军突然发起进攻,清军与吕宋兵溃退闵行,太平军占领南桥。16日,戴天安黄祥胜部攻克奉贤城,黄五馥部攻克萧塘、庄行。19日,太平军占领青村港、泰日桥、金汇桥、高桥、头桥等镇,此时本县全境均由太平军攻占。享天安黄五馥驻南桥,霖天豫李某驻萧塘,戴天安黄祥胜部家属驻奉城。

太平军占领本县后,严厉镇压团练的顽抗,歼灭路广大、陈继英、戴祖坤、汪汉槎、仰芳、朱华轩、叶松岩等数十股。同时,按照天国制,在乡村市镇设置乡官,建立地方政权。

1.古墓塘击溃战

太平军攻克萧塘后,立即构筑土域设防。一部曾推进至萧塘山(今西渡一线),因遭清军炮船炮击而未能渡过浦江。

2月15日,薛焕调李恒嵩部进驻闵行。19日,李部都司马天魁、何庆福率队渡浦至浦南古墓塘(今萧塘乡境内)扎营,窥视萧塘。20日,太平军萧塘主将派员持函至清营劝降。清中军李恒嵩诡遣亲兵6人前往萧塘诈降。

2月21日,太平军围攻古墓塘清营,并击溃闵行援军,计毙敌20余人,伤敌50余人,清军悉数窜逃闵行。

2.萧塘失守

2月27日,华尔率洋枪队(又名常胜军)一部抵闵行,伙同英国水师约百名水兵,登陆进至萧塘窥探,被太平军火炮击退,伤洋枪队2人。英军遣炮船去上海请援,华尔赴松江求助,清军李恒嵩率守备黄仕林等当夜开至闵行。28日,闵行除李部清军外,还有英国水兵与陆战队340人、法国步兵100人与炮兵35人、华尔洋枪队750人,共有大炮7门、轮船11艘。

3月1日晨7时,洋枪队与英法联军渡浦南下,包围萧塘镇。英法军列阵于镇西北,洋枪队列阵于镇西南,清参将李恒嵩、千总邵与贵、守备黄仕林、昆山知县张缙、吴淞营参将张凤翔等率各部布于镇南。8时,敌军大炮轰击萧塘镇,华尔率洋枪队发起攻击。太平军凭垒抵抗,击退洋枪队的几番冲锋,击伤华尔7处之多。相持2时之久,终因武器低劣,西南角炮台被洋枪队攻陷,英法军亦乘机扑入,太平军遂转入激烈的巷战,又重伤洋枪队副领队白齐文。南桥太平军增援部队前进至萧塘镇南时,遭清军伏击失利,退回南桥。11时,全镇毁于敌军炮火,太平军余部被迫撤往南桥。

萧塘之战,太平军击毙洋枪队10人,击伤洋枪队41人、英法军4人。太平军伤亡数百。萧塘镇居民伤亡惨重。适时,泗径、洙泾(即今朱泾)等地“告急”,薛焕令华尔洋枪队撤回松江,英法军亦回上海。因华尔、白齐文镇压太平军“有功”,清廷准恭亲王奏章,赏他们以“三品顶戴”。

3.南桥之战

4月8日,李鸿章率淮军数千人抵上海,助长了清军的气焰。20日,逃亡在外的本县团练头目谢玉树等率民团5000余,分两路进击县境内太平军。一路由鲁家汇攻奉城,新场太平军数千前往救援;一路由梁典攻南桥,于当日夜攻陷。数日后,太平军又夺回南桥镇。

5月16日傍晚,英提督何伯、陆军少将士迪佛立与法提督卜罗德等率英法联军3000余人、洋枪队2000余人,会同清军炮勇等抵达南桥,三面扎营成包围态势。17日,上午抢筑炮台,下午5时半由东、南两面进行炮击;6时,英步兵三十一团及法炮队发起冲击。隐蔽在土城里侧的太平军将士,发出一阵呐喊,一齐奔上城墙列队站立,用抬炮、火绳枪和少数洋枪向敌军“发射出打得很准确的持续的火力”,击毙法海军提督卜罗德上将,并击伤敌10余人。

