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水利志->--第一编水利自然环境->--第三章水域水系->--

第二节 陆域水系

2003/12/19 15:07:50

一、黄浦江

黄浦江是构成上海陆域水系的最大干河,上游有斜塘、园泄泾、大泖港三大源流,以淀山湖以下的拦路港为干流,至吴淞口全长113.4公里。河身自米市渡主流近乎东西向,至闸港转为南北向,汇集9个县(区)来水,贯穿上海市区后,在吴淞口流入长江。黄浦江集航运、供水、灌溉、排水、旅游于一身,是一条多功能河道,亦是太湖流域主要排水河道。

太湖下游古有三江排水入海。《尚书·禹贡》(公元前2286~2278年间)中有“三江既入,震泽底定”的记载。震泽即今太湖。东晋庚仲初作《扬都赋》自注“今太湖东注为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分流,东北入海为娄江,东南入海者为东江,与松江而三也”。娄江为今浏河的前身,松江即今吴淞江。东江故道向东南入海;其上游为白岘湖群,中游为淀泖湖群,下游则分散为许多分支入杭州湾。东江在唐以后湮没,为黄浦江所代替。淀泖湖群的“三泖”原是东江主流,据南宋《云间志》载:“谷泖,县西三十五里,周围一顷三十九亩。古泖,县西四十里,周围四顷三十九亩。今泖,西北抵山泾(在今青浦县拦路港东),南自泖桥出东南至广陈,又东至当湖,又东至瀚海塘而止。”北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曰:“泖在华亭境,泖有上中下之名,泖之狭者犹且八十丈。”又据《读史方舆纪要》载:“西北抵山泾水形圆者,曰圆泖;南近泖桥,水势阔者曰大泖;自泖桥而上萦绕百余里,曰长泖”。三泖北承淀山湖来水,西纳杭嘉湖平原来水,经金山县河道汇入柘湖,通过小官浦(青龙港)等十八港入杭州湾。

由于修筑捍海塘堰,至唐末,东江的许多出海水道被捺断。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乍浦堰坏,乃重新筑堰。南宋乾道七年(1171年)海患严重,遂重修柘湖十八堰,筑运港大堰,仅留新泾塘以通盐运。南宋乾道八年除张泾河建闸通海(青龙港)外全部筑坝捺断,至此东江下游的出口大多被堵塞。自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以后杭州湾出海口先后全部封堵,泖水出黄桥向东直冲大黄浦,加速了黄浦江的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泖逐渐淤积。上泖在今金山,平湖之间,因形如长带故名长泖,今已淤成田。中泖在今金山、松江之间,因面积较大,故称大泖,今已全部围垦为荡田,亦称泖田。下泖在今松江、青浦之间,泖略呈圆形,故又称圆泖,圆泖今尚存,即今之泖河,但面积已缩小。淀泖湖群的淀山湖及浙西平原来水全部改道北流、东流。经横潦泾流经闸港再折向北流,注入吴淞江,和原来的上海浦相并,黄浦水道的雏形逐渐形成。

南宋以后,由于海岸线向东推进,吴淞江河口段不断淤淀,下游亦几乎淤成平陆。又由于宋初太湖东筑长堤,兴建长桥,江堰来水减弱,水害加剧。明永乐元年(1403年)苏松水患,户部尚书夏原吉赴江南治水,采用叶宗人的意见,开通范家浜,上接大黄浦,下接南跄浦口(今吴淞口);引导淀山湖一带众水改由范家浜东流,在复兴岛附近同吴淞江汇合折向西北流至吴淞口入长江。

开挖范家浜工程于永乐元年开始,翌年九月完成。征用民工20多万人,开挖河道共一万二千丈,河面阔三十丈,此后众水汇流,水势湍急,不浚自深,河口不断扩大为“横阔头二里余”的黄浦江。明天顺二年(1458年),开通吴淞江宋家浜河段(今靠近外白渡桥的苏州河段),形成今吴淞江下游新道。明成化八年(1472年)在筑杭州湾海塘时,青龙港口亦终于堵塞,至此东江下游出口完全封闭。范家浜一开,下游通畅,黄浦总汇杭嘉之水,又有淀山泖荡诸水以建瓴之势,“从上灌之,是以流皆清驶,足经敌潮,虽有浑浊,不能淤也”,所以黄浦得以自然扩大。范家浜浚治之后,“水势遂不复东注松江,而尽纵浦水以入浦,浦势自是数倍于松江矣”,遂形成“黄浦夺淞”的局面。至明嘉靖元年(1522年)黄浦江水系全面形成。

