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毛麻纺织品工业志->--第八章产品销售->--

第一节 产品内销

2007/9/19 10:24:03

     一、自产自销、自由贸易

 1909年至1948年,上海毛纺织工业企业的经营纯属自产自销自营业务的市场经济机制,其经营方式,在与帝国主义矛盾中又依赖,在斗争中含妥协,始终处于帝国主义市场压力的夹缝里求生存,觅出路、图发展,深深打上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的烙印。

    1909年初,上海最早开设的日辉织呢商厂,出品统称“华呢”,产品偏重销往军学界,月产量仅一万余码,不及设备能力四分之一。为打开销路,在天津路168号设批发所,承接定织和批发业务,在四马路(今福州路)中国品物陈列所寄售另剪。继之出品“花呢”和“企呢”。但因生产—切依赖外国,加之帝国主义市场压力,无法与帕来品竞争。被迫停工歇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市场上舶来品呢绒锐减,毛纺织品库存极枯,价格飞速上涨。高价刺激,弃置近10年日辉织呢商厂,1919年为国人承租,纺制绒线,起初日产500磅,以火车牌商标应市,产品畅销,继之加开机台日产增至2000磅,委托隆兴昌绒线批发号独家经销,得利甚厚。

   20年代初,英、德等国毛纺织品又开始大量涌进我国市场,使品质粗糙的火车牌绒线销路受到影响,不得不变更经营,生产制服呢,春花呢之类粗纺呢绒,销给商团、邮局和电车公司等单位。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国产毛纺织品获得生机。在呢绒旺销之时,又恢复生产绒线,产品一时供不应求。

   20年代中期,上海骆驼绒工业开始兴起,中国维一毛绒纺织厂先以生产素色驼绒应市,每码售价二两一钱半规银,低于进口驼绒,且驼绒轻暖,可制作冬长袍,童装及帽子,轻便合式,颇受我国人民喜爱,产品上市后十分行销。继之便有先达骆驼绒厂设立。两厂在3年内各获利近30万两规银。1926年新设纬纶厂生产的驼绒启用老虎牌商标,当年就盈利5000余两规银。第二年又获利18万两。在本轻利厚销路畅的刺激下,新兴驼绒厂家应运而生。至1930年织机增至百余台,年产驼绒300万码。其时上海棋盘街呢绒商建议做彩条和水波纹等新花样驼绒,各厂经试制试销大受消费者青睐,售价又低于进口驼绒,中国驼绒在竞争中独占市场。

    20年代末30年代初,生产羊毛衫的家庭手工业工场发展到40余家。新式“月亮梭子”、七针花板和胖花横机进口,使羊毛衫花色品种增多,里子和面子均为全毛,中间夹纱的两面羊毛衫、开司米胖花衫纷纷登市,国内上层社会男士、妇女竟相争购,产品还远销华北东北等几个大城市。

    1931年,长江流域发生水灾,驼绒销售转颓,较上年减少一半以上,每码售价由二两一钱半规银下跌至一两二钱,营业额只及往年三分之一。不少驼绒厂难以维持。1932年章华厂利用我国人民痛恨“九一八”事变,提倡国货,抑制洋货之爱国心理,以进口毛纱生产一种“九一八”薄哔叽,以“完全国货”登市,产品风行一时,销售甚畅。届时,上海呢绒批发商由虹口区扩充至黄浦区南京路、棋盘街等处,著名的批发商有春和永、华新、和丰、新丰、华孚泰及承大。1934年章华厂每日产销哔叽约70匹,营业额升至165万元,年终盈利10万余元。

    30年代中期,绒线编结日渐推广,绒线市场看好。上海相继开设一批中外绒线厂商。英商密丰厂出品三峰牌细绒,蜂房牌、杜鹃牌粗绒以及飞艇牌、宝塔牌开司米,通过买办手段在兴圣街(现永胜路)几家大的绒线批发店如泰隆、兴申泰、隆兴昌、源茂永、义生恒、义源盛等特约经销,给予优厚佣金,仅1935年支付佣金15.4万元。1936年增至37万余元。在此期间,上海新设的华商绒线厂有安乐染织厂毛纺部、上海毛绒厂、中国毛绒厂3家,相继出品双手牌、美女牌、金狗牌、小囡牌、皇后牌粗细绒线及开司米。当小囡牌绒线以每磅1元出现于市,密丰厂以同类产品较优质量的杜鹃牌从原价1元2角削价至1元,且不须预付定金由8家特约经销店组成联丰公司竞销,企图压垮生产小囡牌绒线的上海毛绒厂。上海毛绒厂也与6家有推销能力客户组成海联公司,争取市场。中国毛绒厂为打开本埠营业,在兴圣街开设同顺绒线号,自己做批发业务。另在南京路大新百货公司(现中百一店)内特辟专柜经销,正当红美牌绒线进入市场,杜鹃牌绒线又一再削价竞争,但英商密丰厂资金实力雄厚,中国毛绒厂只得将产品转向浙江、广东、云南等地,避免与外商厂针锋相对竞争。在激烈竞销中上海绒线商成立同业公会,实行公会议价,而密丰厂却仍以低价抛售,并向特约经销店探听华商厂家经营消息。引起10余家绒线商集资成立上海裕民国货绒线公司,自产自销,受到同业和消费者支持,才打开销路。

