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 >> 区志 >> 南市区续志 >> 第四十编专记·附记·附录 >> 附录——上海老城厢之最

三、附录——上海老城厢之最

2007/9/4 10:45:05

上海历史上最大的城墙

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的明城墙,是上海历史上最大的城墙。明代中期,我国东南沿海倭患猖獗,上海也屡遭蹂躏,县市几乎半成焦土。在民众的强烈要求下,松江知府方廉下令筑城,仅两个月,城墙巍然耸起。该城周长9里,高2丈4尺,有6座城门,3座水门,城上还建有丹凤楼、大境关帝庙、观音阁等建筑。昔日“沪城八景”中的“凤楼远眺”、“江皋霁雪”两处著名景观,指的就是前两者。1843年上海开埠后,城墙阻碍交通,影响城内外经济交流,护城和拆城之争延续多年。1912年1月,沪军上海都督陈其美、上海民政总长李平书下令拆城,至1914年3月,明城墙被铲平,在其基础上筑成民国路(今人民路)和中华路。现大境阁处保留了一段30余米的城墙,另有一段30余米的墙根在人民路、露香园路口南市区妇幼保健院内。

最早的民选政府

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南市工人当天就取得胜利。第二天,在南市九亩地新舞台,召开了第二次市民代表大会,各界代表四十余人出席,选出了十九名委员,成立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这是上海历史上最早的由市民选出的政府。3月23日,临时市政府贴出布告,在原上海县署旧址正式对外办公。上海县署旧址就是蓬莱路南市公安分局的一幢建于1915年的办公大楼。

最大的残疾人福利机构

清朝末年(1911),上海城大南门外有一所普育堂(在今普育西路105号),收容残疾贫病者,俗称“叫化病院”。1913年由市议会公推当地天主教徒实业家陆伯鸿接收办理。经陆惨淡经营,征得各界捐助,连年扩充,改建堂院房屋,成为上海最大的残疾人福利机构,终年收养贫病者二三千人,常年经费全靠社会募捐,不受教会外资津贴。新中国成立后由人民政府接管,后改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

最早的火警瞭望楼

位于小南门中华路上的警钟楼,建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是上海建立最早的火警瞭望楼。该楼形似井架,高30多米,分作6层,为当时城内最高建筑。楼的第4层所悬警钟,系用响铜铸成,高130厘米,下口直径200厘米,重约2吨,鸣时响震云天,声达数里外。

警钟楼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上海民心激昂,同盟会会员陈其美等负责在上海策动起义,决定以钟声为号。11月3日清晨,警钟楼钟声响起,上海起义开始,第二天取得胜利。1927年3月21日中午,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南市工人也以警钟楼的钟声为号,统一行动,当天下午5时,即取得胜利。所以,有人把警钟楼称为起义的信号台。

如今,上海高楼林立,警钟楼早已不是最高点。上海也已建立了多处火警瞭望点。

最早的天主教堂

上海第一所教堂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筑于徐光启的住宅九间楼以西的双园(又名桑园,徐在此种植桑树)。明崇祯十三年(1640),意大利天主教传教士潘国光得徐光启孙女潘徐氏(嫁于上海豫园园主潘恩之孙潘充庵)之助,购得与豫园点春堂齐名的世春堂旧址(在今南市区梧桐街),加以修葺,作为天主堂,取名敬一堂,俗称老天主堂,为沪上现存最早的教堂。今已列入豫园旅游区。

最早的天主教主教大堂

主教大堂为主教设象征其权位的宝座之处,故又称主教座堂。主教大堂由各教区主教自行选择,一教区仅一所,居全教区教堂之首。董家渡天主堂建成于清咸丰三年(1853),至1960年止,一直为上海教区主教座堂。其间,主教府历经变迁,而座堂依旧。上海小刀会起义时,此堂及董家渡地段被划为“中立区”,受黄浦江上法舰“保护”。沪上天主教望族多出身于此,“八·一三”事变后教徒多避入“租界”定居,此主教大堂顿见衰落。堂内部装饰皆仿罗马耶稣会总会大堂,“文化大革命”中被毁,后已修缮并面目一新。

