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第十四卷民族、宗教->--第五章天主教->--

第四节 社会事业、交往

2008/7/11 10:41:57

    一、天文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潘国光在上海敬一堂侧设观星台,高2~3丈,设日晷,刻黄赤道及经纬躔度。清顺治年间,礼部委潘国光测候东南躔度,每年秋,潘作实地测量。顺治十四年,进京会测。雍正二年(1724年),神父离去后,观星台废。

    清同治四年(1865年)至十二年,3名经法国斯通赫斯特天文台培训的耶稣会士到沪。同治四年,在董家渡教堂侧设气象观察站。同治十二年三月,建徐家汇天文台。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建佘山天文台,光绪三十四年在昆山建菉葭浜地磁台,1931年迁佘山山腰,徐家汇为总台。研究涉及天文、气象、地磁、授时、地震、重力和大气物理等学科。同治十二年,开始气象记录,次年发布气象报告。光绪七年,在外滩设信号台授时。光绪十年,在外滩设信号塔,悬挂气象符号标记。光绪十六年,发布台风警报。完整保存气象、地磁和地震等记录,绘制中国地磁、重力等图。1926、1933年,2次参加国际经度联测。徐家汇总台被确定为国际经度3大基点之一和中国重力加速基点、时间标准台。天文设备先进,在中国助手帮助下,几十年中发表数百篇论文和报告,其中40多项重要成果,居国际领先地位。同时,又为法租界、外国军舰和商船、日本侵华军队、美国驻太平洋海军提供气象服务。出版刊物9种。受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影响,一蹶不振。1950年,由中国政府接办。

    二、办学

    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耶稣会在徐家汇创办圣依纳爵公学,后改徐汇中学。清咸丰三年(1853年),在董家渡办明德女校,后改仿德女子中学。咸丰六至十一年,在崇明大公所办学校,男子部后为类思公学、民新初级中学,女子部后发展为闺训女中。清同治二年,在董家渡办正修学校,后改正修初级中学。同治七年,拯亡会在徐家汇办一女校,后改崇德女校、徐汇女子中学。同治十三年,耶稣会在洋泾浜(今四川南路一带)办圣芳济学堂,后为圣芳济中学。光绪二十年,拯亡会在昆山路办善导学堂,后为善导女子初级中学。光绪二十四年,在川沙唐墓桥(今唐镇)办达尼公学,后为达义中小学。中学均注重外文教育。19世纪末,另有小学9所,多为私塾向新式学校过渡的学堂。

    清光绪二十九年,创办震旦学院,后发展为震旦大学,并设预科,后发展为震旦中学。20世纪后,启明女中、斯高中学、晓明女中、培德女校等中学先后开办。至20年代有大学1所、中学17所,并开始办师范、护理、工艺等职业学校。30年代,在农村,每个总铎区设一所寄宿制初级中学,本堂区设男女初小各1所,有的设高小。在市区,学校增加,规模扩大,学生过千的小学有4所,超过600人5所。市区学校多由各修会创办,19世纪末渐由主母会接办。农村中、小学由教区办,校长由总铎或本堂神父兼任。教师多为主母会修士、献堂会修女或毕业于教会学校的教徒。1936年,非教徒学生占在学学生65%,1950年占75%。1949年,在学大学生1472人。1950年,中学生11090人、小学生28629人,有教师近1700人(含教经贞女)。1950年,有学校204所,其中大学2所;中学20所,男校11所、女校9所;小学192所,其中男校98所、女校84所。1951~1953年,学校全部由教育部门接办为公立学校。

    教会在农村办大量读经学校,传授教义、教规和宗教仪式,兼授文化知识,教材、学制不定,多由贞女执教。清咸丰四年,江南教区有学校213所。学生2988人,其中非教徒学生604人。1950年,上海教区有学校304所、学生8884人。

    上海沦陷期间,按教宗在中国向俄国传教的指示,办弥额尔公学和索菲亚俄童女校。由在罗马耶稣会总会俄罗斯学院受过专门培训的东方礼神父任公学校长,93名学生中33人成为天主教徒。女校为全球唯一天主教俄童女校。1949年,全市有9所外侨学校,学生1000多人,学生为旅沪法、英、葡萄牙、菲律宾等国侨民子弟。

