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总述

总述

2001/12/16 12:01:02

南市区位于上海市区的东南部,东南与川沙县接壤,西南和卢湾区相连,东北同黄浦区为邻,黄浦江横贯区间,分成浦西浦东两部分,浦西有10个街道,浦东有4个街道1个镇。1992年全区总面积27.92平方公里。其中浦西6.87平方公里,浦东18.11平方公里,水上面积2.94平方公里,全区常住户口居民800738人,其中浦西509139人,浦东291599人(内农业人口8200人)。全区人口密度陆地面积每平方公里为32055人,其中浦东每平方公里为16102人,浦西每平方公里为74110人,密度最高的露香园路街道地区每平方公里达122924人。1990年第4次人口普查,全区有24个少数民族,人口6806人,占全区居民数的0.82%。少数民族居民中,回族占93.34%,有6354人。

南市历史悠久,是历史上上海县城厢所在地,近代上海的发祥地。公元8世纪中叶,此处还是个荒凉的渔村。11世纪宋代熙宁年间形成聚落,南宋咸淳年间设上海镇,属华亭县治。建镇后的上海“有市舶、有榷场、有酒肆、有军隘、官署、儒塾、佛宫……鳞次栉比”,是华亭一大市镇。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奏准立县。明清时代,上海依托黄浦江的优势,内外贸易不断发展,“凡远近贸迁皆由吴淞口进泊黄浦,城东门外舳舻相接,帆樯比栉”。上海已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从十六铺到南码头一带,万商云集,贸易兴旺。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上海城北出现国中之国的“租界”。咸丰三年(1853年)上海小刀会起义,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压境,上海城厢内外以及江浙的大批富户迁往租界躲避,大批企业资金转向租界,加速租界的发展,上海经济活动北移,城北出现新的市场,开始有“南市”、“北市”之说。随着租界的扩大,南、北市场的习称逐渐演变为地域习称。南市老城厢经历元、明、清代和民国初期,一直是上海(开埠后华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孕育现代上海城市的母体。

南市原是上海县治所在地,习称老城厢。清雍正八年(1730年),分巡苏松道移驻上海县城,兼管上海的行政、军事、司法、外交、关税等事务。1927年7月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后,划入沪南区管辖。在1937年八一三抗战爆发后的沦陷时期,沪南区改称南市区。1945年抗战胜利后,南市老城厢地区划为邑庙区、蓬莱区。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两区分别接管,并建立区人民政府,1959年12月邑庙、蓬莱两区合并为南市区。1961年1月浦东周家渡、塘桥地区划归南市区。1988年杨思镇划归南市区,1993年起,南市区所辖的浦东地区划归浦东新区管辖。

从上海县城厢到南市的历史长卷,记录了人民光荣斗争的史篇。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上海城厢人民,为抵抗倭寇,众志筑城,仅用3个月时间就筑起城墙,制止倭寇的骚扰.清咸丰三年(1853年)九月刘丽川率领小刀会起义军占领上海县城,起义军城北指挥部就设在城厢豫园点春堂。起义军抵抗清军与租界殖民军的封锁和攻击达17个月之久,终因寡不敌众,突围后刘丽川、周秀英等起义军将领壮烈牺牲。1911年11月南市民众在陈其美、李平书等领导下,响应武昌起义,攻占上海道衙门(今小南门金坛路)和江南制造局,宣告上海光复,并在南市建立沪军都督府。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南市先后建立西门小组、沪南支部、南市部委等党的组织,开展革命斗争。1923年11月,中共中央在小北门外(今人民路1025号)创办党的出版发行机构——上海书店,出版介绍马列主义书刊。1927年3月21日,在周恩来、罗亦农等参加的中共中央特别委员会领导下,上海工人举行震惊中外的第三次武装起义,南市起义的工人纠察队总部设在三山会馆,在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王若飞指挥下,经过4个小时的激烈战斗,解除了在南市的反动军警武装。同时各区工人纠察队相继传出捷报,上海工人起义取得胜利,并成立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设在今蓬莱路区公安分局所在地)。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由白崇禧调动军队包围各区工人纠察队驻地,强行缴械,大肆逮捕工人领袖、共产党员和工人群众,并查封临时市政府,逮捕正在开会的执行委员及办事员20余人。上海历史上第一个民主政权——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仅存在24天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南市工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行武装起义,在上海工运史上写下光辉一页。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日本侵略军向上海大举进攻,南火车站一带被狂轰滥炸,遭空前浩动。灾难深重的南市人民,满怀民族仇恨,投入蓬勃的抗日救亡运动。许多工人参加“战时服务团”、“红十字会救护队”等抗日组织,奔赴前线。一批共产党员、积极分子转向抗日根据地,投身抗日战场。中共地下组织采取分散、隐蔽等办法,秘密地宣传、组织群众,开展各种形式的救亡活动。在黑暗中经过8年的苦斗,终于冲破漫漫长夜,迎来抗战胜利的曙光。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很快重新燃起反共反人民的全面内战之火,苦难的南市人民在中共地下组织的领导下,又继续奋起进行反对专制独裁、争取民主解放的斗争。当年中共地下南市发电厂支部、求新造船厂支部、中华铁工厂支部、商业的“六业”联合支部、大同中学支部、敬业中学支部以及小教联合支部等,成为中国共产党在南市地区的战斗堡垒,团结广大工人、店员、青年学生和教职员工,开展一个又一个的斗争,直到上海解放。