黄浦之名,始见于南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高子凤为西林(今浦东三林镇西)南积教寺所作的《碑记》中。南宋时期的黄浦,乃指今闸港迤北向一段,为吴淞江的支流。元末明初,闸港以北统称“大黄浦”,清代始名黄浦江。

黄浦江干流段长82.5公里。干流上段自米市渡至闸港长28.5公里为东西向,河身较顺直,河面宽在300米左右。水位在3.5米时的过水断面为3540~4100平方米,河底标高为-8.0~-20.0米,以松江毛竹港口附近最深。干流至闸港(大治河西口)转为南北向,长54公里,其中在龙华以下40公里,河道弯曲较多,贯穿上海市区后在吴淞口流入长江。该段在水位3.5米时,河面宽度自320米放宽至770米,断面为4700~6700平方米,河底高程为-8.2~-17.1米,河口段较浅。黄浦江两岸有50余条支流,联系着广阔的河网,形成水系。从北岸、西岸流入的主要支流有新西大盈——华田泾、油墩港、通波塘——大涨泾、淀浦河、吴淞江(苏州河)、蕰藻浜等;从南岸、东岸流入的有张泾河、紫石泾、金汇港、大治河、川杨河等。

[图1-3 黄浦江历史变迁示意图]

黄浦江水系在上海市境内的集水面积达5193平方公里,占全市总面积的81.9%。潮流界一般可上溯至淀山湖及浙沪边界处,潮区界可达苏州、嘉兴运河及平湖塘一带。

黄浦江上游三大源流,西北一支为主流,自淀山湖口淀峰起为拦路港,下接泖河、斜塘至三角渡,其间又有太浦河汇入泖河,该支主要承泄太湖及江苏淀泖地区来水,太浦河开通后,成为黄浦江主要水源。中间一支为大蒸塘——园泄泾,上接浙江省红旗塘,主要承泄太湖及浙江杭嘉湖地区来水,两支汇合后为横潦泾。西南一支为大泖港,主要承泄杭嘉湖地区沪杭铁路以南及金山县西南部地区来水。大泖港汇入横潦泾后为竖潦泾,折向东流即称黄浦江。

[斜塘]

[园泄泾]

[大泖港]

黄浦江承泄太湖流域来水,据米市渡站1954~1990年资料,多年平均径流量为319秒立方米,相应水量为100.6亿立方米。年际变化较大,丰水年(1954年)平均径流量为755秒立方米,折算水量为238亿立方米;枯水年(1979年)年径流量为153秒立方米,折算水量48亿立方米。径流量的年内分配非汛期略大于汛期,汛期(5~9月)多年平均流量为304秒立方米,非汛期(10~4月)为328秒立方米。非汛期泄量大于汛期泄量,这是由于太湖下泄洪水常受下游台风高潮顶托,使径流滞蓄于广大河网湖泊中,待非汛期才能排出。

黄浦江的潮流一般可上溯至淀山湖——浙沪边界,潮区界可达苏嘉运河平湖塘一带,吴淞站最大涨潮流量为10100秒立方米,最大涨潮水量为12510万立方米(历时5小时41分钟),参见(表1~14),最大涨潮流速为每秒1.8米,每潮平均进潮量为5800万立方米,年平均进潮量为409亿立方米。

 

表1-14          黄浦江主要测站实测流量表

潮别

特征

吴淞

米市渡

涨潮

最大瞬时流量(立方米/秒)

10100

4560

发生时间

1984年8月29日

1984年7月31日

最大涨潮水量(万立方米)

12510

7180

发生时间

1984年8月29日

1990年11月20日

历时

5小时41分

7小时1分

落潮

最大瞬时流量(立方米/秒)

5740

2980

发生年月

1983年6月26日

1973年9月17日

最大落潮水量(万立方米)

