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上编·第三篇列强谋取在沪特权的中外交涉->--第三章控制海关管理和关税权->--

第二节 控制海关

2004/2/26 9:29:57

江海关原设于华亭县漴阙,后迁到上海县城宝带门内。1843年上海开埠后,兼任海关监督的上海道台宫慕久在洋泾浜北设立“西洋商船盘验所”,办理外国商船进出通商及收税事宜,1846年在北门外头霸南面浦设立新关,又称洋关、江海北关,并设南北两卡,实施稽查。日后所称江海关概指此关,亦称上海海关。

新关设立最初几年,税收尚算正常。1853年初,太平军攻占南京、镇江以后,长江流域贸易受到影响,洋货在中国的销路受阻,英国商人便以贸易困顿为由,向英国领事阿礼国要求以“停缴关税作为补偿”,等“时局平定以后,再行完纳”。阿礼国即予同意。从1853年4月起,不到三个月,英商所欠关税已达16.8万余银两。清政府就此提出交涉,经英国驻华公使文翰出面干预,英商才继续纳税。英商13家洋行联名向文翰诉苦,要求英国出面干涉中国内战。

1853年9月8日,乘小刀会起义军占领上海县城、上海道吴健彰被俘之际,租界当局派兵占领租界内的江海关。英国领事阿礼国(Sir Rutherford Alcock)、美国副领事金能亨(Edward Cunnigham)分别发出布告,称“海关行政已陷于瘫痪”,外商就“没有遵守海关规章、缴纳关税的义务”,并擅自颁布“船舶结关临时规则”6条,令英美商人暂时将其应缴关税,或以现金,或以期票,交与领事馆。这就是所谓“领事代征制”。法国代理领事爱棠(B.Edan)干脆以中国政府“无力保护正常贸易”为由,宣布法国商人可以不纳关税。一时,上海成了个不收进出口税的“自由港”,成了走私者的天堂。

1853年10月9日,被英美领事营救至美领馆藏匿的上海道台吴健彰发出通告,宣布他仍然担任苏松太兵备道和江海关监督。此时,清廷正为在其财政收入和镇压农民起义的军费来源中至关重要的上海海关收入的失落而着急。吴健彰奉谕多次向英领阿礼国要求英商清偿所欠税款,均遭拒绝。阿礼国称,上海海关既不存在,中国政府对地方又失去控制力,他国商人可以乘机逃税,又凭什么向英国商人征税?英国领事代征的税款,只能用于英国战舰对贸易维持的费用方面。吴健彰表示,这个问题如得不到解决,他将不许中国商人从内地将茶叶运来上海,以作抵制。阿礼国不予理会。法国代理领事爱棠则强横地复称,中国已无保护外商的能力,怎么能要外商尽缴税的义务?在一个确能依照条约保护法国侨民的地方政府正式成立以前,法国领事决不会令其侨民缴纳任何税款。吴健彰想在海关原址办公,也被阿礼国以严守“中立”为由而断然拒绝。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吴健彰安排“羚羊号”、“羊神号”两艘兵船停泊在租界对面的浦东江面上,作为水上海关的办公处所,开始征税业务。10月26日,他将这一决定通知各国领事。

对于吴健彰重征关税之举,美领金能亨开头通知吴健彰,表示他可以通知美国商人,要他们向海关办理纳税事宜。英、法非但不予理睬,而且称这两艘船只是可能引起麻烦的危险之物,由英国兵舰将它们驱赶到了苏州河里。其他国家的领事对这个水上海关也不承认。这样,在一段时间里,有些美国商人还向海关纳税,英国商人则向英国领事纳税,不愿意纳税的其他国家商人便自由走私。到1854年,美国商人认为自己“吃亏”了,起而抗争。美国公使、领事也态度大变。1月20日,金能亨通告美国侨民,说是中国政府既然允许其他国家的船只不付关税,根据最惠国待遇条款,则美国船只今后也毋需到中国海关纳税。向英领馆交纳税金的英国商人又起而效尤,向英领阿礼国提出了要与美国商人取得同等待遇。

之后,吴健彰在与阿礼国等人联系以后,在苏州河北岸暂借一所房屋,作为海关临时办公处,于1854年2月9日起开始办公。英、美、法等国领事经过协商,取得一致意见,表示承认这一临时机构,并将通知本国商民缴纳关税,但有一个前提,即对于无论哪一个国家的船只,都应一例看待。其时战事倥偬,上海地方政府无力监督各国的船只,只能听任自由出入,仍旧不能收到关税。同年3月,吴健彰在黄浦江上游的闵行镇和苏州河旁的白鹤渚设立两个关卡,对向上海运送丝茶的中国商人征收出口货物税,英、美、法3国领事又以此事违背条约而加以反对。

列强之所以在海关收税上左右刁难,最根本的原因,是欲乘机控制海关。1854年6月15日,阿礼国向英国公使包令提出,上海道台和各有约国的领事,应会同指派一名外国税务委员,两个一等通事,一个或几个中国录事,以及一个或几个外国人充任海关验货员。“外国税务委员应在海关内办公,并且一切公文应由他审阅稽核。税票应有他的签署,同时一切中文案卷和簿籍不但应送他核阅,而且应送交各领事和道台核阅”。随后,阿礼国据此与吴健彰进行谈判,很快达成一致意见,决定英、美、法3国领事各派一员充税务司,负管理责任。6月29日,吴健彰与3国领事议定了上海海关协定九款。其中,在第一条提出由外国人来管理海关时竟称:“海关监督,最困难事为不能广罗诚实精明熟悉外国语言人员,以执行征收事务及履行条约。唯一补救此点之法,为引用外邦人才于海关,由关道选择任用,授与权柄,以行使其职权”。

7月6日,3国领事联名布告此事。7月8日,公布《上海海关征税税则》。

这个协定首开了聘任外国人来担任上海税务司的制度。上海关税管理委员会的首批税务司是英国人威妥玛(T.F.Wade,前任英国副领事)、美国人卡尔(Lewis.Carr)、法国人史密斯(Arthur Smith)。因英国在沪人员最多,商务最多,故在税务司中英国人的发言权最大。一年后,威妥玛回任副领事,税务司由英国人李泰国继任,以后又由英国人赫德继任。上海海关的管理权从此落入觊觎已久的列强手中。

几年后,这种制度由上海一地推行到了全国各地。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原任上海税务司的李泰国被清朝官方任命为总税务司,1863年后又由赫德继任,在任45年,建成了在外国帝国主义支配下的中国海关制度。按此制度,中国各地海关的税务司都由总税务司委派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和其他外国人担任,税务司以下的较高的职员也全是外国人。税务司名义上是清政府所派的海关监督的助理,实际上他们都只向总税务司负责。清廷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授权总税务司管理全部的海关工作。名义上,总税务司及各关税务司均为中国政府所雇洋员,但实际上,他们各自代表其本国利益,中国政府指挥不动他们,海关管理、关税、对外贸易被列强直接把持。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