最早的全真道观

地处方斜路西林后路口的白云观,是上海最早的全真道观。原名雷祖殿,清同治十二年(1874)初建于上海北门外的新桥,清光绪八年(1882)迁建现址。清光绪十四年(1888)该观住持徐玉成等晋京,以北京白云观下院名义获得了清政府礼部发给的路凭,取得御定明版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均系道教经典的总名)8000余卷,并改名为“海上白云观”。此后白云观不断扩充,成为道教全真派在上海的一所规模宏伟、戒律严谨的道观。5年后,北京白云观方丈高仁峒“代主朝山”,旅途往返经过上海均挂单于此。次年又将明代道教铜神像八尊(均为文物),移于该观三清殿和救苦殿内供奉。此时白云观声名大震,达到了它的全盛时期。

白云观在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几遭厄难,“文化大革命”中,该观又受到毁灭性破坏,一些观院建筑被拆毁,观产被占用,道士被赶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逐步落实了宗教政策,1984年7月,归还了雷祖殿,经修复,于1985年初恢复开放,宗教活动日益频繁,信徒朝拜和国内外参观者络绎不绝。

最早的上海港港区

鸦片战争前,上海港港区在今十六铺以南至董家渡一带。这一带是黄浦江的凸岸,水流平缓,当年进上海港船舶吨位很小,沙船不过300吨以内,内河船更小,不需要深水,江岸呈扇形张开,对船舶靠泊、起落驳作业很有利。该地段有不少由原上海县城向江边呈辐射形放射的道路、地名多以码头命名,如盐码头街、王家码头路、竹行码头街、万豫码头街、公义码头街、赖义码头街、会馆码头街、丰记码头街、油车码头街、花园港路等。对江还有一条南码头路。从这些路名可见,当年码头装卸已发展为某种程度的专业分工。有一幅清康熙年间画的小东门港区写意图,原作虽已失传,但其嘉庆年间的临摹本却流传下来,现存上海博物馆中,可窥见当年港区的繁荣情景。

最早的客运码头

最早的客运码头为十六铺码头,旧时称金利源码头和太古码头。上海至宁波武汉等航线的客货轮多在此靠泊。当年的码头和现在一样都是浮码头,但码头驳岸尚未推出,比现在的驳岸线要缩进30多米,靠马路是一排两层楼的仓库,堆放货物;通道很狭窄,货物装卸和旅客上下混杂在一起。许多客货轮在开船前,还有售票人肩背背包在码头边流动售票。蒋介石等“国府”显要人物返乡扫墓,也常从十六铺码头上船,为此,招商局专门建造了一间贵宾候船室,面积才40多平方米。

最早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上海古园林

豫园始建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已有400余年历史,原为明代上海人潘允端的私人花园,潘曾任四川布政使,其父潘恩任过都察院左都御史的刑部尚书。潘允端筑园以“愉悦老亲”,故称“豫园”。豫园历经沧桑,时废时兴。新中国成立后,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从1956年9月起开始制订修复计划,到1960年底,基本竣工,使古代园林恢复了青春。1982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上海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中最早的一所古园林建筑。

最早的会馆建筑

商船会馆,位于会馆街38号,建于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是上海也是全国最早的会馆建筑。上海自明嘉靖以来,已成为内外贸易的重要港口,沙船云集上海。为维护同业的利益,沙船主们集资建造了这座会馆。它占地近20亩,内有双合式大殿,殿前为两层楼戏台,上有八角形漆画藻井,左右两侧各建二层楼厢作看戏用。殿后有集会议事用的大厅,殿右有二层楼会务楼。正门用青方砖砌的门头,上有砖刻的“商船会馆”四字。

