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上编·第五篇重大战争期间上海的中外交涉->--第七章二次革命期间->--

第三节 所谓西兵兼卫闸北

2004/2/24 9:34:57

1913年7月24日,上海讨袁军司令部迁入闸北后,夏粹芳、吴小敬等商人联络部分在闸北置有产业之洋商于25日开会,决定请求工部局“保护”,并在征得工部局同意后,函告闸北市政厅,要求通报各商团、各区警察署及各社会团体。闸北商团得悉此事后,激烈反对,于26日致函市政厅陈明态度。商团会长俞宗周以个人名义致函市政厅,说此举大损主权,商团全体决不承认,定以武力从事。闸北市政厅将此事起因及商团的态度呈报江苏省都督及省民政厅,请示应对办法。江苏都督、民政厅长接报告后,一面饬令淞沪警察厅组织警备队,加强闸北维护社会秩序的力量,一面训令闸北市政厅,劝导市民,慎勿轻举妄动。

但是7月27日晨,工部局已令巡捕房总巡卜罗斯率马队30人,美国商团150人,携带机关炮6尊,开入闸北,驱散讨袁军士兵207名,并至市政厅驻防。

闸北市政厅长钱贵三深恐西兵与闸北商团发生冲突,于午后函请美国领事到厅面商。随后,工部局答应换派华商团至闸北驻防。华商团司令徐通浩并到闸北警察厅称:“或疑外人欲乘间推广租界者,系属误会。”可是未过多时,华商团就被调离,工部局又把商团中的西兵调入闸北。此时,讨袁军司令部已迁往吴淞,士兵已被驱散。28日,工部局复派中西探捕分赴闸北各区调查,证实闸北境内已无讨袁军之踪迹,于29日晨6时将商团撤回租界,旋又由公共捕房派数名印捕往驻宝山路商务印书馆印刷所予以“保护”。

当印捕前往商务印书馆时,适有闸北三区所派之巡士亦在馆内,印捕驱逐未成,急返捕房报告,捕房出动大批西印巡捕,前往宝山路、宝兴路,声称中国警察应即让出,由他们代行保护之责,并强行驱逐岗警。中国警察愤愤不平,齐集闸北商团公会,申明闸北非租界地段,工部局巡捕以武力驱逐中国警察,是明目张胆侵犯中国主权,向工部局提出抗议,并向商团借得枪枝数十支,复返上述地区,将西印巡捕赶走,部署了数十名警察,守卫宝山路口。

闸北居民从一开始就痛恨夏粹芳、吴小敬等人引狼入室的行径,西印巡捕武力驱逐中国警察的行为更是火上浇油,怒不可遏的市民将吴小敬扭送市政厅,要求予以惩办。闸北市政厅长钱贵三见众怒难犯,只得将吴小敬押入检察所。

工部局在得到西印巡捕被中国警察驱逐的消息后,立即出动军队。总巡卜罗斯率万国商团俄国队马步炮队赶赴闸北市政厅,分作两队,一队对付市政厅,一队配大小炮各2尊对准警备队。另在市政厅四周划定警戒线,不准行人通行。

为避免武装冲突,闸北市政厅长钱贵三与闸北商团司令尹村夫商量后,邀卜罗斯在市政厅谈判。在中国方面同意立即释放吴小敬后,卜罗斯率西印巡捕离去。

与此同时,闸北三区警察署与万国商团代表谈判退兵条件。万国商团方面提出4条:(1)闸北巡警出巡时不带刀枪;(2)待万国商团查明闸北警方确实遵守此条后,将马步炮队悉数撤回租界,闸北地面仍由中国方面管辖;(3)如闸北巡警总局不发巡警月饷,应由工部局担当一切;(4)闸北警方将所有枪械交万国红十字会驻沪机构保存。除第3条外,闸北警察署均予同意。

7月30日,万国商团俄国队在对第三区警察署第二警察分署进行搜查后撤退。随后,代理领袖领事、荷兰总领事致函各国驻沪海陆军临时总司令那瓦,令其派水兵125名进驻闸北,以“保护该地地面安宁”。那瓦先派日本水兵20余人驻守闸北警察厅,午后3时撤离,傍晚改派英国水兵200余名,携带枪支,继续驻守警察厅。

同日,淞沪警察厅长穆湘瑶致函万国红十字会驻沪机构表示,中国警察在辖区内持枪执行任务,为中国警察之权力和职守,外人无权干涉。

关于西兵撤离闸北的交涉也在北京外交部与外交使团之间进行。经过商议,英美大使表示,一俟闸北秩序恢复,就当撤回。

8月13日,北军占领吴淞炮台,二次革命失败,讨袁军全部撤离上海,领事团于16日由英领事通知交涉使张煜全,外兵将于17日晨撤离闸北,请中国官员到警察厅接收。17日晨7时,完成交接手续,外兵退出闸北。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