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上编·第五篇重大战争期间上海的中外交涉->--第四章八国联军侵华期间->--

第一节 “东南互保”谈判

2004/2/24 9:29:05

1900年,在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高涨,清政府已控制不了局势之际,英、美、法、俄、日、德、奥、意八国联合出兵,侵占津、京,镇压中国人民的反帝斗争,乘机洗劫津、京,并于1901年迫使清廷签订了一个进一步实行“门户开放”,置中国于列强共管之下的《辛丑条约》。

当时,在列强已悍然出兵的情况下,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被迫宣战。在此期间,列强为防止南方也激起事变,危及其重要势力范围,以张之洞、刘坤一为代表的清廷东南督抚为保持南方的社会现状和“中外相安”局面,相互之间进行了“东南互保”的密商、谈判。

两广总督李鸿章、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等人,一开始就坚决主张剿灭“拳匪”(指义和团)。英国政府曾授权驻上海和汉口的英总领事通知张、刘两总督,如果他们“采取了维护秩序的方法”,他们将受到英“帝国海军的协助”。张之洞、刘坤一等也向英领保证,他们将保护各国在长江中下游各省的利益。此时,任铁路督办大臣的盛宣怀积极串连于李鸿章、张之洞、刘坤一这几个督抚和中外双方之间。他同上海道余联沅一起,与各国驻沪领事频繁磋商。在英、俄、法等国表示其军队不进驻上海、南京、汉口后,6月20日,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和闽浙总督许应骙联名致函上海领事团,表示“无论北京形势如何,本省内之和平秩序与外国人条约上之权利,仍保护不怠。”6月21日,清政府对外宣战密谕下达,李鸿章把它看成是个伪诏,决定不照办。密谕传至上海,刘坤一、张之洞、盛宣怀等人决定压诏不宣。6月23日,英领事署致函余联沅,说“各国兵种开往北方,专为弹压拳事”,要求在各国“水师过沪时,切勿阻拦,并给予方便”。余联沅立即复函同意,并即通知各地,让外国水师过境。同时,经盛宣怀、余联沅及张之洞、刘坤一的代表等人与各国领事就东南互保事宜多次密商后,于6月26日在北浙江路会审公廨内议定《东南保护条款》九条和《保护上海租界城厢内外章程》十款。

《东南保护条款》主要内容为: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各国商民教士产业均归南洋大臣、各督抚切实保护。《保护上海租界城厢内外章程》主要内容为:租界内华人及其产业,应由各国巡捕巡防保护,租界外洋人教堂教民,应由地方政府妥为巡防保护。

6月27日,驻沪领袖领事、葡萄牙领事华德师(Valdez)委托英领事霍必兰(Warren,Sir Pelham)照会余联沅并转告刘坤一、张之洞等人,称在华各国水师提督已在大沽口订立协议,各国军队“只为弹压义和团”,“决不开端举动,或遣兵丁沿江登岸。”余联沅复照领事团,告以刘坤一、张之洞等总督已同意“无论此事如何,均照原议办理,该辖境内如遇有游历洋人、教堂医院等,均要加以保护,不使乱民稍有生事。”他在上海出示晓谕:“本埠城厢内外以及租界,均有华洋兵丁,各分界限,按段巡防,密加保护。”各国驻沪总领事及工部局亦出示布告,申明“水陆兼防,中西合力保护。”

在此期间,上海道余联沅一方面满足了英国等国开往北方、路经上海的军队予以放行和给予方便的要求,一方面又遵照清廷旨意将制造局生产的武器弹药源源不断地运往北方。尽管在6月28日以后,清廷宣战诏书已在上海等地传开,盛宣怀和余联沅则连连致意各国领事,要求各国领事不必疑虑,一再表示中方将“执守沪约,尽力保护,以全东南大局”。7月2日,余联沅、盛宣怀还致函各国领事,对在北京遭义和团袭击受伤的德国公使“表示慰问”,并邀其赴上海、南京等地休养。7月7日,盛宣怀、余联沅与各国驻沪领事再议东南互保事,英总领事霍必澜表示有一支部队已预备就绪,准备在必要时支援江南等地。

然而,由于在《东南保护条款》中,字面上亦有外国军队“不可以在长江沿岸登陆”等规定,于外国侵略行动有所不便,故而各国政府虽同意实行部分条款,却始终不肯“明立条约”。7月13日,上海领事团正式照会余联沅,告知各国政府均不同意在《东南保护条款》上签字。因而条款只是由上海道余联沅与各国驻沪领事共同签字。

此时,外国侵略军蹂躏天津、进攻北京,津、京义民浴血抗击外国侵略者,不可能不在南方掀起波澜。天津沦陷时,上海租界华人纷纷迁出界外,租界“顿然萧条”。7月15日工部局致函平江、广肇、钱江丝业会馆,及四明、京江两公所,宣称租界之内“不论华人、洋人,凡为其身家性命所在,无不一律竭力保护”,要求绅商“安心经营,不必恐慌”。次日,各会馆公所董事即赴工部局办保护护照。7月16日,钱江丝业会馆各董事致函工部局秘书长濮兰德(Bland,John.O.P.),希望“有更进一步的切实办法,以便转劝商民不再迁徙”。濮兰德复函表示将与领事团商议,确定具体办法,“派兵保护”。8月1日,工部局出示“保护”公告,称“已由香港派兵3000余名拔队来沪,以资保护。”次日,上海道余联沅赴英领事馆,就《东南保护条款》中规定外国军队不可以在长江沿岸登陆事与来沪的英水师提督西摩(Soymour,A.S.E.H)商议,西摩强调要以军队“保护租界”。继8月12日英国从香港调集士兵第一批900余人来沪“协防”后,英、法、日、德等国军队相继于8月、9月在上海登陆。工部局于8月底出示“安民”布告,称各国来兵“均系节制之师”,“专为保护租界而来”,“一切皆可无虑”。9月19日,八国联军总司令、德国陆军元帅瓦德西(Alfred Graf V. Waldersee)来到上海,次日在跑马厅检阅各国驻沪军队与万国商团。

1901年9月7日,清政府与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议和条约》。以“保护租界”为由而进驻上海的外国军队却仍然不撤,上海道袁树勋与各国领事进行长达一年的交涉。领袖领事、德总领事克纳贝于1902年10月24日照会两江总督张之洞,表示各国领事已经同意外国军队同时撤离上海,但有一个前提,即中方“不得将长江一带的利益独许予他国”。也就是说,长江流域要对各国“门户开放”,各国“利益均沾”。张之洞表示同意。此后,袁树勋与各国领事就撤军具体事宜反复交涉,11月12日袁树勋与各国领事签订了《自上海撤退外国驻防军协议》,日、德、英、法随后从上海撤退驻防军队。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疏浚黄浦江交涉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