    1937年“八一三”沪战后,精纺呢绒价格节节上升。1938年至1940年间,相继开设协新、寅丰、元丰等精梳毛纺织厂,包括章华厂在内形成纺织染全能的四大精纺厂。并设一批单织厂形成上海“孤岛”时期产销精纺呢绒一时繁荣。其时,国人开设仁益等大小10余家机制呢帽厂,产品不仅销于本埠,还在全国各大城市出售。40年代初,一直从国外进口的长毛绒,供求脱节,随着木制长毛绒织机试制成功,出品国产长毛骆驼绒,产品供国内上层社会妇女制作服饰,由于产量低,一时供不应求。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占租界,外毛来源中断,兴起采用国毛制作粗纺呢绒,国毛女式呢,制服呢涌入市场。其时,犹太人创办的极国厂生产经营高档羊毛衫分别在永安、先施、惠罗等大公司出售,由于产品配色鲜艳,式样新颖,销路日广,获利优厚。美纶毛纺织染厂乘舶来品造纸毛毯来源中断之际,试制这类毛毯成功,月供应量约300磅,产品无法满足造纸厂需求。1943年汪伪政权宣布羊毛被列为统制物资,一时兴起的粗纺毛织品销售势头急遽衰退。1944年2月产量由上年平均月产量23.58万码下降为9.03万码,毛纺织品市场处于奄奄一息境地。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毛纺织品市场货源欠缺。外商厂捷足先登拥得进口羊毛,投入生产抢占市场。1946年初,中国纺织建设公司接收日商在沪所属毛纺织厂,产品挂牌中纺公司应市。民营毛纺织厂陆续恢复生产。8至12月产量达100万磅,为当年前7个月的5倍。此时,进口呢绒、羊毛衫大批涌入上海,充斥市场,国产毛纺织品相形见绌。据统计:1946年8~10月3个月内外货呢绒销售达100万码,而国货呢绒仅50万码,不及生产量的十分之一。这年11月国民政府公布《输入货品的管理办法》,外商及官僚资本的毛纺织厂日夜开工,产品独占市场,而民营厂74家只有2家正常开工,其时唯有机制呢帽厂产销极旺,1948年产量38.6万打,销往本埠、华北、华南、及长江流域,产品供不应求。

    二、计划产销

    1949年5月上海解放。解放初,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中纺公司所属上海毛纺织厂,并调整为3家国营毛纺织厂和1家麻纺织厂,其时有私营毛纺织厂110家及3家英商毛纺织厂。当时,原料不足,产品滞销。呢帽、羊毛衫尚不属人民生活必需品,产销也锐减。1949年8月起,采取生产和销售结合,降低哔叽、花呢类精纺呢绒生产比例,增加大众化制服呢、海力斯、大衣呢的生产。1950年“二·六”轰炸,市销大减,供销部门开展促销活动,并承接各铁路局加工制服呢、麦尔登生产。从6月起,国家对私营企业采取收购和加工定货。原料由国家供给,在签订合约后预付40%工缴。其时麻袋、麻线、麻布制品由国家统一掌握分配,替代了以往自产自销的自由市场。9月,大批国毛陆续到沪,一些私营厂以易货方式进口部分毛条,用国毛生产粗纺呢绒、绒线投放市场后受到消费者欢迎。上海毛纺织品产销趋旺,195]年公私合营毛纺织工业转亏为盈,盈利额944万余元。1952年国产呢绒打开销路,绒线销势甚旺,仅9月份销量达94吨。这年全行业收购、加工、定货已占总生产量43.6%,1953年上升至57%。1954年初,国营商业部门对上海私营毛纺织工业实行按生产能力包销。至此,从生产品种、数量和时间均由国家安排,纳入国家计划产销轨道。

