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人民政府志->--第五篇外事侨务->--第四章国际来往->--

第一节 来访

2006/11/6 11:12:39

    1949年10月,上海解放后接待的第一个外国代表团——苏联作家法捷耶夫、西蒙诺夫率领的文化、艺术、科学工作者代表团来访,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宋庆龄、上海市市长陈毅会见代表团全体成员。法捷耶夫在上海各界人民代表欢迎会上热烈祝贺中国人民革命取得伟大胜利,传达苏联人民对上海人民、上海工人阶级、知识分子和一切进步民主力量的敬意和友情,祝愿苏中两国人民发展坚固的友好合作。

    50年代初期,到北京参加亚澳工会会议、亚洲妇女代表会议、亚洲和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各国代表团,世界和平组织和工会、青年、妇女组织的代表团,以及亚非拉地区和一些西方国家从事和平、民主、争取民族独立运动的人士,纷纷来访;日本不少致力于和平、民主和日中民间友好活动的人士也相继来访。陈毅、潘汉年等市政府领导人频繁会见来访客人,出席双方交流、联谊活动,向各国友人介绍上海解放和上海人民反轰炸、反封锁、抗美援朝、争取国民经济根本好转、巩固和推进人民革命胜利的情况。

    1952~1959年,市政府、市人委先后接待了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理泽登巴尔、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和东欧社会主义各国党和国家领导人来访。1957年4月伏罗希洛夫主席在上海参观公私合营申新第九棉纺织厂,同副市长荣毅仁等进行座谈后说:“中国通过和平改造的方法,成功地解决了民族资本的转变问题,这是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个创举”。1958年12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在访沪期间高度评价上海工人阶级的革命传统和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巨大干劲与创造才能。他在参观中共一大会址时题词:“中国共产党的创立不仅为中国人民开辟了光辉的道路,并对东方人民的解放运动给予了巨大的影响。”

    1954年日内瓦会议、1955年万隆亚非会议后,市政府、市人委先后接待了印度总理尼赫鲁、缅甸总理吴努、柬埔寨王国首相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老挝王国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尼泊尔王国首相阿查里雅、巴基斯坦总理苏拉瓦底等亚洲邻国的领导人。各国领导人在上海都表示赞同中国提出的处理国际关系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将与中国共同致力于发展双方睦邻友好和互相支持、帮助的合作关系。

    同一时期,市政府、市人委接待了英国、联邦德国、比利时、法国和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来访的一些政界人士。1954年8月,以前首相艾德礼为首的英国工党代表团在访华期间访沪。艾德礼在与陈毅市长会晤时说,他感到中国的潜力非常大,将成为极有力量的国家。他希望这次访问能“标志着东西方新的关系和友谊的建立,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1955年12月,日本前首相、日本拥护宪法国民联合会主席片山哲在北京签订第一个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协定后率代表团访沪。嗣后,日本文化艺术团体和人士纷纷抵沪访问。1955、1956年,日本各党派议员组成的国会议员访华代表团、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访华团、地方议员团和致力于促进双方民间贸易的政界人士频繁来沪访问。1956年12月,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等人士在上海主持日本首次来华举行的大型商品展览会。

    60年代初,苏联同中国的关系急剧恶化,苏联以及一些东欧国家的人员来访中止或显著减少。亚非拉国家领导人的来访迅速增加。整个60年代,市人委接待了锡兰(今斯里兰卡)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加纳总统恩克鲁玛、阿拉伯也门总统萨拉勒、马里总统凯塔、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索马里总统欧斯曼、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毛里塔尼亚总统达达赫等25个亚非拉国家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的来访。上海在为支援越南人民的经济建设和抗美救国斗争,提供经济技术、物资、人员培训等多方面援助的同时,按中国政府《对外援助八项原则》,向10个亚非国家提供成套项目等经济技术援助,加强与各国人民在发展民族经济、巩固民族独立斗争中同舟共济的相互支援。

    这一时期,继续有一些西欧国家的政界要人来访。1960年5月,毛泽东主席在上海会见来访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同他谈论了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和中国在中英关系问题上的原则、态度。蒙哥马利在沪表示,他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政府在北京,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同年10月来访的比利时王太后伊丽莎白在与常务副市长曹荻秋晤谈中也表示:中国只有一个,它的心脏是北京。1963年10月,法国戴高乐将军授权前总理埃加·富尔代表他来华商谈两国建交问题,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与富尔在北京会谈后,于11月1~2日在上海继续进行了3次会谈,为中法建交奠定了原则基础。同时,毛泽东主席也在上海会见了富尔夫妇。1964年1月,中法宣布建交。