11350

6450

发生年月

1983年6月26日

1990年11月21日

历时

8小时13分

8小时20分

说明:①②为松浦大桥站测流。

黄浦江为湖源型感潮河流,河口吴淞站历年最高潮位为5.74米(1981年9月1日),多年平均高潮位为3.28米,平均潮差为2.27米,最大潮差为4.48米(1962年8月12日)。平均涨潮历时为4小时33分,平均落潮历时为7小时52分,全潮历时为12小时25分。当潮波进入河口上溯时,由于受到河床阻力和径流顶托而发生变形,水位愈向上游,前坡愈陡,后坡愈缓,而涨潮历时向上游减短,落潮历时则加长。下游黄浦江公园站历年最高潮位为5.22米(1981年9月1日),年平均潮差1.83米,上游米市渡站历年最高潮位3.86米(1989年8月4日),年平均潮差为0.99米。

黄浦江潮位还受热带风暴和强冷空气过境影响,造成壅高增水,据黄浦公园站1928~1990年资料,高潮位壅水0.5~1.0米,约占总数的31%;其中1981年9月1日(农历八月初三)大潮汛适逢8114号强台风侵袭,增水达1.20米,出现了历史最高潮水位达5.22米,接近百年一遇,比市区地面高出约2~2.7米,对市区形成严重威胁,上海地区沿江沿海20余个测站的高潮位均超过历史纪录。

黄浦江泥沙直接来自长江口、吴淞口,多年平均含沙量为每立方米0.263千克,上游松江米市渡处为每立方米0.067千克,河口含沙量远大于上游。黄浦江上游有宽广的河网及湖泊群,含沙量较少,淀山湖口的淀峰站多年平均含沙量为每立方米0.049千克(见表1-15)。但全河段的粒径级配一致,据1958年2月调查资料中数粒径(d50)均在0.024~0.026毫米之间。从整个河道来看,已形成较为稳定的河床,但河口段有淤积现象,主要是由长江引进潮水带来泥沙,一般在每年6~10月长江洪水季节淤积,11月以后长江枯水季节冲刷,形成“洪淤枯冲”,视黄浦江的径流比重而变化。黄浦江两岸支流淤积情况,还有人为影响。在支流河口建闸以后,如引水排水处理不当,缺乏冲沙措施,会发生内部河网及闸下游段的淤积现象。自1988年以来,黄浦江的蕰藻浜东闸和淀浦河东闸等下游处,自记水位台先后发生淤塞,低潮水位相继中断,出现闸下河段普遍淤积状况。

 

表1-15         黄浦江主要测站含沙量表

单位:千克/立方米 

测点

多年平均

最高

最低

测点深度(米)

吴淞口

0.263

1.192

0.007

6.1

北港嘴

0.213

2.123

0.006

6.1

建源码头

0.150

1.450

0.004

6.1

松江

0.067

0.483

0.003

水面

淀山湖

0.049

0.336

0.001

水面

黄浦江的咸潮影响,发生在每年的枯水期,即10月至次年4月间,据吴淞水厂1970~1987年资料,咸潮(指含氯度超过100毫克/升,相当盐度为0.21‰以上)多年平均出现63天,最多达145天(1979年),最少亦有11天(1983年)。咸潮影响范围,一般在河口至南市水厂之间。黄浦江遭受咸潮最严重的年份,是1978年11月至1979年5月,咸潮持续达208天,吴淞水厂出现最高含盐度为7.16‰,相当含氯度为3950毫克/升,沿江均受咸潮影响,最远到达闵行水厂,造成工业停产或产品质量下降,直接经济损失达千万元以上,为黄浦江近十数年所罕见。

黄浦江潮位、含盐度参见表1~11、表1~13。

二、吴淞江(苏州河)

吴淞江现为黄浦江支流,自瓜泾口向东,流至青浦县赵屯乡进入上海市境内,至黄浦公园入黄浦江,全长125公里。其中上海市境段53.1公里。吴淞江古名松江、亦称松陵江、笠泽江。北宋郏侨所著《太湖水利》中称松江,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改华亭府为松江府后,始称吴淞江。清代晚期上海辟为商埠后,上海市区段习称苏州河。吴淞江是一条具有排洪、航运、灌溉能力的多功能河道。