南市在历史上贸易兴旺,商业繁荣,手工业发达,是上海早期经济发展的源头。

南市商业的兴盛始于明代。十六铺由于襟海带江,以沙船为运载工具的海上贸易兴盛。清朝康熙、乾隆年间,上海已成为我国东南沿海的贸易大港和漕粮运输中心。乾隆、嘉庆年间,沙船业已成为上海地区经济繁荣的一大支柱。明清以来,十六铺逐步形成南北货、农副产品和水产品的集散地,沿海各地特别是闽、广、江、浙一带,南北商行、商号纷纷迁此落户,出现行业性的街市;童涵春国药号、万有全腌腊店、协大样、宝大祥、信大样棉布店、老饭店、德兴馆、老同盛南货店等一批名店先后应运而生,小东门、老西门一带形成较集中的商业闹市;城隍庙成为小商品和吃用俱全的综合性市场;杂货小铺星罗棋布,遍及大街小巷。随着商业的繁荣,金融业也逐步兴起。康熙年间,在十六铺、里马路一带,钱庄业开始发展,到乾隆年间鼎盛,有82家之多。直到太平天国战事发生后,才逐步移入租界。

民国初期,南市商业在近代文明的影响下,涌现了许多行业性的交易所和交易市场,特别是批发商号较集中的十六铺沿江一带,形成了交易市场网络。小东门、老西门地区百业杂陈,商品繁多,街市繁荣。小西门学前街出现了专营国货的蓬莱市场,与洋货相竞争。1937年八一三抗战爆发后,港口贸易中断,一些大店名店陆续迁往租界,许多商店关闭,蓬莱市场也被战火焚毁,从此百业萧条。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一些行业得到恢复发展,商业市场重新活跃起来。由于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特别是1948年国民政府实行所谓“币制改革”后,商业经营处境十分困难。至上海解放前夕,不少商店已经歇业或处于停业状态。

