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第三编老城厢->--第二章城墙->--

第三节 拆城

2001/12/16 12:40:07

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强枪利炮传入,城墙作为安全的屏障作用已基本丧失。上海开埠后,城北的租界发展成近代大都市,城内各行各业与城外租界的经济联系日益加强,往返县城和租界人流量也剧增。而城墙由于年代久远,城基砖泥不断垒积,仅一丈四五尺高了。城门低隘,经常壅塞,“车马既不能行,行旅苦不方便”。城墙已成为县城经济发展的阻碍。一些有识之士认识到“南市外濒黄浦,内逼城垣,地窄人稠,行栈无从广设。城市空地尚多,而形势梗塞,以致稍挟资本之商皆舍而弗顾”(《上海县续志》)。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便有人酝酿拆城事宜。光绪三十一年,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董事李平书提出“拆城垣、填城壕、筑马路,形成环城圆路”的变革思想。上海道台袁树勋及两江总督周馥均赞同。次年,袁树勋授意绅士姚文领衔具禀上海道,恳请“拆去城垣,环筑马路”。新任道台瑞亦支持。但是一些保守的商民坚持“古物不可动”,认为城墙可“保全地方,以弭隐患”(徐珂《清稗类钞》)。他们成立了“城垣保存会”,并电请两江总督禁止拆城。由此便产生了拆城派和保城派之争。光绪三十三年绅董曹骧等调停,提出了不拆城墙,增辟城门以通车马入城。光绪三十四年,总工程局在学宫明伦堂召集绅商开会。李平书、姚文等列举拆城筑路三大作用:一可使上海交通、商业大发展;二可阻止法国人侵略扩张;三可一劳永逸,造福子孙。保城派竭力反对拆城,他们知“理论不足以取胜”,便“情势汹汹”,威胁对拆城派人“飨以城砖”(李平书《且顽七十自叙》),会议一哄而散。拆城被搁置,增辟门之议则经督抚两院批准。宣统元年(1909年)新辟尚文门(小西门)、拱辰门(小北门)、福佑门(新东门),并增高拓宽宝带、朝阳、晏海3门。至此上海共有10座城门,但并未根本改变拥挤闭塞局面。

辛亥革命上海光复后,李平书、姚文等重申前议,于当月召集南北绅商及商团、救火会成员在救火会大楼开会。李平书强调拆城有利无弊,认为“今日时机已至,欲拆则拆,失此时机,永无拆墙之望矣!”(李平书《且顽七十自叙》)经表决,2000余与会者同声赞成,无一人反对。姚文等随即呈文苏、沪都督及上海民政长,强调为上海商埠的兴盛,“非亟拆城不可”。民国元年(1912年)1月14日,李平书以上海民政总长身份批复呈文:“为商业一方面论,固须拆除城垣,使交通便利,即以上海风气、人民卫生两项论,尤当及早拆除,以便整理划一”(1912年1月15日《时报》)。上海市政厅设立城壕事务所负责拆城事宜。1月19日正式开工拆城,先拆除城东道署东首及城南救火会前两处城墙,然后从城西北顺城而拆,城壕下埋设瓦筒,作为阴沟,在填壕基础上修筑环城马路。期间,一些城壕租户拒不迁让,并组织“保产公会”阻挠拆城,继而要求缩窄路面,使工程一度停顿,结果小东门城基至丹凤路一段路面被迫缩窄;北侧城壕邻英国士兵坟地,英国领事要求改道,最后以“让路换地”了事,工程始得继续进行。大境阁下30余米城墙及今妇幼保健院内30余米墙根未拆除。民国2年6月北半圈筑成马路长850丈,名“民国路”(今人民路);翌年冬南半圈筑成马路长800丈,名“中华路”。民国路路面从中线划开,外半边属法租界,铺以长条石;里半边属华界,铺以碎石。

97.JPG 

南半城拆城填壕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