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第四十三卷社会生活->--第九章风俗->--

第三节 交际、风尚

2008/7/22 15:10:16

    一、交际

    亲戚往来 亲戚间往来一般保持到血亲第三代,即堂兄弟、表姐妹间还有走动。逢年过节,对方有婚丧、生病、乔迁等事,备礼探望、祝贺、相助。接请后无故不去,又无回音,或有婚礼、丧事不邀对方,表示彼此断绝往来。若有意恢复往来,遇事邀请对方,对方应邀,即恢复亲戚关系。平时走动不讲究送礼,有事必备礼,俗称做客人、做人客。市区居民亲戚间交往少于朋友、同事、同学间交往。祖父母、外祖父母健在,小辈重团聚,否则,数年不见面的不为少数。20世纪80年代起,交往重女方亲戚。

    一般交往 熟人相见,互打招呼,互致问候,称叫应。邻里串门称讲张、白相,较随便,或在门口或在屋中,多已婚女性所为。朋友交往,青年人多荡马路、游公园、上娱乐场所,偶尔聚餐。中老年人喝茶、聊天、叙旧。市区住房狭小,朋友很少在家中聚会,今家庭聚会逐渐增多。朋友有红白事,送礼如亲戚,有的甚至更高。平时往来不备礼,招待不讲究。

    送礼 逢婚丧喜庆,亲友间例须送礼,称送人情。遇红白事,送礼价略高于对方上次所赠礼物,称“抬一抬”。礼物大类有钱、物,礼重称“出客”,礼轻称“做人家”。20世纪50年代前,送物的多水果或桂圆、枣、糕等“吃局”。水果用黄篮头,粗竹篾编成,上覆红纸。桂圆等用“包扎”,又称牛头包,黄粗纸包成长方梯形,上覆红纸,内装桂圆、枣、胡桃、红、白糖等。或用盒头,大多装糕饼。贺寿送面条、寿糕,造屋上梁送馒头、糕,迁新居送面条、定昇糕,探望产妇送胡桃、云片糕、红糖,丧事送缃布、锡箔,年节有清明节送青绿饺,端午粽子,过年送鲜鱼、猪肉、鸡、鸭、年糕等。60~70年代尚轻礼。80年代起尚重礼,贺生育送滋补品和童装等,贺寿多蛋糕,乔迁送蛋糕、工艺品等,丧事送被面、锡箔。90年代,年轻朋友间又时行送鲜花、CD碟片。旧俗送物的大多改送钱,礼金多用于婚丧等大事。钱额喜事成双数,丧事成单。以贺婚礼最高,有的衍为“人情债”。喜事用红封袋或用红纸包,丧事用白纸。

    作客、待客 客人忌带药包上门,带有污秽物、湿伞须置主人家门外。客到,主人接客人礼品。喜庆事,先向客敬糖汤,再敬茶、烟。主人敬茶,客起立双手接杯,忌喝干茶,吐茶叶于桌和地。客在,主人不扫地,不打骂孩子,有人陪坐。留饭,至少备8样菜,备酒,称吃便饭。整只鸡、鸭、蹄膀、全鱼等菜肴,主人未请,客不动筷。喝酒无干杯习惯,小口慢呷,不行酒令。就餐用筷六忌,一忌半途筷,夹菜又放下;二忌乱筷,挑精拣肥,在菜碗中翻搅;三忌窥筷,手握筷,目光盯住菜肴;四忌碎筷,用嘴撕拉筷上食物;五忌签筷,以筷当牙签;六忌泪筷,夹菜滴汤不止。客未酒毕,主不吃饭。客未饭毕,主不离桌。客人告辞,送至大门口或楼下。

    其他 人际交往中,上海还有攀过房亲(认干爹妈)、认姊妹、拜弟兄等。今认姊妹、拜兄弟少见。攀过房亲俗农村仍盛行。

    二、风尚

    荡马路 饭后茶余,或朋友相聚、男女恋爱,结伴上街散步、购物、游览,称荡马路。南京路、淮海路、四川路、福州路、西藏路、豫园商场、徐家汇、外滩、人民广场等均为主要荡马路地方。

    赶时髦 上海人风尚。服饰、器玩饮馔、作派等“有一岁而变,有数月即变,若过三五年间,往往有如隔代”。谚“乡下姑娘学上海样,学死学煞学不像。刚刚学来七分像,上海又啦变花样”。争相仿效时髦事物,流行全市,商家即以时髦商品迎合消费者。市民以时髦招他人艳羡为满足。20世纪初到70年代,领全国时尚。70、80年代以港台地区为尚,90年代又转向欧美。一般不屑于内地时尚。

    发嗲 “嗲”多指女性在男性前的昵态,尤多发于恋人。含妩媚、温柔、情趣、谈吐、姿态、教养等综合因素。或羞或嗔,以退为攻,以柔克刚,令男士柔肠寸断,怜爱不已。有谚“男吃嗲功,女吃花功”。

    掼派头 为在人际交往中不被他人看轻,或显示富有、权势、社会地位,不惜破财硬撑场面,或不问场合,故意炫耀的习尚。衣食出行不顾财力,追求体面、奢华、排场。家徒四壁,出门西装革履,沪上讥为“不怕家里火烧,只怕出门跌跤”。在公共场合不顾身份、不顾财力,超过自己身价,讲排场,爱体面的风气自晚清至今不绝。

    交相利 上海开埠后,生意人为生意拉关系、应酬,称交相利。谈生意前,生意人陪客户,或同为生意人到妓院吃花酒,上茶楼打茶围,去酒店设宴叫局,烟馆开灯抽鸦片,搓麻将,看戏听书,白相时新游艺吃喝酬酢,再谈本题,成为惯例。20世纪50年代中期消失。70、80年代乡镇企业等因商务拉关系、请客户,交相利恢复。90年代成为一般企业经营之道。

    看人头 人与人交往中,以衣冠、钱财取人,媚富贱贫,趋炎附势。或因某种关系,看人行事。被讥为“看见大得得拜,看见小踏一脚”。

    讲实惠 不花大力,或不冒风险取得利益,更多指财物。对己无关的事少有热心,安于一般生活水准。购物货比三家,炒股投入少量积蓄赚取小利润。

    轧闹猛 多指不顾事理,趋时、尚奇、凑热闹、围观、管闲事等。新店开张,新货上柜,马路上有人轧伤,商店前有购物长队,弄堂里有迎亲队伍,路人争执,邻居家来客,凡有动静,不请自到。或挤轧围观、或侧耳旁听,或举目张望,或参与论理,或插科打诨,或乘机讨便宜。常常动口不动手,话语机锋毕露,情趣盎然。

    门槛精 办事精明周到,精打细算,总不会吃亏,大多指小事。有时也指损人而取得利益。开埠后,上海“人与人争利,势与势争胜,利与利争大,事与事争便,业与业争富,器与器争售,机与机争巧,言与言争辩”,相互竞争、盘算,谋生办事交际、与人打交道有意无意惦量算计,想方设法立于不败之地,进而争取利益。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