    教会学校注重宗教教育。各校均设教徒学生必修的圣学课。1930年,国民政府规定不准将宗教课作必修课,上海教会先设法应付,并于1937年起,进行正规化宗教教育,统一宗教课教材,中学每年举行毕业生圣学会考。1948年,教务协进会对国民政府施压,要求通过立法将宗教课列入学校课程,未果。

    按与教会关系程度,学校可分3类。(1)直接为教会输送教职人员的学校。以徐汇公学(徐汇中学)、徐汇女中为代表。办校早,最受教会关注,学校宗教气氛之浓、校规之严仅次于修道院。上海教职人绝大部分出自徐汇中学,修女大多出自徐汇女中。清同治六年至1938年,徐汇女中收学生5162人,其中372人进各国际性女修会,586人进献堂会。(2)农村中向教徒子女传教的中、小学和读经学校。教会规定每个学龄教徒子弟必须进读经学校,且只能进教会学校读书,以巩固学生的信仰和便于物色后备教职人员。(3)面向上层社会子弟,以扩大教会影响,进行间接传教。有震旦大学、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圣方济中学、启明女中等。学校规模大、教育质量高、收费高、毕业生出路好。启明女中是唯一只收非教徒的学校。

    震旦大学,清光绪二十九年,马相伯出资创办并主持校务。校址徐家汇。次年,耶稣会欲夺校政,学生退学,学校停办。光绪三十一年,耶稣会得法国政府资助重办。光绪三十四年,迁吕班路(今重庆南路),由耶稣会任命的院长总理校政,院长均法国耶稣会士。设医学、文学、法学、理工学院和经济系,医学院传授法国医学,自成一派。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天主教大学。1932年,向中国政府立案,华人任校长,校政仍由院长管理。1940年,在校学生中有分属13种国籍的54名外侨学生,其中俄侨30人。1949年,有学生1104人,教徒320人。上海天主教界高级知识分子大多毕业于该校,尤多学医者。1951年初,中国政府教育部门接办,1952年,经院系调整,校址设上海第二医学院。

    震旦女子文理学院,1937年9月,美国圣心修女会创办并管理。校址霞飞路(今淮海中路)622号。是中国唯一的天主教女子大学。行政上隶属震旦大学,校务由圣心会修女管理。设文学院、理学院,学制4年。面向上层社会,1937年,学生每学期需费用200元,约合30石大米。主要培养女子中学教员和校长,自费或得教会奖学金赴美留学者较多。1938年,设震旦女中。1949年,有学生368人,教徒94人。1951年中国政府教育部门接管,与震旦大学合并。1952年,震旦女中与震旦附中合并为向明中学。

    徐汇中学,清道光三十年耶稣会创办。校址初借光启社一角,后迁徐家汇镇南(今漕溪北路6号)。奉圣依纳爵为主保,称圣依纳爵公学,又称徐汇公学。1932年,改徐汇中学,1933年向中国政府立案。初以中文为主,学生参加科举考试,至清光绪元年,有20人考中秀才。后逐渐增设法文、算学、物理、地理、历史、英文等课程,引进近代教育体制。以法文教学和足球运动为特色。校长皆耶稣会士,教员、监学多神父、修士,管理严格。校内有小教堂,神业为品德评分首要。咸丰九年,设立拉丁文课程,以培养神职人员。咸丰二年至光绪元年,共收学生600人,除65人亡故,其余14%当神父和修士,23%当传教先生或堂口办事人员。1946年,在校高中学生227人,其中92人信教,50人准备修道;初中学生859人,其中137人信教,49人为备修生。1951年,中国政府教育部门接办。

    三、办医

    清咸丰三至七年,教区在董家渡堂侧办临时伤兵医院,收治小刀会和清军伤兵,由耶稣会修士医生和法国军医诊治。600~700人临终受洗。战后,诊治中国病人,日诊上百人,住院者30多人。咸丰六年至同治元年,法军在若瑟堂(四川南路堂)对面办军人医院,也为在沪欧洲侨民服务。同治二年,英、美、法等国侨民集资创办公济医院,为侨民服务,同治三年开始门诊,委托教会管理。20世纪后,相继开办一批大小医院。光绪三十四年,法租界公董局与教会合作开办广慈医院。1935年,公教进行会于上海县北桥创办上海普慈疗养院,占地100亩,可容600名病人,是上海最大的精神病医院。抗日战争初期,部分医院设临时伤兵医院,派医护人员到各难民所临时医疗站施诊给药。抗日战争胜利后,中比镭锭医院由圣心医院镭锭科独立为医院,是中国第一所肿瘤医院。1949年,办有医院11所,收治病人26442人。

