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下编·第三篇外国驻沪领事机构和办理侨务人员->--第二章各国驻沪领馆和办理侨务人员->--

第七节 英代办处驻上海办理侨务人员和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2004/2/25 9:30:28

英代办处驻上海办理侨务人员

1954年6月,中国与英国互派代办。同年9月,中国外交部同意英国驻华代办处派1名外交官常驻上海办理侨务。9月17日,英国驻华代办处首任驻沪办理侨务人员盖尔纳(英代办处参赞)抵沪。经中国外交部同意,其办公处所设在上海中山东一路33号英国前驻沪总领事馆旧址。

历任英代办处驻沪办理侨务人员:

盖尔纳(F. F. Garner)              1954年9月~1956年7月

浦澜(A. J. S. Pullan)             1956年7月~1958年5月

赖伟德(J. H. Wright)              1958年6月~1960年7月

巴特勒(F. C. Butler)              1960年9月~1962年2月

            (以上均为英代办处参赞)

司徒德(B. Stewart)              1962年2月~1962年7月

史本基(D. Spankie)              1962年6月~1964年6月

卜菲德(D. Brookfield)           1964年6月~1966年7月

侯卫德(P. M. Hewitt)            1966年10月~1967年5月

            (以上均为英代办处一等秘书)

英代办处常驻上海办理侨务人员主要是处理在上海的英国侨民事务以及在涉及英侨、英商企业问题上与中方的交涉事宜,并执行有关领事签证、认证方面的工作。有时还处理经中国外交部同意的与中国无邦交的第三国委托事务。

中方以礼相待,英办理侨务人员与上海市政府外事处等中方人士逐渐增进着接触和往来。巴特勒参赞在与中方交往中表示希望中英关系能改善到“中国政府能接待英国首相或其他高级领导人的程度”。

交涉事宜:

英首任驻沪办理侨务人员盖尔纳参赞任职期间,多次为在沪英商企业如纶昌纱厂、卜内门洋碱公司等解决经营中遇到的困难或劳资纠纷问题,商请中方给予协助,还为一些英侨或教会的房产权问题向中方交涉。上海市政府外事处和各主管部门按国家有关的政策、原则,区分不同情况作出处理。

1956年8月31日,中国在舟山附近的桃花岛发现2具美国海军尸体(死者名:哈斯金斯、寇梯斯)并运来上海。美国方面获悉后,委托英国驻华代办处向中国外交部要求运回美军尸体。经外交部同意,上海市政府外事处于同年9月22日向英代办处驻沪办理侨务人员浦澜参赞授权的英方人员办理移交手续,并协助英方委托抵上海港的外轮,将2具美军尸体运往日本横滨。

此后,浦澜曾为美国在沪企业和侨民事务以及其他第三国(菲律宾、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侨民在沪企业和房地产问题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处交涉。中方根据1955年9月中美两国大使在华沙谈判中达成的“关于双方平民回国问题的协议”精神,除对英方就美国侨民出境问题、探望以及与在押美国犯人通信问题提出的交涉,在中国外交部向英驻华代办表示同意的范围内,予以受理外,对英方为其他第三国所作的交涉事宜均不予受理。

1958年7月,美、英军队侵入黎巴嫩、约旦。上海人民于7月18、19、20日连续举行示威抗议,并派出代表至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办公处所递交抗议书。在此期间,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赖伟德先后6次打电话给上海市政府外事处要求“保护生命财产安全”,还于8月21日就上海市民在其办公处所门口示威、抗议之事,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处发送抗议照会。外事处复照申明:“中国人民游行示威抗议英国侵略别国的行为,是正义的。游行示威是和平、有秩序地进行的,没有发生任何损害参赞办公处所及其人员的事情,不应无根据地歪曲事实,英方来照所提出的抗议是不能接受的。”

1958年10月,上海市公安局依法逮捕美国间谍分子华里柱和受美国派遣的英籍间谍分子龚斯坦、金海露后,赖伟德曾照会或走访上海市政府外事处,查询案犯下落或提出交涉。中方指出,上海公安部门是依法逮捕触犯中国刑法,危害中国安全的罪犯。