商船会馆建立后,曾修葺多次,其中最主要的有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由沙船号商集资建造南北两厅,清嘉庆十九年(1814)锡金业同人和崇明号商铸置钟鼎和建造看楼,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众多号商集资建造拜厅、钟鼓楼等。清同治元年(1802),会馆被驻沪西兵占用为营房,此后又被制造局占用过,前后历经5年,殿厅毁坏很多,至清同治七年(1868),又由众多号商筹资兴修。清光绪十六年(1890),会馆遭遇风灾,受损很多,至清光绪十八年(1890),又作了更易戏台屋梁等修葺工作,使会馆恢复了旧观。

至解放后,商船会馆虽仅遗存门头、戏台、“双合式”大殿、北看楼等陈旧建筑,但这一反映上海港、上海城发展历史的建筑尤为人们珍视。市人民政府于1987年11月17日公布商船会馆旧址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在会馆门头前立了一个公示碑。

最早的建筑行业协会与馆址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上海本帮建筑业(旧时称水木业)同行在城内“二十五保五图得字圩三十二号”,置地九点五亩建立同行议事机构鲁班殿,成为上海水木业最早的行业活动场所。清光绪二十三年(1879)本帮水木业领袖杨斯盛筹建水木业公所,是上海最早的建筑行业协会组织。水木业公所对引进外国建筑工程先进技术,提高水木业社会地位,为中国营造业在上海争夺一席之地,起了积极的作用。

最早的中药店

上海在古代为滨海荒滩之地,中药商业的发展较中原地区为晚。南宋末,上海地区的对外贸易兴起,外商辐辏。在南宋的输入品中,即有来自高丽的人参、药材和来自南亚、阿拉伯各国的药材。元代和明代,上海地区对外贸易进一步发展。其后,中药商业也开始发展。到了清康熙七年(1668),上海的一个伤科医生姜宾远就在小南门外里仓桥创设了“姜衍泽堂中药店”,这就是上海的第一家中药店。该店所制的姜氏宝珍膏是老上海所产的名贵成药,祛风驱湿,名扬各省,销路极广。清褚华所著的《沪城备考·卷六》中记载“东北州郡用此尤极效验,每岁所市必数万。商旅出关者每挟以为奇货。浒墅一关,至定有税额焉。”

最早的假发店

开设在豫园商场内的永青假发店,原名“褚元兴假发店”,有60多年历史,是上海最早的一家为脱发顾客制作假发的特色商店。

该店逐年发展,从原有单纯理假发的整容室,发展为假发出样、销售、定做、整形配套服务的假发商场,顾客踏进假发商场,全套服务都能解决。假发有一个弱点,就是“长、厚、密”。为了克服这个弱点,他们四出学习取经,学习了外国假发发型,突破了假发宜长不宜短的“禁区”,试制国际流行的镶有肉色人造头皮的新颖假发,提高了逼真度。有位香港来的中年妇女看了这个创新假发说:“肉色头路看起来和真发无异。”一下子购买了10只假发套,除自己佩戴外,还送给亲朋好友。

最早国人自办的电灯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上海马路工程局在南市沿浦滩筑了一条马路(今中山南路),然后,“将南北一带电线竖立,仿照租界之式,悬以琉璃大灯”,于农历除夕(1月21日)竣工。当天晚上,开动“汽炉机器”发电,南市马路上第一次出现了电灯。当时“已日堕崦嵫,电光大放,九衢四达,几疑朗月高悬”。上海知县带了文武官员前往看灯。

最早的电话机

电话机在上海刚出现的时候,并不是作为通讯手段,只是一种游戏器具。大约是19世纪70年代末,有两个外国人在南市十六铺的地摊上摆起了两架可以对讲的电话机,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招徕顾客。你有兴趣,只要花三十六文钱,即可用它来交谈一番。这种电话机的听筒和话筒是分装在两个相近的地方,虽近在咫尺,音量很小,杂音也大,但好奇的人们还是愿意花费点钱,尝试一下这种新玩意儿。