    医院设有特等、头等病房,收费昂贵,为外国人和高等华人服务。也设穷苦人病房和免费施诊所。仁爱会修女办的安当医院收治病人全部免费。除普慈疗养院男部由仁爱会修士管理外,其余由各会修女管理。医院设有教堂和神父,向病人传教。因就诊病人信教的不多,医院教堂注重住院病人临终受洗,不少病人临终接受洗礼,教会视此为办院的最大成绩。1923年,各医院病故206人,有149人临终受洗。

    教会在城乡医院、慈善机构和教堂遍设施诊所,以扩大教会影响,间接传教。在各施诊所中,医院施诊所医疗条件稍好,其余医疗水平很低。1923年,有施诊所20多处,诊治40万人次,1936年分别为54处、98万人次,1949年60处、94万人次。

    广慈医院,清光绪三十三年,法租界公董局与江南代牧区合作创办,院址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197号),占地160亩。建筑经费主要由法租界当局支拨。院长均为法籍耶稣会士,医院由法籍仁爱会修女管理。院内有教堂和神父、教士专用特等病房,也为法军、公董局职员、安南巡捕、租界囚犯设专用病房。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要求教会医院立案,多名华人先后任院长,实权仍操法人之手。1948年,有医生98人、护士及护校生173人、技师30人、雇员253人,病床780张,手术5467次;收治病人10662人,其中839人免费、7604人减免收费,门诊137339人次,每天提供约120名免费或减免收费名额。1951年10月,由中国政府卫生部门接管,1952年改为上海第二医学院附属医院,1972年改称瑞金医院。

    圣心医院,1916年,公教进行会设施诊所,1923年起扩建医院,1934年竣工。院址宁国路41号,占地60亩。方济各会修女管理。可容病人720人,各科齐备。1936年收治约5000人,附设施诊所日诊300多人。1937年上海沦陷后,撤往租界,后被日军占用。抗日战争胜利后迁回。1951年,中国政府卫生部门接管,改上海市第二劳工医院。

    四、博物、艺术、图书、阅览、广播

    博物 清同治六年,法国耶稣会神父韩伯禄(Pierre Heude)创立中国首家自然博物馆徐家汇博物院,韩主要研究中国有角动物和油脂植物,在江浙、东南亚捕获各种动物、昆虫和搜集植物制成的标本数以千计,不少为欧洲所未闻。馆藏以动植物标本为主。光绪八年,建造徐家汇博物院。主持馆务者均为法国耶稣会士,在植物、鸟类、爬行动物、鱼类、昆虫等研究各有专长。1929年,博物馆并入震旦大学。1931年,在吕班路(今重庆南路)建震旦博物馆,法文名韩伯禄博物馆,有陈列室、实验室、图书室,为上海最大博物馆。1933年,对外展出动植物标本和中国文物。1951年,由政府接管,展品分归自然博物馆和历史博物馆,馆址作上海昆虫学研究所。

    艺术 清道光二十七年,耶稣会西班牙籍辅理修士范廷佐到沪。范在罗马受过绘画和雕塑培训,清咸丰二年在徐家汇创办工艺学校,培养中国绘画和雕塑人才。咸丰六年,范去世,由学生、耶稣会中国籍辅理修士陆省三(伯都)、刘德斋(必振)主持。同治九年,迁入土山湾孤儿院,为孤儿院绘画部,俗称图画间,对外称土山湾绘画馆。培训孤儿,引进西洋绘画和雕塑艺术,包括铅笔画、水彩画、木炭画、油画、石雕、木雕、木刻和石膏像、花玻璃制作,是上海第一个西洋画室。作品供教堂装饰和宗教宣传,并向远东地区著名教堂提供雕塑。培养张充仁、徐宝庆等中国第一代雕塑家、画家。

