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下编·第三篇外国驻沪领事机构和办理侨务人员->--第二章各国驻沪领馆和办理侨务人员->--

第十五节 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2004/2/25 9:37:11

中美建交后,两国政府于1979年1月31日在华盛顿签署《互相建立领事关系和开设总领事馆的协议》。同年8月24日,双方就中国驻旧金山、休斯敦总领事馆和美国驻上海、广州总领事馆设馆事宜换文。

1980年4月28日,美国驻沪总领馆开馆。美驻华大使伍德科克和首任驻沪总领事安德逊为开馆举行招待会。上海市副市长赵行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承宗、市政协副主席唐君远和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李储文等应邀出席。中国外交部美大司司长韩叙、领事司副司长聂功成和美国国务院中蒙处处长傅立民也参加了招待会。

美驻沪总领事馆馆址在上海淮海中路1469号。领区范围初为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1981年6月16日扩大到安徽省。

历任总领事:

安德逊(Donald m.Anderson)              1980年2月~1983年5月

鲁植(Thomas Stanley Brooks)            1983年5月~1987年6月

孙学理(Charles T. Syluester)           1987年7月~1989年6月

万乐山(Franklin P. Werdlaw)            1989年7月~1992年

滕祖龙(Jerome Christopher Ogden)       1992年8月~

按中美两国政府关于互相设领的协议和1982年2月签字生效的《中美领事条约》,双方驻对方总领馆的领事业务是:为发展派遣国和接受国之间的经济、商务、文化、科学和旅游关系作出贡献,促进双方友好关系的发展。条约规定了领事官员人身不受侵犯和管辖豁免等权益,并规定派遣国领事官员须尊重接受国法律规章,包括不得干涉接受国内政,尊重接受国风俗习惯,领馆馆舍不得充作与执行领事职务不相符合之用途等。上海依照条约规定,处理领事关系事务,对美总领馆执行领事业务提供方便和协助。

美总领馆首任总领事安德逊在与中方交往中,表示重视中美关系,重视中国的发展。1981年3月,他在香港参加美国与亚洲商业交流会期间,在会上作了关于中国经济状况的报告。他认为,中国采取的经济改革和实验,开始了中国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进程。中国政府在找到解决新旧平衡、中央计划与市场经济、自力更生与利用外援的正确途径之后,将对建设一个经济上强大、政治上安定的国家作出巨大贡献。中国将以其力量和安定而作为一个重要伙伴参加到世界经济的行列中来。1983年5月,安德逊在离任前向中方辞行时,为总领馆得到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和各方协助,得以顺利开展工作,向中方致谢,并表示他将“继续为发展美中关系尽其绵薄之力”。

1983年7月,新任总领事鲁植在拜会阮崇武副市长时表示,美总领馆在上海的任务是要促进美中双方的经济合作和科技交流。他认为,美中在上海的合作还太滞后。金山石化、宝钢等大项目都没有美国设备,其他工业也多是从日本、欧洲引进设备,这与美国工业技术的地位很不相称,美方与上海之间应大大发展合作。1985年3月,鲁植在香港美国商会中美商务关系委员会上作了题为《华东的变化》的演讲。他说,“中国正广泛地把‘实事求是’的口号付诸实践”,“上海在创造投资环境方面已有良好开端”,现在“有许多机会使今日的华东成为美国工商业界非常有意义的地区”,“是美国工商业家前往看看的时刻了”。鲁植鼓励美商至上海设办事处,了解和商讨投资可能。

美总领馆于每年7月4日为美国独立纪念日举行招待会,邀请上海市领导人、有关方面人士以及与总领馆有交往或业务联系单位的代表和个人参加。上海市政府每年为中国国庆举行招待会等活动,也邀请美总领事和有关领事参加。

美总领馆开馆后,历任总领事和领事陆续访问上海有关主管部门、基层单位和领区省市,持续了解领区内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社会等各方面情况,特别是改革开放、对外合作的重点、趋向,各个时期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重大举措包括中共整党、清除精神污染、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和反腐败等等,并向中方宣传和介绍美国,与一些部门和企业探讨双方关系和合作问题。