上海解放后,在人民政府的扶持下,南市的商业市场重获生机。据统计,至1950年,邑庙、蓬莱两区有私营商店13074户,摊贩9773个。1954~1956年,基本完成对私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私营零售商都成为公私合营企业,小商小贩走上合作化道路。但1957年以后,在“左”的思潮影响下,对集体所有制商业和小商小贩先后两次进行“过渡”,撤并一批商业网点。仅据邑庙区的统计,撤掉网店就达3049个。国家领导下的自由市场基本停止,商业市场基本由国营商业独家经营。1961年起,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为改善市场组织,提高零售商业的服务质量,合理调整网点,制止乱撤乱并,恢复一部分个体商贩和私营小店。“文化大革命”期间,商业市场遭受严重破坏,商业网点大并大撒,集市贸易关闭,个体商贩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而被迫改行。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坚持改革开放,发展多种经济形式,第三产业迅速发展,商品流通渠道不断扩大,市场日益繁荣兴旺。至1992年底,全区有8810个单位,128762职工,进一步发展了“三门”(小东门、老西门、小南门)、“两街”(大兴街、浦东昌里路一条街)的商市。十六铺农副土特产市场的辐射力在繁荣中不断增强,到1992年底,有贸易货栈、贸易中心和交易市场25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都有商贩前往交易,每年多达二三十万人次,年营业额12亿元左右,被人们称为“黄金市场”。豫园商场1987年开始实行股份制试点。1992年6月,扩大规模,组建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向社会公开招募股份,募集资金4.6亿元,发展成为更具民族特色,融旅游、购物为一体的全市商业中心之一。1992年底,全区个体经营已有6057户,从业人员8569人。以商兴市的南市区,正逐步向大商业、大市场、大流通格局发展。

南市发达的手工业与商业、运输业的发展相辅相成。最早的传统手工业是棉纺织业。纺织业的兴盛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发展。织布、酿造、竹木、皮革等手工业的工场作坊遍及城厢周围,相对集中于一些地区。许多街坊以工场作坊行业命名,如糖坊弄、硝皮弄、面筋弄、篾竹街、草鞋湾等等。刺绣在明清时代也是老城厢的一绝。顾绣源于明嘉靖年间的露香园,当时以作为贡品和贵人服饰而闻名。

南市近代工业的创办,始于洋务运动期间。清同治十六年(1867年)李鸿章把江南制造总局由虹口迁到高昌庙一带。随后城厢周围出现中国近代工业企业。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后,外国资本家纷纷在华投资设厂,中国民族资本企业也大力发展。一部分官僚、买办、商人在毗邻租界的城厢地区创办工厂,在老白渡街、外马路、里马路(今中山南路)一带出现南市电厂、南市水厂和求新造船厂等工业企业。一些手工作坊和工场也开始采用机械化、半机械化生产,走上发展近代工业的道路。

民国初期,民族工业有所发展,三友实业社、久新搪瓷厂、中华铁工厂等一批轻、纺、重工厂相继建立。抗战期间,沿江一些工厂被毁,工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抗战胜利后,工业生产开始复苏,织衣、织袜、制线等织造厂,制伞、制笔、制鞋等轻工厂,以加工为主的五金厂,如雨后春笋,发展较快。但大多属于十来人至几十人的小厂。上海解放初,据邑庙、蓬莱两区的统计,有大小工厂4228家,职工64153人。1950年~1957年,完成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调整结构,裁并一些劳动条件差、经济效益低的小型企业,形成新的生产能力。1959年12月邑庙、蓬莱两区合并为南市区时,有大小工厂412家。1961年3月浦东周家渡街道划归南市区时,又增加了上钢三厂、耀华玻璃厂、新建机器厂、溶剂厂、安达纱厂、章华毛纺厂等一批大中型企业。1964年5月工业企业由原来的市、区双重领导,改为由市工业局统一领导管理。从50年代“解放妇女劳动力”到60年代筹建城市人民公社,大力发展生产服务事业,出现一大批里弄生产组,并逐步裁并组合成街道工厂。至1977年底全区有五个街道工厂,成为市属工业企业。8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区集体工业又有新的发展。1992年底,区属集体工厂有126家,17079职工。主要产品有服装、百货、电子电器、皮塑玩具、文教印刷、五金装潢、机械仪表等。另有商办工厂47家,5184名职工。市属部属工厂187家,145537名职工。工业门类较为齐全,有钢铁、造船、化工、机械、建材、水电等行业,数十家大、中型工厂。中小型工厂分布,尤多纺织、搪瓷、制笔、食品、塑料等行业。上钢三厂、求新造船厂、章华毛纺厂、久新搪瓷厂、三友实业社等不少工厂历史悠久,产品精良,在国内外市场上享有声誉。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掀开了改革开放的新一页。1992年底,除豫园商场已发展成为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外,全区有26家集体企业实行股份合作制,76家商业企业实行“六自主”改革,302家企业进行劳动制度改革;还有一批企业实行风险抵押承包、销售大包干等多种形式的改革。对外开放,吸引外资,创办“三资”企业57家,按协议统计吸收外资2154.35万美元,其中1992年新办“三资”企业43家,吸收资金1733.75万美元。1990年至1992年底全区产品出口累计达14924万元,其中1992年出口5957万元,同比增长26.15%。

