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卢湾区志->--

2001/12/14 10:16:55

序一

中国古代有县志、州志、府志、省通志、一统志,也有乡里小志,但没有城市区志,有之,自现代始。盖古为农业社会,今为工业社会,今之城市较之古代,数量多,范围广,事务繁,所以,在有市志、县志之外,新编区志,事属创始,实有必要。

有史以来的第一部《卢湾区志》编成以后,索序于我,我乐意为之。我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工作已近40年,社科院近20年来一直地处卢湾区内,我已在卢湾的土地上生活了近20年,80年代初还忝为区人民代表,又多次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列席卢湾区的会议,可算是个卢湾人。此其一。

我的学业与地方志有不解之缘。我的博士论文,我在美国发表的两本英文著作,依赖的主要资料都是地方志。我最近十几年,很大精力用于中国城市史研究,从上海城市研究至东南沿海城市研究,基本资料也是地方志。所以,我对地方志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此其二。

其三,《卢湾区志》编得很有特色。资料翔实,门类齐全,纲目清楚,这些作为一部较好志书应有的优点它都有了,这很不容易。但这尚在其次,我觉得它编出了卢湾的个性,显出了卢湾的特点。书中将革命史迹作为专编,将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法商电车电灯公司、客帮社团、青洪帮、烟赌娼、俄侨等作为专记,这些都很有眼光。

看了志书以后,对卢湾的特点,我想从历史的角度多说几句。

在灿若群星的中国城市中,上海是相对后起的一个,宋代成镇,元代设县,明代筑城,清代崛起。比起刘汉李唐都城西安、孙吴刘宋都城南京、七朝古都开封、九朝古都洛阳,比起东吴苏州、西蜀成都、南粤广州、北燕北京,上海都是小弟弟。

在争奇斗妍的上海众多市区中,卢湾是相对后起的一个。直到19世纪末,区境大部分还是土地平旷,村庄错落,溪浜纵横,芦苇丛生。从芦家湾、张家浜、淡井庙这些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地名中,我们还能依稀想象出当年的田原风光。此时,其东北方向的公共租界,已是道路宽阔、店铺林立、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东面的县城,更是人烟凑集、喧阗拥挤的热闹地方。

在后起性这一点上,卢湾很像上海。

后起也有后起的好处。卢湾区大部分土地的城市化,始于20世纪初。第一次是1900年法租界扩展时,区境东北部分被划入。第二次是1914年法租界大扩展,徐家汇路以北部分全被划入。南部地区,除了沿江的江南造船厂一带,多在30年代成为市区。20世纪开头30年,正是上海飞速发展的时期。1900年,上海人口100万,1915年超过200万,1930年超过300万,平均每15年增加100万。与此相一致,上海的外贸、金融、工业、房地产、市政建设全面发展。20年代末,上海在世界大城市中排名第六,30年代初排名第五,紧随伦敦、纽约、东京、柏林之后。上海的大发展,为卢湾区境的繁荣提供了极好的机遇。筑路、建房、开店、兴学,由北而南,次第开发,在三四十年中,区境一变而为上海很有特色的市区之一。其特色有四:

一是静雅。区境精华原在北部,北部精华原在住宅。住宅之兴建,正逢上海人口快速增长之时,区境北部以其地在法租界、少受战乱烦扰、开发较晚、交通便捷等综合优势,深受富商大贾和中产阶层青睐。花园洋房、新式公寓和石库门里弄住宅连片建成,霞飞坊、梅兰坊、蒲柏坊、花园坊、巴黎新村、吕班公寓、培文公寓、派克公寓、格林顿公寓,都是其中声名卓著者。马斯南路一带,有30幢法式花园洋房,百余幢西班牙式花园洋房。不光租界西绅、洋行大班、白领阶层喜欢住在这里,江浙富户因避战乱乐于住在这里,一些在杨树浦、闸北等处开店办厂致富的老板也纷纷迁居这里。这一带住宅多,绿地多,花园多,树木多,工厂少,噪声少,污染少,恬静幽雅,颇有都市乡村的气息。