    图书阅览 清道光二十七年,耶稣会始在徐家汇会院藏书。光绪二十三年,在今漕溪北路80号建藏书楼。藏书有购有受赠,通过法国耶稣会总账房代订、代购西方书刊,尤注重收藏中国地方志和报刊杂志。20世纪20年代末起,中国籍耶稣会神父徐宗泽担任主任,高价收购古书原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购得法国一被毁学院一座图书馆藏书,部分书的书龄300~400年。读者主要为教职人员,教外人需借阅须有神父介绍。上海解放前夕,耶稣会运走多箱中文神哲学书籍,包括稀本书籍。1955年,有藏书23.8万册,其中地方志占12%,文史哲56%,宗教类29%,科技、艺术等占3%;外文图书约8万册。另有报纸167种、杂志1794种,藏有全套中国知名报刊《申报》。是年11月,中国政府文化部门接管,改上海图书馆徐家汇藏书楼,次年对外开放。

    广播 1937年,美国加利福尼亚省耶稣会借上海美国电台办英语传教节目(The Catholic Hour),每2周播音一次,1940年12月一度借上海法国电台播音。1941年,上海教会成立黄钟播音社(又称上海天主教播音社、上海公教广播节目),借上海法国电台办中文传教节目,内容有宗教知识、教理及医学卫生讲座,天主教新闻、音乐。初每2周播音一次,后每周一次。1948年,改借上海电台播音。1943年,法国耶稣会借上海法国电台办法语广播节目(Le Redio Catho Lique)每周播音一次。各电台传教节目解放前后均停办。

    五、出版、学术研讨

    图书出版 光启社。清道光二十七年,耶稣会成立徐家汇光启社,法文名Bureau Sinologique(汉学研究所)。无专职人员,社长大多由徐汇公学校长兼任,出版中西教士著作。清光绪五至八年,出版晁德莅(Zottoli,Ange)拉丁文著作《中国文学课程》,5卷3969页,供初到中国的传教士学习中文。19世纪90年代起,出版《汉学丛书》,广传西欧,其中有夏鸣雷(Henri Havret)的《景教碑考》。1927年,出版刊物《光启社资料》。光绪二十九年至1950年,编印年鉴《中华全国教务统计》。不少书印数很小,供教士参考及寄往欧洲。1953年后,光启社无形停止。1984年10月,上海教区设出版和神学研究机构光启社,社址巨鹿路361号。至1995年,出版书刊139种、146万多册。其中出版《新约全集》数十万册;《神学丛书》31种,作全国修院教材;《天主教研究资料汇编》39辑、每辑3000册;双周刊《海外天主教动态资料》260多期。出版物发行全国各地教会。

    印刷。清道光三十年,青浦蔡家湾孤儿院开始木版印刷。咸丰三年,孤儿院迁徐家汇土山湾。设印刷部、发行所,印刷部对外称土山湾印书馆。光绪二年,采用石印,石印技术由此传入中国。1913年,用照相排版技术。至30年代,铜版、玻璃版、三色版等制版技术在沪上领先。抗日战争初期,用自动西文排字机。初印明、清间耶稣会士宗教译著,后印教会出版的中、外文书刊和地图。1934年,出外文书刊50种、7万多册,中文书刊60种、35万册。发行全国教会和国外。1949年,有工人和学徒100多人。1956年1月公私合营,1958年停业。1990年,上海教区办七宝印刷厂,主要承印教会出版物。至1995年,印刷《圣经》《主日弥撒经文》等90多种80多万册,瞻礼单100万套,发行全国教会。