上海老城厢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筑上海城墙,沿城墙掘护城河。城内河浜交叉,水流纵横,与护城河沟通,水门与黄浦江相连。河浜两岸有南北、东西走向的街巷。浜上修桥甚多。城墙给人民带来了安全感,一些达官贵人纷纷迁入城内居住。鸦片战争后,上海辟为通商口岸,租界的城市建设发展很快,南北出现了鲜明反差,刺激了华界有识之士奋发自强的民族精神,促进了南市建设的发展。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国人修筑自方浜路至陆家浜沿黄浦江的第一条马路,当时通称“南市外马路”。清光绪二十四年在十六铺老太平码头,国人办起第一个电灯厂。宣统元年(1909年),国人修建连接沪宁铁路的南火车站(今瞿溪路、车站前路之间)。但是,老城厢与租界相比,发展缓慢。辛亥革命后,上海经济、文化迅速发展,而城墙影响市政建设、交通运输和商业活动。据《上海县志》记载:“城厢、租界,同在此二、三十里之中,而租界则商务日盛,地段则日推日广,南市则以城垣阻隔,地窄人稠,无可展布……租界之所以兴盛,则以有马路交通之故,今我自治之地,仅城厢南市一隅,马路仅两条,中间复有城垣间隔,车马既不通行,行旅苦不方便”。因此,各方纷纷要求拆除城墙,在时任民政总长的改革派李平书等人的发起下,民国元年至3年(1912年~1914)拆除城墙,筑成民国路(今人民路)、中华路,两路相接,习称环城圆路。清光绪、宣统年间,填浜筑路,形成福佑路、侯家路、大境路、露香园路、方浜路、蓬莱路等。同时,市政、交通建设有了发展。民国2年国人在外马路一带开通有轨电车,民国7年又从老西门通至高昌庙,与周家渡对江渡衔接。随后民国路、中华路也铺轨通车。本世纪20年代以后,随着人口的增加,民族工业的兴起,商业的发展,南市老城厢及其周围地区也兴建了不少工厂、商店、学校等建筑,交通、供水、供电等市政公共设施相继得到发展。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以后,南市遭轰炸破坏,大批住房、工厂和公共设施被毁,繁华的南火车站周围荒芜一片,许多地块创痕斑斑。至40年代,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等因素,一批批农村人口从安徽、苏北等地不断流入南市,在被炸后的废墟上,搭草棚简屋落户,形成一片又一片棚户。至上海解放,综观南市面貌,人口稠密,道路狭窄,交通拥挤。住房大多是陈旧建筑,棚户、“滚地龙”到处可见。市政设施落后,许多地方几十户人家合用一个水龙头,有些甚至还饮河浜水。长期来封建、反动统治和侵略者点燃的战火,造成南市的贫穷和落后。

解放以后,在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有计划、有重点地改造棚户区,建设居民新村,辟筑新干道,拓宽旧马路,增设交通线,改善水、电、煤气供应等设施,城市建设有很大发展。

住宅建设发展迅速。50年代,在浦东周家渡地区建造区内第一个工人新村——上钢新村,在小北门、陈家桥地区成片改造棚户区,建成桃源新村、瞿溪新村等居民住宅区。据统计,至1992年底,全区先后改造棚户建设新村44个,总面积2496610平方米。根据区内旧式里弄较多的特点,于1984~1987年,先后选择蓬莱路303、252弄,采取国家、集体、个人三方集资的方法,进行改造旧式里弄的试点。过去南市没有一幢高层建筑,自1982年在中山南一路、新肇周路第一幢高层拔地而起,至1992年底区内黄浦江两岸已投入使用的高层建筑有55幢,建筑面积达60万平方米。在改革开放形势的推动下,1992年利用级差地租,开展土地批租工作,引进和利用外资加快旧区改造。一年内全区共批租土地6幅,其中浦西4幅,浦东2幅,总面积达21611平方米,拆除建筑面积约45000平方米;共吸收国内外资金4025.9万美元,其中外资2417.9万美元。