二是洋派。区境北部在解放前主要属于法租界,法兰西民族在世界上以浪漫著称。近代早期来沪外国人中,英国多商人,法国多传教士和文化人,法租界及其越界筑路地区,文化气氛相对较浓。区境商业中心在淮海路,以前称宝昌路、霞飞路,此处商业之兴,很大原因在于前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白俄贵族来到这里,开办珠宝店、服装店、饮食店、酒吧咖啡馆等高档商店,白俄妓女亦卖笑其间。加上居住在区境北部的华人,亦多为有钱阶层,文化层次相对高些。这几个因素集合在一起,使得区境北部在近代上海,显得洋气十足。所谓东方巴黎,罗宋风情,都是说的这个意思。

三是烟赌娼。因法租界当局长期允许经营烟毒、赌博、娼妓等行业,作为公共租界、法租界、华界结合部的区境东北八仙桥一带,烟行云集,赌场棋布,妓院林立,加上回力球场、逸园跑狗场等赌博场所,使得区境东北成为冒险家的乐园,暴发户的销金窟。在旧上海,烟赌娼并不是法租界的特产,其他地方也有,但因烟赌娼多有黑社会背景,法租界的社会治安系统很不健全,每每形成警察与流氓相互勾结的局面,因此,这方面的问题非常突出。旧上海的帮会势力在法租界很盛,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三大亨都从八仙桥一带发迹。

四是革命遗迹很多。由于区境居民文化层次较高,文化气氛浓厚,文化机构众多,报社、出版社、科研机构、教育机构甚多,这里成为近现代进步人士、革命人士聚集和活动场所,留下很多遗迹。中共“一大”会址,《新青年》编辑部,孙中山故居,新四军驻沪办事处,周公馆,邹韬奋寓所,都是其中荦荦大者。

这几点结合起来,在历史上,红(革命)、黄(娼妓)、黑(帮会)、白(白俄)、绿(绿化)这几种颜色,卢湾都有了,说她色彩斑斓,美丑兼具,名副其实。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区境旧貌变新颜,割除毒瘤,扶正祛邪,留善去恶,越来越繁荣,越来越美丽。现在,卢湾社会稳定,经济发达,文化昌盛,环境幽雅。

方志具有存史、资治、教化等多种功能,一部好的方志,是一个资料库,也是一部教科书。可以相信,《卢湾区志》问世以后,对于人们了解卢湾的历史和现状,对于卢湾两个文明的建设,对于教育年轻的一代,都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 张仲礼 

1997年7月18日   


 

序二

盛世修志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卢湾区志》的编纂,几度寒暑,数易其稿,终于面世,这是我区历史文化建设的一项重大工程,也是我区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硕果,可喜可贺。

卢湾区地处上海市中心城区,高雅的淮海中路商业街横贯我区,是上海著名的商业区之一;南北高架连接内环线、南浦大桥直抵浦东,地理位置优越。纵观历史,卢湾区境内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长期执中国工业之牛耳,也带动了区域内中小型企业、商业以及交通的发展;位于兴业路上的“一大”会址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是亿万中国人民敬仰的地方……卢湾区凭藉着历史沉淀的浓郁文化氛围,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人文景观,在城市化进程中留下了深深的足迹。解放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区经济发展步伐加快,城市建设形象新颖,商业贸易繁荣发达,文化教育昌盛兴旺。“九五”期间,卢湾区在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引下,解放思想,抓住机遇,趁势而上,各项事业欣欣向荣,蓬勃发展,城区面貌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明得失、察未来,《卢湾区志》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系统、翔实地记载了卢湾区历史的发展轨迹,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地方特色,是一部宝贵的区情资料。它不仅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了丰富的史料,而且为我们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提供了经验教训,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教材。

值此《卢湾区志》诞生之际,我们衷心希望全区人民和广大读者“以志为鉴”,充分利用这部新方志,知卢湾、爱卢湾,在卢湾走向新世纪的建设发展中,进一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脚踏实地,艰苦奋斗,为卢湾的明天,再创新的辉煌!

中共卢湾区委书记  李良园 

卢湾区人民政府区长 张学兵 

1997年7月30日  

回到顶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