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志->--第二卷企业->--第一章洋行、买办->--

第一节 洋行

2007/3/2 14:35:10

一、概况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英、美、法、德、日各国商人相继来上海开设洋行。是年,即在上海开设怡和、宝顺、仁记、义记、广源等5家洋行,都是英商从广州分设过来的。第二年增加到11家。道光二十七年增加到24家,其中美商3家。三十年又增加到32家。咸丰二年(1852年),上海已有洋行41家,其中英商27家,美商5家,法商1家,英属印度帕栖8家。英商洋行经营的商品约占总数的2/3。美商洋行,经营着巨额贸易,当年开进上海港的218艘外国商船中,美商占64艘。

洋行在上海一开始以走私鸦片贸易为主,积累原始资本。英商亩麦克尼洋行(怡和洋行的前身)是当时最大的鸦片贩卖商,道光十二年改组为查顿和孖地臣合伙的怡和洋行,到十七年资金已达261.3万元,拥有12条全副武装的鸦片走私船。英商宝顺洋行和美商旗昌洋行的规模及装备与怡和大致相仿。鸦片战争后,他们把鸦片走私的总指挥部设在香港,在香港及各新辟通商口岸的港口都停泊着储存鸦片的武装趸船。道光三十年,怡和、旗昌等10家洋行停泊在吴淞口外的鸦片趸船有10艘,计2349吨。贩运鸦片的飞剪快船往来于香港、印度、上海之间。一些没有武装船只装备的洋行,大都委托代运鸦片。咸丰二年,大英轮船公司的船只共来上海10个航次,每次都运来大量鸦片。是年上海进口鸦片达2.43万箱,占全国鸦片年进口量的42%。事隔20年,到同治十年(1871年),上海鸦片年进口量高达6.13万箱,占全国总进口量的68%。

至咸丰九年,上海的洋行有62家:

 

表2-1       1843~1859年上海早期洋行情况一览表

洋行名称

国别

开设年份

歇业年份

附注

怡和洋行

Jardine Matheson & Co.

1843

 

第一任大班达拉斯(A G Dallas)。1851年回国。由“波卫斯”(Alex.Percial)接替。波斯卫系丹麦领事

宝顺洋行

Den,Beale & Co

1843

 

第一任大班“比尔”(T.C.Beale)是葡萄牙和荷兰领事,1857年逝世。由该行职员韦伯(EdW.Webb)接替。任葡萄牙领事,行名改为Dent & CO.

仁记洋行

Gibb Living ston & Co.

1843

 

 

义记洋行

Holliday Wise & Co

1843

 

 

广源洋行

J Mackrill Smith

1843

1858

原是独资户。1850年美国人金氏(D O King)参加入伙,组成J.M.Smith & Co.1851年1月1日改组为Smith king &CO.1853年又改为King & Co.金氏为暹罗驻沪领事1854年任上海第一届工部局董事。此行大约在1858年歇业

沙逊洋行

D Sassoon Sons & Co.

1845

 

 

祥泰洋行

Rathbone Worthington & Co.

1845

 

1853年1月1日原合伙人拆伙。改组为Briley Worthington & Co.

旗昌洋行

Russell & Co

1846

 

第一任大班华尔考(Henry G. Walcott)是美国驻上海领事。接任的是金能亨(Edw. Cunningham)是美国代理领事兼瑞典和挪威领事,并任上海第一届工部局董事。于1858年退出,由福士(P.S. Forbes)任瑞典、挪威领事和该行行员卢瑞欧(P. J. S. Louroiro)接替,卢并任西班牙领事

利名洋行

D.Remi

1848

 

1855年1月1日改组为Remi Schmit & Cie.该行职员爱棠1851年转业为法领事馆秘书,后为法国驻沪领事

泰和洋行

Reiss & Co.

1849

 

 

和记洋行

Blenkin Rawson & Co.

1850年前

1859

该行大班克鲁姆(A.F.Croom)于1850年前后为上海商会主席,另一大班“开氏”(W. Kay)为1854年上海第一届工部局董事。该行于1859年1月1日歇业

广隆洋行

Lindsay & Co.

1850年前

 

上海第一任大班浩格(Wm.Hogg)是汉堡(Hamburg)、虏伯克(Lubeck)、不来梅(Bremen)领事,其弟詹姆士·浩格(James Hogg)原为该行行员,后升大班,任上述各国副领事

公易洋行

Mac. Vicar & Co.

1850年前

 

1851年解散改组为Smith Kennedy & Co.大班H.C.B.Macduff是上海英商会的副主席

华记洋行

Turner & Co.

1850年前

 

 

太平洋行

Gilman Bowman & Co.

1850年前

 

1856年9月改组为Gilman & Co.1858年底该行职员“查卫”(Robert Jarvie)参加入伙

客利地洋行

Hargreave & Co.

1850年前

 

1856年解散,该行职员Geo. Thorburn接手经营,后改组为Wm.Hargreave & Co.

公平洋行

Sykes Schwabe & Co

1850年前

 

1853年12月解散,改组为G.C. Schwabe & Co.到1858年又解散,改组为Bower Hanbury & Co.

琼记洋行

Augustine Heard & Co.

1850年前

 

该行大班斐伦(C A Fearon)为1854年上海第一届工部局董事

哗地玛洋行

Wetmore & Co.

1850年前

 

1857年5月与William & Co.合并改组为Wetmore. William & Co.

丰茂洋行

Watson & Co.

1850年前

 

 

浩昌洋行

Sillar Bros

1850年前

 

 

名利洋行

Mackenzie Bros & Co.

1850年前

 

 

森和洋行

Wolcott Bate & Co.

1850年前

1852

大班华尔考原为旗昌洋行首任大班和美国驻上海领事。1850年前与巴地(E.W Bate)合伙组成本行。1852年华尔考逝世,洋行清理歇业

李百里洋行

Thos.Repley & Co.

1850年前

 

1851年改组为Shaw. Bland & Co.

同珍洋行

Bull.Nye & Co.

1850年前

 

1856年底该行职员派克(Pyke Thos.)入伙,改组为Isaac M. Bull & Co.

裕记洋行

Dirom Gray & Co.

1850年前

1856

此行在1856年以后已不见其营业

顺章洋行

Pestonjee

Framjee Cama & Co.

英属帕栖

1850年前

 

 

复源洋行

F.S.& N.M.Langrane

英属帕栖

1850年前

1852

1851年底该行所有吴淞趸船和租界房屋地产大部为架记洋行收买,业务停顿

天长洋行

W.R.Adamson

1850年前

 

原系独资,1857年客地利洋行职员麦克廉(J. L. MacLean)加入,改组为W. R. Adamson & Co.是天祥洋行前身

得利洋行

Jame McDonald

1850年前

 

原系独资,1858年4月改组为James. MacDonald &Co.1859年再改组为Alex.Cushny & Co.

泰昌洋行

Dimier Bros.& Co.

1851

 

 

火柏洋行

Jame Hooper

1851

 

大班Jame Hooper1850年前原为广源洋行职员,1851年自己独资经营,1853年一度参加英领事馆工作,时歇时开,很不正常

祥记洋行

Amroodeen Jofferbhoy

英属帕栖

1851

 

 

广昌洋行

Cowasjee Pallanjee & Co.

英属帕栖

1851

 

大班Cowasjee 1851年到上海,与原在上海的保曼其合伙组成

架记洋行

Cassumbhoy Mathabhoy & Co.

英属帕栖

1851

 

 

广孚洋行

Eduljee Framjee sons & Co.

英属帕栖

1851

 

 

广兴洋行

Dhurmsey Poojohoy

英属帕栖

1851

 

 

宝文洋行

James Bowman

1852

 

原系独资,1853年 7月改组称Jame Bowman & Co. 1859年再改组为Johnson & Co.

咸亨洋行

Khan Mohammed Aladinbhoy

英属帕栖

1852

 

 

利兴洋行

Thos.Platt & Co.

1852

1859

 

裕泰洋行

Dallas & Co.

1852

 

1859年左右该行职员Barnes入伙改组为Dallas & Co

指望洋行

Moncre ff Grove & Co.

1853

 

大班蒙克里夫原系样泰洋行合伙人。退出祥泰后组成本行

华盛洋行

Hanbury & Co.

1853

1857

1855年旗昌洋行职员克莱姆顿(J.Crampton)入伙,改组为Crampton Hanbury & Co.1857年9月解散

惇信洋行

Geo.Barnet & Co.

1854

 

 

鲁麟洋行

Wm.Pustau & Co.

1855

 

 

惠兴洋行

Bohstedt & Co.

 

1855

1859

 

喳洋行(音译)

Juah & Co.

 

1856

1858

 

泰昌洋行

Buissonnet Engene

 

1856

 

 

名利洋行

Aspinal.W.G

1856

1859

原为独资,1854年复和洋行职员Mackenzie参加,改组为Aspinal Mackenzie & Co.1859年结束

播威洋行

Bovet Bros.& Co.

1856

 

 

顺泰洋行

Framjee

Byramjee Mats & Co.

英属帕栖

1856

 

 

意掌兰洋行

Hubibbhoy

Edrabein Sons & Co.

英属帕栖

1856

 

 

柯化威洋行

Overweg & Co.

1856

 

 

Kessowjee Sewjee & Co.

英属帕栖

1856

 

1859年改组为Chellabhoy Sewjee & Co.

广南洋行

P.& D.N.Camajce & Co.

英属帕栖

1856

 

 

威廉洋行(音译)

Wiliam & Co.

1856

1857

大班William原为森和洋行职员

禅臣洋行

Seimssen & Co.

1856

 

 

升泰洋行

Ullett & Co.

1856

 

大班尤里(R.B Ullett)原为仁记洋行职员

A.Connolly

1856

 

大班康脑雷(A Connolly)原系丰茂洋行职员,在上海兼营拍卖、仓栈等行业

Trantman & Co.

1856

1857

大班J. F. H. Trantman原系公平洋行职员。1857年歇业,与惇裕洋行合并

慎生洋行

R. H. Cama & Co.

英属帕栖

1856

 

大班Munchujee R.原系顺章洋行职员

元芳洋行

Throne Bros.& Co.

1857

 

 

裕隆洋行

A. R. Tibly

1857

 

大班A. R. Tibly原系仁记洋行职员。该行兼营拍卖、仓栈等

泰源洋行

Besley Oppert & Co.

1857

 

1858年1月改组为Oppert & Co.

裕盛洋行

Geo.Thorburn

1857

 

大班原为华记洋行合伙人,拆伙后开设本行

吠礼查洋行

Fletcher & Co.

 

1857

 

 

隆茂洋行

Mckenzie & Co.

1857

 

大班原系隆泰(P. F Richard)拍卖行职员

鲁意师洋行

J. W. Lewis

1857

 

 

惇裕洋行

Horkort & Co.

1857

 

与Trantman & Co.合并组成

富硕洋行

Voucher Freres

1857

 

 

广顺洋行

Ebralim Soomar

英属帕栖

1858

 

 

李阁郎洋行

Legrand Freres & Cie.

 

1858

 

 

同孚洋行

OlyPhant&Co.

1858

 

与Nott & Co.合并

信和洋行

Alfred Wilkinson & Co.

1859

 

 

这一时期,属于洋行早期阶段。洋行有两个来源和两种类型,即一种是以经营鸦片为主的作行,一种是以经营纺织品为主的洋行。洋行的经营方式是中间商和代理商。只有一部分是自负盈亏的经销商。洋行的经营范围从进出口贸易到航运、保险、金融汇兑无所不包。由于代理内容极其广泛,收入异常丰厚。洋行的买卖方式主要是物物交换。以鸦片和洋布交换中国的丝绸和茶叶。这是由于一方面洋行强制推销西方纺织品,一方面是当时中国的白银大量外流,作为交易媒介的通货日益缺乏所致。这些洋商仍保留着不少16~17世纪英美两国祖先所特有的海盗掠夺精神。他们无法无天,无所不为:一是冒着中国官府的缉捕和中国烟贩土棍打交道,武装鸦片走私。二是以停泊在吴淞口外的趸船为大本营,进行一般商品走私。怡和、公平等洋行都曾因走私被缉获而遭罚。三是不顾中国主权,往来于中国沿海各口岸,经营航运和贩卖。咸丰七年上海进港船舶495艘,其中来自中国沿海的非法贸易船只133艘,占是年外商进港船只总数的1/4。四是进行惨绝人寰的“苦力贸易”。把中国劳工贩卖到美洲和南洋一带从事开发。因公开雇募无人应募,当时“英夷捉人于上海,乡人粜米,独行夷场(指租界地),辄被掠去,数月竟失数百人。”

19世纪60年代起,国际垄断资本不再满足于在华洋行的中介和代理。他们纷纷进入上海,直接设立自己的销售机构和生产机构。此后30年间,上海进出口贸易商行中,国际垄断资本形成一批比老牌洋行更具实力的机构。壳牌火油于光绪十六年进入中国,由德商咪吔洋行经销。光绪二十年美军石油首销中国,光绪二十六年美孚公司在上海设立分公司,自营石油进口和销售。光绪二十三年,亚细亚火油公司在沪成立机构,自行推销产品。美国德士古石油初入上海时委托日商三井洋行经销,民国4年(1915年)在上海自设公司,自行进口推销。这三大石油公司以上海为中心,设立了一整套销售网络,完全垄断了中国石油的进口和销售市场。其他如美国利达洋行在上海设利达分行专营自家生产的颜料、化工原料、凡力水、印墨、墨灰、复写纸、打字机等。美国杜邦化工集团在上海开设恒信洋行专营自家生产的颜料、丝光皮、橡皮布、油漆、火药等。英国卜内门公司在上海设立卜内门洋行经营自家化学品进口和中国土产出口。英国茂成洋行在上海设分行经销自家的榨油机、挖泥机、起重机等重型机器。德国汽车业在沪开设西门子洋行、颜料业在沪开设德孚洋行,比利时7家钢铁公司在沪开设比国钢铁联合公司等都是为经销自家产品而专设。

[图2-1 美孚公司]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各国获得在中国开设工厂的特权后,上海的洋行抓住时机,迅速向棉纺、机器、造船、造纸、烟草、食品、公用、航运、金融、房地产等领域投资。至民国3年,洋商向上海企业投资总额达到2.91亿美元。新开资本10万元以上企业43家,其中50万元以上18家。平均每家开办资本34万元,是光绪二十年洋商企业平均资本的1.5倍。

其间,部分洋行出现一种新的经营方式,即从包罗万象什么都经营改变为同有关制造业者建立固定的产销关系,包销定牌产品,外国制造业者同洋行分担风险。如亨茂洋行专销美国卡迪拉克汽车,威麟洋行是荷兰飞利浦电灯公司的在华总经理,怡昌洋行是美国吉利剃刀的总代理,美商德法洋行经营德国柏林大药厂产品。慎昌洋行充任多家美国工厂在华的独任代表,专营各种机电产品及生产资料。怡和洋行机械部也是几家外国公司在华总代理,经销各式引擎、抽水机、电机和锅炉。

国外厂商在沪设立自家的销售洋行或贸易公司,在沪洋行向工业投资设厂以及一般洋行包销定牌产品等经营方式的出现,使在沪洋行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尤其是国际垄断资本的异军突起,在上海的进出口贸易领域中涌现了一批比老牌洋行更具实力的洋行或公司。

这一时期由于银行业和交通电讯业的发展,中小洋行大量涌入上海,同治七年,洋行已增至103家。洋行间的竞争十分激烈。新的洋行大量开设,旧的洋行又大量倒闭。同治三年有68家洋行,过了4年只保留下来42家,新开设的洋行却有61家。这103家隔了12年到光绪六年仅剩36家,却又新开设64家。光绪二十一年时,有洋行116家。

上海海关被帝国主义所把持,上海口岸的对外贸易也完全控制在洋行手中。洋商帮助本国政府掠夺中国的丰富原料、资源,向中国倾销他们的产品。因此,旧中国上海对外贸易的进口值一直大于出口值。据江海关统计,从同治三年到民国25年的63年中,有61年是入超的。民国14年前,入超年均10%,民国15~25年入超年均达15%。