    同一时期,市政府还接待了为促进中日关系正常化和双方民间交流而频繁来访的日本政界人士,其中有日本自民党顾问松村谦三,自民党顾问、前首相石桥湛三和副总裁铃木一雄,前通商大臣、自民党国会议员高碕达之助,日中渔业协议会会长平塚常次郎,以及国会议员小坂善太郎、宇都宫德马、古井喜实、田川诚一、木村武雄、久野忠治等。

    70年代初,在打开中美关系的进程中,市革委会先后接待了美国友人埃德加·斯诺、美国乒乓球队和为美国总统访华作准备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一行、副助理黑格一行的来访。1972年2月27日,美国总统尼克松一行在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陪同下来上海访问。当天下午,中美双方在上海最终就中美《联合公报》达成协议(也称中美《上海公报》)。基辛格于总统一行下榻处——锦江饭店小礼堂就双方会谈的成果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次日,中美《上海公报》发表。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在北京签署两国政府《联合声明》,宣布中日邦交正常化。同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一行在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陪同下来上海访问。田中在上海说:“过去近而远的日中两国,现已名副其实地成为近而又近的邻邦。”他表示:“从现在起,决心本着这次首脑会谈的精神,为一个一个地解决日中间的各种问题而继续努力,以建立日中之间永远和平和睦邻友好的关系。”

    这一时期,随着中国与西欧各国和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建交,这些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政党领导人或者政界知名人士都先后来上海访问。罗马尼亚、越南、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党政代表团和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也先后来上海访问。同时,中国与亚非拉国家团结合作的关系进一步扩大和发展,市革委会先后接待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苏丹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尼迈里、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布迈丁以及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新建交国家领导人等57个亚非拉国家领导人的来访。

    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外交的阔步前进和上海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对外交流合作的扩展,美国、日本和几乎所有的西欧国家以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元首或政府首脑都曾到上海访问,各国政界和各界知名人士的来访更是络绎不绝。增进经济、贸易、技术等各方面来往和合作,日益成为宾主之间共同关心和相互探讨的主题。1980、1982年,法国总统德斯坦、联邦德国总统卡斯滕斯在上海出席、主持本国驻沪总领事馆的开馆仪式。1982年9月,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访华,于中英双方在北京达成通过外交谈判解决香港问题的协议后访沪。撒切尔夫人在上海与市长汪道涵一起出席了江南造船厂为香港环球航运集团建造的两艘2.7万吨货轮的命名、交船仪式。1983年5月,法国总统密特朗在上海向中国著名作家巴金颁发法国三级荣誉勋章——骑士勋章。1984年10月,联邦德国总理科尔与中国副总理李鹏一起出席中德合资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的签约、奠基仪式。1985年4月,比利时首相马尔滕斯在上海视察第一家中比合作上海贝尔公司筹建情况,比利时政府为这一合作项目的成功投产作出了努力。同年5月,葡萄牙总统埃亚内斯访华,在与中国领导人一致同意进行谈判解决澳门问题后访沪。两年后(1987年4月),葡萄牙总理席尔瓦在北京与中国总理共同签署两国政府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后访沪,市长江泽民与席尔瓦共祝中葡联合声明的正式签署,席尔瓦表示葡萄牙将与中国和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进一步密切和扩大友好合作关系。1986年10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沪期间,中英经贸界人士共300多人举行经贸合作座谈会,双方签署10多个经济技术合作项目的协议或意向书。1987年5月,荷兰首相吕贝尔斯在沪出席中荷双方关于上海南京东路建设规划研讨会的开幕式,并与市长江泽民共同出席上海与荷兰关于虹桥机场扩建改造合作项目总体合同的签字仪式。

    同一时期,市政府先后接待了朝鲜、罗马尼亚和76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南太平洋国家的100多位领导人的来访。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邻国领导人频繁来访,积极推动和增进了其国内有关方面与上海在经贸、工业、养殖业、城建和文化、旅游等各方面的交流合作。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在来访中都强调要继续加强传统友谊和在共同发展中的合作,并都很重视了解上海的建设和改革开放,探索发展双方合作的新途径。1983年后,随着东欧各国恢复与中国的关系,市政府接待了匈牙利、波兰、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等国党政首脑的相继来访。

    1989年2月4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上海会见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再次阐述中国对于实现中苏关系正常化的原则立场,提出未来的中苏关系应当是建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的新型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当年5月,苏共中央总书记米·谢·戈尔巴乔夫到北京进行中苏最高级会晤,双方宣布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后,于18日到上海进行了访问。