1985年8月,美领事罗彬生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美国务院正在编写人权问题年鉴,负责编写“中国人权”一节的官员墨菲来沪,拟请上海宗教界人士参加座谈,并要求访问司法局,参观神学院、监狱,访问计划生育委员会,至上海作家协会了解创作自由问题。嗣后,罗彬生先后走访了作协上海分会、上海市宗教局,并到南京访问了江苏省计划生育委员会。

1988年,美总领事在为领馆新任政治领事金大友举行招待会时,首次提出邀请上海民主党派领导人参加。

1989年,美新任政治领事艾坚恩先后访问上海宗教事务局、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天主教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上海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秘书长与教务委员会主任及秘书长、上海市佛教协会、玉佛寺方丈真禅法师及其他宗教界人士。

为增进相互了解,有助于双方关系的发展,上海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经常应美方要求以及主动向美领事官员(包括各国领事官员),介绍上海改革开放和建设情况与各方面的方针政策,通报有关举措、规定。对于美方参观、访问以及与中方单位、人士之间的各种正常交往活动,中方都予支持和协助。

美总领馆从开馆初起,在上海频繁开展了文化活动。首任文化领事何大卫在1980年6月一个月内即走访了上海高教、文化、电影、新闻、社会科学等近30个单位,提出要“促进双方相应机构之间建立直接关系”。

之后,美总领馆定期向复旦大学、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等学校、研究单位发送《美国新闻电讯稿》;以领馆或个人名义向中方教育、新闻、社会科学研究单位或个人赠送书刊,提供英语教学影片、“美国之音”广播录音带。其中,1980年即赠给复旦大学“外国教材中心”200部教学参考影片,并要求校方将影片目录提供给上海和江、浙地区各高校,以备借用。

1983年2月,何大卫在复旦大学表示,他要为复旦大学、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开辟一条利用美国资料库的渠道”,并建议中美双方合办“中美信息研究中心”,美方提供图书、杂志、期刊并派美国教授负责培训图书馆管理人员。中方表示,欢迎美国提供图书资料、设备,设置于上海图书馆内,由中方管理。后来美方未再提此事。

美总领馆并频繁邀请上海高教、文化、影视、新闻单位人士和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去领馆观看电影、收看通过卫星转播的美国电视。1981年1月、2月、7月3次即分别举行9~15场电影招待会。

1980年美国大选之际,美方邀请复旦大学、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上海社会科学院人士去领馆收看美总统候选人竞选辩论及大选实况转播。何大卫通过在沪任教的美国教师联系,去复旦大学向外语系一个班的学生介绍美国大选情况,并发表格让学生填写“赞成谁当选美国总统”。后又多次通过在沪美国教师或直接向一些大专院校提出希望去学校作美国大选报告,校方认为这是美国国内政事,中方不便安排,没有接受。

1980年,美总领馆根据美驻华使馆的“文化交流计划”,邀请上海研究国际经济、政治、法律、社会学等方面的学者以及高教、电影、文化艺术方面的专家访美。1981年,美领事官员访问复旦大学时表示,美国政府有一笔经费,用于资助中国大学派研究生去美读学位,每年给复旦大学1个名额。后又建议复旦大学建立“美国学”学科。

随后,美总领馆按美国国际交流总署“国际访问者计划”,每年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当年或次年邀请访美的人选,征求中方意见,有时也要求中方提名。美方提出的人选着重于文化、艺术、新闻、教育、社会科学界的中青年人士,并提出要“担任一定职务,有发展前途”的人员。中方建议适当邀请一些工业、经济管理方面的人士,美方相应增加了邀请对象。至1992年,美方共邀请80余人次,应邀往访的有50余人。

除国际访问者外,美方邀请中方人员往访的,还有富布赖特基金、汉弗莱奖学金、艾森豪威尔交流基金等组织。1987~1988年,美方两次提供艾森豪威尔交流基金名额,要求中方选派“有相当工作经历并有可能担任高级职务”的政府经济部门或大学行政方面人士往访。