 

表2-2    1850~1890年上海洋行进出口货物占总值比重及出入超情况表

出口货物

1850年

1860年

1870年

1880年

1890年

合计(%)

100

100

100

100

100

生丝

52

66

62

38

34

茶叶

46

28

32

48

30

杂货

2

6

6

各种原料

10

14

植物油

6

各种制造品

4

4

猪鬃

8

原棉

4

总值

千西班牙元

8021

银(万两)

3310.64

关两(万)

3537.24

关两(万)

3617.88

关两(万)

3274.21

出入超比重

出超 105.2%

 

 

 

 

进口货物

1850年

1860年

1870年

1880年

1890年

合计(%)

100

100

100

100

100

鸦片

54

48

34

34

22

棉织品

34

44

50

42

44

杂货

6

4

10

12

16

棉纱

6

4

6

6

4

金属和矿物

6

6

石油产品

4

木材

4

总值

千西班牙元

3908

银(万两)

5628.43

关两(万)

4975.1

关两(万)

5387.55

关两(万)

6471.67

出入超比重

入超 70%

入超 40.%

入超 48.9%

入超 97.7%

说明:表中比重为近似值。

19世纪后期,上海的洋行已发展到第二代、第三代。英商洋行仍占上海洋行总数的60%以上,其户数的增长和进出口贸易所占比重都高踞首位。其中最早进人上海的一批老牌洋行,除宝顺洋行倒闭外,其他如怡和、仁记、义记、沙逊、泰和、天长、祥泰、元芳等都已有50年以上历史,发展成进出口贸易业的大户。美商洋行在户数和经营比重方面都次于英商洋行。美国对华贸易在该国对外贸易中的比重不大,且贸易值不断下跌。由于美国国内工业发展迅速,一些美商老牌洋行如琼记、同孚、同珍、哗地玛、旗昌等相继歇业。德商洋行于普法战争(1870年)后发展非常迅速。同治十一年在沪德商洋行已有40户,以后不断地增加,到光绪二十年已增加到85户。除禅臣、鲁麟、泰来等洋行外,以后开设的有瑞记、礼和、美最时、顺全隆、咪吔、信义、爱礼司、天福等洋行。这些洋行尽量避开被英商洋行垄断的经营品种,独辟蹊径,进口钢铁五金、颜料染料、医药化工、军工产品等新的商品;出口皮毛、油脂、麻等。还采取新的推销方法,把许多新小商品发展扩大为大商品,因此发展很快。法商洋行户数不多,早期以经营生丝出口为主,19世纪60~70年代后,户数有所增加,到90年代扩大到30余户,著名的有永兴、笔喇、立兴等洋行。日商洋行是在同治十年《中日通商条约》签订以后开设起来的,光绪六年前只有几家,到19世纪90年代增加到30家左右。著名的有三井、三菱、岩井等洋行。

[图2-2 19世纪末的英商怡和洋行]

早在19世纪中叶,老牌洋行旗昌、琼记的大班已预感到形势的变化,认为他们“已经进入一个大变革之中”,必须改变经营方式。从这一时期开始到20世纪初,在沪洋行由单一经营进出口贸易向兼营航运、金融、保险等发展,继而又向上海全方位投资办企事业发展。上海洋行先后投资开办:旗昌、东海、扬子、怡和、太古、中日、公正和北清等轮船公司,扬子、保家4行、泰安、保宁、火烛、保裕、保安等保险公司,汇丰、华利、大东汇通、中华汇理等银行。中国长江和沿海的航运、金融和保险均为洋行所操纵。太古和沙逊洋行从经营进出口贸易起步,分别向航运、制糖、轮船修造及房地产、工业、金融业转移。该两洋行均发展成英国在沪四大集团之一。尤其是怡和洋行向多种经营方向发展极为迅速,先后开办工厂、公司和银行达30家,投资额超过4000万元。这些企业,在20世纪初,对上海的经济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一些老牌大洋行向其它领域发展,并不意味着洋行对原有进出口领地的操纵有丝毫放松。相反,出现了洋行联合垄断市场的局面。如怡和、和记等6家洋行垄断冰蛋出口;百利、台乐、固益3家洋行控制废丝出口;礼和、美最时、禅臣3家洋行甚至瓜分了西装纽扣的进口。洋行的经营方式也发生了新的变化。进口商品销售出现了抛售期货、卖路货(在途货)、订货、拍卖及新小商品现货推销等方式,取代了早期的贩运贸易。出口商品收购以坐地收货取代了到产地搜购。洋行想尽办法,压低价格,巧取豪夺。茶叶出口中就有“装船付款”(名为装船后付款,实际往往是装船后几个月收不着货款),“九九五扣息”(借口茶叶不干,每千两货要扣去五两银子),“吃磅”(每箱茶叶要被扣除5~6磅份量)、“取样”(每批茶叶,成交前要取样茶10斤,成交后还要白取一箱)等陋规,使华商利益处处受损。这一时期,是上海洋行变化发展进入的又一个新的阶段。其特点是部分老牌洋行由初期的进出口贸易商行演变成了庞大的垄断企业集团,他们操纵了上海乃至中国的许多行业的命运。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英国资本在上海占有绝对的优势,其对华企业投资的一半即2.61亿美元集中在上海,约占上海外资的90%,控制了上海公用事业和地产业。美国对华企业的投资也有60%在上海,其中1/3是地产投资。德国在沪投资商业达202家,远远超过美国,与英国并驾齐驱。日本资本进入上海虽晚,发展势头却十分猛烈。日商投资最初在棉纺织业,由三井洋行组成上海纺织株式会社,并逐步扩大。日本投资航运业,更是异军突起,很快赶上英国,在长江航运中与英资太古、怡和洋行相抗衡。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法忙于战争,减少了对华商品输出,德侨回国,企业或闭或歇。美国和日本的势力在大战期间迅速膨胀。美国资本趁虚而入,先后在上海进行一大批投资,著名的慎昌洋行就是在这个时期发展起来的。大战结束,英国资本立即返沪。民国9~20年间,英国在上海投资占同期英国在华投资设厂数的56%以上。民国20年时英国在沪投资总额高达37.37亿美元,比民国3年增加1.82倍,占当时上海外资总额的66.4%。法国洋行在战后也进行扩张。民国20年法国在上海的投资总额为3890万美元,主要投资在地产业。美国资本继续涌进上海,民国20年,美国在上海的投资额达9760万美元,比民国3年增加2.25倍,占同期美国对华投资总额的64.9%,在上海列居第三。其资金1/3投于公用事业,其余投于运输、制造、五金、房产及进出口贸易业。战后,日资于民国8年一度遭抵制日货运动的打击。嗣后,日商洋行又以疯狂的速度扩张。民国20年,日本在上海的投资达2.15亿美元,占上海全部外资的20.4%,比民国3年增加6倍。民国10年中德《通商条约》签订后,德商在上海再度出现,他们重整旗鼓,绕过1929~1933年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到民国25年,在上海的进出口贸易中争到了14.1%的份额,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跃升到第二位。苏联(俄国)在民国38年前约在沪开设了37家洋行。光绪二十年,俄商的进出口贸易占上海进出口贸易总值的1.2%,民国2年上升至2.9%。俄国“十月革命”后,中俄贸易一度中断,民国25年苏商进出口贸易占上海进出口贸易总值下降至0.4%。20世纪30年代,苏商投资经营中心由中国北方移至上海。30~40年代,是苏商在沪投资发展的鼎盛时期,在商业和工业的若干领域形成了独特的优势,取得了较好的回报。印度早在英属帕栖时代,在道光三十年前就来沪开设洋行,至民国38年约开设洋行32家,是在沪开设洋行较早较多的国家之一。早期的印商洋行都属鸦片贩运商,以后逐渐转为经营进出口贸易。光绪二十年,印商洋行进出口贸易占上海进出口贸易总数的14.5%,仅次于英、德居第三位。民国2年下降为10.9%,仍居第三位。至民国18年的16年间,保持在5.4~5.7%之间。民国20年升至7.5%,民国25年又降落至2.9%。是年,印商洋行进口棉花、棉纱和棉线787万关两(每关两为1.558元法币),占此品种上海进口总值的33.7%;出口纱、线、纺织品和针织品409万关两,占此品种上海出口总值的21.8%。

民国25年,八一三事变前夕,是在沪外商洋行迅猛发展的繁荣时期。上海共有28个西方国家洋行561家(日本114家未计在内),占中国洋行总数的60.83%。其中英商洋行170家,占上海西方洋行总数的30.3%,占英商在华洋行的59.86%,均居首位。以下依次为美、德、法和瑞士。这5国在沪洋行共为447家,占上海外商洋行总数的66.22%,占在华外商洋行总数的49.29%。

 

表2-3       1936年在沪西方外商洋行分国别统计表

国别

家数

占上海西方外商洋行的比重

(%)

占该国在华洋行的比重

(%)

国别

家数

占上海西方

外商洋行的比重

(%)

占该国在华洋行的比重

(%)

国别

家数

占上海西方外商洋行的比重

(%)

占该国在华洋行的比重

(%)

英国

170

30.3

59.86

波兰

8

1.43

66.67

葡萄牙

2

0.36

66.67

美国

140

25.00

59.32

丹麦

7

1.25

63.64

芬兰

2

0.36

100.00

德国

77

13.73

47.24

比利时

5

0.89

71.43

拉脱维亚

2

0.36

100.00

法国

38

6.79

76.00

捷克

5

0.89

100.00

埃及

2

0.36

100.00

瑞士

22

3.92

78.57

挪威

4

0.71

100.00

印度

2

0.36

50.00

意大利

14

2.50

93.33

伊朗

4

0.71

100.00

罗马尼亚

1

0.18

100.00

荷兰

10

1.78

58.82

加拿大

3

0.53

60.00

亚美尼亚

1

0.18

100.00

苏联

9

1.60

37.50

瑞典

3

0.53

100.00

叙利亚

1

0.18

100.00

希腊

8

1.43

100.00

匈牙利

3

0.53

75.00

其他

8

1.43

 

奥地利

8

1.43

100.00

西班牙

2

0.36

66.67

合计

561

100

 

在众多的洋行中,美、英、法、德等外商洋行控制着上海的进出口贸易。民国25年,上海12大类主要进口商品值共计为2.49亿关两,占上海年进口值的70%。而美、英、德等6国洋商进口值为1.39亿关两,占上海12大类进口值的67.58%。其中:美商6408.4万关两,占25.70%。英商3415.7万关两,占13.70%。德商5022.1万关两,占20.14%。上海9大类主要出口商品值共计为1.96亿关两,占上海年出口总值的84%。而美、英、法、德等8国洋商出口值为1.39亿关两,占上海9大类商品出口值的71.30%。其中:美商7443.5万关两,占38.05%。英商224.4万关两,占11.46%。法商1340.5万关两,占6.85%。德商1328.9万关两,占6.79%。

 

表2-4   1936年美英德等国洋商在上海主要进口商品中所占比重表 单位:万关两

12大类商品

上海进口总计

美英等6国合计

比重

(%)

比重

(%)

比重

(%)

比重

(%)

其他主要国家

比重

(%)

合计

24932.8

16850.4

67.58

3415.7

13.7

6408.4

25.7

5022.1

20.14

2004.2

8.04

金属及矿砂

4026.4

577.2

14.3

744.3

18.5

1079.2

26.8

比利时369.9

9.2

棉花、棉纱、棉线

2337.2

89.4

3.8

581.9

24.9

 

 

印度787.0

33.7

书籍、地图、纸张

2677.7

410.2

15.3

405.7

15.2

732.3

27.3

加拿大208.8

7.8

杂类金属制品

2348.1

214.6

9.1

1005.6

42.8

641.6

27.3

染料、颜料、油漆、凡立水等

1982.01

144.2

7.3

462.3

23.3

1004.9

50.7

机器及工具

2169.7

485.8

22.4

341.3

15.7

454.0

20.9

车辆、船艇

1551.9

209.5

13.5

543.7

35

314.8

20.3

比利时309.4

19.9

化学产品及制药

1801.5

274.0

15.2

211.2

11.7

718.4

39.9

烛、皂、油脂、蜡、胶、松香

2597.4

41.8

1.6

838.2

32.3

45.4

1.7

毛及制品

1614.1

936.2

58

3.3

0.2

31.5

2

烟叶

981.0

32.8

3.3

884.3

90.1

木材

845.8

 

 

 

 

386.6

45.7

加拿大329.1

38.9

说明:海关统计原为关金,按每关金2.26法币折成法币,再按每关两1.558元法币折成关两。

 

表2-5  1936年美英法德等国洋商在上海主要出口商品中所占比重表  单位:万关两

9大类商品

上海出口总计

英美等6国合计

比重

(%)

比重

(%)

比重

(%)

比重

(%)

比重

(%)

其他主要国家

合计

19563.8

13948.7

71.3

2242.4

11.4

7443.5

38.05

1328.

6.79

1340.5

6.85

1593.4

=8.14%

动物及动物产品

3254.2

1063.3

32.7

692.7

21.3

516.5

15.9

244.5

7.5

生皮、熟皮、皮货

1348.5

108.9

8.1

809.8

60

91.5

6.8

50.5

3.7

油脂

4680.4

247.6

5.3

3521.5

75.2

256.9

5.5

218.2

4.7

籽仁

1296.0

0.9

0.1

417.0

32.2

35.4

2.7

4.4

0.3

荷兰2233

=17.2%

1598.5

152.1

9.5

165.7

10.4

58.3

3.6

29.5

1.8

摩洛哥709.2

=44.4%

纺织纤维

(包括蚕丝)

3145.4

273.5

8.7

1024.4

32.6

153.7

4.9

726.6

23.1

纱、线、编织品、针织品

1875.2

68.9

3.7

608.0

32.4

0.6

印度409.5

=21.8%

匹头

1206.2

82.3

6.8

16.0

1.3

5.8

0.5

24.6

2

英属西菲

矿砂、金属、金属制品

1159.4

244.9

21.1

188.4

16.2

210.8

18.2

41.6

3.6

说明:原海关统计为法币元,按每关两1.558元折成关两。

洋商在上海进出口贸易中的比重演变主要是:英商在20世纪初之前,一直居首位,直到20年代被美商取代而屈居第二,到30年代又被德商超过而降至第三。美商在19世纪末仅列第四,20世纪初跃至第二,20年代起取代英商成为老大,此后一直以远高于其他外商的比重始终稳坐首位。印度(当时是英属帕栖)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直高居第三,以后则在三至五位间上落。德商在19世纪末曾高居二位,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下降到五至六位,30年代东山再起,后超越英商又回到第二位。法商20世纪初列第四位,以后则在三四位之间徘徊。香港(英属)早期列第五位,以后则在五六位之间变化。俄商19世纪末居第六位,由于比重不大,以后始终处于第七位。从上海开埠到20世纪30年代,各国洋商经营比重此起彼落,但总体上仍是在少数国家洋商之间变化。上海进出口贸易的主要份额始终操纵在英美德法等国洋行手中。

 