赖伟德在任期间,多次就中方对英在沪房产的处理,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处提出交涉,并于1960年2月至6月先后4次向中方无理提出“抗议”。上海市政府外事处于1960年7月约见赖伟德,逐件按事实驳回其抗议。赖伟德说,他“只是按照上级指示办事”,并表示他已注意到中方所指出的,他的照会中所提出的问题是错误的、没有根据的。外事处即将他的4次照会原件退回。

1962年12月31日,英办理侨务人员史本基等人在挪威驻上海代理总领事顾德逊举行的除夕晚会上,化妆表演一出所谓“领事悲哀”的独幕短剧,公开攻击、污蔑中国人民、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人,与会中方人士极为愤慨。接到上海市政府外事处报告后,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徐晃两次约见英国驻华代办贾维,指出英方人员这种极不友好的行为,是解放后各国驻上海领事、外交人员前所未有的,要求英方认识到此事的严重性,做出妥善处理。贾维在将史本基召回北京了解情况后向徐晃表示,他已为此事向史本基提出强烈不满,认为他的做法是错误的、愚蠢的,史本基对自己所做的事也已表示深切的歉意。贾维并请徐晃转告上海当局,今后肯定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鉴于英代办对此事认真作了处理,中方未再深究。

1963年底和1964年初,史本基越出侨务范围,先后为无国籍难民席莫托娜出境事照会上海市政府外事处请求协助。外事处在查明情况后口头向史本基指出:席莫托娜是侨居中国的无国籍人,她的出境事与英方无关,应由本人自行向上海公安部门提出申请。

同一时期,史本基擅自向中国公民金原发给英国护照和救济金,并代香港美国总领事馆办

理中国公民唐海瑞(女)加入美国籍。上海市政府外事处于1964年4月10日约见史本基严肃指出:他发给中国公民英国护照是非法的,要他立即收回。并指出,作为英办理侨务人员,为美国政府机构办理中国公民加入美国籍事务,不仅超越职权范围,而且违反中国关于国籍问题的规定,是不允许的,应立即停止这一类活动。嗣后,史本基收回了发给金原的英国护照,停发救济金,并停止为唐海瑞办理加入美国籍的申请。

1965、1966年间,又先后发生英代办处在上海的随员欧伯良擅自以“英国代办处驻上海参赞护照官员”名义,给应中方邀请来沪的第三国记者发过境签证(经严正指出后收回过境签证);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卜菲德利用外交官身份,甚至通过外交邮袋,多次为中外人员从香港带进物品,在上海收取人民币货款,以及超越职权范围,处理第三国委托事宜等活动。

在中国外交部向英代办霍普森提出这些问题时,霍普森表示英国外交部不允许英国外交官违反驻在国法令,英国政府对卜菲德的行为表示极大的遗憾,并愿代卜菲德负担上海海关对他私自为中外人员从香港带进物品所处的罚款。

1966年11月间,英国政府一个部门在寄给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侯卫德的邮包的申报单上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写成“中华民国”。上海市政府外事处约见侯卫德,向英方提出抗议。上海邮局将邮包原件退回。

1967年5月,香港人造花厂九龙新蒲岗分厂发生劳资纠纷,港英当局出动军警镇压,殴打和逮捕该厂工人以及前往慰问被镇压工人的香港人士。在现场采访的中国新华社记者也被打伤。

对此事件,中国外交部发表了抗议声明。可是,上海在从5月15日开始的抗议港英当局暴行的游行示威中,因受当时极左思潮和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有部分游行示威群众不听外事部门人员劝阻,于5月16日上午进入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侯卫德办公处所的院子,向侯卫德进行“说理斗争”,下午,又有一批红卫兵闯入侯卫德住处,砸坏了玻璃窗和家具,甚至打了人。

后来香港当地的事态进一步升级,港英当局连续逮捕了新华社香港分社、文汇报、大公报等新闻机构的10多名记者,还责令3家报纸停刊。5月22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贵波召见英驻华代办霍普森,口头宣布:鉴于英国政府采取敌视中国人民的态度,特别是由于港英当局对中国居民采取的暴行,1954年中国政府应英国政府要求而作出的同意英国驻华代办处向上海派驻办理侨务人员的安排,已失去其原来的意义。因而中国政府决定取消上述安排,并要求英驻沪办理侨务人员侯卫德于48小时内离开上海。当天,霍普森代办向外交部递交了英国外交大臣乔治·布朗给陈毅副总理兼外长的急电,对取消派驻办理侨务人员表示异议并建议就此事在伦敦或北京进行谈判。但在同一天,北京又发生了“火烧英代办处”事件。5月24日,侯卫德一家离沪返回北京。此后,英国代办处未再有办理侨务人员常驻上海。

