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外事志->--上编·第二篇有关租界交涉->--第二章租界扩界交涉->--

第二节 法租界扩界

2004/2/26 9:38:36

1849年4月6日设立的法租界,租界面积为986亩,中法双方商定:“倘若地方不够,日后再议别地,随至随议”。这成为法租界日后扩张的借口。

第一次扩界

1860年12月11日,在太平军进攻上海之际,法驻沪代理领事爱棠(Benait Edan)乘机要求上海道吴煦将法租界扩展到潮州会馆。吴煦初以1855年爱棠本人与上海县知县和海防厅协商确定的法租界只到天后宫北墙为由予以拒绝,爱棠则抓住不放,继续与吴煦商谈扩界事宜,吴煦最后同意了爱棠的要求,划出一块土地归法租界。1861年4月19日,爱棠宣布:“法租界已伸展到它的合法界线的最大限度,到达了不久前烧毁的东城关地区,刻了字的界石已经正式安放好”。然而法国政府对这次扩界仍不满意,爱棠旋又通过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Bourbonion,Alphonse,de)向清政府提出要求,将法租界再扩至小东门外,清政府即表同意。是年10月29日,爱棠照会吴煦,告知清政府已同意将法租界南面界线一直延伸到小东门直通黄浦江之小河沿。10月30日,吴煦发布告示,通知小东门外地主遵命出租土地供法国皇家邮船公司租用,面积达34亩,连同1861年4月19日划出的小东门土地,总计扩界近130亩。

第二次扩界

1896年正值公共租界进行第二次扩界活动时,法租界也提出扩界要求。11月,驻京使团给总理衙门的照会中提出了法租界扩界的具体要求和四周界址。后由于公共租界扩界未逞,法租界扩界要求也遭拒绝。

1898年初法国驻沪总领事白藻泰(De Bezaure)照会署上海道蔡钧,提出扩界要求。3月4日,白藻泰向蔡钧再次提出法租界扩界具体方案,蔡钧当即予以拒绝。7月17日,爆发了法租界当局以武力强占四明公所的第二次四明公所血案(本志有专门记载)。7月24日,江苏布政使聂缉椝、上海道蔡钧在与白藻泰就四明公所血案进行交涉中,白藻泰乘机提出法租界扩界计划,聂缉椝、蔡钧原则上同意了白藻泰的要求。后因英、法之间就法租界扩界界至延伸到吴淞、浦东等地而发生矛盾,法租界扩界具体界址悬而未决。

1899年3月27日,白藻泰宣布放弃对十六铺码头一带、西门外,以及浦东和吴淞的扩界要求。至是年6月底,在公共租界立新界时,白藻泰与两江总督刘坤一的代表福开森、余联沅议定法租界新界址:北至北长浜(今延安东路西段),西至顾家宅、关帝庙(今重庆南路),南至打铁浜、晏公庙、丁公桥(今西门路、自忠路),东至城河浜(今人民路西段)。这次新扩面积1112亩,比原有面积扩大近一倍,总面积达2135亩。1900年1月27日,上海道余联沅公布了法租界新的界址。

第三次扩界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执政期间,法国驻沪总领事甘世东(Gaston Khan)及法国驻华公使康德(又译康悌,Conty,A.M.R)于1913年借法租界外马路的警权问题,企图再一次扩大租界面积,上海镇守使郑汝成予以拒绝。

1914年2月13日,袁世凯电令上海镇守使郑汝成、警察督办萨镇冰、交涉员杨晟与甘世东交涉。以法方允许中方警探可在法租界内自由逮捕人犯(实为革命党人)等条件为交易,满足了法方这次扩界要求。4月8日,杨晟与甘世东签订了上海法租界外马路划分警权协定,共11条。至此,法租界四至为:北起长浜路(今延安中路),南至斜桥徐家汇路,东自麋鹿路(今方浜西路)、肇周路、斜桥,西至英之徐家汇路(今华山路),面积净增13015亩,为1849年初划法租界面积的15倍,总计达15150亩。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