表2-6

 1894~1936年部分年份主要国家(地区)在沪进出口贸易中所占比重的演变情况表       比重:%

年份

国别(地区)  比重  排序

第一位

第二位

第三位

第四位

第五位

第六位

第七位

1894

英国

24.3

德国

15.6

印度

14.5

美国

13.0

香港

11.3

俄国

1.2

法国

1913

英国

21.8

美国

13.5

印度

10.9

法国

9.3

德国

6.0

香港

5.4

俄国

2.9

1919

美国

27.5

英国

18.2

法国

6.6

印度

5.4

香港

2.5

俄国

1.0

德国

1921

美国

26.9

英国

23.0

印度

5.6

法国

4.7

香港

3.4

德国

2.5

俄国

0.2

1929

美国

23.4

英国

12.4

法国

6.7

德国

5.8

印度

5.7

香港

3.0

苏联

1.6

1931

美国

29.2

英国

10.3

印度

7.5

德国

6.1

法国

3.9

香港

2.4

苏联

1.4

1936

美国

27.8

德国

14.1

英国

11.5

法国

3.4

印度

2.9

香港

0.8

苏联

0.8

八一三淞沪抗战后,上海租界成为“孤岛”。民国27年底,在沪美商洋行有214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25.2%。美资企业数目和规模仍有扩展。受战事影响,在沪英资开始收缩转移。民国28年,沙逊集团大量抛售股票,脱手地产,至民国30年共抽走资金1000万美元以上。德商洋行在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前,利用南满铁路及西伯利亚通道,对德出口反而增加,进口化工产品也大量到货。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美资本均被日本占管。欧美洋行只能经营日军所需而日商又难以经营的米、麦、煤、石油、烟叶、棉花、纸张等战略物资。民国30年,日商洋行达到212家。他们凭藉日军暴力,排挤欧美洋行,独霸上海生丝出口,大量倾销日本的轻工消费品。民国28年日货输入值达到上年的两倍多。由于法国同德日的特殊关系,大多数法商继续经营,但也不同程度受到影响。苏商仍坚持经营,每年还有新的投资,至民国33年苏商新投资企业有90多家。

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35年春,上海有外商洋行491家。其中美商洋行231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47%。在国民党政府的庇护下,美资大量涌入。其中中美实业公司成为垄断中国进出口贸易的托拉斯。英资重返上海后,总体规模未能超过战前,昔日的霸主地位已为美国所取代。日商洋行均已关歇。德商洋行大都被遣回国,在沪仅剩8家。民国36年,由于中国形势急剧动荡,在沪洋行骤减至370家。美资大多转往日本,洋行也减至182家。次年起英资也开始往香港转移。洋行外籍人员纷纷离沪,有的将产业委托华人代管,有的将资金转移国外,洋行处于半停顿状态。

解放后,外商洋行1949年6月为376家,1950年6月为282家,1951年6月为108家,1952年底为90家,1953年底为55家,1954年底为34家。上海市人民政府遵循政务院的方针政策,区别不同情况,对外商企业分别采取军管、征用、代管、转让和收购等方式进行整顿清理。1951年8月~1953年,一批外商洋行转让给上海有关机构。至1956年初,尚余22家。1959年后,一批历史悠久的英国企业纷纷提出转让,上海开埠后发展起来的洋行,随之在上海消失。怡和、太古、信昌等洋行在转让后曾留驻代表或小型机构,继续同上海有关部门保持了一个时期的业务联系。

 

表2-7     1843~1950年部分年份上海洋行分国别统计表      单位:家

年份

合计

苏联

瑞士

意大利

荷兰

其他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数量

比重

(%)

1843

5

100

5

100

 

1847

24

100

21

87.5

3

12.5

1852

41

100

27

65.9

5

12.2

1

2.4

8

19.5

1859

62

100

50

80.6

5

8.1

2

3.2

2

3.2

3

4.8

1936

675

100

170

25.2

140

20.7

38

5.6

9

1.3

77

11.4

114

16.9

22

3.3

14

2.1

10

1.5

81

12.0

1938

750

100

150

20.0

214

28.5

32

4.3

3

0.4

89

11.9

59

7.9

11

1.5

7

0.9

185

24.7

1939

732

100

130

17.8

199

27.2

35

4.8

6

0.8

53

7.2

102

13.9

18

2.5

9

1.2

180

24.6

1946春

491

100

79

16.1

231

47.0

22

4.5

42

8.6

6

1.2

17

3.5

6

1.2

88

17.9

1946冬

523

100

90

17.2

256

48.9

19

3.6

35

6.7

8

1.5

17

3.3

3

0.6

95

18.2

1947

370

100

73

19.7

182

49.1

25

6.8

11

3

6

1.6

14

3.8

1

0.3

58

15.6

1950

282

100

60

21.3

60

21.3

18

6.4

34

12

2

0.7

22

7.8

3

1

5

1.8

78

27.7

 

表2-8      1949年6月~1955年底上海洋行分国别统计表

国别

1949年6月

1951年6月

1952年底

1953年底

1954年底

1955年底

合计

376

108

90

55

34

22

英国

99

34

30

21

15

8

美国

95

7

4

1

1

法国

22

8

8

4

3

3

印度

22

3

2

1

1

瑞士

21

16

14

10

5

4

苏联

20

9

5

1

波兰

9

2

2

1

丹麦

7

5

4

4

4

4

捷克斯洛伐克

6

3

3

1

比利时

6

2

2

1

1

1

希腊

5

荷兰

5

2

1

意大利

4

葡萄牙

4

瑞典

4

4

4

3

2

2

叙利亚

4

2

1

1

奥地利

3

德国

3

1

1

挪威

3

菲律宾

3

伊朗

3

1

巴基斯坦

2

其他

10

3

1

1

无国籍

8

2

2

中外合办

8

4

6

4

2

二、英商洋行

清代海禁严厉,英殖民主义者为扩张势力,先后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五十八年、嘉庆二十年(1815年)三次遣使来华,试图打开中国口岸,均遭清廷拒绝。其时英商早在加尔各答至广州间利用快速飞剪船向中国走私鸦片,获利甚丰。鸦片厚利更刺激了英国政府迫切打开中国门户的欲望。道光十二年二月,英属鸦片巨商东印度公司派遣林赛(化名胡夏米)、郭士立(化名甲利)驾阿美士德号船潜入上海港口窥探出入港船只情况,偷测上海航道和水文资料,绘制海图,历时18天。林赛侦得一周内有400艘船入港,认为上海港的吞吐量标志着它已是世界主要港口。上海在对外贸易方面拥有特殊的优越性,对英国能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即向英国政府献计,打开上海口岸,只要一支小小的舰队即可获得成功。道光十九年,怡和洋行老板查顿也向英首相巴麦尊建议:“武装进攻中国,……迫使清政府开放全部通商口岸。”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终于逼迫清廷开放五口通商,英国如愿以偿。

道光二十三年上海开埠,原在广州从事鸦片走私贸易的魁首——怡和、宝顺和仁记、义记、广源5家英商洋行最早从广州来上海设分行。翌年英商洋行迅增到11家,三十年又增到24家,至咸丰九年发展到50家,占上海洋行总数62家的80.65%。其中有从属于英国专营鸦片的帕栖中小洋行13家。

[图2-3 成立于1843年的英商仁记洋行]

[图2-4 成立于1866年英商顺发洋行]

到19世纪90年代初,英商洋行为175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60%以上。户数的增长和进出口贸易的比重都占首位。这一时期的英商洋行大体上分两类:一类是以经营走私鸦片为主,一类是经营纺织品为主。

以经营走私鸦片为主的洋行有怡和、宝顺、沙逊、广隆等老牌洋行和架记、顺章、广昌等英属帕栖洋行。这些洋行都是在东印度公司垄断时期,即在广州从事港脚贸易的鸦片贩子。他们贩毒致富,到鸦片战争时已积累了大量财富。怡和洋行是最大鸦片商,拥有12条全副武装的鸦片走私快速飞剪船。每船都装备重炮和各种轻武器。其中载重283吨的兰立克号船,就配备了能发射9磅炮弹的长炮。鸦片战争后,它把鸦片走私总部设在香港,在上海和其它新辟港口都停泊着储存鸦片的趸船。宝顺洋行也不逊色,同样拥有武装走私飞剪快船队,其中的伊蒙特号船,每侧配备4门能发射18磅炮弹的重炮和2门旋转炮,敢于同缉私官船交火。一些没有条件的洋行,则租用武装船只托运鸦片。道光三十二年,大英轮船公司的船只共来上海10航次,每次都载有鸦片。

以经营纺织品为主的洋行,包括公易、义记、泰和、裕盛、丰茂、祥泰、和记、公平、李百里、裕记、惇信等洋行。这类洋行多为鸦片战争后利用在华特权发展起来的,规模较小,户数较多,历史较短。洋行业务以代理为主,代西方厂商在华推销棉毛织品,换回中国丝茶,其中有的也托大洋行或轮船公司代运鸦片进口。

[图2-5 成立于1892年的英商祥茂洋行]

[图2-6 成立于1898年的英商天祥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表2-9    1851年上海英商洋行经理的进出口船只及装载的货物表   单位:艘

洋行名称

洋行国别

进港船数

进口船只装载的货物

出港船数

出口船只装载的货物

鸦片

棉织品等

杂货

空船

其他

金银

丝茶

杂货

空船

其他

共计

 

164

47

38

28

39

12

158

14

84

25

32

3

怡和

25

18

2

2

3

28

6

9

2

10

鸦片1

宝顺

25

17

4

4

26

6

10

2

8

广隆

16

5

4

4

2

煤1

米1

20

1

15

1

3

广源

17

1

2

6

5

米1

木材1

沙逊

2

2

2

2

顺章

帕栖

4

3

1

2

1

1

公易

12

7

2

2

檀香木1

11

7

1

3

和记

8

1

2

3

糖2

8

6

1

1

仁记

7

4

1

1

糖1

7

7

客地利

7

4

2

糖1

9

9

李百里

4

3

1

4

4

公平

4

2

2

7

4

3

华记

4

2

1

1

4

4

太平

3

3

3

1

1

陶器1

义记

2

1

糖1

2

1

1

隆茂

2

1

1

3

2

1

泰和

2

1

1

3

3

祥泰

1

1

2

2

裕记

1

1

2

2

大英轮船公司

1

1

2

2

W. M. Davidson

1

1

1

丰茂

1

1

1

1

广昌

帕栖

1

1

1

其他

 

15

3

10

石1家具1

10

6

3

硝1

从上海开埠到民国25年的近一个世纪中,在沪英商洋行的比重始终独占鳌头,雄踞第一。并逐渐形成了四大集团十大企业,左右了上海的进出口贸易及航运、房地产、石油、公用事业等领域。随着岁月变迁,英商洋行的比重逐渐减少,至民国28年,降至20%,从而被美商洋行超过,屈居第二,直到解放后消失,始终未能再改变位次。

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后,英商洋行开始转移资金,收缩经营,裁减职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入公共租界,英商洋行被日军占领接管。这一时期,英商洋行主要经营日商无法经营而市场又需要的米、麦、石油的进口业务,并占了较大份额。另外,英商合义、贲利、安利、台维、怡和等6家洋行参与了棉花的进口贸易;公平、泰和等2家洋行参与了纸张和纸版的进口贸易,都有一定的份额。日本战败投降,原属英商洋行发还恢复经营,但未能恢复到战前水平。民国37年,英商洋行逐步撤走,其中大部份转移到香港。1950年6月,英商在沪洋行还有60家,占上海外商洋行总数21.3%。1950年美国策划发动侵朝战争后,美、英等国于1950年12月宣布对中国实行封锁禁运,冻结外汇资金和国外财产。根据政务院命令,上海市军管会征用部分英资企业的财产。1954年关于朝鲜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后,一批历史悠久的英商洋行纷纷提出转让。怡和、太古、信昌等洋行在转让后曾留驻代表或成立小型机构继续同中国保持一个时期的联系。

在上海的英商洋行最具影响的是怡和、沙逊、太古及卜内门四大集团。

怡和集团 是英商四大集团中最主要的一个。资产占英商在华全部资产的20%以上。在上海共有地产1025亩,占全部英商地产14%;共有职工4427人,占全部英商职工总数15%。集团职工人数曾达到1.1万余人。是进入中国最早的外资企业集团,也是太平洋争以前中国最大的外资企业集团。

怡和洋行前身是1782年的柯克斯·比尔行。道光十二年七月由苏格兰查顿和孖地臣在广州改组为怡和洋行。鸦片战争后的道光二十二年怡和在香港设立总公司。二十三年怡和洋行设分公司于上海、天津、福州等地。其后又设分支机构于中国若干重要都市和日本等地,形成了一个以香港为中心,机构遍及远东的庞大的企业。怡和在光绪三十二年前是合伙组织,到光绪三十二年始改组为有限公司。据其自报实收资本为港币1602万元,其中有1/3划归上海公司。怡和设上海总管理处,总管上海及中国各地的怡和分公司。总经理凯瑟壳,又是怡和四个属公司之董事长,并任上海英国商会主席、英商上海电车公司董事、海和公司董事、宏恩医院理事长,万国体育会(即跑马厅)基金保管会主席。道光二十四年五月,怡和洋行在上海最早获得“第一号租地”。

怡和最初作为一个贩卖鸦片同时经营航运业务的洋行,向中国输入鸦片制成品,又从中国输出丝茶等物。咸丰元年,怡和共有25条船进上海港,其中运载鸦片的为18条,其余的船是运棉织品和杂货。出港的船28条,运载丝茶的9条,金银的6条,其余是杂货。怡和经营的业务种类很多,进出口业务的范围也很广,主要有丝茶及农产品的出口、机器五金和日常用品的进口以及轮船代理、码头仓库、航空代理和投资保险、啤酒厂、纱厂、冷藏等。当某些业务已粗具规模时,即划出独立组织公司,一则更便于扩展业务,二则藉此出售股票,可以收加一部分资金,用之于旁的业务。怡和在上海主要有7家分公司,全部属下企业有30家。

怡和公司的出口事业占有重要地位。在9个业务部中,有4个是做出口的,茶和丝是专门经营部,冷藏部经营蛋品出口,桐油、猪鬃、大豆等属农产经营出口部。除纱厂及啤酒厂是生产事业外,其余的都从事与国际贸易有关的事业,从进出口到运输、保险以至储藏,都有自己的保障运作机构。

上海解放后,怡和洋行于1959年后转让给上海有关机构。

[图2-7 1921年的英商怡和洋行]

沙逊集团 解放前,上海有两家沙逊洋行,即老沙逊洋行和新沙逊洋行。最早英籍犹太人爱德华·大卫·沙逊在印度孟买设立沙逊洋行,经营鸦片走私贸易。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和鸦片战争结束之后,他先后在香港和上海开设分行。其子伊莱亚斯·大卫·沙逊于同治十一年独资开办另一沙逊洋行,另一子艾伯特·沙逊则继承原有产业,故有新老沙逊洋行之称。光绪六年伊莱亚斯死后,该行由其长子雅各比继承。第三代主持人维克多·沙逊因是跛子,人称跷脚沙逊。在他主持下,新沙逊业务迅速发展,远远超过老沙逊。

新沙逊原设有洋布、地产和保险间等部门。其中地产间规模很小,仅一二名犹太籍职员。保险间只是代理英商巴勒水火保险公司业务。洋布间规模较大,定货客户众多,业务发达。民国18年,新沙逊在仁记路(今滇池路)原址翻造建成沙逊大厦,洋行招牌亦改为英商新沙逊股份有限公司。总公司设在英国伦敦,上海为分公司,在香港注册。在此期间新沙逊逐步吞并安利洋行,改称安利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新沙逊的附属公司,新沙逊业务迅速发展。洋布间改为进口部,扩充进口范围,兼及汽车零件、砂糖、人造丝、大小五金、麻纱手帕、纸张、玻璃器皿、洋钉、三角铁、水泥、铜皮、钢皮等。同时又做出口生意,如芝麻、猪鬃、蛋白干、蛋黄干、桐油、肠衣等。

维克多·沙逊意识到进口贸易不可久持,于是预筹出路,民国19年成立上海新沙逊银公司(香港注册,总公司亦设该地)。公司在上海汇丰银行和麦加利银行订有无限额透支户,同时兼做外汇业务。有汇丰和麦加利为后盾,沙逊即放手经营房地产。还组成汉弥尔登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远东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东方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华懋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等几个附属公司。新沙逊在沪房地产业,共计1900多幢,占地600多亩。除自建大厦外,其他靠押款过期抵偿和买进的大产业有:四川中路的安利大楼,江西路九江路口的老沙逊洋行房子,南京路黄陂路口的怡和洋行产业,衡山路建国西路口的衡山公寓,以及其他花园洋房、中式里弄、店面住房等。另在杨树浦汇山路有百余亩空地,在陕西北路有西摩路小菜场。当时沙逊的房地产,遍及全市,人称“房地产大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新沙逊洋行总行迁至巴哈马群岛拿骚。

[图2-8 19世纪末的英商老逊洋行]