    1955年10月,国营上海毛麻纺织公司成立,上海私营毛纺织厂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

    1956年各企业盈余成倍增长。羊毛衫行业除生产一般羊毛衫外,陆续采用各种稀有动物纤维开发羊绒、驼毛、兔毛、牦牛绒等高档毛针织品投向市场。呢帽厂也改变经营方向,产销各种工业用毡,军用毡及民用毡。

    60年代初,注重内销产品外观质量,服用性能,全行业深入开展赶超国内外先进水平及创名优产品活动。1963年试制新面孔在市场与顾客见面。其时国内化纤原料崛起发展各类毛混纺和纯化纤产品如粘锦、腈粘、涤粘、毛涤、毛腈、毛毡等新型呢绒、绒线大批量投放市场,价廉物美深受消费者青睐。1965年试制新产品新花色7134只,形成毛纺织品高、中、低档齐全新格局。全行业总产值上升至5.26亿元。

    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毛纺织品生产经营遭受破坏,产品单调,质量下降,销售呆滞,大批生产毛涤粘“三合一”等混纺产品,产量占精纺呢绒总量的45%以上,此类产品被称为“橡皮鱼”,上市不久便滞销而衰落。

  1976年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在经营上坚持市场需要为生产方向,大力发展市场需求的传统名优产品,派力司、法兰绒、拷花大衣呢、牙签条单面花呢等丰富市场,使行业产销幅度逐年增长,1978年总产值达12亿元。

    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企业逐步由单纯的生产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改变以往“原料国家供、产品商业销,企业只管生产”的状态,成为相对独立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

    1980年毛麻公司创设毛麻产品试销门市部,直接销售,听取消费者意见。生产企业派员到商店站柜台,产销双方直接见面。1981年,旨在开拓发展毛麻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新品种,加快生产经营高中档产品,是年起上海毛麻纺织科学技术研究所,由测试工作为重点转变以科研测试并重的科研机构。这年行业生产经营大幅度增长,产值达15亿元以上,利润3.451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4.9%和22.1%。

    1983年开始,公司组织经营班子,各厂普遍建立经营机构,走出厂门,挤身市场,全行业先后派出30多个市场调研组,200余人分赴全国27个主要省市进行毛纺织品市场销售情况调查,及时掌握市场信息,翻新产品花样。在销售方式上,除上海纺织品站和上海针织品站外,与全国27个省市批发站、基层商店建立购销关系,厂店挂钩100多家,开展各种各样展销会、订货看样会达70多次,打开了上海毛纺织品自销局面,自销金额达8621万元,使曾一度滞销的呢绒、腈纶针织绒、羊毛衫出现行销趋势。1984年,行业通过改善产品结构,增加花型款式,加强促销活动,建立毛麻产品经营部,年终产值达16.29亿元。1985年根据简政放权要求,拟订贯彻60条扩权给企业,实行指令性计划与指导性计划相结合的经营机制,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企业生产比上年增长4.5%,利润增长9.2%。

    1986年,上海市毛麻纺织工业公司进行体制改革,公司逐渐由管理型转向服务型。行业各单位重视产品销售和市场信息,举办销售信息交流订货会、展销会。翻新花样,增加行销品种,打开内销局面。

    1988年下半年开始,上海毛纺织品产销进入困境,出现滑坡,行业各厂在“精”和“新”字上下功夫,全面调整产品结构,不断推出新品,将牙签条全毛单面花呢,薄型粗细花呢,团绒、花色绒线及高级薄型羊毛衫列为行业重点产销品,精纺呢绒重点开发薄型呢绒,大量推出双经单纬各类毛织品,重量都比同品种织物减轻20%左右。试制40支单经单纬每码10盎司超薄型产品,羊毛衫行业也试制出每件100~150克重适合夏季穿着的薄型羊毛衫,试制出新一代全成型无虚线提花型羊毛衫,受到消费者欢迎。

    1991年,上海毛纺织品的生产与销售经历了3年滑坡后出现转机,尤以精纺呢绒、绒线、针织绒三大类产品甚为旺销,一批国际流行的轻薄型呢绒、防蛀、防缩绒线,毛针织品及防蛀毛毯成为市场畅销产品,全行业年终产值利润分别比上年增长32.9%和1.81倍,上海毛麻行业效益绝对值跃居市纺织局首位。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产品外销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