根据中美领事条约的有关规定,美总领馆开馆后即受理领区内中国因公访美人员的入境签证及中国公民私人申请去美的“非移民签证”,是签证业务最繁忙的外国领馆之一。据美方告:1986年10月~1988年4月间,中方(含领区各省市)至美总领馆申办签证者平均每月1300余人次,1988年5月~1989年1月间上升至月均2200余人次。

1989年6月中国平息国内政治风波时,美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对华实施“制裁”。7月,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上海分会举办上海纺织品展览会,邀请各国驻沪领事参加开幕式和招待会时,美总领事与一些西方国家驻沪总领事拒绝参加。6月4日后,美总领馆一度停止办理签证。6月14日恢复受理,放宽了对私人申请去美人员的批准,并在受理过程中向申请人进行与签证无关的包括申请人所在单位情况、政治生活情况等内容的询问、调查。6月7日起,美总领馆在其馆前宣传橱窗内张贴出美政府、官方新闻机构和“美国之音”等干涉中国内政、歪曲中国国内形势和攻击中国的“声明”、“社论”等资料。

1989年8月下旬,美驻华大使李洁明访沪,要求会见朱镕基市长。朱镕基在阐明上海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形势时指出,当代中国历史表明,任何国家想通过政治压力、经济制裁来改变中国改革和建设的方向是不可能的。同一时期,美新任驻沪总领事万乐山在拜会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时说,美中双方自1972年接触以来已有17个年头,两国建交也已10年。由于制度不同,在一些问题上看法不一致,存在一些分歧。但是只要双方合作,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他称,美国总统重视美中两国业已存在的关系。并表示,他将尽最大努力来发展美国与上海各方面的关系,特别是商务方面。

1990年2~5月,美总领事先后访问或邀请午宴,会见静安、黄浦、闸北、徐汇、南市区政府领导人,分别就中国形势和上海的改革开放、治理整顿以及各区特点、换届选举、社会治安、私人经济等问题进行了交谈。

7月,美方邀请中方出席领馆为独立日举行的招待会时,事先告知中方礼宾从简,美方不致辞,也不奏两国国歌,不挂两国国旗。

1989年6月,在当时的中美关系状况下,中方停止接受美方“国际访问者计划”的邀请。1990年,美方继续提出邀请,此项访问逐渐恢复。1990年10月后至1992年,先后有上海金融、证券、外国投资、法制、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新闻等方面的人士12人应邀访美。

从1990年起,美总领馆邀请中方单位的人士赴馆内参加美方举行的各类“电话讨论会”。5月24日,讨论“中美关系”,之后相继有“美苏高级会谈”、“教育管理和教学”、“美中贸易发展及美在华投资情况”、“海湾问题”、“美国中期选举”、“中国的文化历史和文物”等近10次讨论会。1991年举行了10余次讨论会和座谈会、讲座、介绍会,其内容有:作为“世界领导者”的美国、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世界军事战略问题、中国人在美国和美国人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社会保险问题、儿童剧创作等。中方有有关研究机构和经济、教育、新闻等单位的人士应邀参加了有些座谈会。

1990年4月,朱镕基市长在沪再晤李洁明大使。应李洁明要求,朱镕基介绍了浦东的开发开放。在谈到上海与美国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状况和中美最惠国待遇问题时,朱镕基说明,过去美国在上海的投资占第一位,但在1989年6月以后,却已从占外资总额的三分之一下降到四分之一,落到了香港之后。李洁明表示,美中关系正处于困难时期,最惠国待遇问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问题。朱基表明,如果美国终止或取消最惠国待遇,造成的损害是双方的。他再次指出,对中国施加压力是行不通的,中国从不屈服于外来压力。中方希望保持和发展中美经贸关系,但这需要双方的努力。