太古集团 太古洋行建立于同治五年,是以航运为中心的来沪较早的外国资本企业之一。总行设在福州路四川中路口,是旧中国屈指可数的外国垄断资本集团。太古洋行经营至1949年止,在华达82年之久。它的创始人老斯怀尔原来是通过其他英商洋行向中国出口棉布、呢绒,从中国进口茶叶、生丝等业务的商人,同治六年在上海开设了太古洋行。十一年成立了太古轮船公司。从此太古洋行便以航运为业务中心终于成为中国航运业巨擘。开设时的总资本为36万英镑,后发展到180万英镑。有地产614亩,占全部英商地产的9%。

老斯怀尔预见到上海通过黄金水道——长江,将成为广袤的长江流域腹地产品和世界各地产品的集散地,遂把投资从商业转向航运业。这一转变,使它从单一商行发展成为以太古洋行、太古轮船公司为核心的太古集团。它的成员包括:太古股份有限公司(进出口贸易、航运船舶代理)、太古轮船股份有限公司(航运)、蓝烟囱轮船公司(航运)、太贸股份有限公司(进出口贸易)、太古制糖股份有限公司(制糖)、永光油漆公司(制漆)、太古仓埠公司(仓储)、太古造船厂(造船)、中国三助公司(金融)。

太古洋行经营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南北沿海的轮船航运。太古轮船公司初办时,斯怀尔筹得资本30万英镑,向格拉斯哥的英格利斯船厂订购3艘适于长江航运的轮船。同时,购买上海公正轮船公司的两艘轮船和码头、仓库等资产。还在法兰西外滩(今金陵东路外滩)南侧买了一块带有几间栈房和打铁铺的全长535米的土地,称为太古码头。这样使太古轮船公司的开业时间大大提前。由于英格利斯船厂工人罢工,太古订购的3艘新船未能按时交货,但依靠向公正公司买来的惇信号轮和忌连加号,太古成功地启动航运业务。光绪九年一月,太古又兼并一支从光绪元年起航行于牛庄——汕头的英商船队,使其资本扩大到50万英镑。轮船增至20艘,总吨位达22.2万吨,规模仅次于当时轮船数最多的中国轮船招商局。太古的码头共有四处,即太古外滩码头,太古浦东码头,太古华通码头和蓝烟囱码头。其中蓝烟囱码头是上海最长的码头。太古最盛的一年有720艘船来沪。并为英国东方保险公司等大公司代理保险业务,也为各国商号代理各种货物的购销业务,发展成为远东著名的资本集团。1958年12月下旬,太古集团所属太古股份有限公司、太古轮船股份有限公司、太贸股份有限公司、太古制糖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发表声明,将他们在大陆的全部财产转让给上海市外轮代理公司。

太古洋行于1959年后转让给上海有关机构。

卜内门洋行 隶属卜内门有限公司集团。该集团是世界五大公司之一,英国四大公司之一,在英国有300余家工厂。该集团于光绪二十六年在上海设立驻中国总公司,民国17年改称卜内门洋碱有限公司。总公司设在上海,解放后移至香港。该公司在中国天津、青岛、汉口、广州、厦门等13个大中城市有分公司,联号遍布全世界。

卜内门洋行以进口为主,专门经营种类繁多的化学品及药物进口。业务与肥皂、块碱、晶碱、玻璃等制造工业有密切关系。农产品、化肥、杀虫剂进口数量也很多。除了独家经销产品众多的英国卜内门有限公司的产品外,还经理或代理英国厂商30家、美商4家、加拿大商3家,马来西亚、丹麦、印度、东非、南非、荷兰、澳大利亚、比利时、瑞典厂商各1家。同时从中国出口植物油、薄荷、樟脑、矿砂、蛋品。

该公司额定资本200万两,民国36年10月改为港币1600万元,分为2万股,每股港元800元,全部缴足。

解放后,卜内门洋行转让给上海有关机构。

[图2-9 20世纪初的英商卜内门洋行]

 

表2-10       卜内门洋行历年营业额情况表

年份

最高额(英镑)

最低额(英镑)

1933~1937

470万(1937)

280万(1933)

1938~1941

330万(1941)

267万(1939)

1946~1948

173.4万(1948)

99.1万(1946)

 

表2-11      1950年3月登记的英商在沪进出口企业情况表

企业名称

创办年份

负责人

进口货物

出口货物

企业地址

怡和有限公司

1843

兰纳诗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蛋类、山货、羊毛、丝等

中山东一路27号

协和洋行

1865

Philip Schlee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茶、猪鬃、木器

香港路60号

太古股份有限公司

1866

蒲乃武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中山东二路21~23号

喴利洋行有限公司

1870

Roderick G.

Mac Donald

生产器件、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胶、顾绣、麻布、羊毛、地毯、搪瓷、电筒壳、草帽

四川中路659号

隆茂公司上海分公司

1873

浦狄斯

 

羊毛、麻、猪鬃、羽毛、黄狼皮、纱头、蛋白

广东路77号

老公茂股份公司

1875

李贻绅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棉布、纱、丝、麻、绣品、铜器、景泰蓝、玩具

广东路17号

上海机器冰厂有限公司

1880

J.E.Langford

(梁福达)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蛋及制品、猪羊肠、杂粮、绒丝、纺织品

中山东二路21~23号

太古车糖股份有限公司

1881

蒲乃武

 

糖、方糖

中山东二路21~23号

英国通用电器有限公司

1889

强特拉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四川中路49号

平和股份有限公司

1890

霍华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毛发、子仁、草帽、肠衣、蛋品、豆类

中山东一路1号

祥茂洋行

1892

L.E.Fish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油漆、树胶、猪鬃、蛋、羽毛、豆类、药材、茶、山货、机器及零件五金

中山东一路1号606室

福利公司

1893

富瑞根

生产器材、日用品

 

南京西路190号

天祥股份公司上海分公司

1893

安诺琼史麦垦植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茶、丝、纱、布、绸、土产、磁、瓦、陶、玻璃器皿

广东路17号

卜内门洋碱有限公司

1900

C. B. Cook

郭思立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生产器材、日用品

蛋白、薄荷脑、青油桐油、蛋黄

四川路133号

麦边进口公司

1900

W.R.B.

McBai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号110室

拔柏葛锅炉公司

1900

汪岐成

生产器材、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号

鹰立球钢厂中国分公司

1902

高乃尔

生产器材、矿砂

 

广东路17号302室

惠罗公司

1904

韩德利

生产器材、日用品

 

南京东路98号

祥信股份有限公司

1905

马歇尔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江西路福州大楼620室

亚细亚火油公司

1907

贝载时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中山东一路1号

亚斯盘钢铁公司驻华分公司

1908

品克登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金属矿石及制品、植物产品、纺织品

中山东一路12号141室

中国肥皂有限公司

1909

白莱和

 

纱布、棉织品、甘油、皂、化妆品、花生、油料

中山东一路18号

通用电器有限公司

1911

毕尔

 

皮、麻、丝、布、钢铁制品、磁器等

四川中路49号

培林有限公司

1911

S. Schiff-mdn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

蛋及制品

四川路11号32~34室

怡德洋行

1911

柏敦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四川路126弄10号

公和洋行

1912

N.A.Shaladanoff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雕刻品、棉织品、丝织品、地毯、瓷器、草帽、樟脑、大黄、薄荷油

金陵东路永安路3号

南京和记公司上海分公司

1912

梁福达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蛋及制品、畜产、羽毛、豆类、绒线

中山东二路21~23号

顺发洋行

1914

张洪良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柳条篮

四川中路220号202室

锦隆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18

席满门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茶、蛋

滇池路110号

万泰公司上海分公司

1920

夏尔伟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圆明园路43号

怡和纱厂股份公司

1921

E.J.Davis

 

棉纱、棉毯、呢绒

中山东一路27号

克兰洋行

1921

Sincair

生产器材

发网、绣花品、草帽坯、草帽遍

福州路221号五洲大楼B506室

霍杰士洋行

1922

A.S.Hill

化工原料、日用品

 

福州路30号128室

泰来洋行

1922

张云林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四川中路110号68室

台维洋行

1923

Kelly David

化工原料、纤维

 

四川路330号205室

怡和机器有限公司

1923

A.Kidd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矿砂

 

中山东一路27号

安利股份公司

1923

L.I.Ovadia

M.Green

生产器材、矿砂、日用品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3楼(今和平饭店北楼)

锦名洋行出口部

1924

开尔纳

 

绣花品、磁器、发网、花边、地毯

北京路159号208室

福懋股份有限公

1925

卫治明

汪玉山

化工原料、日用品

蛋及制品、生牛皮、油类、皮货

江西中路128号

德康有限公司

1925

J.Borarsky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石油产品、矿砂、日用品

 

江西路170号329室

懋利股份有限公

1925

毛义思

生产器材

 

岳阳路170弄3号

纶丰贸易有限公

1927

韩德生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蛋品、油料、纺织品、搪瓷、生熟皮

四川路220号

老华昌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27

T Hunter

化工原料、纤维

肠衣、冻肉、野味、红茶

圆明园路61号

信昌机器工程公司

1928

高默愬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棉纱、棉布、印花

四川中路220号4楼

大华锦绣公司

1929

M. Elekiel

 

绣花品

四川路410号353室

文仪洋行有限公司

1930

周振家

日用品、打字机

 

南京东路150号

培德洋行

1930

郎友方

 

羊毛、羊皮、猪鬃、大黄、五倍子

四川中路320号

赓兴有限公司

1931

戴杰弼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茶叶、肠、棉纱、棉布、丝绸、皮棉

宁波路20号

合众纸行有限公司

1932

雪铁雷

日用必需品

 

四川路220号213室

密丰绒线厂

1932

J.S.Kenyon

 

绒线、毛纱

鄱阳路400号

泰慎洋行

1933

Alexander Harvey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圆明园路169号

利兴洋行

1934

J.A.Gaay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肠衣、皮毛、羊毛、生丝、废纱废丝、顾绣、丝织品、草鞋、发网

九江路113/604号

英丰洋行

1934

鲁镜明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北京东路114号

精艺木行有限公司

1934

E.F.Toeg

生产器材、纤维

夹板、洋门

四川中路346号9楼

怡安纺织机器公司

1934

维尔逊

生产器材、日用品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今和平饭店北楼)3楼

永光油漆股份公司

1934

蒲乃武

 

油漆原料

中山东二路21~23号

汉中有限公司

1935

J. A. Brockett

生产器材、矿砂

蛋及制品、鲜冻肉

中山东一路12号207~211室

培林高洋行

1935

周世盈

生产器材、纤维、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2号147室

瑞记公司上海分

公司

1936

罗世禄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青油、桐油、猪鬃

四川中路320号

仁德有限公司

1936

唐志山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磁器、绸缎、抽纱、内衣、麻布、草织品

虎丘路88号5楼

英国制蛋股份有限公司

1937

赛康

 

蛋及制品、油料、莱品

中山东一路18号400室

中孚洋行

1940

Dr.H.Gidion

化工原料

猪鬃、搪瓷、棉纱、棉布

北苏州路河滨大楼185号

怡和啤酒股份有限公司

1940

皮雅生

 

啤酒

中山东一路27号

建通贸易公司

1940

P.E.Soph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棉纱、棉布、丝线、丝货、匹头

九江路45号404室

敦和洋行

1941

E.J.Lloyd

生产器材、纤维

 

四川中路80号

免那洋行上海分行

1945

J.A.Picciotto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土产

中山东二路9号36室

益丰洋行

1945

E Abraham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芝麻、棉织品

北京路83号

希时有限公司

1946

范维滢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袜针、四褶尺

江西路170号139~140室

福公司贸易处

1946

米力斡康乐夫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油、丝、豆、绸缎、废棉

中山东一路18号

邓禄普橡皮股份公司

1946

王春元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香港路117号

太贸股份有限公司

1946

蒲乃武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皮货、油料、五倍子、棉线、丝线、热水瓶等

中山东二路21-23号

恒孚有限公司

1947

雷腾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黄狼皮、肠衣、猪鬃、油类、豆类

中山东一路12号233/7室

达利洋行

1947

P.Exacousto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日用品、剩余工业

原料

中山东二路9号62室

安佛来洋行

1947

李可

 

豆类、植物油、棉子、菜子

九江路113号301室

有利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B.A.B lossman

生产器材、金属

矿砂

矿石类、矾

乌鲁木齐南路370号

罗平洋行

1949

S.G.Nissim

 

化工原料、纤维

棉纱、棉布

四川路320号201室

友联贸易行(中英合资)

1949

唐兆狮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废棉、鸡鸭毛

四川路320号403室

祥泰样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钟相青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北京东路121号

亨德洋行

1949

全宝瑜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生丝、花边、绸缎、大豆、花生、芝麻、黄狼皮

四川中路320号304室

阖闢洋行

1949

P.H.Barto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四川路126弄10号

华记洋行有限公司

1949

G.Mada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滇池路81号504室

泰和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W.H.Nash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薄荷油、烟叶、丝绸、草帽维、发网

虎丘路88号

来利洋行

1949

H.A.Ozorio

生产器材

 

九江路150号102室

永裕洋行

1949

T.J.Evans

化工原料、纤维

 

虎丘路34号10室

雷蒙德洋行

1949

Will-Raymond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茶、药材、樟脑、搪瓷器皿、帽

复兴西路230号A

仁记行

1949

赖克英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植物和动物产品、棉纱、棉布、绸缎、金属

中山东一路27号

雷上洋行

1949

Michael-

Madorsky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丝织品、锦绣、睡衣、内衣、棉布、木刻箱

南京路11号中央大厦19B室

培昌洋行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1949

Cbanking-Sing

 

 

江西路170号623/3室

裕通泰有限公司

1949

庞嘉顿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地毯、绢丝

中山东一路12号116室

棉华线厂有限公司

1949

艾赓

 

棉线、缝纫针

中山东一路27号

麦达有限公司

1949

爱麦达

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江西路259号216室

保合有限公司

1949

杨格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中山东一路27号

厚丰公司上海分公司

1949

白莱和

 

杂货、油类、丝线、绒线、纺织品

中山东一路18号

安度克令药厂

1949

伊硕拉

 

西药制成品

襄阳南路499弄3号

源和有限公司

1949

端纳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北京东路31号

别发印书公司

1949

顾鲁佛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南京东路70号

茂德股份公司

1949

葛伦捷

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丝、丝织品、棉织品、五金、杂粮

汉口路125号

三、美商洋行

鸦片战争后,美国紧随英国,利用条约所获得特权,在上海开设洋行,走私鸦片,操纵进出口贸易。美商在沪最早的洋行是道光二十六年建立的旗昌洋行。咸丰二年,美商洋行发展到5家,即旗昌、琼记、哔地玛、森和和同珍洋行。家数虽然不多却经营着巨额贸易。是年开进上海的218艘外国商船中,属于美商洋行经营的有64艘,约占1/3。

 

表2-12      1851年上海美商洋行进出口船只及装载货物表     单位:条

洋行名称

进港船数

进口船只装载的货物

出港船数

出口船只装载的货物

鸦片

棉织品

杂货

空船

其他

金银

丝茶

杂货

空船

其他

旗昌

34

8

2

7

13

檀香木3

36

3

14

11

7

谷物1

琼记

12

3

2

 

6

皮毛1

糖1

11

16

2

8

9

4

1

3

同珍

8

 

3

2

3

7

7

森和

9

 

2

4

3

10

6

3

1

咸丰八年开放长江通商口岸的《天津条约》签订,外国洋行纷纷开展航运业务。美商琼记洋行订造轮船,准备开辟上海——汉口间航运。该行火箭号轮船在咸丰十一年作为第一艘美国商轮首次到达汉口。在沿海,美商清美洋行于咸丰十年购置轮船,航行上海——芝罘——天津一线。

[图2-10 19世纪末的美昌洋行]

[图2-11 美商汉弥尔登洋行]