1967年9月9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发布征用令,征用座落在上海中山东一路33号(即圆明园路以东、苏州路以南、中山东一路以西、北京东路以北地段内)的全部房屋。当天,中国外交部领事司负责人向英驻华代办处参赞柯利达口头宣布了上海的征用命令。嗣后,英方提出保留对被征用房屋内公私财产的权利,并要求中国政府给予合作,由英方将房屋内的公私财产迁出和运送出境。英驻华代办处在得到中国外交部同意后,指派代办处二等秘书戴维斯至上海处理被征用房屋内的公私财产和档案。

1972年3月中英两国建交后,中英双方就解决历史遗留的相互资产要求,包括原英国代办处驻沪办理侨务人员用房被征用后的赔偿问题,进行谈判。1987年6月5日,中英两国政府代表周南和伊文思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关于解决历史遗留的相互资产要求的协定》,解决了相互索赔的历史遗留问题。

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1982年6月,英国驻华使馆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英方准备在上海设立总领事馆,希望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协助英方解决馆舍和领事官员的住宅。1984年4月17日,中英两国政府签订《关于在曼彻斯特设立中国总领事馆和在上海设立英国总领事馆的协议》,自1985年1月14日起生效。

1985年2月11日,英国驻沪总领事馆开馆,馆址在上海永福路244号。

英总领馆的领区范围为:上海市、浙江省、江苏省。领馆人员享受的权利与承担的义务和领馆从事的领事事宜均遵照中英两国政府1984年签订的互相设领的协议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执行。

历任英国驻沪总领事:

孟德惠(T. E. J. Mound)           1985年3月~1987年5月

欧义恩(Iain C. Orr)              1987年6月~1990年12月

麦约翰(J. MacDonld)              1991年2月~

英驻沪历任总领事都表示希望发展英方与上海地区在经济、科技和文化等方面的往来,并强调要增进双方之间的相互了解。英总领馆人员经常要求到上海工厂、企业、农村和文教、科研、新闻等单位及有关主管部门了解情况。在经贸交往中,英总领馆为英国来沪经贸界人士提供咨询,牵线搭桥,沟通信息,促进英国对中国的出口;向英国企业界介绍中方发展对外合作的项目,如地铁、黄浦江大桥、污水处理等重点吸收外资和引进外国先进技术设备项目,以及纺织、食品加工、电讯、电子仪器、化工、自行车等一些中小型项目,希望促成合作。

首任总领事孟德惠于1986年2月在上海向中方表示,英国政府愿意向中国政府提供3亿英镑软贷款,用于经双方协商同意并批准的工程项目,条件是接受英方贷款的项目必须采用英方的技术资料和英制设备。当时,孟德惠对上海地铁建设项目兴趣最大,表示希望上海能利用此项贷款,并希望倪天增副市长访英考察英国地铁。这一合作意向因英国地铁与上海地铁的设计要求不同等原因而未能实现。1988年6月朱基市长在会见欧义恩总领事时向英方作了说明。

1986年4月,孟德惠邀请江泽民市长访英,江泽民因公务繁忙未能应邀成行。1987年6月,欧义恩总领事又提出邀请江泽民访英。1988年3月江泽民市长访问欧洲(包括英国)归来后,欧义恩于4月27日致函江泽民,祝贺他访欧成功,信中并提出:为促进中英友好往来,建议上海在五六个具有代表性的单位遴选领导成员,赴英作一年半载的考察访问。5月10日,江泽民复信表示赞赏欧义恩总领事的提议,由上海选派5~6名适当的人士到英国考察进修。有关具体事宜,委托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与总领事商谈。后来,此项建议就成为英方所设“中国高级奖学金”给上海的名额。自1989年至1993年,上海有各方面管理人员近40人赴英作为期1年的进修。