电话真正作为上海的一种通讯工具,是在清光绪七年(1881),即美国纽黑文城出现世界上第一个电话局之后3年。那一年丹麦人开设的大北电报公司,开始在上海兼办电话业务,第二年开始通话,电话用户只有25家。后来转卖给中日电话公司,电话用户不多,通讯质量很差,电话也是老打不通。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7月,租界纳税人大会决议,授权工部局公开招标,开标结果,英商华洋德律风公司中标。华洋德律风公司先后从瑞典、美国进口自动电话,上海才真正有了现代化电话设备,电话事业才象点样子。

最早在上海开办的华商电话局

20世纪初,外商电话公司垄断上海电话经营权,越出租界范围,在南市、闸北等华界地区擅自架设电话线,安装电话。上海不少有识之士上书清政府,吁请开设中国人经营的电话局,以制止外商蚕食。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上海最早由华商开办的电话局在南市南码头里街创立,当时称“上海南市电话公司”,电话用户有近百家。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十一月,清政府邮传部电报总局筹建上海电话局。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九月,上海第一个由中国政府经营的上海电话局成立,局址在南市新码头里街租赁的民房内,故又称南市电话局。开业时由上海电报局设一总管,综理电话局务。上海电话局隶属清政府邮传部。清宣统元年(1909),另行拨款在闸北共和路开设第二个电话局,称上海电话局闸北分局,而先前建立的南市电话局则称上海电话局南市总局。

1916年7月,上海电话局划归交通部。1920年,国民政府交通部在南市中华路大南门处购得地基一块,兴建上海电话局大厦。翌年7月,位于中华路734号的新厦落成。1922年5月,上海电话局南市总局由新码头里街租赁的民房迁入中华路自建新厦。是年末,上海电话局用户发展至681家。

上海电话局与外商电话公司的电话网络,分属两个不同系统,长期内不能互相通话。1926年2月,上海电话局与华洋德律风公司签订协议,两个电话网实现人工转接互通电话。同年5月10日,上海电话局南市总局内设立长途台,开通国内长途电话。1933年4月16日,上海电话局南市、闸北两局实现电话自动化后,开始使用电话五位号码制。当时上海电话局有局所7个,电话交换设备总容量为5050门,用户3123户。“八·一三”战争爆发后,闸北电话分局毁于炮火。11月中旬,上海电话局被日军占领而被迫停业。

中华路大南门上海电话局原址保存较好,今仍由上海市电信部门使用。

最早国人开办的吸收零星存款银行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二品顶戴、商部三等顾问官花翎侯选道周廷弼(又名周舜昌)倡议设立储蓄银行,呈文清政府商部。次年农历四月初一经商部核准,于四月初五正式开办华商上海信成银行,总行设在上海南市大东门外万聚码头附近三层楼洋式行屋内。该行初建时,定股本为50万元,分为1万股,每股50元,股东的利息为年息7厘。

该行经办储蓄业务,一元以上即可开户,“满半年者周息五厘;不满半年者按周息四厘。”除经营储蓄业务外,并可出立本票、支票与汇票。还有发行钞票的特权,如印造了一元、五元、十元的钞票,还印有五十元及一百元大面值的钞票。

华商上海信成银行共收资本金110多万元,存款最多时达700余万元。该行总理为周舜卿,协理为沈缦云(沪军都督府的财政总长)。后因武昌起义,上海响应,军队云集,开支浩大,该行输纳颇多,以致金融紧迫而于1914年停业。

最早的小学

上海最早的小学由张焕伦创办于清光绪四年(1878),初名正蒙书院,招收开蒙儿童,设国文、舆地、经史、时务、格致、数学、诗歌等课程。清光绪八年(1882)扩建校舍,改名梅溪书院,复增会语、译文,一改书院月课旧制。它是上海最早实行军训的学校。民国后,改名上海市梅溪小学,转为公立。1915年首开上海市小学男女同校之先例。之后创造了第一个成立童子军、第一个举办勤工俭学、师生共同投入“五四”运动等历史纪录,百余年来,“梅溪”盛名不衰,以“改革旧式教学、培养经世人才”为宗旨,培育出胡适等不少人才。

