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上编·第五篇重大战争期间上海的中外交涉->--第六章辛亥革命期间->--

第四节 其他交涉

2004/2/24 9:33:26

英兵“义冢”迁地案

民国建立后,上海的资产阶级在寻求发展实业的更大空间时,城市建设、旧城城墙的拆除被重新提上议事日程,上海并专设城壕路工事务所董理其事。

但拆城一事刚刚开始,便遇到一棘手难题。原来在老北门西首有英兵“义冢”一处,建于60年以前。按照城壕路工事务所规划,该处英兵“义冢”应迁走,让地辟路。交涉使函商英领,并亲往面恳。英领起初并没有明确反对。城壕路工事务所因急欲开工,令承包工头率民工前往拆除坟后城墙,遭管坟人阻拦。此后英领致函交涉使陈贻范,提出该“义冢”为“神圣不可侵犯”,反对迁移。中方交涉使多次致函英领,要求通融,迁冢让路。英领态度极其强硬,在同年8月3日的复函中,甚至威胁称中国方面“在该处造路,为有心开衅之举。嗣后如再有拆毁糟蹋此冢边界石等事,本总领事定当电本国钦差大臣,允准本总领事有设法保护本国兵士‘义冢’之权。”

因英领拒不退让,拆城一案被搁置起来。1913年3月,中国工程人员修正了筑路方案,英兵“义冢”予以保留,但仍须让地一角,由上海县民政长函请交涉使陈贻范,再次转商英领让地。恰在其时,公共租界工部局为从成都路中段向北辟路,发生向广肇山庄借地问题,两事案情相同。上海市政厅总董陆崧候建议政府方面同英领协商。5月20日,陆崧候受上海县民政长李平书委派与英副领事会商,双方拟定一让地办法,英方同意“义冢”东边让地1分7厘4毫,迁坟及石碣等项工程,由工部局工程处承办。作为交换条件,中国方面让出大通路中国坟地地皮1分7厘4毫给工部局。

不久,二次革命爆发,此案再次搁置。1913年11月,双方再续前议,交涉使杨晟照会英领,表示对前议办法一概承认,英领也将他签字同意之英兵“义冢”地让地图及中国坟地迁让图函送上海县知县存案。

取缔华界西人赌窟

1912年7月,通商交涉使陈贻范接上海领袖领事比领函称,据工部局报告,在河南北路发现一洋人开设的赌窟。比领表示:该路段在华界,经常出入赌窟聚赌之外人无一在领事馆注册,对于中国警方的取缔行动,各国领事不会加以干涉。如中国方面需要工部局巡捕协助,也可考虑。

7月27日,陈贻范又接美国代总领事函,称聚赌外人中虽有美国人,美国领事馆对中国警方的行动不会予以干涉,对聚赌美国人将据实以办。

陈贻范接函后,即函闸北市政所并转警务所,希望能尽早取缔,以维护治安。闸北市政所饬警务所进行侦查。据查,该赌窟设在河南北路(与宝山路接壤)24、21号,西文牌号为Mount Pleasant Hotel,经常出入的有日韩女性侨民,也有欧美等国男性侨民。中国警方早已怀疑外人在里面从事不法活动,但未获确凿证据。但对于搜捕行动,警方表示殊为难办,说参加聚赌的洋人不少携带手枪,对方拒捕,警方可否还击,出了命案,谁负其责?闸北市政厅接到报告后也觉棘手,权衡再三,作了“入屋捉赌,殊属危险,未便率行照办”的批示,对这一赌窟仍然听之任之。

《民权报》交涉案

1912年5月20日,上海《民权报》发表反对北京政府借外债之时评,言词激烈,号召国人诛杀袁世凯等人。22日午后,工部局巡捕房以该报“鼓吹杀人”罪,请由会审公廨出票,将该报主笔戴季陶(字天仇)拘捕。23日,交涉使陈贻范应日报公会之请,照会领袖领事比领进行交涉,又函会审公廨,进行申诉。6月13日,会审公廨进行第二次审讯,最后以罚款30元开释。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