    报刊出版 清同治十一年,徐家汇天文台创办法文年刊《徐家汇天文台观测公报》。至1995年,天主教办刊物41种。其中天文台办9种、校刊8种、善会会刊3种、年鉴式教务统计2种,教内流传8种、向社会公开发行10种。19世纪创办8种,光绪二十六年至1937年创办24种,1946~1949年4种,1951~1995年5种。连续办刊50年以上的5种,30年以上13种,10年以上11种。发行量1万份以上1种,1000份以上11种,110~900份22种。英文《每日气象报告》110份,印数最小。日报2种,半周刊2种,周刊2种,半月刊5种,月刊7种,季刊2种,半年刊4种,年刊7种。中文刊物16种,法文14种,中、法并用6种,英、法并用1种,英、法、拉丁并用1种,英文3种。报刊的读者对象可分为3类。(1)供教职人员参考,主要有法文《史报》(Nouvelles de la Mission)和《光启社资料》(Renseignements de BureauSinologique)。印数少,内部发行,办刊时间长。《史报》办刊77年,《光启社资料》25年,约半月一期,印量380份,内容有中国政治、教育、语言、历史、民俗、宗教、文学、教区通讯等。(2)供教徒阅读,主要有《圣心报》《圣教杂志》。发行量较大,办刊时间较长,在全国教会内有较大影响,内容以教会生活为主。祈祷宗会会刊《圣心报》,用白话文,办刊65年,1936年订户4850户。《圣教杂志》办刊27年,1936年订户3700户。(3)面向社会,读者以士绅为主,有《益闻录》《益世报》等。发行量大,办刊时间不一,内容以时事和科学知识为主,也宣传教义。《益闻录》光绪四年创刊,五年改《格致益闻汇报》,后改《汇报》,创办人兼主笔中国籍耶稣会神父李问渔,首次用墨点句读,发行3200份,1911年李去世停刊。《益世报》为日报,办报3年,每期发行5万份,教徒读者不到2000人。

image

image

    学术研讨 1986年,光启社在长沙举办中国天主教神学研讨会,研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以来神学思想的变化。1989年,在沪举办徐光启学术研讨会,各地天主教人士和学者100多人与会。

    六、救赈

    育婴、抚孤、济贫 育婴。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徐光启孙女甘第大令子许缵在松江办育婴所,至康熙三十五年收弃婴5480人。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后,教会为抢救“无瘕灵魂”,收养或收买教外弃婴,认为只救灵魂,不救肉体,不少弃婴付洗后即死亡。教会每年向罗马圣婴总会上报施洗人数,以得资助和奖励。幸存者初由堂口贞女或教徒家庭无偿抚养,后设育婴堂和孤儿院收养。道光二十七年,江南教区为1770名婴儿付洗。咸丰七年,增至10915人。咸丰十一年至同治元年有15517人,其中4094人留孤儿院或教徒家由教会出资抚养。光绪四至五年,付洗17611人,抚养6900人。道光二十四年,法国耶稣会传教士在崇明大公所创办育婴堂。道光二十七年,法国耶稣会传教士在松江横塘创办孤儿院,同治三年迁徐家汇土山湾。咸丰元年,浦东唐墓桥办育婴堂。咸丰四年,崇明创办大公所孤儿院。同治八年,法国拯亡会修女创办徐家汇圣母院育婴堂。20~30年代,公教进行会办济灵救济院收贫儿和孤儿入学。1925~1949年,慈幼会办一心教养院,收孤儿和贫苦儿童,教以机械、印刷等技艺。1937年,慈幼会在嘉定办孤儿院,后改明我教养院,1951年有学生84人,其中10人为孤儿。1936年,上海有孤儿院8所。1947、1948年,有5所,收孤儿1064人。解放初,育婴堂、孤儿院由政府民政部门接办,1958年崇明育婴堂由政府民政部门接办。

    抚孤、安老。19世纪60年代初,敬一堂办老人堂,同治七年收养老人69人。安老会老人堂和普育堂开办后,老人陆续移入,老人堂停办。光绪三十二年,法国安老会派修女于董家渡堂侧创办老人堂,后迁今机厂路39号,改安老院,常年收容300人,至1929年共收3128人,死亡2240人,其中1685人受洗,1953年12月29日由上海市救济分会接管。1912年,市议会公推公教进行会陆伯鸿接办普育堂,费用大部由官署拨付,余靠捐助。辟地百余亩扩建,1913年建成,可容1500人,称新普育堂,委托仁爱会修女管理。分男女贫病、老人、育婴、传染病、残疾、贫儿、疯人等院,施诊、习艺等所,附设男病犯室和小学。至1937年收容10.2万人,施诊给药219.4万人次,被救济者大多临终受洗。是上海最大的残疾人福利机构。1935年,公教进行会在崇明与当地乡绅共办广仁养老院,婴德会修女管理,收养女性孤老49人。1986年,在青浦县横塘天主堂设息安骨灰堂,存放教职人员和教徒骨灰盒。1994年扩建后,可存放骨灰盒2.8万只。1989年,在上海县南张天主堂建上海教区南张安老院,收养老年教职人员和老年教徒。