美商洋行在同治六年至光绪二十八年在沪先后开设过5家丝厂和1家丝绸公司。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趁欧洲国家忙于战争,在上海连续开办一大批企业。著名的慎昌洋行即于这一时期开设。总经理梅耶去美成立慎昌洋行董事会,回沪后即独家经营美国几大公司的商品,并开设慎昌机械厂和蛋粉公司,迅速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洋行之一。原来在华美国企业不能在美注册,民国9年,上海美国商会派美商《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惠尔回国活动,促使美国制定对华贸易法案,允许在华美国企业向联邦政府登记,并在实际上享有豁免联邦政府捐税之权。民国10年,美国商务部在上海设立办事处,驻京商务代表也迁至上海。是年底,美商在沪企业迅速增加,占上海外商投资总数12.4%。此后直至太平洋战争爆发的20年中,是美国在沪投资大发展时期。民国25年,美商洋行发展到140家,占上海洋行总数675家的20.6%。27年底,美商洋行增加到214家,占上海洋行总数809家的25.2%。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所有美商企业均被日军接管。民国28年美商洋行减至199家,只经营日商无法经营的物资。其间,美商洋行独霸了烟叶的进口,与英商洋行一起垄断了石油的进口。同时,美商美安、茂新2家洋行参与棉花的进口;吉旷、怡昌、茂堂、古司马4家洋行参与纸张和纸版的进口,并占一定的份额。抗战胜利后,由中国政府发还美商,恢复经营。是时,由于国民党政府实行亲美政策,美商公司分支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国遍地建立。国民党政府《新公司法》公布仅3个月,上海的美国分公司即开出115家之多。大部分均经营出口业务。民国35年春,上海有美商洋行231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47%。到是年底,又增至256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48.9%。由于中国政局的变化,到民国36年上海洋行大量减少,美商洋行也减至182家,但占上海洋行总数的比重,却增至49.1%。美商在沪经营以进出口业为多,并垄断了上海进口货源。美商经营进口的纸张、机械、化工原料、西药、烟叶等,几乎独占中国市场,取代了英国战前在中国的地位。以南星颜料股份公司和利根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前者垄断颜料经营,后者垄断白报纸、道林纸的经营。大量美军剩余物资也涌进上海,上海的大街小巷到处充斥美国货,上海四大公司销售的商品,美国货占80%以上。在沪美商,还通过进口美国影片,获取巨额利润。全市上映的影片,99%是美国片,从民国34年8月~1949年5月,上海进口美国影片1896部,在上海放映的美国首轮故事片达1083部。

上海解放前夕,美商纷纷离沪,美国洋行处于瘫痪状态。1950年美国侵朝战争爆发时,上海尚有美商洋行60家,占上海洋行总数21.3%。同年12月16日中国政府宣布,管制中国在美的公物财产,并禁止一切在美注册的船只开往中国港口。12月30日,根据中国政务院的命令,上海市军管会对上海尚存的美商企业实行军事管制。

旗昌洋行 是美国在中国最早设立的企业。总行设美国波士顿,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设广州分行,时名罗塞尔洋行,得到美国在华的“贩毒大王”普金斯洋行的扶植。道光四年的称旗昌洋行,道光二十六年在上海杨子路(今中山东一路)5号开行。初期以贩运鸦片为主,后从事丝茶、金银、杂货及棉织品进出口贸易,兼航运及缫丝等业务。是当时上海三大洋行(怡和、宝顺、旗昌)之一。首任大班华考尔(H.G.Woicott)并兼任美国驻沪领事,是第一个到沪的美商及美领事。

旗昌洋行在沪设行后,继续向中国武装走私鸦片。它拥有一队快速飞剪船,经常有3条往返于上海、香港与印度(帕栖)之间,有4条在中国沿海活动。在吴淞口外停泊有储存鸦片的趸船。其规模与实力不亚于英商怡和洋行与宝顺洋行,号称三大“鸦片大王”。

咸丰三年(1853年)旗昌洋行的孔夫子号轮(430吨)从纽约抵沪。咸丰五年,又添造了羚羊号轮(415吨)及明号轮投入中国沿海航行。第二次鸦片战争(1854~1859年)后,大班金能亨拟定了一个介入和控制长江航运的计划。咸丰十一年,购置惊异号轮,又将在珠江的威廉号轮调至上海,一起投入长江航运。是年,旗昌集资45万元,以一艘旧船投入长江两个航次,即回收了全部资本。同治元年二月二十七日,正式成立旗昌轮船公司,是上海最早的外资专业轮船公司,该公司修造的金利源码头也是上海外国货轮最早能直接停靠的码头。同治三年,旗昌又增添了湖广号轮、山西号轮、四川号轮、江西号轮及浙江号轮等5艘千吨级轮船在长江航运。同治五年,旗昌击败英商怡和洋行及宝顺洋行,确立了在长江航运的垄断地位。同治六年,旗昌抽调4艘船,投入上海至天津间的沿海航运,并迫使裕华洋行退出经营。同治六至十一年,旗昌每年获利均在七八十万两左右,累计达338.09万两。公司股本:同治元年100万两,六年125万两,七年187.5万两,十一年225万两。公司的轮船亦由同治六年的12艘增为十一年的19艘;吨位由1.74万吨上升为2.78万吨。同治十二年,英商太古轮船公司崛起,旗昌被迫接受太古方案,进入英美共同控制长江航运的局面。嗣后,旗昌轮船公司每况愈下,至光绪三年将全部资产作价220万两售予轮船招商局。

旗昌洋行于同治元年六月初四投资40万两开设扬子保险公司,承接轮船、夹板船及货船的保险。于同治二年六月初五与宝顺等27家洋行合伙,组织上海苏州铁路公司,由旗昌洋行主持。于同治七年上半年私设从虹口本部至法租界金利源码头间2.5公里的电报线路。于光绪五年开设旗昌丝厂,资本5万两,有缫车50部。光绪七年增至200部。光绪八年又扩充设备1倍以上,雇员达1100人。光绪十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旗昌洋行破产倒闭。是年十月二十六日,将旗昌丝厂出售给法商卜鲁纳,改组为宝昌丝厂。

慎昌洋行 在沪美商洋行中,历史最长、影响最大的是慎昌洋行有限公司,于光绪三十二年三月初七由丹麦侨民安特生(Anderson)与梅耶(Meyer)合伙创立。从一间房子,一张桌子起家,在泗泾路2号设营业事务所。光绪三十四年迁至圆明园路4号,推销丹麦商品。民国4年,该行以美国纽约慎昌总公司为后盾,将营业所改组为美商慎昌洋行有限公司,向中国推销美制机器设备。资本为35万美元。民国6年9月增至100万美元,民国7年12月增至200万美元,民国10年又增至500万美元。共有外籍职员100余人,华籍职工1100余人。历任公司董事长有施东(海敦公司总理)、柏查德(奇异电器公司经理)和柯腊夫(鲍于文机车公司财务长)。梅耶一直任总经理。公司先后在天津、北平、广州、济南、汉口等地设分行或营业所。又在天津设毛冷洗染厂,在汉口设桐油提炼厂、蛋粉厂、制革厂,在济南设发网厂,在张家口设地毯厂。除经销交通设备、电力机器、纺织机械、食品工业机器、建筑工程机器及材料外,于民国10年在上海开设机器厂,从修理、装配进口设备和加工制造钢窗开始,发展到制造中小型机床。

民国14年公司盘给美国国际通用电气公司。慎昌公司的董事会设在纽约,而总行则设上海圆明园路21号及43号。工厂及货栈在上海铜梁路86号。此外,在香港、华盛顿、伦敦、广州、汉口、天津、北平等地设有分公司。资本额107.5万美元,其中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占92.8%,其余6名股东仅占7.2%,全是美国人。总行设营业部、事务部和制造部。营业部下设纺织机器部、机力部、电气部、电器装置部、冷藏器具部、爱克司光器具部、机器部、建筑工程部、建筑材料部、卫生材料部、农机部、药品部。事务部下设业务部、会计部、出纳部、电报部、保险部、广告部、纱厂管理部、货仓部。制造部下设机器厂、窗框厂。工厂占地26.52亩,其中厂房占地13.56亩,全部为钢骨水泥,时为上海少有。仓库占地2.53亩。主要生产设备有各型起重机30架,各式工作母机包括自动车床4部,一般车床40余部,刨床10余部,龙门刨床1部,铣床10余部,钻床30余部。其生产设备较之一般机械厂为大、为多、为全。其中20吨架空起重机2架为上海所仅有,同时操作可将40吨重的机件自黄浦江边直接吊至厂内。30年代初,该行作为美、英、日、意、荷、匈、比、丹及瑞士、瑞典等171家公司的代理,产品遍销中国各省。机力部曾为远在川藏边界的打箭炉购办来弗式24千瓦水力涡轮,可见其销售网络之广。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公司被日军接管。抗日战争胜利后,发还美商,恢复经营。其业务为进口贸易及机械电气制造两部分,但侧重于进口业务。制造厂仍从事车床、泵浦、马达及电扇等制造,但更多是做进口机件的装配工作。公司的产品以“慎昌”和“奇异”为商标,远销中国各地和东南亚、非洲。

上海解放前夕,慎昌即大批解雇工人。解放后,曾部分复工,每天工作仅5小时半。不久,即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

大来洋行 系英商罗伯特·大来创设。大来早年在英国做木材生意,后至美国先后开设机器锯木厂、大来公司和大来轮船公司。大来为进入中国市场,于光绪二十八年到上海、广州、厦门、青岛、天津、北京等地考察木材需求、航运路线及进出口贸易情况。当时正值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之后,中国的铁路、桥梁、房舍受到严重破坏,急需修缮重建。大来抓住这一时机,陆续在上海、天津、汉口、北京、南京、芜湖、郑州、宜昌、重庆、青岛、广州等地设分支机构,建立锯木厂和仓库。光绪三十二年,在上海设轮船公司,有船5艘,3413吨。大来洋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运销木材的联合企业,垄断中国木材交易市场达50年之久。

大来洋行经营木材别具一格。当时中国建筑用木材,绝大部分采用东北松,福建松和江西、湖北的杉木,无固定尺寸标准,应用时费时费力,损耗较多。大来洋行经销美国松木,先经国外加工,按规格制成大小、长短不等的标准尺码,有500多个品种,花色齐全,很受客户欢迎。大来洋行供应的龙凤笋地板,大小一致,整齐光亮。其实,此种地板是利用制造方木时锯下来的脚料制成,成本很低,而卖价却要高于方木和板片的20~30%。

美孚洋行 总行在纽约。光绪二十年在上海设办事处。后在上海设华北区总行,统辖南京、汉口、青岛、沈阳、天津5个分行。最初进口煤油和蜡烛,做广告,送火油灯和灯罩,在中国推销。后主要经营进口美孚牌汽油、轻质和重质柴油、润滑油、家庭用油、白矿蜡、蜡烛7大类产品。陆续在中国城乡设立分支机构及代理处500多家。与英商亚细亚油公司、美商德士古油公司同为垄断中国石油市场的3大油公司,竞争激烈。因亚细亚以半价推销十字牌石油制品,被夺取部分市场。美孚遂以低价推销散装鹰牌油,以加强竞争。到抗战爆发,和亚细亚、德士古合作,一致对付日本人。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上海恢复营业,和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中国石油公司及其他两公司商定进口石油制品销售分配量,得30%份额,维持到全国解放。1953年2月,结束在华全部业务。

 

表2-13     1950年3月登记的美商在沪进出口企业情况表

企业名称

创办年份

负责人

进口货物

出口货物

企业地址

茂生洋行

1879

戴赉

徐之英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花边、地毯、手套、蛋黄、蛋白

广东路51号511室

美孚公司

1894

满渭莲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矿砂

 

广东路94号

公利洋行(上海分公司)

1899

Mrs.M Wilii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蛋、鹅毛、肠衣、胡桃、花生仁、芝麻

中山东一路12号400室

吉时洋行

1900

白龙士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肠、蛋品、毛毯、草织物、雕刻物

南京东路66号

胜家缝纫机器公司

1904

W.J.Nelson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

 

中山东一路12号200室

慎昌股份有限公司

1906

谢尔凯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圆明园路21~43号

大来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分公司

1906

欧立华

生产器材、纤维、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茂孚洋行

1908

L.Vegh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四川中路330号

美光公司

1915

范伦德

 

火柴

圆明园路185号

利达公司

1916

朱顺楚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桐油

广东路157号

中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1917

G.E.Steed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福建中路460号

同昌洋行

1917

冯世美

 

发网

江西路452号113室2楼

海宁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18

D.P.Stephen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冰全蛋、冰蛋黄、冰蛋白、玩具

江西中路406号

兴业大楼328室

海京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21

柯兰沙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

麝香、大黄、五倍子、毛、地毯

北京东路156号

柯达股份公司

1921

葛莱地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圆明园路185号

美和公司

1922

李登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江西中路261号

南星颜料公司

1923

意文斯

化工原料

 

虎丘路88号4楼

大龙洋行

1923

Louis Henkel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牛羊皮、草帽、苧麻子油、芝麻、羽毛、竹、樟脑

江西路451号211室

萨门洋行

1924

Mrs.P.E.Samma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四川路49号

美通汽车公司

1925

李克思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延安中路525号

美昌洋行

1926

E.W.Langdo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猪鬃、杂粮、桐油、茶、丝、棉纱、棉布、绸缎

茂名南路10号

北极公司

1927

张希龄

生产器材

 

南京西路985号

广大股份有限公司

1929

钱宗祥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桐油、绸缎、缝针

广东路51号207室

德士古(中国)公司

1929

李定丰

石油产品

 

延安东路11号

同益股份公司

1929

张取耕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矿砂

 

江西路170号348~

361

亚尔西爱胜利公司

1930

琼司

生产器材、日用品

 

北京东路356号7楼

永备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1

瞿锡庆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加利福尼亚股份公司

1931

A.A.Simko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徐家汇路597弄4号

合义远东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1

高励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油类、豆类、果实类、棉纱布等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219室(今和平饭店北楼)

石利洛股份公司

1932

克洛克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皮毛、猪鬃、五倍子、废丝、纱头、麻等

广东路123号

美安公司

1932

Tadeusz R.

Kaszynski

纤维

 

圆明园路149号424室

恒丰洋行

1932

沃汉雷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泗泾路10号

恒信洋行

1932

Dr.F.A.M.

Noelting

化工原料、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中美火油公司

1933

C.D.Jones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广东路51号609室

协利洋行

1934

M.Smiliansky

金属矿砂、日用品

猪鬃、羊毛、皮毛

滇池路81号

吉利洋行

1935

M.ZelikOVsky

日用品

生熟皮、草帽

广东路140号

马迪汽车公司

1935

梅雅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延安中路640号

美品洋行

1936

周炳耀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广东路51号316室

万国商业机器公司

1936

庞盘芳

日用品

 

四川中路218号

美品洋行

1936

周炳耀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广东路51号316室

万国商业机器公司

1936

庞盘芳

日用品

 

四川中路218号

美亚牙科材料公司

1936

邱密斯

化工原料、日用品

 

南京东路20号108室

美迪公司沪分公司

1937

丁智能

生产器材、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2号

国民收银机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7

傅林

生产器材、日用品

 

四川中路210号

美泰贸易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8

蔡福棠

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禽毛、发网、花边、草帽、杂货

圆明园路149号

黑龙有限公司

1939

何乐西

化工原料

皮毛、地毯

四川中路299号409室

赞多洋行

1939

Adolphe A.

Goldberg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日用品

草帽级、猪鬃、皮毛、罐毛、羊毛

四川路668号

美国远东洋行

1939

B.Gittelman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绸缎、丝织品、棉织品

南京东路233号102及104室

海宁生洋行

1940

马克思·衣海立夫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禽毛、豆类、核桃仁、竹制品、煤、焦炭、纱线、编纺织品、棉布

中山东一路12号202室

安罗洋行

1945

于鹤亭

 

绒线绣花、各种绣花

溪口路26号3楼

福美洋行

1946

L.D.Lazaravich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生毛、猪鬃

四川路320号308室

安辰实业公司

1946

叶贻舫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羊毛、纱布、麻

四川路220号

鼎益有限公司

1946

姚觉民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

 

圆明园路209号509室

华星企业公司

1946

F.E.Mertens

化工原料

羊皮、地毯、丝绸、木制品、磁器

四川路80号

中国出口贸易公司

1946

Morris.I. Soulevich

石油产品

 

广东路51号216室

中美进出口有限公司

1946

Milton G.