道路、交通日益改善。50年代辟通横贯南市的河南南路。至1991年,先后开辟和拓宽新肇周路、中山南路、陆家浜路等10余条交通要道。南市的马路路面,原来基本上是石子路、弹街路,经过逐年翻建改造,至1992年底,铺设柏油路或水泥路351条,78.8万平方米。区内有48条公交线路(其中浦东8条)连接各区和邻近的郊县。1971年正式通车的第一条越江隧道——打浦路隧道,浦东道口设在南市区的耀华路。黄浦江沿岸的10余个码头,相继进行改造更新。1982年在中山东二路新扩建现代化的十六铺客运总站,有28条航线通往长江和沿海各港口城市,还有7条连接浦东浦西的客渡航线。1991年竣工通车的市区第一座越江大桥——南浦大桥,大桥全长8629米,主桥长846米,通航净高46米,日通车量可达4.5~5万辆,并开辟大桥公交专线,大大方便了浦江两岸的交通运输

市政公用设施迅速发展,环境卫生面貌显著改变。解放前不少住房没有电灯、自来水,没有一户居民使用煤气。现在每幢房子都装有自来水,家家户户均用上电灯,至1992年全区已有48.55%的居民户使用煤气,其中51388户居民使用液化气,86785户居民用上管道煤气。同时结合改造棚户区、新建居民新村和翻建、拓宽道路,普遍建立排水系统,缓解了部分地块逢大雨就积水的状况。40多年来,劳动人民集居的南市区发生了“旧貌变新颜”的深刻变化。

南市老城厢历史上人文荟萃,名家众多。从元朝立县以后,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在这里造就了一批经世之才,博学鸿儒。出生于城厢太卿坊的明代学士徐光启,20岁中秀才,42岁中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对中国的数学和农业生产的发展贡献卓著,对西学东渐影响深远。家住城厢东门的陆深,是明代著名的书法家。出生于城厢的董其昌,从小得艺术熏陶,能书擅画,堪称二绝,明代云间画派兴起,有巨擘之称。到清代,在城厢有最早引入西洋画法作画的著名画家吴历,有教育家翁藻、张焕纶,思想家冯桂芬、王韬,数学家李善兰、华衡芳和化学家徐寿等。清末民初,李平书,发扬自强救国、锐意改革精神,首创地方自治,拆城墙、筑马路、建水厂、电厂,兴学校,办医院,对南市老城厢乃至上海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

南市的教育文化源远流长,是上海教育文化发展的先河。远在700多年前的南宋咸淳年间就有镇学。元朝时建立县学。明朝时,上海县城内的教育又有发展,出现了许多书院,如沂源书院、清忠书院、仰高书院和启蒙书院等。至清代,上海城内又创办了敬业书院、蕊珠书院、龙门书院、求志书院和梅溪书院等。敬业书院曾被民族英雄林则徐誉为“海浜邹鲁”。有为翻译外国语言而办的广方言馆,是上海第一所外语学校,培养赴美留学的100多名学生。鸦片战争后,西方传教士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在西林后路创办了第一所教会学校——裨文女塾,咸丰十年(1860年)在今陆家浜路、跨龙路口创办清心书院,第二年又创办清心女塾。这些书院的建立和发展,促进了上海地区文化知识的传播。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政府下令各省书院改为学堂,民国期间,学堂又改为学校。经过几十年的变迁,一些古老的书院已不复存在,而敬业书院和梅溪书院则以独特的教学风格,严谨的治学态度保留下来,并发展成为南市区的著名学校,即敬业中学和梅溪小学。在梅溪小学成立40周年时,著名教育家黄炎培赞称:“吾国教育上海发达最早,而上海小学梅溪实在其先”。民国6年(1917年)5月,黄炎培联合蔡元培、马相伯、张元济等在南市今陆家浜路创立上海第一所职业学校——中华职业学校。历经元、明、清和民国各个时代,境内教育事业逐步得到发展。至解放前夕,境内有中学39所,小学172所,高等学校2所、中等职校6所。其中除一定数量的公立、教会学校外,大多为校舍破旧、规模很小、设备简陋的私立学校。解放后,在人民政府领导下,对一批私立学校进行整顿合并,扩建校舍、抢修危房、添置设备,使之初具规模。同时,按居民分布,增设众多的中小学校、幼儿园及职业技术学校,普及9年制义务教育。40多年来,遵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南市的教育事业不断发展。至1992年底,全区教育机构共有202个。中学38所(完全中学12所,初级中学26所),学生26681人。职业技术学校4所,中学附职业班2校5个班,学生2078人。小学79所,学生61555人。幼儿园77所,5个幼儿点,幼儿18927人。聋哑学校、弱智儿童辅读学校(附设),工读学校各1所。成人教育机构5所。此外还有区少年宫、少科站等。