    济贫。清光绪十九年,拯亡会创办上海首家聋哑学校徐家汇圣母院聋哑学校,1950年有学生49人,解放初停办。1933~1949年,法国善牧会修女办善牧院,收容有不良习气的妇女,进行宗教、文化教育,传授缝纫等技艺,1947年收容112人。1979~1995年,上海天主教会为慈善事业捐款约30万元。1995年起,每年资助贫困地区建一座希望小学,资助在沪就读的贫困大学生。

    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清道光二十七年创办于松江横塘,次年迁青浦蔡家湾,咸丰十年迁上海董家渡,同治三年在徐家汇土山湾建院,称土山湾孤儿院,20世纪40年代末改称土山湾孤儿工艺院。为上海第一所孤儿院,国内最大的天主教孤儿院,占地80多亩。有礼堂和小教堂。外籍神职人员主管。设印刷、木工、五金、绘画、种植、学校等部和发行所。咸丰三年,为董家渡堂造大型管风琴。工场主要制造圣爵、圣盘、祭台、大钟、教堂特需建材等宗教用品,也生产家具、餐具、皮具等日用品。供应上海及远东地区教会、在沪侨民,少量销欧洲。光绪二十八年,设照相部。光绪二十九年,葡萄牙籍耶稣会士叶肇昌组织铜管乐队。20世纪初,引进彩绘玻璃工艺。学校部设慈云小学和工读班。初只收6~7岁孤儿,后兼收贫困儿童和教徒子弟。咸丰元年,有孤儿66人,同治六年342人,1936年320人,1949年200多人。儿童每日数次参加宗教活动。孤儿成年后外出求职,或留工场做工,少数成为修士。留工场者大多与育婴堂堂囝成婚,租住孤儿院对面五埭头草房,子女送孤儿院。员工工资极低,数次罢工,要求增薪,均遭教会联合租界当局或日本宪兵队镇压。1953年,由市民政局接管。1956年1月,实行公私合营,教会保留部分宗教用品的生产和销售,其余工场并入全市有关行业。

    徐家汇圣母院育婴堂。清同治八年拯亡会创办,堂址圣母院内。至1944年,收养婴儿约8万人,成活率不到1%。男童到6~7岁送土山湾孤儿院,女童到6~7岁入堂内幼稚园,读经学文化,优者可达小学毕业。女孩约13岁入工场做刺绣、花边等,成年后由圣母院择偶出嫁,男方须付聘金。与土山湾孤儿工艺院男子成家者,大多仍回工场做工。部分留院当保育生和修女,残疾者终生留院。解放初中国政府民政部门接管。

    南张安老院。院址闵行区莘庄镇明星村。1989年12月12日,利用南张天主教堂附属房屋创办。占地7.16亩,安置终生在堂口服务的老年贞女,也收教徒孤老和缺人照顾的老人,入院者平均年龄80岁以上。1995年,住院老人55人。

    救赈、战时救济 清道光二十九、三十年,发生严重水灾和瘟疫,董家渡、徐家汇等教堂每天发放救济粮给灾民,3708人因此受洗入教。1932年一·二八事变,在教会医院和学校设20多处伤兵医院。震旦医学院、安当医院分设第28、18伤兵医院,收治伤兵300多人。1937年八一三事变,设6个伤兵医院,每个医院在教堂、学校、慈善机构设病床,收治中国军队伤兵约2460人。震旦大学伤兵医院规模最大,管理最完善,1937年8月14日~1938年4月15日收治伤兵1424人、受伤民众500余人,30名修女参加服务并传教,68人被劝化入教,其中有军官。其间,闸北、杨浦、虹口、沪西战区灾民涌入租界,露宿街头。法籍耶稣会神父饶家驹(Jacpuinot de Besange)以上海红十字会难民救济委员会主席身份,与中日双方交涉设南市难民区。1937年11月9日~1940年6月,北以方浜路,东、南、西界以民国路(今人民路)为难民区。区内居民约15万人,难民约10万人。设100多个难民所,可容2万人,余散居公共场所、民宅和街头。海内外各界捐资,向难民和居民发放救济粮及救济物资。教会派大量教职人员在区内管理和传教,有一个传道员一年劝78名成人信教。此外,教会在全市教堂、学校办难民所6处,收难民约7.5万人,绝大多数亡者临终受洗。1939年,大批欧洲犹太人为避法西斯迫害到沪,教会在虹口设犹太人难民所,为犹太天主教徒提供住宿,介绍工作,并设德语弥撒,1940年夏结束。

