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 >> 区志 >> 闸北区志 >> 第十编环境

第十编 环境

2001/12/28 15:36:54

概述

    19世纪中后期,境内租界地区由工部局管理道路清扫,粪便清除,市容整治。华界乃一片农舍村落。田间路边粪便土坑、垃圾杂物随处可见。吴淞江(苏州河)境内段及中、北部吴淞江支流河道水质清澈。自然村绿茵环抱,一些私人花园错落其中。

    20世纪10~20年代,境内工商业发展,华界经济颇为繁荣,但工业污染增多,市容环境渐差。数十家缫丝厂向吴淞江及其支流排放污水。数十家玻璃、搪瓷厂粉尘飞扬。铁路上海站(北站)及吴淞江沿岸码头生活垃圾骤增。工业污染无专门机构管理,待民众抗议时略有改善。一二八、八一三日军两次入侵上海,境地遭狂轰滥炸,华界建筑物基本被毁,道路街坊破坏,到处弹坑累累,杂草丛生。此后在华界废墟地区建起大批棚户简屋、“滚地龙”(极简陋之草棚),却是“房不成排,路不成行,水不成流”,杂乱不堪。无环境卫生市容管理可言。民国3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市政府在维持北站附近道路保洁同时,辟教仁公园(今闸北公园)对公众开放。同年,在部分棚户区中安装“时疫龙头”,向居民供应自来水。临近上海解放之际,国民党军队在境内大砍行道树,以筑军用工事。环境管理、市容整治和园林绿化无甚发展。

    解放后,人民政府大力整治、美化城市环境。50年代初,结合市政建设,先在棚户简屋地区安装给水站,辟建公共厕所,清除积宿垃圾。大张旗鼓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年复一年,发动工厂、商店、里弄建立卫生组织,订立保洁制度。50年代末,搞群众性“三化”(绿化、彩化、香化)活动,共和新路、西藏北路、天目路等主干道一度桃红柳绿。全区辟建各种绿地343处,栽植行道树2万株,专用绿地植树7万株。1959年10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闸北公园整修一新,接待游客。区内街道市容面貌大有改观。

        随着生产迅速发展,工业污染日趋加剧,尤其和田工业区、彭浦工业区大中型工厂颜料、印染、化工、电镀等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释放大量污水、废水,危害尤烈。一批工厂、浴室粉尘、烟尘俱增。区劳动部门、工会组织加强管理、监督有一定成效,但无环境保护部门管理,仍力度不足。“文化大革命”期间,无政府主义泛滥,乱涂乱写,乱搭乱建,乱堆乱放,遍地皆是。贬称“五马闹路”(马路仓库、堆栈、设摊、搭建、违章)。全区道路、绿化被占率30~40%。和田地区工业污染每况愈下,周围居民深受其害。柳营河开始发黑变臭,苏州河水质日趋恶化。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区人民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管理、整治、优化城市环境,环境质量日渐提高。1978~1990年,先后建立和调整区绿化、环卫、环保、市容等管理机构,加强领导,充实干部,增加人员,制订规划,投入经费,努力创造良好城市环境。至1993年,区内园林绿化发展迅快,绿化覆盖面积293.71公顷,覆盖率10.51%。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由1980年0.38平方米上升到0.68平方米。行道树1.59万余株。公园6座,有全市唯一雕塑造型、风格独特的广中公园。环境卫生明显改善,道路清扫覆盖率98%以上,公共厕所90座,小便池300座,日均清垃圾1009吨,清粪便821吨。拥有环卫装卸机动车128辆,管理水平大有提高。环境保护成果瞩目,继1989年实现“烟尘控制区”目标后,彭浦工业区、蚂蚁浜镉污染基本控制。多年来,中央和市领导十分关注的和田工业区严重污染的整治任务基本完成,全区市容管理明显加强。1991~1993年,连续被评为上海市清理被占道路优胜(良好)区。市级市容、交通、卫生、文明街11条,其中北站一条街在市文明街评比中,获“五连冠”。在整顿违章建筑、设摊,开展“两禁三包”(禁止随地吐痰、禁止乱扔杂物,包市容卫生、包绿地、包公共秩序)活动,实施校外环境整治诸方面,成绩明显。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