Saltz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皮毛、兽毛、头发

滇池路97号302室

美隆洋行有限公司

1946

A.T.Pattison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杂粮、籽饼、丝、茶

中山东一路9号

马土门股份公司

1947

H.E.Heinzerling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动物产品、豆、油腊、子仁、茶、丝织品

四川路346号606室

塔时孟兄弟股份公司

1947

Walter L. Nesmond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福州路89号

达孚洋行

1947

J.W.Woog

化工原料、纤维

大豆、饼、籽、油、纱布

中山东一路29号

吉新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7

马裕棣

 

兽皮、猪鬃、生羊皮

南京路中央大楼9号

懋德公司

1949

包亦乐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砩石、皮鞋、地毯

江西路福州大楼230室

美国金山铁厂驻沪总经理室

1949

陆子清

金属矿砂

 

滇池路97号202室

美烟叶公司

1949

潘斯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中山东一路1号

美国X光医疗用具公司

1949

潘庆国

日用品

 

福州路30号320室

美胜实业公司

1949

白立斯克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矿砂、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雅培药厂太平洋股份公司中国分公司

1949

宋希

化工原料

 

圆明园路195号

捷益股份公司

1949

卓文达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华昌贸易公司上海分公司

1949

吴敬学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植物油、桐油、猪鬃、麻、五倍子

中山东一路18号203室

谦礼股份有限公司

1949

Wm.N.Gray Ⅲ

 

绣品、绒线织品、纱手套、台布、玩具、瓷器、草制品

四川中路50号

史规雅

1949

柏利南

 

丝绸服装

延安东路27号201室

中美孟德公司

1949

吴元德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江西路170号658室

合众汽车贸易公司

1949

姚家珪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绣品

茂名南路51号

中美烟叶股份有限公司

1949

W.R.Feather

Stonhaugh

生产器材、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汇丰银行大楼356室

伟高股份公司

1949

Walter L.

Desmond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丝、皮货

福州路59号306~307室

耀富贸易公司

1949

M.A.Brunn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古玩、象牙器、磁器、翡翠、生丝、皮货、油料

中山东一路12号102室

班达股份公司

1949

梁福达

 

蛋品、禽毛、野味、猪油等

中山东二路21~23号

约克股份公司

1949

葛学瑄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巨鹿路290号

沙利文公司

1949

H.A.Shaw

 

巧克力、饼干

新闸路1432号

远东大陆公司

1949

J.A.Picciotto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大豆、花生、芝麻、油饼

中山东二路9号36室

联美烟叶公司

1949

戴乐尔

生产器材

 

北京东路31号

利根纸业公司

1949

杨威廉

纤维、日用品

 

四川路346号616室

天纳公司

1949

E.Juvet

化工原料、日用品

茶叶、桐油

南京东路20号110室

西电股份公司

1949

全宝琦

生产器材、日用品

 

虎丘路88号

美康洋行

1949

黄锦棠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广东路51号

中美贸易洋行

1949

世特音别尔格

 

皮货、草帽维、发网、草织品、竹器、玩具、绸缎、棉织品、杂货艺术品

南京路233号309室

三福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C.S.Frankli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绣花品、花边、绸缎、棉毯、毛地毯、棉织品、丝织品、雕刻品、热水瓶、皮

滇池路97号

巴利沙洋行

1949

倍纳德海尔门

化工原料

皮货、猪鬃

福州路221号502室B

美福洋行

1949

葛天摩

 

 

中山东二路9号48室

公益商行

1949

海克思

 

皮毛、油、骨、杂粮、豆、子仁、茶、纤维、金属制成品

山东中路219号

大美洋行有限公司

1949

C.Walter

 

蛋品、砩石、杂粮、皮毛

北苏州路370号153室

美时行

1949

方乃正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九江路103号308室

协丰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John J.Ryan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福州路30号122室

高达洋行

1949

P.N.Bond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江西路汉弥登大厦

157室

茂艺洋行

1949

Leopold Bluehdon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麻布、土布、绣花品、鸡毛帚、磁器、皮拖鞋

江西路170号汉弥登大楼227室

海达亚洋行

1949

萨登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花边、刺绣、棉布

溪口路25号64室

奥爱康洋行

1949

T.Okoune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肠衣、猪鬃、桐油、绣饰、麻布、缝衣针

北京东路91号

大隆洋行

1949

庄汉川

日用品

 

广东路51号414室

美东华行

1949

朱祥麟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植物油、矿产品、土产品

延安东路147号中江大楼321/3室

四、法商洋行

法商最早进入上海的是道光二十八年开设的利名洋行。咸丰七年富硕洋行在沪开设,十年又开设祥利洋行。

19世纪60~70年代,法商在沪先后开办法兰西、永兴、立兴和笔喇4家洋行。19世纪80~90年代,法商在沪企业明显增加,普法战争后,法商洋行发展至30余家。

20世纪初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法国洋行也有扩张。20世纪20~30年代,法商在沪新设企业28家。其中进出口商行规模较大的有乐达洋行、世发洋行等。民国25年上海共有法商洋行38家,每户平均资本80万元。其中规模较大的是百部洋行,投资并管理致用化工制药厂和亨斯达烟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法国和轴心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在沪法商洋行受战争影响不大。民国28年,上海仍有法商洋行35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4.8%。在受到日商排挤的情况下,法商洋行主要经营米、麦及煤炭等物资的进口业务,且占了较大份额。二战结束到上海解放期间,法商在沪洋行25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6.8%。1950年在沪法商洋行有18家,占上海外商洋行总数的6.4%。在众多的法商洋行中当数永兴洋行历时最长,业绩最佳。

[图2-12 19世纪末的法商百多洋行]

永兴洋行 总行设在法国巴黎,规模不大。同治八年成立上海分行和宁波分行。宁波分行专管收购草帽,上海分行主办出口。后得悉菲律宾用金丝草编织草帽,卖价较高。于是每年从菲律宾运来大批金丝草,在浙江农村加工编织,再远销欧美,获利丰厚。民国9年前半个世纪,为永兴经营草帽的黄金时代,积累了大量资金。后永兴又经营蛋品、毛皮、药材、油脂、猪鬃、废花、吐丝头、滑石粉等农副产品和矿产品出口,并着重开拓其他洋行尚未经营的出口产品。滑石粉出口就是永兴最先经营的,约有20%的利润。山东、湖北、四川等地运至上海的吐丝头大多也由永兴收购出口,数量庞大。

光绪二十六年前后,上海分行改为法商永兴远东总行,在汉口、天津两地增设分行。宣统二年间,通过买办程崧卿出面在宁波北门卢家道头购地兴建办公房及栈房。又在上海虎丘路95号和107号购置大楼两座,设立出口、茶叶、颜料、西药、保险等部,拥有中外职工100余人;在浦东陆家嘴购地7亩,建造三层水泥钢骨仓库一座、五层水泥钢骨仓库两座、平房仓库多座;还建造了有整套机械设备的打包厂、油池和专用码头等。上海永兴业务范围与企业规模不断扩大,法国政府责令永兴总行缴纳在中国获利的所得税。上海永兴为了逃避巨额税款,民国7年将法文行名Oliver Cie改为Compagnie Olivier,10~11年间又改名为Olivier Chine,实际上上海永兴仍是法国永兴总行在中国的分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永兴出口贸易猛增,平均每年营业额达300~400万美元,成为当时上海洋行中“出口领袖”之一。民国6年前后,永兴兼营进口业务,初期规模不大,主要进口矿水、红瓦。民国10年以后,郑钟汉任永兴进口部买办,进口种类扩大,主要有呢绒、布匹、轮胎、香料等。民国26年,法商立兴洋行进口部业务归并永兴,进口门类扩大到药品、五金、钢铁材料、粮食(主要为大米)、建筑材料(主要为快干水泥)、越南白煤等品种。28年法国对德宣战,原由德商德孚洋行经销的法国染料改由永兴经销。至此,永兴洋行成为法商在中国最大的洋行。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进出口贸易陷入停顿状态,永兴业务也受到很大影响,一度靠出卖染料存货维持。不久,永兴设立药厂,所制九一四药膏、大健凰消炎药膏等畅销一时,成为当时西药投机市场的筹码。大健凰每两支售价相当于永兴华籍职工一个月的薪金,利润极高。

抗日战争胜利后,永兴恢复进出口业务。上海永兴经营的出口商品面向世界各国,随着出口业务的发展,永兴总行逐步在世界各地遍设分行。由此,上海永兴经营范围包罗万象,商品遍销欧、亚、非,不仅在中国的法商洋行中独占鳌头,在国际贸易界里也占有很高地位。永兴洋行在沪历时91年,1960年1月宣告结束业务,全部产业转让给中国政府。

信孚洋行 大班是兄弟两人,一个叫H.Madier,一个叫J.Madier,人称大麦田和小麦田。初到上海时,都是光棍。民国9年,大班弄到5000两银子,盘下信孚洋行。开办时,只有几百两周转资金。租个写字间,连职员薪金、房租、邮电费和其他日常开支都要买办垫付。嗣后,信孚洋行业务发展很快。该洋行在每年新茧登场前,为丝厂提供一二万两银子收茧,以控制这些丝厂的蚕丝。同时,信孚洋行还为丝厂到道台衙门办理产地收茧的“道照”。每张手续费2元,凭此照可收购蚕茧500担,在产地或沿途遇到留难,可由法国驻沪领事与道台交涉解决。信孚洋行采用各种方法使营业额越做越大,从民国9年~民国18年,发展成为上海洋行出口华丝数额最多的一家。该行每年出口厂丝、土丝和废丝约2万包(每包80斤),少的年份也在1万包以上,年利在40~60万两银。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信孚洋行在上海法租界的社会地位也提高,大班当上了工董局的董事和法商总会会长。

 

表2-14      1950年3月登记的法商在沪进出口企业情况表

企业名称

创办年份

负责人

进口货物

出口货物

企业地址

永兴洋行

1869

P.Huet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蛋、鬃、毛、发、皮货、桐油、植物油、豆、肠

虎丘路95号

笔喇洋行

1900

阿全定

生产器件、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丝、茧绸、绸缎、五倍子、茶油、桐油、皮革、皮毛、薄荷油

延安东路9号22室

中法求新制造厂

1902

Y.Germain

 

机器

南市机厂街

祥利行有限公司

1903

克拉拉·阿植定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烟叶、生丝、丝织品、丝绸、茶、地毯、刺绣、针;手帕、牛皮、皮毛、磁器、芝麻、菜子

中山东二路9号35室

百多洋行

1903

丁月美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

烟叶、茶、草帽、肠衣、头发、黄白丝

四川中路125弄30号4楼

有余洋行

1915

顾汉师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麝香、羽毛、肠衣、蛋及制品

金陵东路25(41)号3楼34室

德惠洋行

1924

郝德惠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延安东路34号6楼

巴黎工业电机厂股份有限公司

1926

佛罗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大豆、桐油、樟脑、五倍子等

中山东二路9号78室

龙东公司

1928

群绿宝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皮毛、油料、蛋、丝绸、磁器、发网

延安东路9号

乐达洋行

1932

W.Woog

纤维

大豆、油籽、油饼、植物油、桐油、猪鬃、棉布、发网

中山东一路29号

华兴懋业公司

1937

魏克德

生产器材

茶、丝、大豆、麻、麝香、石棉

中山东二路9号2楼

世发洋行

1938

N.J.Sbath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丝绸、棉纱、布、山货、植物油、绣

花品、杂货

四川路49号

慎基洋行

1940

E.A.Chandoin

化工原料、日用品

黄豆、草缏、茶叶

虎丘路131号438室

大利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1

费爱业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生丝、丝织品、棉织品、茶、桐油

中山东一路39号2楼

倍利洋行

1946

S.Y.Wong

 

手工抽绣花边

滇池路81号209室

太东洋行

1949

M.Kogan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皮货、子仁、植物油、五倍子、豆饼、苎麻、棉线、缝针、丝线、地毯、钮扣、热水瓶

九江路150号408室

福兴洋行

1949

克立桑托·布志司

 

猪鬃、蛋类、牛皮、废花、草帽

福州路30号132号

杜康乐

1949

杜康乐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猪鬃、茶、肠、金属制品、铜制品、红丹、草帽

淮海中路1162号301室

信孚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顾瑞良

 

白丝、灰丝、黄丝、废丝

延安东路9号3楼

百部洋行

1949

玛丽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西药

瑞金二路42、44号

麦斯洋行

1949

P.Prefol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竹、藤、木制品、绸、铝锡制品、金属制品、发络

建国中路2号

葛兰轩洋行

1949

R.J. Graciani

纤维

布疋、棉织品

福州路30号129~139室

五、德商洋行

咸丰五至六年,德商分别开设了鲁麟洋行和禅臣洋行,经营进出口业务。普法战争以后,德商洋行在上海发展迅速,瑞记、礼和、咪吔、爱理司、天福、美最时、谦和、泰丰、全顺隆等洋行相继开设。到光绪二十年已有德国洋行85家,远远超过美国和法国。德资开始投资面粉、制冰和金融业。

甲午战争前后,在上海的德商洋行对工业投资迅速增加。光绪二十一年,瑞记洋行投资100万两,开办瑞记纱厂,有纱锭4万枚。光绪二十九年,瑞记洋行又创办瑞镕机器厂,承造船只、机器、水磨、锅炉、火油贮油罐等产品。至三十三年该厂已拥有资本190万银两。至宣统三年,上海已有德资企业103家,占上海外商企业总数的16%。仅次于英国,居第二位。德资又进入了缫丝、造船、煤气、肥皂、石油等行业。民国4年,德资商店达202家,远远超过美国,与英国并驾齐驱。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沪德侨纷纷回国,所经营的企业歇业。民国6年8月,北京政府对德宣战,85家德国商行全部被扣,民国10年,中德《通商条约》签订后,中国政府发还战时扣押的德国财产,德孚洋行等企业陆续开办。是年底,德在沪企业为30家,仅占当时外商企业总数1.7%强。翌年2月,德国工商臣擘史汀莱斯派员在上海江西路58号建立新公司,以恢复战前在华之商业。此后,一批代表德国各大厂商的,诸如经营机器、染料、西药等商品的西门子、蔼益吉、拜耳等专业洋行在沪开设。民国25年,德国洋行增至77家,占在沪外商洋行总数11.4%。民国27年底,德商洋行增至89户,占总数的11%。抗日战争期间,因德日同是轴心国,德苏签有“互不侵犯”条约,故德商洋行通过日占区南满铁路及苏联西伯利亚对德进出口贸易仍可畅通无阻,德国的化工产品仍大量来沪。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为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在华企业按照敌产处理,故德商洋行大量减少。民国35年春,德商洋行仅6家。解放初,德商在沪只剩下泰林纳、安逸、爵士、老世昌4家贸易行。1950年,尚有德商洋行2家,占上海洋行总数的0.7%。

禅臣洋行 总行设在德国汉堡,咸丰六年,禅臣在上海外滩28号(现中山东一路北京东路口)设立分行。为第一家建立香港——上海——广州间正式轮运的商行。嗣增设专门机器部及电器部。中德宣战后,德商返国,禅臣委托总买办张麟魁成立麟记行办理清理手续。战后,禅臣重返上海,行址设江西路451号。该行下设机器、保险、蚕丝检验及工业机械等四个部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又扩大为出口、进口、机器、钢铁、五金、电器电缆、西药原料、颜料、保险等九个业务部门,业务迅速发展。同时,除恢复香港、上海、天津3家支行外,又在广州、昆明、汉口、北京、青岛、济南、大连、奉天(今沈阳)、新疆等地广设支行,开拓业务。该行还独家经理德国O·K厂的轻重级各类铁路轨道、大小火车头,A·E厂的发电机、电动机、电线电缆及普达厂的高级钢材。禅臣经营业务中,数值最大、利润最好的要算军火生意,由洋大班及总买办直接负责。其利润高达10~100%。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禅臣洋行退出中国。