    七、交往

    来访 清、民国时期,耶稣会总会不时派教务巡阅使到沪考察教务。1956年4月,上海市天主教爱国会筹委会接待比利时、意大利、英国等西欧国家法律工作者代表团中的7名天主教人士。此后至60年代初,友好国家教会以教会名义组团访沪。1956年5月,接待捷克斯洛伐克天主教神父普洛依哈。1958年10月,接待越南爱祖国爱和平天主教徒联合委员会访华代表团4人。有的国家以其他名义组团到沪了解教会情况。1956年5月,上海教会接待阿根廷医学代表团中15名天主教人士、法国天主教社会活动家代表团。至1965年,接待欧、亚、美、大洋洲数十个国家到访者数百人,有数千人参观教堂和参加宗教活动,来访者通过参观和座谈,了解上海天主教会的真实情况。“文化大革命”中,未接待访问者。1981年,美国天主教希尔顿霍尔大学荣誉校长墨非到访,加拿大基督教联合会、加中关系促进委员会主任朱梅芬到访。1983年12月,上海教区主教张家树会见到访的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伦西。1985年3月,上海教会接待加拿大天主教友好访问团。此后到访者渐多。至1995年,接待22批,韩国、美国、意大利最多。重要到访有,1985年5月、1987年11月,菲律宾枢机主教海梅·辛先后两次访沪。1986年8月,南非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主教图图访沪。1995年6月16日,上海教区为金鲁贤80寿辰、晋铎50周年、晋牧(圣主教)10周年举行感恩祭,美国、香港等地神父到沪参与共祭,耶稣会总会长致贺电。浦东金家巷堂是韩国第一个神父金大建晋铎(圣神父)之地,金被教廷追认为致命圣人后,教堂被韩国天主教视为圣地,1989年复堂后到访者众多。为方便旅居上海外籍人参加宗教活动,1993年4月15日起每周日上午在君王堂设英语弥撒,初参与者70~80人,1995年增至约200人。1985年3月,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解放后首次访问上海。1989年5月,澳门主教访沪。11月,台湾天主教光仁文化基金会组团访沪。此后,与港、澳、台地区交往渐多。

    出访 清、民国时期,代表上海教会参加国际活动者大多为法国传教士。1955年6月,上海市抗美援朝分会天主教支会副主席杨士达赴芬兰赫尔辛基,出席世界和平大会。是月,天主教青年顾梅青随中国青年代表团赴华沙,参加第五届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大会。1956年,顾梅青等随中国青年代表团访问法国和比利时,与两国天主教人士开展友好交往。此后至80年代前期,无出访活动。1985年6月,天主教上海教区助理主教金鲁贤赴菲律宾访问。此后至1994年出访19次。较重要出访有1986年4月,金鲁贤率团访问联邦德国,历时1月。10月,金鲁贤随中国天主教友好访美代表团访美。1987年5月,金鲁贤率团访欧,法国枢机主教特·古脱莱到机场迎接。90年代后,金鲁贤每年出访。1993年10月访欧,与数名主教共祭。1989年起,教会青年代表数次参与国际天主教活动。是年7月,派4人团赴联邦德国参加泰泽团体修道活动。1995年1月,中国天主教应邀组团参加在马尼拉举行的第十届世界天主教青年节,上海3名代表参加。1985年7月,应香港天主教圣神研究中心之邀,上海天主教首次组团访问港、澳,与两地建立友好关系。此后至1995年,教区、上海天主教知识分子联谊会7次组团访港。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