英法联军进攻受挫后,用全部大炮再次轰击,太平军西炮台被毁。英法军队在炮火掩护下,再次发起攻击,并在太平军重行上墙列队之前,占领了城墙。接着,“联军再用来福枪去屠杀那些手执粗笨无用的长矛的太平军”,被害者达数百人。太平军余部“带着他们的旗帜、武器与马匹,以相当良好的秩序,顺着大路向柘林而去,其人数约在二千名以上”。(《太平军在上海》等)

英法军占踞南桥后,便将镇一分两半,一半由英军、一半由法军,大肆抢掠,“以作奖励金”。英法军将劫掠品用船运走后,留下一支分遣队防守南桥,其余部队于5月18日晚向柘林推进。

4.柘林失陷

5月19日凌晨,英法军等窜抵柘林,英军、洋枪队与清炮勇列阵于城西北,法军布于城西南,并进行试探性炮击。其时,金山卫太平军数千来援,终因战斗失利而撤走。中午停火之际,“一个太平军首领以极端冷静大胆的态度”,由柘林镇“绕道而出,跑到敌人的后方。他仅率少数人骑马穿过敌军阵地,侦察了敌军的布署和人数”,当他返抵“镇上附近的时候,始率部下急驶而入”。那些洋兵“都把他当作清军而让他通过”。(《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下册)

5月20日晨5时许,敌军各营开炮轰城。太平军用土炮、抬炮、火绳枪,全力回击。二三千守军除少数守卫城墙外,大部隐蔽在坑道内。6时半,在敌军安式大炮和野战炮的猛烈轰击下,西门等处被炸开2道缺口,联军发起冲锋。当联军冲锋队抵达缺口时,隐蔽待命的太平军将士一齐冲上去,展开拼死的搏斗,遂转入逐街逐屋的争夺战。太平军大部战死,余部由东门撤出柘林城。“联军冲进了这个小镇,滥行屠戮镇内的男女老少居民”。下午2时,在大肆抢劫后,联军“下令焚毁全镇”。那些受伤的太平军和老百姓被活活烧死在烈焰之中。(《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下册)

柘林太平军在撤退途中,又遭清军堵击。太平军予以反击,击毙青村营外委顾胜荣等10余人。

5.奉贤城失陷

5月22日,奉贤城太平军因遭知县陈化鲲、青村营都司江镛等部的攻击,于夜间撤退。23日午间,知县陈化鲲等进占奉城。

三、第三次进军

5月21日午间,英法联军与洋枪队由柘林北援嘉定。松江知府潘鼎新率清军移驻柘林。

6月2日,忠王李秀成率堵王黄文金等在松江广富林击败英军。3日,潘鼎新闻警率部北援。同日,太平军侦知柘林、奉城无守军,便一举攻克之,并击毙知县陈化鲲。同时,太平军一部包围南桥镇。

6月5日,一支85人的法军纵队在“德鲁莱德”号炮舰配合下,击退包围南桥的太平军。7日,太平军叛徒吴建瀛、刘玉林率部攻陷奉城。奉城、柘林之太平军西撤。知府潘鼎新、都司刘铭传等进驻奉城,并遣刘玉林率所部千人驻柘林。

6月11日,刘玉林部至漴缺。24日,刘部攻占漕泾,直逼金山卫城下。7月11日,奉城清军沿海堤抵金山卫城下。15日,副将华尔率洋枪队1000余人,会同参将李恒嵩到达金山卫。16日,清军合围金山卫城。17日,太平军弃城西撤入浙境。至此,太平军争夺浦东之战便告结束。盘踞南桥的外国侵略军也始撤去。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