礼和洋行 股东是德国克虏伯等几个大企业主,总行设在德国汉堡,世界各国大都设有分行,在中国上海、天津、广州、汉口、南京、重庆、太原、沈阳、青岛、昆明等地都设有分支机构。光绪三年上海分号成立。嗣随业务发展,沪行先后改为远东总号及总号。礼和主要是经理以下各厂业务:(一)德国克虏伯炼钢厂,(二)蔡司光学器材厂,(三)伊默克化学原料,(四)也得西拉公司蛇牌卫生医疗器材,(五)瑞典卜福斯炮厂,(六)美国古特立汽车胎以及橡胶制品,(七)英国司端尼油厂,(八)汉堡轮船公司。礼和是对外的总代表。凡是由礼和经理的商品由各厂给以利润;厂方直接售出的商品,也要给礼和一定的利润。

上海四川路桥畔礼和洋行办公大楼,上下五层。五楼是机密室,专供洽谈军用物资交易,收藏军用物资交易帐目。国民政府财政部宋子文购买军用物资,不通过礼和而直接向外国厂商洽订合同。礼和千方百计地探听消息,电邀厂方派员来华,达成交易后礼和照样取得佣金。

民国23年,国民政府拟对吴淞、江阴、江宁、镇海、马尾、虎门等要塞原德制大炮进行维修。所有零附件原属克虏伯炮厂独立配制,其他厂商无法插手,厂家乘机大肆敲诈,估报材料工本费超过商业常规,当时按照克虏伯炮厂估价,礼和还要加利润两倍以上。

鲁麟洋行 罗伊特氏(Reufer)和布勒克尔曼氏(Brockelmann)合伙创办。咸丰五年在上海设分号。嗣后发展为以上海为总号。经营进出口贸易及佣金代理业务。宣统二年后陆续增设北京、广州、青岛、济南诸分号。进口德、英、法、比、美、加、澳及新加坡的纸、玻璃、文具、呢绒、毛线、五金、食品、机器;出口中国的皮货、草帽、肠衣、猪鬃、古玩、蛋制品及其它土产,销往欧、美、澳、非各地。该行还是欧美保险、轮船及其它数家公司厂商的代理。总经理海因(R·Heyn)。

 

表2-15       1860~1936年德商在沪部分洋行一览表

企业名称

创立年份

组织性质

经营业务

资本金额

企业地址

美最时洋行

1866

 

进出口

 

 

谦和洋行

1870

 

进出口

 

 

泰丰洋行

1870

 

进出口

 

 

金顺洋行

1870

 

进出口

 

 

森裕洋行

1888

 

进口

 

 

永丰洋行

1897

 

出口

 

 

谦和洋行

1900

 

进口

 

江西路138号

捷成洋行

1911

 

航运

 

 

西门子洋行

1920

公司

 

 

 

蔼益吉洋行

1920

 

 

 

 

先诺洋行

1920

分行

进口

 

圆明园路133号

拜耳洋行

1920年后

 

 

 

 

孔士洋行

1922

合伙

进口

 

四川路29号

德孚洋行

1924

 

进口

 

 

金山洋行

1925

公司

进口

 

汉口路A9

伟茂洋行

 

 

进口

 

江西路246号

礼和洋行

1930

 

进口

 

四川路670号

赉茂洋行

1932

独资

进口

 

江西路170号

德华洋行

1935

 

商贸

 

圆明园路3号

日益洋行

1935

 

 

 

今中山东一路2号

亚德洋行

1936年前

 

 

 

 

说明:不称洋行但经营进出口贸易的德商公司及商号均未入表,可参阅本志第九卷(外国直接投资)。

 

表2-16     1950年3月登记的德商在沪进出口企业情况表

企业名称

创办年份

负责人

进口货物

出口货物

企业地址

美最时洋行

1866

C.G.Melcher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蛋及制品、禽毛、头发、肠、动物产品、豆类

虎丘路104号

老世昌贸易行

1949

J.Walter

 

羊毛、头发、皮、毛、地毯、蛋品、其它土产品

北苏州路370号153室

富立泰商行

1949

陈荣发

化工原料、日用品

 

圆明园路209号601室

说明:1949年后德国系指联邦德国。

六、日商洋行

日商洋行是在同治十年《中日通商条约》签订之后进入上海的。光绪二年,日商广业洋行首先在沪开业,资金60万日元。

 

表2-17       开埠后早期来沪开设的日本洋行

商行名称

开设日期

歇业日期

商行名称

开设日期

歇业日期

广业洋行

1876年

1891年

岩井洋行

1886年

 

有马洋行

1876年

1880年

竹下洋行

1886年

 

三德洋行

1878年

1883年

系川洋行

1886年

 

津枝洋行

1878年

1882年

吉田号

1887年

 

立川洋行

1882年

 

浪川洋行

1887年

 

松崎洋行

1882年

 

小泉洋行

18叨年

 

大仓组(洋行)

1883年

1895年

中桐洋行

1891年

 

古贺洋行

1884年

 

日华洋行

1892年

 

儿玉洋行

1885年

 

东京洋行

1893年

 

锦芝洋行

1885年

 

 

 

 

甲午战争后,日本在《马关条约》中获得许多特权,在华日商洋行势力得以扩张。户数增多,资本扩大。以日本财团为后盾的大洋行,如三井、三菱、岩井、住友、太仓等,几乎垄断了日本一些主要商品的对华进出口贸易,并迅速大量投资纺织工业。到清末民初,日商在华纺织业投资共780万日元,仅次于英商,居第二位。嗣后,日资进入航运业,与英商太古、怡和及中国轮船招商局竞争。

在此期间,日本在华洋行迅速发展。光绪二十四年,日商洋行达114家,占在华外商洋行总数的14.8%,居第二位。这些洋行大部分在上海。是时日商主要洋行经营的商品为:

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又称三井洋行。总行在东京。进口除棉制品以外的传统商品、海产品、工业品、出口中国土特产传统商品和原材料。

三菱商事株式会社,又称三菱洋行。总行在东京。进口货物与三井类同,与三井洋行等一起垄断对中国的贸易。出口货物则集中在桐油、豆油、花生油等中国传统产品。

株式会社石井商店,总行在大阪。进口货物有布、五金、工业药品、油漆、织物、玻璃器具、橡胶制品等。出口货物有猪鬃、菜籽、麸皮、牛骨、牛皮、麻等。

住友合资会社,又称住友洋行。总行在大阪。专由日本进口电解铜、铜铁管、电线、绝缘电缆、锻铜以及各种机械、人造肥料、硝酸等货物。

大仓商事株式会社,又称大仓洋行。总行在东京。以进口军需品、纺织机械、海产品为主,出口则以牛皮为主,兼营其他原料品。

另专营棉花、棉纱、棉织品进出口的主要日商洋行有日本棉花株式会社、东洋棉花株式会社、江商株式会社(又称江商洋行)、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又称伊藤洋行)、日本商工株式会社;专营电气用具的主要日商洋行有古河电气工业株式会社、东京电气株式会社、藤仓电气株式会社;专营纸业的主要日商洋行有富士制纸株式会社、大同洋纸店、日和洋行;专营药材和化妆品的主要日商洋行有东亚公司、第一工业制药株式会社、中山太阳堂;以及专营烟草的东洋烟草株式会社等等。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西方列强忙于战争,无暇东顾,日本便趁机扩张。此前日商洋行曾有所减少,民国25年在沪日商洋行又增至114家,占上海外商洋行总数的16.9%。仅次于英美,居第三位。次年,抗日战争爆发,日商洋行一度大幅消减。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商洋行畸形膨胀,民国30年达212家。是年一度达到480家。但其中多数属日本军部辖下负责物资统制的机构,并非经营国际进出口贸易的洋行。此时英美系统的企业全被日本接管,形成了日商独霸上海的局面。日本为战争需要,对日商难以解决的米、麦、煤炭、石油、烟叶、棉花、纸张等战略物资允许欧美洋行经营进口,对日本迫需向中国推销的日用消费品则排挤欧美洋行,概由日商洋行经营。民国34年日本投降后,日本在沪所有洋行均被中国政府接收。

三井洋行 是在沪日商洋行中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一家。

三井洋行是日本四大财团(三井、三菱、住友、安田)之首,历史悠久,专营国内外贸易,经营的品种包罗万象。

上海三井洋行(又名三井物产株式会社上海支店)成立于光绪二年,是日本三井垄断集团与40余家商社的代理店,它和三菱洋行等一起垄断着中国的贸易。从日本输出除棉制品以外的所有商品;从中国输入土特产传统商品和原材料等。19世纪80年代末,三井在上海浦东开设了机器轧花局。光绪二十一年底,浦东轧花局买下华商晋裕纱厂,改名为上海纺织厂,成为日本在中国开设的第一家纺织厂。

光绪二十八年,上海三井洋行山本条大郎兼并了上海华商兴泰纱厂。光绪三十一年山本又以5万两银子租办了上海大纯纱厂。次年4月予以收买,更名三泰纱厂。光绪三十四年组成上海纺织株式会社,将两厂分别改为上海纺织第一、第二厂。至民国3年获得净利135.51万两。为该厂实收资本100万两的135%,5年中年均利率为27%。光绪三十三年原为中日合资经营的上海九成纱厂,也被收买,改名日信纱厂。三井洋行还在浦东建楼房,存贮煤炭、杂货;在杨树浦亦置有土地90亩,辟为木场;沿江建有码头94.38万平方尺,供三井船舶经营航运。

三菱洋行 是日本三菱商事株式会社在中国各地支店的俗称。该洋行在甲午战争前先在上海成立,后在天津、大连、汉口等地陆续设置。其中在上海开设的:光绪元年三菱轮船公司在法租界开业,民国6年会社投资5000万日元开设三菱银行,民国25年开设三菱仓库株式会社,民国26年后开设三菱茶厂和三菱商事制茶工场分工场。

该洋行为三菱财团有关实业的代理商,和三井洋行一起垄断对中国的贸易,操纵轮船运输业和保险业。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国民党政府接收。

 

表2-18      1900~1942年日商在沪部分洋行一览表

企业名称

创建年份

组织性质

经营业务

资本金额

企业地址

大东新利洋行

1900

 

沪苏杭之间内河航运

 

 

须藤洋行

1909

合资

商贸

44.62万日元

 

三菱洋行

1918前

 

 

 

 

三井洋行

1918前

 

 

 

四川路185号

住友洋行

1918前

 

电解铜、电线

 

 

大仓洋行

1918前

 

军需品、纺织机械

 

 

江商洋行

1918前

 

棉纱棉布

 

 

伊藤洋行

1918前

 

棉纱棉布

 

 

日和洋行

1918前

 

印刷、卷烟用纸

 

 

日比野洋行

1918前

 

陶器

 

 

佐佐木洋行

1920

 

药品、染料

1.5万日元

山阳路22号(今中山北路)

泰昌洋行

1923

 

药品绷带

2万日元

交通路106号

吉田洋行

1926

 

海味

3000日元

 

宝记洋行

1927

 

进口

1万日元

四川路18号

渡边洋行(工厂)

1929

 

海味

2000日元

 

前田一二洋行

1931

独资

石碱

10万日元

 

新兴洋行

1934

 

商贸

51.3万日元

 

小林洋行

1935

 

药棉

 

广东路30号

三星洋行

1935

 

商贸

 

四川北路

富山洋行

1935

 

商贸

 

溧阳路

华信洋行

1935

 

商贸

 

四川北路514号

三昌洋行

1935

 

商贸

 

四川路78号

合名会社米泽洋行

1937前

 

建筑业

58万日元

 

祥昌洋行

1937

 

机械、机器部件

 

 

大东洋行

1937

 

机械

1万元

 

瑞宝洋行

(上海油脂商社)

1937后

公司

石碱、油脂

25万日元

 

田附洋行

1937后

 

进出口贸易

500万日元

 

大仓洋行(制茶工场)

1937后

 

茶叶

14.5万日元

 

岩井洋行(大新茶公司)

1937后

 

茶叶

10万日元

 

兼松洋行(制茶厂)

1937后

 

茶叶

5万日元

 

宏昌洋行

1942前

公司

淀粉

2万日元

 

淡海洋行

 

 

大理石

14万日元

 

和善洋行(制皂厂)

 

 

制皂

 

 

说明:(1)1876~1893年日商在沪开设19家洋行,见表2-17,本表不再重复列出。

(2)本表只列出冠名为洋行的企业,日商在沪开设有众多的株式会社及公司,其经营业务也近似于洋行,本表未收入,见第九卷外国投资第二章第一节。

七、其他国家洋行

据不完全统计,从1851~1950年尚有其他25个国家外商和无国籍外商在沪开设161家洋行。其中,按开设年代分:从上海开埠至中日甲午战争前(1842~1893年)为6家,从甲午战争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前(1894~1913年)为11家,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至上海沦陷前(1914~1937年)为55家。从上海沦陷到抗日战争胜利(1938~1945年)为37家,从抗战胜利至上海解放(1946~1949.5)为34家,解放初期(1949.7~1950年)为9家。按开设国家分:苏联(俄国)为37家,印度(帕栖)为20家,瑞士为19家,波兰为7家,荷兰、意大利各6家,捷克斯洛伐克、葡萄牙、叙利亚各5家,比利时、丹麦、挪威各4家,瑞典、匈牙利、伊朗各3家,希腊、菲律宾、朝鲜各2家,西班牙、巴拿马、奥地利、土耳其、巴基斯坦、伊拉克各1家,无国籍18家。1950年3月,华东对外贸易管理局登记在沪的上述国籍进出口企业实有155家。

[图2-13 1923年丹麦商开设的捷成洋行]

 

表2-19    1950年3月登记的其他国籍商在沪进出口企业情况表

企业名称

创办年份

负责人

进口货物

出口货物

企业地址

苏联商

金山洋行

1923

D.J.Shlau

化工原料、日用品

皮毛、马鬃、猪鬃、桐油、植物油

北京路83号

福利洋行

1939

M.Fleischmann

化工原料

草帽、绣花品、发网、热水瓶、手电筒、木制品

四川路110号53室

宝信洋行

1939

B.M.

Solomonik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猪鬃、生皮毛

北京路59号

万孚行(华苏商合资)

1941

王惇常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猪鬃、皮毛

四川中路110号74~76号

嘉赉洋行

1941

A.I

Dombrovsky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玉蜀黍、豆饼、花生饼、大豆、花生、杏仁、麻子、苏子、芝麻、骨粉

北京东路59号

克福洋行

1941

P. Kovn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籽饼、草帽、草帽缏、绣花品、发网、头发

四川中路49号5楼2室

福金洋行

1945

W.E.Rivki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四川路320号308室

国赉惠记商行

1945

格雷

 

皮毛、刺绣、热水瓶、杂货

虎丘路66号

高尔洋行

1946

Jos.M.Kellberg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绸缎、花生油、茧绸、砂石、猪鬃、杂粮

北苏州路360号170~172室

大华贸易商行

1947

L.S.

Tomashevsky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日用品

 

四川路346号12室

鲍克兄弟洋行

1947

Joseph Box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毛货、皮货、丝、刺绣

南京西路993号

益孚洋行

1948

A.A.