    1989年6月后的一段时间,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干涉中国平息政治风波的内政,对华实施“制裁”,这些国家一度停止或显著减少人员来访。1989年7月~1990年11月的一年多中,朝鲜、古巴政府领导人相继在访华期间访沪,同时还有13个亚非拉国家的领导人访问上海。在与市政府领导人晤谈中,他们盛赞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建设道路。双方一致表示要继续加强和积极发展相互支持帮助的传统友谊和有效合作。

    1990年后,随着中国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上海开发开放浦东、加快经济与城市建设步伐,相继恢复与中国正常关系和来往的西方国家领导人先后在其访华之行中到上海访问。

    1991年9月、12月,意大利总理朱利奥·安德雷奥蒂、马耳他总统文森特·塔博恩访沪。1992年到1995年,新西兰、奥地利、澳大利亚、德国、芬兰、法国、葡萄牙、加拿大、荷兰、冰岛、英国、挪威等10多个国家的总统或政府总理、副总理相继来访。各国领导人和随访的政界、企业界、金融界人士都表示重视中国经济持续、快速、稳定的增长和浦东新区与整个上海建设的崭新发展势头,相信上海必将成为亚太经济、贸易、金融中心之一,在国际社会发挥重要作用,并都强调要进一步发展同上海在经贸、金融、科技、文化等各方面的来往和合作。1993年11月,德国总理科尔在上海与市长黄菊一起出席了上海与德国有关公司合作制造地铁车辆、染料化工合资项目的签约仪式和上海地铁一号线电动客车金钥匙交接仪式,并重访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留下“坚信上海大众定有更大发展”的题词。1994年4月,法国总理巴拉迪尔在沪与上海市领导人会晤时提出双方可在工、农业和高科技领域进行互补互利的多样化合作,其中包括可从增强日常贸易、推进双向投资、进行技术转让3个方面加强经济合作。同月,葡萄牙总理席尔瓦再度来访时,随行的50多位葡萄牙企业家与上海100多位企业界人士分别就金融和城建、电讯、工业等多方面,进行了开展双方合作的对口洽谈和探讨。1995年5月,英国副首相赫塞尔廷在沪与市长徐匡迪等上海市领导人会晤时表示:英国伦敦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希望伦敦与上海两市之间开展这一方面的合作。上海市领导人赞同这一提议。随后,伦敦金融界高层领导人代表团访沪,双方就两市开展金融方面的多种形式的合作交流达成共识。这一时期来访的意大利、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领导人也都表示要把本国与上海业已建立的合作关系和地方问缔结的友好城市合作关系更富有成效地推向前进。

    1992年10月,市政府接待了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美智子的来访。此后,又接待了日本两届首相细川护熙、村山富士的来访。

    1993年11月中美两国领导人在西雅图会晤后,美国商务部长罗纳德·布朗于1994年8月访问上海。中美双方有关企业集团、公司和研究机构在沪签订大型电站主要部件、燃气轮发电机组以及知识信息网络通讯技术、脱氧核糖核酸生物技术等一批合资合作项目的协议,布朗出席了一些项目的签约仪式。在此前后,为寻求促进改善中美关系,继续保持和增进双方交往合作,包括前总统尼克松、布什和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内的一批美国政要以及一些经贸、金融、学术、新闻界人士等相继访问上海。

    1991年中越恢复友好关系后,市政府先后接待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主席黎德英等越南领导人的来访。1995年12月,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其首次访华期间到上海访问。黎德英主席在与市政府领导人会见中回顾了越南人民在争取独立、解放的长期斗争中和经济建设中,都曾得到上海人民的有力支援,与上海人民结成深厚友谊的历史,宾主一致表示要继续加强双方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合作。副市长沙麟提议上海与胡志明市建立友好合作关系,黎德英主席欣表赞同。他说,胡志明主席在当年的革命活动中,曾在上海得到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者的各种帮助,上海与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结好令人鼓舞。他希望胡志明市和越南各地与上海加强各方面的合作。卡斯特罗主席在参观、考察和与上海市领导人晤谈中,着重了解了上海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换的过程和经验,了解了上海浦东开发、金桥加工出口区建设、引进外资与技术、证券交易发展和宝钢等大型国有企业的建设与管理等情况和做法。他说,上海是具有非凡历史的城市,在亚太地区形成的经济走廊中具有重要地位。上海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巨大发展是伟大人民取得的了不起的成就。古中两国和两国人民将不断发展密切的合作关系。

    1991年后,一些东欧国家、俄罗斯联邦及独联体各国领导人相继来访。1992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上海会见来访的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一行。