南市的科技研究,前人曾有光辉的遗篇。明代科学家徐光启与意大利教士利玛窦一起,译成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数学名著《几何原本》,后又相继撰写《泰西水法》、《崇祯历书》和《农政全书》,结合国情传播西方科技知识。但几个世纪以来,直至上海解放,在这个地区没有一个科技管理机构。解放以后,建立了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和科技协会,组织开展专业与普及相结合的科研科普活动。至1992年底,区科技协会下已有电子电器、机械工程、环境卫生、食品技术等18个学会,91个专业组,会员3170名。区属单位有工程技术人员和科技人员8人,其中高级职称占19.79%。各学会因地制宜地广泛开展学术交流和技术协作、咨询服务、专业培训、科学普及等活动。各类科技人员投身经济建设,组织实施上海市科技产品试制计划项目37项(12项获市级嘉奖)和科技新产品试制计划项目7项。市属的综合性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与开展研究的七○八研究所设在南市区。

南市有着传统的璀璨文化,历史留下大量的踪迹。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豫园,迄400余年。园内楼阁参差,山石峥嵘,古树苍翠,景色旖旎,被誉为“奇秀甲于东南”,“东南名园之冠”。还有如文庙、徐光启故居、书隐楼、大境阁等明清建筑,以及城隍庙、沉香阁、白云观、董家渡天主堂、沪南清心堂、伊斯兰教的小桃园等寺庙教堂,虽历经沧桑,仍留存至今。这些文物古迹,建筑宏伟绚丽,结构精巧,不仅表现了精湛的古代建筑和雕塑艺术,而且反映了鲜明的民族特色,是祖先留给后人的瑰宝。具有传统特色并流传几代的民族文化,品种繁多,形式多样,丰富多彩。民族古典乐曲“江南丝竹”流传于老城厢民间历史久远。福安公司游乐场、城隍庙小世界、银都大戏院,是老城厢著名的游乐场所。解放以前,除有少数私人组织的艺术团体外,多不胜数的民间艺人,演出于传统的戏园、茶楼和露天广场,是南市老城厢文化生活的一大特点。解放后,文化事业不断发展。原有的新华京剧团、大公滑稽剧团等7个剧团,经过社会主义改造,成为在区文化局直接领导下的艺术团体。群众文化活动蓬勃开展,业余文艺队伍遍及各行各业。各街道普遍建立了文化站。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大部分文物古迹和寺庙教堂遭破坏,艺术团体受冲击被解散,民族传统文化被作为“封、资、修”而受摧残。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社会主义的文化事业重新出现欣欣向荣的局面。文化古迹和寺庙教堂得到恢复和重修。民族传统文化继续发扬光大。1979年5月以原来大公滑稽剧团的演员为基础,新建人民滑稽剧团。新建区图书馆于1992年10月落成,藏书20万册。有电影院5家,剧场1家,文化馆2座。各街道普遍建立文化中心,经常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和读书活动,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