新中国成立后,梅溪小学改称蓬莱路第一小学。1984年拆除旧校舍,次年落成新楼。

最早的教会女校

上海市九中学前身是裨文女塾,后改称裨文女校,由美国圣公会教士裨夫人爱丽莎·格兰特于1850年4月创办,为上海最早的教会女校。1926年立案,定名为裨文女子中小学。学校原址在西林后路102号。抗战期间几经变迁。1941年起分南北两校,北校定名为福华女塾,南校仍用原名。抗战胜利后全部迁回原址,仍用裨文女子中小学原名。1951年改名为上海市沪南女子中学。1953年起改公立,称上海市第九女子中学。1969年起兼收男生,改用上海市第九中学现名。

最早国人办的女子学校和幼儿园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维新人士吴氏创办务本女塾于小南门花园街,旨在振兴中学,开通风气。取名务本,谓女学乃教育之基本;因事属创举,女学堂之名不易推行,故曰女塾,此为在上海第一所由国人主办的女子学校。初设寻常、高等二科,又设特科,以适应年长妇女之需要。1903年改特科为师范科,设中学一级。1904年创办幼稚舍于乔家浜,作为师范科实习之用,也为国人在上海所办的第一所幼儿园。嗣后,五迁其地,五易其名,今称第二中学,校址在徐汇区永康路200号。

最早国人自办的公共体育场

位于大吉路和方斜路之间的沪南体育场,原名上海公共体育场,1917年3月30日由上海县政府主持落成。初建时占地26亩,备有健身房及室内(外)各类球场。

当时上海租界当局不准中国人在租界内集会,公共体育场就成了上海中国人的集会场所。1919年5月7日上海各界人民二万余人在此召开“国民大会”,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声势浩大。《民国日报》谓:“此沪上民气发扬之第一次,诚未可轻视!”由此首开先例,直至“八·一三”淞沪抗战体育场毁于日军炮火止,上海工人、学生和各界人民反帝爱国斗争的群众集会均在这里举行。

1949年后,定名沪南体育场,先后被列为市一级革命文物保护单位和市革命纪念地。1997年,改建为具有多功能设施的沪南体育活动中心。

最早出访的女子篮球队

1916年7月,上海市爱国女校曾组织一支女子篮球队去扬州参加江苏省体育运动会的篮球表演。这次篮球表演是中国女子篮球首次在国内大型体育运动会上出现,曾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

1931年5月,两江女子篮球队在陆礼华率领下,远征日本,这是中国第一支出国比赛的女子篮球队。全体队员厉兵秣马,士气极高,取得了六胜三负一和的好成绩。

跳得最高的男子运动员

朱建华曾是上海和中国跳得最高的跳高运动员。他曾在1983年6月第五届全运会预赛,1983年9月全运会决赛和1984年6月在联邦德国的国际比赛中,分别以2点37米、2点38米、2点39米三次打破世界纪录,创造了中国跳高史上一年内三创世界纪录的奇迹。

最早的妇孺医院

清光绪十一年(1885),美国女公会教士罗司耐德在西门创办了上海第一所妇孺医院,专治妇孺疾病,尤致力于产科。此事为纽约的韦廉逊女士所闻,慨然把自己数十年的积蓄一起捐给了这所医院,所以妇孺医院的原名译音是“玛格烈·韦廉逊医院”,即上海解放后更名的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俗称“红房子医院”。

最早国人自办的中西并治的医院

上海医院,现名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由邑绅李平书创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院址在积谷仓外(今多稼路上)。据《上海县志》记载:医院对“病者分等留医,中西并治,颇著成效”。“八·一三”事变后,医院迁入法租界,几经迁徒,先后易名为“上海市伤兵第二医院”、“第二难民医院”。曾耀仲等医师反对汪伪市政府接管,集资购置器械,在祁齐路(今岳阳路)续办上海医院,公推曾耀仲任院长。1944年7月曾耀仲冒险掩护身患癌症、遭日伪追捕的爱国民主人士邹韬奋,留院治疗,使韬奋得以写作《患难余生记》,直至去世,周围无一人知晓。抗战结束后医院迁回原址。