吴淞江最早的正源,出自今江苏省吴江县城以南的太湖口。在太湖地区成陆过程中,吴淞江是古“三江”之一,随着海岸线向东扩展,吴淞江随之延伸。东晋时入海口在今青浦县东北旧青浦镇西的沪渎村,唐代中期在今江湾以东,北宋时在今内高桥附近的南跄浦口,后又改入大跄浦口(即今吴淞江),明代初改入黄浦江,成为黄浦江的支流。唐时河口宽达二十里,北宋时尚有九里,元代为两里,明代初仅一百五十余丈。今河身东西窄,中间(江苏省吴县东坊至甪直)较宽,最宽处达600~700米,上海市区段为最狭处仅40~50米。

历史上吴淞江既是太湖排水入海主要水道,也是一条重要航道。唐天宝五年(746年)已在松江(古名)南岸设立青龙镇港(今青浦县北三十里,近黄渡以西)。据《青浦县志》称“孙权造青龙战舰于此,故名。唐时控江连海,置镇防御。……宋设监镇理财官,……为海舶辐辏之地,人号小杭州”,此为上海港的发端。唐元和五年(810年)“堤松江为路”,以便率挽漕舟,至北宋庆历二年(1042年),“堤界于松江太湖之间,横截五、六十里,以益漕运”。经过历代三百余年不断加以修固,长堤纵拦松江口门,史称吴江塘路。吴江塘路的兴筑,东太湖出水迂回绕道,宣泄不畅,使下游河道逐年不断淤浅,河口宽度日渐浅狭为五里、三里。

旧时吴淞江有南支九十六条,北支八十二条,有五汇(大湾子)、四十二弯(小湾子)说,“五汇”是白鹤汇、顾浦汇、安亭汇、盘龙汇和河沙汇等,北宋宝元元年(1038年),裁直吴淞江介于华亭、昆山之间的盘龙汇弯道,弯道原长四十里,裁直后减为十里,“道直流速,其患遂弭”。北宋嘉祐六年(1061年)裁直了吴淞江中游的白鹤汇,“直泻震泽之水,东注于海”。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裁直了位于吴淞江南岸居于白鹤汇、盘龙汇之间的顾汇浦。3次裁湾取直,提高了吴淞江排水能力,减轻了水患。同时亦改善了航道条件,青龙镇港仍是“海舶辐辏,岛夷为市”,与福建、浙江、广州和交州(今越南河内)等有货物贸易往来。但吴淞江变化很快,到了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吴淞江下游潮泥湮塞,水溢为患,宗正丞徐确、提举常平言“请自封家渡古江(在今黄渡东封家浜一带)开淘至大通浦,直彻河口七十四里;以常平纟昏钱米,十八万三千余,充调夫之费”,这是开挖吴淞江河口的最早记载。但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水仍为害”。北宋大观三年(1109年)两浙监使请开淘吴淞江,复置十二闸,于北宋大观四年动工。这是吴淞江下游置闸的最早记载。

吴淞江在宋代虽经历三百余年的裁湾疏浚等整治,仍日趋萎缩,但尚未严重湮塞,到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海舟巨舰,每自吴淞江驾驶,直抵城东葑门(苏洲)湾泊”。大德初年下游严重淤积,元大德八年(1304年)海道千夫长任仁发治水,仍大浚吴淞江。西自上海县界吴淞旧江,东抵嘉定县石桥浜,迤逦入海,长三十八里八十一步三尺,深一丈五尺,阔二十五丈,役夫为数一万五千,为工一百六十五万有奇,次年二月毕工。此后,元泰定元年(1324年),元至正元年(1341年)又有2次疏浚,均旋浚旋淤,收一时之效,始终未能解除泄水不畅的困扰。

元代图谋恢复吴淞江故道深阔的努力失败之后,吴淞江情况进一步恶化。明初吴淞江下游几乎淤成平陆,“滟沙淤死,难以施工”,黄浦江通吴淞江入口地段也“遏塞难浚”。永乐元年苏松水患,夏原吉江南治水,在采用叶宗人主张“范家浜引浦入海”的同时,采纳元代周文英的主张,实施“掣淞入浏”。开昆山夏驾浦掣吴淞江水北达娄江(即浏河),又排嘉定西顾浦、南引吴淞江水北贯吴塘,亦由江入海。但吴淞江上游来水减少,加速了吴淞江的萎缩过程。明清两代治水者,仍坚持吴淞江为太湖排水正道的观点,下游曾疏浚20余次。