Iochvidoff

生产器材

 

九江路103号601室

联营贸易行

1949

J.A.Iochvidoff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羊毛、古董仿品

九江路103号605室

泰华洋行

1949

N.Shapiro

生产器材、纤维、日用品

毛巾、皮货、草帽缏

四川路340号11室

福美洋行

1949

福美尔

 

肠衣、皮毛、丝、草帽、化学用品、捲烟纸圈、皮革

圆明园路97号

华北土产商行

1949

魏高朴

 

猪鬃、羊毛、肠、农产品、羽毛、蛋制品

中山东一路9号百利洋行内

雷门洋行

1949

徐福瑞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植物油、籽饼、杂粮、废棉、棉纱、布、纺织品、磁器、绣花花边,首饰

北京东路190号31室

白司门洋行

1949

白司门

 

粗麻布、粗麻袋料、碎布片

长乐路241号

远东贸易行

1949

罗生司丁

 

皮毛、棉布、草帽

延安东路274号24~25室

锡格门洋行

1949

卢仁司丁

 

皮毛、草帽、羊毛

中山东一路274号24室

杨志进出口行

1949

萨勒南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汇丰银行大楼234号

印度商

祥记洋行

1851

翁志峣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生丝、绸缎、豆、茶、棉纱、棉布、磁器、五金、工业制成品

四川中路671号

陪森洋行

1906

J.S.Wadia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棉、丝、丝制品、土产

外滩26号

天成洋行

1915

罗斯顿基

纤维

棉纱、生丝、丝织品、疋头、绿豆

江西路24弄B-1号

美达洋行

1916

P.M.Chama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禽毛、皮货、豆类、樟脑、棉布、绸缎

九江路190号223室

罗西洋行

1923

H.J.Shroff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真丝、人造丝成品、玻璃、针管、洋针、生丝、毛刷

圆明园路55号

新大洋行

1927

R.H.Ragi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丝、绸缎、棉纱、棉布、绿豆

北京东路131号

海生洋行

1928

挪令达氏

 

丝绸、绣花内衣、樟木箱、皮箱

北京路157号

永祥洋行

1934

K.F.Shroff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丝织品、棉织品、棉纱、洋针、樟脑粉

圆明园路55号

美大洋行

1936

S.M.Talati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丝、绸缎

金陵东路12号

飞声洋行

1937

K.G.Nai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虎丘路131号318室

纳来达司洋行

1939

马亨

 

丝、绸缎、棉纱、棉花、杂货

宁波路47号210室

开吉洋行

1940

田利达

纤维

生丝、人造与真丝交织疋头料、丝织品

江西中路267号103室

印华联合商行

1948

高巴达

 

针织品、棉织品、毛地毯、磁器、针、豆、红木

江西中路汉弥登大楼510室

萨加利洋行

1949

K.C.Sarkari

 

丝绸、杂货

中山东2路8号

发依斯洋行

1949

荣岳峰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丝、绸缎、茶、棉纱、布、豆、五金、地毯、杂货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216室

贾铁礼兄弟进出口行

1949

吕启鸿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江西中路汉弥登大楼221室

公鑫洋行股份有限公司

1949

维克其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丝织品、杂货

广东路162号

卡伯意洋行

1949

R.R.Kapahi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丝织品、棉织品、豆、地毯、缝针、麻袋、五金

宁波路211弄47号

培茂洋行

1949

爱梯培茂

化工原料、纤维

棉布、棉纱、生丝、绸缎、茶、小电珠

四川路681号

海达亚行

1949

G.Haider

 

茶叶

新闸路119~121号

先施进出口行

1949

V.K.Manseta

化工原料、纤维

棉纱、棉布、桐油、猪鬃、樟脑、丝、绸缎

汉口路125号3楼12室

派力克洋行

1949

K.A.Parekh

化工原料、纤维

棉布、绵纱

九江路45号p室

杜西洋行

1949

荣岳峰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生丝、绸缎、茶、棉纱、棉布、五金、豆类、地毯、针、麻袋

中山东一路18号205室

瑞士商

达昌洋行

1900

P.Ptanner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皮毛

香港路58号

福家洋行

1901

王德康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剩余工业原料、日用品

延安东路34号

华嘉股份有限公司

1917

安华莱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蛋及制品、植物油、茶、绸、布、麻等

圆明园路97号

盛亨洋行

1920

H.D.Hoffmann

生产器材、纤维

废棉、棉纱、棉布

北京东路255号5楼

赫孚罗氏有限公司

1926

韩琦

化工原料

 

北京东路255号

连纳洋行

1930

耿纽

 

丝、绸、丝线、丝织品

中山东一路18号

德昌股份有限公司

1935

R. E. Hagnauer

化工原料、日用品

肠衣、蚕绸、五倍子

黄陂南路707弄4~7号

礼惠两合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6

亨斯勃勃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土产及制成品

金陵东路8~10号

公兴洋行

1939

K.H.Heus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植物油、子仁、五倍子、大黄、薄荷、手工艺品

四川中路11号71~73室

华海洋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9

P.A.Gehrig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蛋、肠、大豆、花生、棉籽、粉丝、抽纱、地毯、搪瓷器

江西中路452号

益昌洋行

1939

Joseph L.Koch

化工原料、纤维

草帽、牛皮、猪肠、羊毛、大黄、五倍子、鹅鸭毛

四川路220号504号

安培洋行

1940

蔡文庆

徐子华

化工原料

飞花破子

圆明园路97号

百利公司上海分公司

1940

Aiexander

Ostroumo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中山东二路9号

新瑞广股份公司上海分公司

1941

卜立葛

化工原料、日用品

毛皮、地毯、茶、绣品、大黄、草帽等

圆明园路133号

薛天利股份公司

1941

薛天利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花边、草制品、丝、麻、蛋制品、土产品

四川路220号 5楼

百纶公司(中瑞合资)

1945

吴鹏飞

纤维

棉纱、棉布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今和平饭店北楼)237室

嘉基洋行

1946

B.Britt

化工原料、日用品

五倍子

金陵东路8号

祁士德商行

1946

P.Guest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刺绣针

延安东路34号

裕泰洋行

1949

O.T.L.Peterson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药材、抽纱、挑花品、绣花品、花边衣饰、棉布、夏布、茧绸

天津路110弄5号

美伦洋行

1949

J.Schmitt

日用品

绒线、刺绣、麻布、花边、发网

延安东路34号

永昌有限公司

1949

E.Juvet

日用必需品

 

四川中路653号

捷克斯洛伐克商

威大洋行

1920

葛拉石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废棉袋、草帽

四川中路320号

斯可达工厂国营公司

1929

吴办农

生产器材、矿砂、日用品

 

中山东二路9号66

利林洋行

1932

利亚利林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大豆、子仁、苧麻、羊毛、棉纱、棉布、油、樟脑、马鬃

圆明园路133号

大南进出口行

1935

顾德兰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猪鬃、肠衣、豆类、磁陶器、木雕人物

江西路460号406室

鲍士洋行

1939

H.Steessler

化工原料

植物油、猪油、纸、机器工具、杂货

四川路110号33室

诺甫洋行

1939

MaxKnopp

 

 

南京东路沙逊大厦233号

波兰商

霍忍坚进出口行

1934

柯乐夫

霍忍坚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猪鬃、锡制品、茶、电珠、杂货

江西路320号

江苏玻璃厂

1936

钱翔九

 

玻璃器及料器

凉州路613号

贝斯行

1945

M.Pine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九江路113号609室

奇艳纺织厂(波奥合资)

1945

雷林格

扼克文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纺织品、皮毛

圆明园路209号

中美贸易行

1946

E.Starer

化工原料

 

四川路330号302室

中美贸易行

1946

E.Starer

化工原料

 

四川路330号302室

戈登

1946

A.Redler

化工原料

 

虎丘路131号222室

华美贸易行(美波合资)

1946

J.Wallach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皮毛、羊毛

北京东路39号4楼

格罗特司基

1946

A.Redler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

 

虎丘路131号222室

威克洋行

1947

G.Nigniewisky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猪鬃、薄荷、牛皮、菜子

四川路29号约克大楼111室

兰斯门洋行

1948

Z.Rancman

化工原料

小皮件

圆明园路209号507室

米强能

1948

米强能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2号234室

匈牙利商

伊马地洋行

1935

王昌建

生产器材、纤维、日用品

 

淮海中路461号56室

希腊商

正谊汽车公司

1930

闵志高

生产器材、化工

原料

 

富民路177号

勃白洋行

1940

白特托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猪鬃、茶、棉布、棉纱、大豆、蛋、烟叶

淮海中路1904号公寓2号

赉宏洋行

1940

卡拉沙

 

烟叶、地毯

江西路452号110室

克立司洋行

1940

克立桑托布老司

 

废花、羊毛、大黄、绣花品

中山东一路12号132室

狄开思洋行

1940

狄开思

 

烟叶、猪鬃、皮革、丝、景泰蓝、雕刻物

天津路190号

丹麦商

宝隆洋行上海行

1900

C.A.Wagner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豆类、植物油、糖

广东路17号

大北毛厂股份有限公司

1915

包泽生

 

鸭、鸡、鹅毛

九江路45号

捷成洋行

1923

奥法生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蛋品、羽毛、肠衣、牛羊皮、籽饼、油类、子仁、茶叶、烟叶

汉口路110号

万利洋行

1925

郭连晋

 

飞花、纱头、旧破布、碎汗衫布、旧碎麻袋

宁波路40号416室

中国爱克司光行

1937

Nancy Foss

化工原料、日用品

 

衡山路712号

通用商行

1942

B.D.Lindstrom

生产器材

猪鬃、抽纱、瓷器

南京东路32号沙逊大楼

立基股份公司

1942

霍威尔

化工原料、矿砂、纤维、日用品

油、子仁、豆饼、猪鬃、废棉

中山东一路1号2楼

芬兰商

信义勃洋行

 

吴纪良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江西路214号

挪威商

顺亨洋行

1898

A.Thoresen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四川中路110号56~58室

汤和洋行

1945

T.Thowsen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北京东路59号216室

汉记洋行

1945

F.Hoehnke

纤维、日用品

 

四川路220号

道尔行有限公司

1945

Dahl

纤维、日用品

 

四川中路220号204、206室

瑞典商

维昌洋行

1910

谢林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圆明园路185号

恒茂洋行

1924

魏廷磐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延安东路34号

瑞丰洋行

1924

密纳斯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蛋、羽毛、羊毛、皮、樟脑、大黄、桐油、地毯、草帽、发网、绸缎、磁陶器

江西中路391号

SKF钢珠轴领公司

1942

白伦庭

生产器材

 

江西路170号154室

意大利商

联茂洋行

1935

J.A.Joffre

生产器材、纤维

生丝、茶、烟叶、棉布、绣花品、电器、麻织绣花品、丝及人造丝

福州路89号309~310室

维士古沙人造丝行

1947

白男弟

纤维

 

福州路30号103、108室

利昶公司

1947

U.Torresani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油料、蛋品、土产、丝、麻、驼羊毛

广东路17号102室

远东梅耐洋行

1947

梅耐雪

化工原料

瓷器、古玩、丝织品

茂名南路124号

奥地利商

百佳行

1946

F. Pordes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南京路沙逊大厦248号

来定安

1946

O.Redlinger

化工原料、日用品

草制品、磁器、纸玩具

中山东一路208室

生大行

1946

刘英初

 

肠衣、蛋品、鸭毛、牛羊皮、草帽

惠民路282号

壁光商行

1946

葛乐科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橡皮管、棉毛织品、针、自行车零件、钢精、纸、玻璃器皿、热水瓶、桅灯、电筒、电泡、植物油

广东路17号303室

葡萄牙商

瑞昌洋行

1916

V.H.Oliveira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日用品

 

大名路57号

隆兴洋行

1930

H.G.Glagowski

化工原料

刺绣、药材、鸭毛、肠衣

沙市一路24号408~409室

福记洋行(华葡合资)

1937

王海福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废花、废纱、鹅鸭蛋

广东路51号205室

太平洋出口行

1947

周俪六

 

宝石

常德路781弄8号

东方罗记出口行

1947

G.Rosario

化工原料

棉织品、丝织品

中山东一路12号238室

比利时商

华德隆洋行上海分行

1927

童葵轩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北京东路255号

远东建业公司

1928

雷纳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茶、桐油、大豆、麻、丝、棉布

九江路150号

比国铁路公司

1928

雷纳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九江路150号

比国钢铁公司

1933

雷纳

金属矿砂

 

九江路150号

沙城电器制造厂远东分行

1936

F.Daulmann

生产器材、金属矿砂

 

四川中路133号

仁义洋行

1947

沙勒仁司基

 

猪鬃、皮毛、羊毛、兽毛

虎丘路66号

西班牙商

倍来亨洋行

1940

D.Beraha

生产器材、日用品

雕刻玉石

江西路320号

荷兰商

开健洋行

1914

G.Huygen

 

鹅、鸭、鸡、羊、小羊毛,头发、樟脑油、薄荷油

金山路礼查村2号

海昌洋行上海分公司

1918

毕乃度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矿砂、日用品

药材、绸缎、纺织品、油、金属品、废丝等

新康路3号

大荷股份有限公司

1928

葛伯土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棉纱、棉布、油、大豆、杂货、搪磁、五金、料器

九江路45号206室

好时洋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1931

J.H.Willebrant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蛋品、植物油、油饼、豆类、五倍子、麻袋、跑鞋

江西路320号

飞利浦洋行(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1947

荣凯业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4号

巴拿马商

协华洋行

1946

曹煦民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纤维

棉织品、绣花品、花边、丝线、毛巾

圆明园路97号3O7室

加拿大商

韦廉士药局

1905

鲍恺思

 

药品

江西路451号

铝业股份有限公司

1928

更少平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

 

福州路30号219室

菲律宾商

葛洛贸易行

1938

Emilio U.de

Jesus

化工原料、纤维

火腿、粉丝、棉织品

江西路135弄4号

元亨洋行

1949

E.F.Toeg

石油产品、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中山东一路18号6室

菲美华行(洋)

1949

刘道禄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磁器、丝织品、桐油、羊毛、草帽、棉织品

滇池路97号304室

朝鲜商

三友企业商行

(中朝合资)

1936

朴奎显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植物产品、纺织纤维、纺织品、鬃、皮、药材

北苏州路河滨大楼128室

巴基斯坦商

安和洋行

 

高巴达

化工原料、纤维

茶、绸缎、刺绣、府绸、生丝、棉织品、棉纱、缝针

江西路福州大楼529室

叙利亚商

亚力山大洋行

1939

爱雪斯

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日用品

猪鬃、药材、刺绣、纺织品、发网、杂货

沙市一路24号204室

祥泰洋行

1939

S.A.Wureh

化工原料、纤维

绸缎、苎麻、棉线袜、发网、棉纱

四川中路346号511、513室

近东贸易公司

1948

挨爱考维脱

化工原料、矿砂、纤维

棉布、棉纱、花边、府绸、袜子

四川路346号509室

萨登洋行

1949

萨登

 

刺绣品

溪口路25号64室

伊朗商

拈孖洽洋行

1896

H.G.Ahmad

纤维、日用品

丝、绸缎

北京路190号

阿阔平进出口商行

1905

K.Akopian

化工原料、日用品

 

兴安路96号内6号

克昌洋行

1945

克麦纳

化工原料、纤维

棉纱、棉布、猪鬃、羽毛、茶、生丝、五金、绸缎

金陵东路10号

无国籍商

派拉岗书店(无)

1923

陈达

日用品

 

常熟路147号

彭德门洋行

1927

彭德门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金属矿砂、纤维

废花、草帽缏、草帽、皮货、猪鬃、搪瓷器、景泰蓝

江西路170号634~635室

国泰皮革公司(波兰及无国籍商)

1937

郭富门

化工原料、纤维、日用品

茶、发网

九江路113号609室

先诺洋行(华商与无国籍商合办)

1939

韩纳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猪鬃、茶、蛋、匹头、药材、棉织品、金属等

圆明园路133号402室

西方文艺社

1940

海内门

日用品

书籍、画品

威海路904号

中元商行

1946

H.Diestel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金属矿砂、日用品

砩石、布匹、玩具、镜子、刺绣、地毯

中山东一路12号351室

魏泰麦进出口商行

1946

Werrhiimer

生产器材、石油产品、化工原料、金属矿砂

矿石、五金、动物产品、丝织品、豆类

沙市一路24号605、606室

海通机器工程行

1949

韩伯嘉

生产器材、矿砂、日用品

麻类及其制品

四川路33号616室

大丰洋行

1949

H.Waldman

日用品

 

四川中路666号

国泰油漆公司

1949

A.D.Nentzesky

生产器材、化工原料、日用品

 

延安中路988号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洋行买办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