新中国成立后,医院改为公立,始定今名。国家先后三次投资扩建,增设床位。

最早党在上海创办的书店

1923年11月1日,中国共产党在小北门外民国路振业里口11号(今人民路1025号)创办了第一家出版发行机构——上海书店。负责人徐白民、毛泽民。上海书店的主要任务是出版发行党的所有对外宣传刊物,如:《向导》、《新青年》,以及团刊《中国青年》等。这些刊物和中共的其他出版物多因不能公开发行,而只能在晚上发行或另租房子秘密发行。为避免外界的注意,书店橱窗里摆满了民智书局、亚东图书馆、新文化书社以及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的出版物,还兼售文具用品。上海书店从1924年起,开始出版一些新书,如:瞿秋白等著的《社会科学讲义》、《社会科学概论》、《国外游记汇刊》、《新社会观》,恽代英等著的《反对基督教运动》、《平民千字课》,李求实编的《革命歌声》,沈泽民译的《恋爱与道德》,以及蒋光赤的诗集《新梦》等。还出版了《中国青年社丛书》6种:《将来之妇女》、《唯物史观》、《马克思主义浅说》、《关税问题与特别会议》、《青年工人问题》、《显微镜下的醒狮派》、《向导丛书》、《不平等条约》、《中国关税问题》、《反戴季陶的国民观》、《论北伐》。共出书30种。为了方便读者购书,书店另设沪西、沪东、沪北分销处。另外,各地有些书店如广州书店、宁波书店等出售的书籍完全由上海书店供应,实际上等于其分店。在巴黎、香港也设有代售处。1926年2月,军阀孙传芳以该店出版发行的《中国青年》有“煽动工团”、“妨碍治安”之性质为理由,派探警查封,上海书店被迫关闭。

最早的群众文化馆

上海最早的群众文化馆建成于1931年,名“民众教育馆”,但群众都叫它“文庙公园”,因为它是在上海文庙旧址上改建的。上海文庙始建于700多年前,后庙址五次迁移,最后搬至文庙路。现在的文庙是清咸丰五年(1855)筹建的,占地17庙3分。

1927年,国民革命军抵达江南,上海市政府成立,市工务局呈计划于市政府,要求将文庙改作公园,经核准,于同年12月拨经费1.5万元作第一期建设费用。后因市库支绌,“文庙公园”没有建成,但这个名字已在一般民众中留下深刻的印象。4年之后,以文庙改建的上海市民众教育馆落成,群众仍称它为“文庙公园”。该馆免费开放,进去不受限制,南市居民在业余时间都爱去该馆阅读和休憩。

1949年上海解放后,民众教育馆改作上海市群众文化馆。现在的文庙也是南市区文化馆的所在地。

最早的戏园

明末清初,上海出现不少茶楼、茶馆,只可供小型演出,因未形成舞台,不算剧场。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三雅园开设于南市四牌楼,是由住宅改建的,仅演昆曲。上午卖茶,下午搭台开戏,观众围坐方台子看戏,营业清淡,戏称“五台山”(即五只台子只卖三个座客),此为上海最早的戏园。该园在小刀会起义失败后毁于兵火。后来,钱业公会在小东门开设的茶园,昆曲演员陆吉祥在石路(今福建路)花墙头开设的茶园,都曾沿用过“三雅园”这块招牌。

最早使用灯光、布景的戏曲剧场

清末始建于上海的“新舞台”,是中国最早也是上海最早使用灯光、布景的戏曲剧场,当时京剧演员夏月珊、月恒、月润、月华兄弟鉴于上海商业大多集中于租界,为了振兴华界市面,便投资兴建这个剧场。该剧场初设于南市小东门十六铺,数年后在小北门九亩地另建,后因火灾烧毁。1913年夏氏兄弟再次集资在原址重建。同年谭鑫培在此演出营业大盛,该舞台上演剧目多为新编时装戏,如《黑籍冤魂》、《就是我》、《电术奇谈》、《潘烈士投海》等,另有《新茶花》、《拿破仑》、《黑奴吁天录》等据外国戏剧改编的剧目。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