1988年5月31日,朱镕基市长在会见欧义恩总领事时,建议英总领馆在上海受理签证业务。6月4日,欧义恩致函朱基说已转达使馆和伦敦方面。

1991年7月12日,麦约翰总领事代表英国政府邀请黄菊市长访问英国,并希望访英日程安排在上海博览会于伦敦开幕之时。黄菊因刚就任上海市长,公务繁忙,一时未能应邀往访。1992年9月15日,麦约翰又代英大使转来英国政府对黄菊市长访英的邀请信,黄菊应邀于11月率上海市代表团访问了英国伦敦、利物浦、爱丁堡、格拉斯哥4城市。

英国驻沪总领事馆内设文化处,作为领馆的组成部分。1990年4月,文化处从总领馆馆址迁至淮海中路1375号5楼办公。英总领馆历任文化领事往来于上海市、浙江省和江苏省,与中方一些文化、艺术、教育部门接触,并联络英国一些出版商、演出团体、大学和学者来华举办展览、演出、讲学,向中方大学和图书馆赠书,与有的单位合作设立资料中心。文化处还经常举行电影招待会,邀请中方人士参加,并向中方提供有关英国文化、科技、社会、政治等各方面情况的咨询服务。

1985年11月,英国驻华使馆文化参赞钟思恩与上海交通大学商定,由英国文化委员会资助在交大设立“上海英语资料中心”。这一“中心”于1986年9月正式成立,由交大全权管理。

每年6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诞辰日,英驻沪总领事均在官邸举行招待会,邀请上海市政府和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领导人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1989年中国平息国内政治风波那年,英方原定举行招待会,邀请中方200人出席,后于6月6日正式通知中方取消招待会。同一时期,英方也不参加中方举行的某些邀请各国驻沪领事官员参加的活动。

交涉事件:

1989年6月11日,欧义恩总领事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查询一香港居民姚勇战的下落,称姚在前往虹桥机场准备去香港时不知去向,是否被拘留了?姚勇战是从香港来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管理系学习的学生,1989年五六月间因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上海市公安局依法拘捕。英国外交部、驻华大使、驻沪总领馆均曾为此事向中方提出交涉。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向英总领馆指出:姚勇战是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内触犯法律,当由中国司法当局依法审理,英国无权干预。中方不接受英国驻华使领馆对在内地的香港同胞的“领事保护”,也没有义务向英方证实或介绍这方面的情况。姚勇战家属要求探望,应直接向上海有关当局提出。

姚勇战被捕后,在拘押审查期间有悔改表现,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决定免予起诉,并于1990年6月释放。

1991年3月23日,上海海关在“鉴真”轮上查获英国人马克·倍伯(Mark. Babai 男,29岁)携带大麻7.2公斤。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于3月27日向英总领馆作了通报。同年8月,经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处马克·倍伯有期徒刑4年。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于8月29日将马克·倍伯的刑事判决书副本以照会送达英总领馆。1993年12月,英驻沪副领事肖杰慕照会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并转来马克·倍伯的母亲要求保释其儿子的请求。经市司法局审查,马克·倍伯不符合保释和减刑条件,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据此答复了英总领馆。

1991年8月1日,铁路公安局发现当天由乌鲁木齐至上海的54次列车的软卧车厢里有两个英国人坎贝尔(L. Campbell)和台维斯(R. Davies)吸毒并携带10余公斤毒品,于徐州车站依法将此两人逮捕,押至上海。8月8日,英国驻沪总领馆向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询问详情。8月13日,上海市高级法院对两名英国罪犯开庭审理,英国驻沪副领事柯毅安按通知出席旁听。两名罪犯被依法判刑。服刑期间,英驻华使馆和驻沪总领馆曾派领事科曼和副领事肖杰慕至上海第一监狱探视3名英国罪犯(包括前述罪犯马克·倍伯),中方提供方便。

1993年9月11日,英国人西蒙(S. D. Simon)携带大麻450克从上海乘“鉴真”轮前往日本时被上海海关查获。本人承认是在8月17日从巴基斯坦经新疆红旗拉甫携带毒品入境。市公安部门对西蒙实行刑事拘留。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于9月13日向英国驻沪总领馆作了通报。9月14日,英国副领事肖杰慕到第一看守所探视罪犯西蒙,中方提供方便。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