10月,李洁明再次访沪,出席上海商城开幕式。

此后,美总领馆领事官员以拜访、会见中方有关部门、人士和陪同访沪美国团组人士活动,增多了对浦东新区以及上海经济、金融、城建等方面的接触和来往。

交涉事宜:

1981年7月22日,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约见美总领事安德逊和文化领事何大卫,对美方分发和赠送给中方一些单位的图书中出现将台湾称作“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列的情况,表示不能接受,并指出:美政府有责任使美国出版的涉及中国的书刊符合中美联合公报的精神,防止上述情况再次发生。美领事向中方致歉,表示“充分理解中国的立场”,并同意提醒美国国内注意。

1981年6月,美总领馆不顾事实和有关方面提醒,为1957年、1962年两次持中国公民证件自海外回国,以后一直居住国内,享有中国公民权利的虹口区业余大学讲师叶骊发出具美国国籍证明。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石奇于1981年10月8日约见美总领事指出:美方为中国公民出具美国国籍证明是非法的、不能容许的。对此证明,中国政府不能承认。并要求领馆收回发给叶骊发的美国国籍证明并保证今后不再给中国公民签发任何美国国籍证件。美方在作解释后,同意收回,并表示今后不再签发此类证明。

1987年12月1日,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讯因犯反革命罪被捕的上海留美学生杨巍。美总领馆几次打电话给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要求派人旁听。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答复美方,此系中国人内部事务,与美总领馆无关,未予安排。

1989年6月14日后,美总领馆人员在与申办赴美签证的中国公民谈话中,作与签证无关的询问。1989年11月,还向申请人作书面调查,要他们填写一份共有30多个问题的调查表,其内容有:目前经济状况是否比5年前好,是否宗教徒,生活中主要问题是什么,申请护照曾遇到哪些问题,哪些国家对中国公民的签证和移民政策最为开放,移居国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与外国人联系对你有帮助还是有害,你认为当今世界首要问题是什么,喜欢听美国之音吗,你的政治态度如何,等等。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就此事多次提请美总领馆注意,停止此类超出正常办理签证手续的做法。

1989年6月7日,美总领馆在其馆舍围墙外的宣传橱窗内张贴出美国总统针对中国平息国内政治风波的“6月5日声明”,继而又先后贴出“美国之音”6月6日社论“美国呼吁中国回到克制的立场上去”、6月10日社论“中国——行为准则”。这些言论严重歪曲中国平息政治风波的事实和中国国内形势,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上海市民对此极为愤慨。

6月7日和16日,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两次口头提请美总领事注意,要美总领馆取下橱窗内张贴的这些资料,以免导致发生不愉快事态。可是,美方变本加厉,反而又增贴出6月14日“美国新闻总署署长布鲁斯·盖尔布的声明”、6月20日“白宫声明”和6月22日美国之音社论“美国谴责在中国进行的镇压”。

6月29日,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高森就此事紧急约见美总领事孙学理,严肃指出:美方这些言论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上海市民对美总领馆的这种做法极为愤慨。为此要求总领事立即撤除这些伤害两国关系的资料,以免招致不愉快的后果。孙学理声称,这些言论是美国政府的正式立场,并威胁说:由于中国政府的行动,使得许多美国商人撤回美国,中国经济、贸易将遭受巨大损失。中方指出:中国发生的事件纯属中国的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不会改变,欢迎外国投资者来华投资的政策也不会改变。但中国决不会被任何威胁所吓倒。

7月17日,新到任美总领事万乐山撤除了领馆宣传橱窗内的全部资料。

1991~1992年间,美总领馆多次打电话给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或直接与上海司法部门联系,按“听说”、“据可靠消息”、“从亚洲人权组织获悉”,指名要求了解或证实被中国司法部门拘押、判刑或释放人员的情况。经查,美方询问的人员大多是在1989年中国国内政治风波期间因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被上海或其他地方司法部门依法拘捕、收审和已区别情况处置的人员,其中有的既无此人,更无此事。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和司法部门都据实答复了美方。