南市的医疗卫生事业素有中西兼容并蓄的历史。中医中药世代相传。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医药逐步传入我国。清光绪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1885年6月3日)由教会创办的西门妇孺医院(今上海医科大学妇产科医院)开业。清宣统元年(1909年)国人创办第一所中西并治的上海医院(今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民国9年(1920年)后又有教会创办伯特利医院(今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等。至40年代,除这几家有一定规模的医院外,还有一些小型私立医院,众多的是中西医私人诊所。医院少、条件差,是当时人民生活的突出矛盾之一。解放以后,对原有医院进行合并、改造和扩建,改善医疗设施,并陆续新建眼病防治、精神病防治和肿瘤防治等专业医院,齐全了医疗门类。私人开业医生、工厂企业的联合保健站组成了联合诊所。1958年后,联合诊所又按街道归并,建立地段医院。经过40多年的建设,至1992年底,全区有1所中心医院、3所综合性医院、4所专科医院、12所地段医院,3所企业所属医院、8所防疫站等专业站所。有市属医院2所。区属医院没病床1614张,地段医院设病床440张,并开设家庭病床5460张。

南市的体育事业有过令人瞩目的年代,也有辉煌的今天。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创办上海第一所培养体育师资的中国体操学校。民国6年(1917年)创办公共体育场(今沪南体育场)。尔后,这里经常开展体育活动和比赛。20年代,创办了两江体育师范学校。该校篮球队于民国20年5月远征日本,取得了9胜1平的战果。归国途中访问朝鲜,又获全胜。民国24年又出战南洋,赛遍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香港,获得全胜。至40年代,社会动荡不安,体育止步不前。解放后,体育事业不断发展,群众性体育活动蓬勃开展。至1992年,全区有2个体育场,1个体育馆,10个游泳池,1个溜冰场,场馆座位9800只。为国家培训一批体育人才,向市输送运动员56人,其中有破世界跳高纪录的朱建华,破全国青少年射击纪录的金瑛等优秀运动员。

南市人民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度过苦难的年代,历经曲折的时期,遇有挫折的岁月,克服种种困难,使经济建设和各项事业取得显著成就,为未来的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南市还有许多落后面。原老城厢地区居民住宅仍然是成片旧房,全区亟待改造的棚户简屋尚存相当数量。1992年以后,浦东部分划归新区,南市的发展余地相应缩小。人口稠密,道路狭窄,交通拥挤,更显突出,市政基础设施与大流通、大贸易、大市场的发展趋势还很不适应。

1992年以后,中共南市区委和区人民政府根据上海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要求,结合区情,承上启下,规划未来,开始向新的目标奋进。

按照上海的发展规划,南市区已定为上海商业中心区之一。根据城区功能定位,南市区将高起点加快旧区改造,改善群众居住条件,推进城区现代化建设。根据南市独特的地理优势和条件,充分发挥旅游、商贸、服务、居住四大基本功能作用,重点建设豫园、南外滩、老西门、南浦大桥地块和复兴东路两侧。豫园商业旅游区,将建设综合商业区、娱乐城、老城厢风俗村等,形成古典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区域。南外滩将同外滩相衔接,按照国际大都市中央商务区和中心商业区的标准,建设现代化金融、贸易、商业为一体的新型繁华地区。老西门街市将建设容百货、餐饮、宾馆、商务办公、文化娱乐的综合性商业中心。南浦大桥地区,将建设现代化的大型市场和高层住宅,继续发挥农副土特产品集散地作用。复兴东路两侧结合辟宽路面,将建设有相当规模,社区服务比较齐全的中高档居住区。南市区旧区改造和重点地块建设的实现,必将成为当代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城区之一。

南市,历史在这里得到珍存,传统在这里得到继承,现代化建筑设施在这里拔地而起,古代文明之韵与现代文明之韵在这里兼容并蓄。伴随改革开放的进程,伴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生活在老城厢土地上的新一代人,渴望着更美好的未来,他们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坚定地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道上,走向新世纪的灿烂明天。

回到顶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