明天顺二年(1458年)吴江、湖州大水,开浚吴淞江下游旧道,西起大盈浦,东至吴淞江巡司(今潭子湾附近),全长约两万两千丈,阔十四丈,深两丈。明成化十年(1474年)浚自夏驾浦东至西庄家港一万一千七百余丈。明嘉靖元年(1522年)巡抚李充嗣浚夏驾浦至嘉定旧江口龙王庙(今黄渡东)六千三百三十六丈。并于夏驾浦、新洋江(今青阳港)与吴淞江交汇处,建造石闸、节制江流,以防止济河潮沙倒入吴淞江。明隆庆三年(1569年)太湖流域嘉兴、吴江等县大水,在巡抚海瑞主持下,始将吴淞江作为黄浦江支流进行整治,对吴淞江宋家浜新道加以疏浚,自黄渡至宋家桥(今市区福建路桥附近)长八十里,原江面阔三十丈,减半开十五丈,底阔七丈五尺,至此吴淞江下游完全改入苏州河今道,由外白渡桥入黄浦江,成为黄浦江的支流。

清代,对吴淞江下游段的疏浚亦较频繁,康熙十年(1671年)因去年太湖湖水泛溢,浚吴淞江自黄渡东口至新泾口施家港止,长一万另四百九十一丈,河面宽十五丈,底阔七丈五尺,深一丈五尺,并于康熙十二年建闸于宋家桥(在今福建路桥,旧称老闸桥附近),此闸于康熙二十九年废。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建闸于上海金家湾(即今大统路桥旧称新闸桥附近)。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开吴淞江引河及黄渡镇越河。吴淞江引河自清洋(阳)口起至镇洋(旧县,今太仓县东部)界止,两千四百十四丈;黄渡镇前吴淞江河身曲折浅窄,两岸居民稠遏,疏浚难施,因而在今黄渡镇南另开新道,长六百四十丈,至黄渡原千秋桥外越过变曲段,因名越河。清道光七年(1827年)浚吴淞江自井亭至曹家渡,逢湾取直,长一万一千丈,并认为“吴淞江闸(金家湾)既积沙,又阻舟”遂予拆废。

吴淞江是一条中等感潮河流,潮流界在黄渡附近,潮区界在赵屯附近。吴淞江比降十分平缓,黄渡至河口河底只有万分之0.85。河口(黄浦公园站)多年平均高潮位3.12米,多年平均潮差1.83米。苏州河上游北新泾多年平均高潮位2.78米,多年平均潮差0.72米,历年最高潮位为4.14米(1928年9月16日)。

吴淞江上游太湖瓜泾口站多年平均流量为19秒立方米,流经上海境内黄渡站多年平均净径流量为6秒立方米,至河口段浙江路桥站多年平均净径流量增至22秒立方米。黄渡以上有蕰藻浜等许多支流分水减少了上游来水的68.4%。黄渡以下,支流水量汇入,以及市区的苏州河段沿岸每天约70万立方米工业废水和46.7万立方米生活污水的排入(折合流量13.6秒立方米),约占苏州河水量的62%。由于废污水的大量排入,日积月累,致使苏州河水体常年黑臭,在黄渡以下形成一条长约30公里的污水沟,并随潮水作用在苏州河中、下游回荡。夏季,当上游来水减少时,污水上溯加剧。1977年8月特大暴雨期间,苏州河最大净泄流量达130秒立方米,水质曾一度明显好转,接近地面水标准。

吴淞江在上海市境内曲折多弯,从北新泾至外白渡桥有急弯9处,曲率半径仅40~150米,河底宽度15~20米,河面宽度40~50米。河上有桥梁28座,梁底标高普遍偏低,沪杭铁路2号桥,梁底标高仅4.6米,中水位时可免强通过百吨级船只。

上海辟为商埠后吴淞江的疏浚整治情况、详见第六篇。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