1991年11月,美领事司尼署名发函至江苏、安徽和上海一些宾馆,要求他们将“任何美国公民或估计是美国公民被拘押或逮捕的情况”通知美领馆。一些宾馆对信中提出的要求有疑问,纷纷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询问。市政府外事办公室领事处于12月5日约见司尼领事指出:关于美国公民在美总领馆领区内被逮捕或受到任何形式的拘禁的通知问题,中美领事条约第35条第2款有明确的规定,中方主管部门是严格遵守这一规定的。总领馆有何问题可向外事办公室提出,不应直接向各地的宾馆发通知。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此类不符合领事条约规定的做法,以免产生不应有的误会和麻烦。司尼对此作了解释后表示已注意到外事办公室的意见,并记录在案。

1992年,鉴于美方于邀请“国际访问者”事务中,时常在未经与中方主管部门协调前即直接向其提名邀请的本人作出许诺,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于4月3日照会美总领馆,重申双方过去的良好合作方式,即:(1)在美国每个财政年度开始前,先将国际访问者的候选人或要求范围和内容向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以便与有关单位进行磋商,然后按各自的工作程序进行;(2)在国际访问者人选未经确定之前,不要向被提名者本人作许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3)在正常情况下,外事办公室将在一个月之内将中方意见复告总领馆,如果由于时间紧迫等特殊情况,总领馆采取某些变通办法,中方也将酌情予以合作。

1988年2月3日,美总领馆发生一起重大遭窃事件。总领事孙学理夫妇和领馆其他成员的一些财物被窃,总值约87000美元。上海市公安局大力侦破此案,于5月17日捕获案犯。失窃财物除现金外,大部分被查获,归还原主。5月19日,市公安局向美总领馆通报破案情况,总领事夫妇表示感谢。

1990年3月4日,美领馆又发生一起盗窃未遂并企图诈骗案。盗窃分子冯祖沅于是日深夜潜入美领馆,因被发觉仓皇逃遁。冯因盗窃未遂,又于3月12日打电话给美领馆约定在淮海公园对暗号接头并缴付2万美元后,可告盗窃分子是谁。市公安局接到美领馆的报警后,当天即将冯捕获。3月29日,市公安局向美领馆通报了破案情况。

双方关于馆舍问题的磋商和处理:

1979年1月中美两国政府签订相互设领协议后,中国外交部即通知上海为美方在沪设领物色馆舍。在房源紧张的条件下,上海以原为上海市妇女联合会的会址,即现美总领馆馆舍淮海中路1419号,于1979年12月28日起,由上海市房地产管理局租赁给美总领馆使用,作为过渡用房,租赁期为2年。租赁合同规定,“期满前30天,如任何一方不提出异议,合同自动延长,每次延长一年”。同时并同意美领馆租用淮海公寓部分客房作为领馆人员住房。租赁合同签约后,当时为馆舍事来沪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沃森曾致函上海市副市长赵行志表示:“上海方面的合作与谅解,对谈判的顺利结束作出了很大贡献”。经手签约的美驻华使馆参赞亦向中方表示感谢。

1980年5月,中国政府在旧金山开设总领事馆,美方对中国领馆购置的馆舍不肯确认,同时向中方提出,上海美领馆馆舍租期只有两年,希望中方能对两年以后的馆舍问题作出保证。对此,赵行志于1980年5月致函旧金山市长范因斯坦说明,美国驻上海总领馆馆舍早已圆满解决,美国有关人士均感满意。并表示,为照顾美国有关方面对续租问题的关切,经商上海市房地产管理局,除按原租约执行外,到1981年底租赁期满时,可继续租用两年。美驻华使馆就此于同年6月17日照会中国外交部,一方面表示“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现在可以启用”,一方面又称“我们理解,该租约(注:指上海美馆舍租约)期满时将会在同样期限和租赁条件下进一步延长,或者提供一座相类似的设备和租赁条件的建筑物,为我们在上海使用”,并要求对上述“理解”给予书面确认。对美方的曲解,中国外交部于同年8月8日照会美驻华大使馆,重申赵行志副市长1980年5月致范因斯坦市长信中所表明的立场。