    1996年4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莫诺夫5国元首在上海共同签署《关于加强边境地区军事领域信任协定》。俄、哈、吉、塔4国元首在沪进行了参观访问。

    1997年11月,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访沪。在与市长徐匡迪等上海市政府领导人会晤中,宾主共叙中南两国人民在当年反法西斯斗争和维护国家独立斗争中相互支持的传统友谊。米洛舍维奇说,他在中国、在上海所看到的经济建设快速发展的情况,证明中国的道路是正确的,中国的改革很成功,浦东新区是个奇迹。他深信南中两国及南斯拉夫与上海之间必将继续加强各方面的合作,并提出希在上海设领事馆。次年6月,南斯拉夫在上海设立总领事馆。

    1996年11月、1997年3月,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副总统戈尔相继在访华期间访问上海。

    1998年6月29日~7月2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及其一行在访华期间访问上海。克林顿在沪进行了多项参观活动,并举行了市民圆桌会议,同市长徐匡迪一起参加了《市民与社会》广播热线节目。他在上海说,这次访问,他看到中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中国作为世界的稳定力量正在崛起。他相信两国领导人的互访和双方在过去一段时间所做的工作,有助于增进双方的沟通和理解,有助于推动双方建立起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他重申了美国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的承诺,表示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两个中国”,不支持“一中一台”,也不认为台湾应该加入那些以主权为先决条件的国际组织。

    1996~1998年,市政府又先后接待了德国总统赫尔佐克、法国总统希拉克、葡萄牙总统桑帕约、意大利总统斯卡尔法罗、英国首相布莱尔、法国总理若斯潘等西欧国家领导人的来访。法国总统希拉克、总理若斯潘在与市长徐匡迪等上海市领导人会晤时,都表示为上海与法方在经贸、城市建设和文化等领域业已进行的交流合作感到高兴。希拉克在上海出席了’97法国高科技博览会开幕式,若斯潘出席了上海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关于“上海市轨道交通明珠线一期工程车辆合作意向”签字仪式。他们都表示法国政府将继续支持和帮助法国企业和有关部门进一步发展同上海在经贸、金融、城市建设、环境保护、文化、教育等多方面的交流合作。英国布莱尔首相在上海出席了英国斯派莎克工程(上海)有限公司、皇家太阳联合保险公司上海办事处的揭牌开业仪式和伦敦证券交易所与上海证券交易所合作备忘录续签仪式,出席了“中英企业战略决策制度之比较”等研讨会,并参观了在上海举办的英国现代艺术展。他在与徐匡迪市长谈到英中关系的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纪元时表示,1997的香港政权的顺利交接,有利于两国关系的长期发展。他希望英中及英国与上海之间进一步扩展各个领域的合作。

    1991~1998年,包括周边邻国和新建交的韩国、以色列等国领导人在内的60多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国家的领导人先后来访。1992年8月韩国外长李相玉在北京签署中韩两国建交公报后经上海回国。他在谈到当年反对日本殖民统治、寻求复国救亡之路的韩国临时政府设在上海以及尹奉吉等义士在上海的抗日壮举时说,这一历史原因使韩国人民对上海有着特殊的友好感情。他相信韩方与上海的经济、文化交流合作将不断增进,并建议由韩国的重要工业、港口城市釜山市与上海结为友好城市。同年12月,以色列总统赫尔佐克在访沪期间专程参观了二战时期遭受德国纳粹迫害逃亡至上海的犹太难民在沪活动场所摩西会堂旧址。他对黄菊市长说,上海对犹太人和以色列具有特殊意义。他提议由以色列的海法市与上海结为友好城市,希望以方与上海在经济、技术包括高科技领域开展交流合作。次年10月,以色列总理拉宾访沪时也表示,以色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上海人民当年给予犹太难民的庇护和帮助。他在摩西会堂题词道:“作为以色列总理,我要以政府的名义,从内心深处感谢上海人民对犹太民族的帮助。”他对上海市政府领导人说,他钦佩中国和上海今天所不断取得的巨大成功,并将继续推动和促进双方之间在农业、工业、文化和高科技领域进行广泛的合作。

    1994年9月、1997年5月,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安南先后在访华期间到上海访问。

    这一时期是上海解放以来外国领导人访沪最多的时期。1992年之后来访的外国副总理以上领导人所率的代表团每年有30个左右,最多时有60多个。应客人要求,市长黄菊、徐匡迪等市政府领导人频繁地向各国来访代表团介绍了上海情况和发展规划,就双方合作问题交换意见,并与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一起参加双方在沪进行的交流活动。各国领导人普遍表示对浦东开发开放和上海改革、建设日新月异的发展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出访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