1980年,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向各国驻沪领馆通报,为解决馆舍问题,上海市政府决定在近郊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领馆区。1984年3月,美总领事鲁植陪同美国务院海外房屋管理代表团拜会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询问领馆区土地何时可以提供,并察看了现场。同年10月,鲁植又去虹桥开发区进一步了解提供土地的面积及房屋可建的高度,表示领馆需用地6万平方英尺(约合5700平方米)。1985年5月,鲁植向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表示,美政府已决定借用虹桥开发区土地建造馆舍,并向中方递交了照会。关于签订借地合同,鲁植表示将俟美国国务院研究中方合同的基本条款后,再作进一步商谈。

1986年12月,鲁植向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按美中两国达成的关于中国政府在纽约购置房产的威廉斯堡协议有关条款,双方均可在驻在国购买房产。据此,美方要求购买目前上海美领馆所使用的馆舍,希望通过北京与华盛顿之间谈判加以解决。1987年7月,中美双方就使领馆馆舍问题在北京会谈时,美方坚持要购买上海现领馆馆舍,否则就不同意中方在洛杉矶购买馆舍。同年,美总领馆与上海方面商谈在虹桥开发区新建馆舍时,又提出要求长期租用现馆舍作为总领事官邸,希望租期为90年,至少25~30年。对此,上海方面表示,从城市规划考虑,购买或长期租用现馆舍都不可能,美方应尽快在虹桥开发区借地自建馆舍。在新馆舍建成前,同意美方继续租用目前馆舍,直到规划部门要求搬迁为止。同时,原则上同意美方可在上海购置经主管部门许可的房屋。

1987年,美总领馆决定计划在虹桥开发区建造办公大楼、海军陆战队人员宿舍(美领馆要求派驻6名海军陆战队员从事领馆安全工作,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向美方表明,他们只能以领馆工作人员的身份对外)和通讯官等人的住宅,并表示原提出需借的5000平方米土地不够。中方同意扩大到10000平方米。1991年10月15日,美总领馆与上海市闵行虹桥开发公司正式签订了借地合同。

附: 上海美国学校 

为解决领馆人员的子女入学问题,自1980年起,美总领馆在馆舍内设立小型的美国学校。初时只有10余学生,大都是美领馆人员子女。此后逐渐扩大吸收其他国家驻沪领事人员和外商人员子女,学生陆续增加到48人,已超出美领馆内原有教学设施的承受能力。此时,美总领馆多次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希望中方提供理想场所作为校舍。1984年11月,美国务院海外教育办公室副主任来沪,向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了解领馆区建成后开办学校的可能性,以及能否协助美领馆扩大美国学校。

1986年6月,总领事孙学理致函市长朱镕基表示,投资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向投资者及其家属提供居住条件,包括解决其子女入学问题。

1989年4月,在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的协助下,美领馆与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经过协商,该校将“六一”楼(使用面积1055平方米)和部分活动场地(1421平方米)租予美国学校,租期为5年零4个月,期满后经双方协商同意可延长租期5年。

1989年3月20日,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根据中国外交部、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外国驻中国使馆开办使馆人员子女学校的暂行规定》作出补充规定:“外国驻上海领馆如确有需要开办学校,须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提出申请,经批准后,向上海市教育局办理注册手续”。并随即将上述暂行规定和补充规定照会各国驻沪领馆。3月21日,美总领馆照会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申请将上海美国学校作为一所在沪外国儿童学校给予注册。并提出,该校也招收美国在沪其他非永久居民的子女和第三国在沪非永久居民会说英语的子女。必要时,学校还将聘请第三国人员任教。对此,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在复照中表示理解。

1989年3月31日,上海美国学校正式向上海市教育局办理注册手续。这是上海第一所由外国人登记注册的学校。1989年4月11日,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与上海美国学校签订合作协议,副市长谢丽娟出席签字仪式。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