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民用航空志->--第二章机场->--

第二节 龙华机场

2003/12/19 9:37:51

一、辟建

龙华机场原为北洋政府松沪护军使署的江边大操场。操场辟建始于民国4年(1915年)末。当时,松沪护军使署因驻扎军队之需,经过勘查,选定在黄浦江边的龙华镇百步桥一带地方,建造营房、操场等。此项征地工作由松沪护军使杨克威委派上海县公署承办。上海县知事沈宝昌即同测量员和丈绘生等前往该地丈勘,共圈定薛家滩、吴家荡及宣、吴两家宅等民田250亩。并令该处十三图地保向乡民开导说明,将住房坟墓等一律拆让,分等给付官价,不准私抬地价。乡民闻之恐慌,有些民田业主于是年12月27日,联名到上海县公署要求每亩给价洋300~400元。

至民国5年1月,护军使杨克威请上海县沈知事、工巡捐局朱局长会同地方士绅议定地价。沈知事和朱局长即邀同漕河泾乡经董梅宗泰暨二十六保十三图图董吴志英、二十四保小九图图董汤有铭等共同商定:龙华附近民田时值每亩能买银元百余元,现因中央款绌平均每亩给价洋百元,以归平均,所有已种稻麦等类另给春熟2元;地内坟墓迁移费:瓦葬贴还给洋12元、灰葬6元、土葬2元;所种桃树等类每株亦给洋2角,小树不给费,以示体恤。并于1月25日将上述地价具报杨克威核示。

次日,该议定地价的消息见诸于报端,在当地乡民间引起极大恐慌。由于当地乡民平日全靠种植蔬菜,每晨挑至上海市区出售,藉资度日,别无改业之能力,一旦失去土地,必致谋生无路。所以,乡民们议论纷纷,并推举代表向上海县公署和工巡捐局具禀申诉理由,请求另外择地,建造操场,保全农田,以留一线生机。但未获准。同年2月7日,上海县公署和工巡捐局联合发布公告,正式宣布已经核准的圈购民地给价办法,不能更改,只是在公告最后称:本局长本知事派员核实发给,并不加手续费,役人等倘有索取分文或留难克扣,准业户指名控究,惟不得稍有蒙混阻挠,违者惩处,仰业户人等一体照遵。不久,龙华大操场建成。

民国11年,北洋政府驻上海陆军第十师因军事训练需要,向国外订购飞机6架。由于装配飞机需要宽阔场地,择定原松沪护军使署的龙华大操场,作为飞机装配之地。同年9~11月,陆军第十师为存放已装配好的6架飞机,分别在大操场内建造6间竹房和3大间瓦房。至此,龙华大操场正式辟为机场,亦是上海第一个由陆军管辖的军用机场。

二、扩建

1.“中航”对机场的扩建

民国18年6月,经国民政府军政部批准,由航空署接管龙华机场。至民国19年8月后,交通部又将其作为“中航”的飞行基地。

当时,“中航”使用的多系水陆两用飞机,而龙华机场一带江面地处僻隅,且有港湾,极利水上飞机起降。“中航”遂利用龙华机场附近黄浦江面为飞机起降之所,并开始在被称为陆军机场的原龙华大操场建造飞机棚厂等。据民国19年10月25日召开的“中航”第四次董事会记录,时任国民政府交通部长兼“中航”第一任董事长的王伯群,在该次董事会上谈到:现有在龙华操场筹设工厂之议,将来或许将现有飞机棚及龙华操场合并为一,故现在建筑飞机棚之门户方向须水陆双方均行兼顾,不仅水面飞机可以停泊,即将来陆行飞机亦可停也。

民国21年,一二八战事后,龙华操场不再驻军,“中航”职工逐渐将场内原驻军营房拆除,恢复和改进公司在场内的使用设施,并筑建停放飞机的水泥场地。不久,为发展业务需要,“中航”增添陆行飞机,便开始修建陆地机场各项设施。至民国22年末,龙华水陆两用机场初步形成。

对此,于民国23年1月15日出版的第218期《飞报》中还专门作了介绍:中国航空公司因中美航空行将成功,特于龙华水面建筑一伟大之远东水陆飞行港,该港动工已多日,现在水港部分已经完全竣工。至于陆地机场之设备,正在努力进行,不日亦可正式完成。全港在龙华沪杭铁路线的附近,该地前为黄浦江,后为龙华镇,水陆俱有,地点颇佳,全港面积有数千平方英尺,现在机场上面辗轧颇平,可以停落飞机。所谓水港,仅系黄浦江畔之水面而已,该地并无船只经过,港中筑有一狭长之水栏,浮于其上,栏作浅碧色,专供机员之行走落处。在水港旁之陆港,虽占地极广,现在停留飞机,但建筑草率,尚须改良,已有该公司唤雇工人甚多,每日进行筹辟,拟于全场之中,建筑一条狭长飞行大道(即跑道),该道建成后,飞机可自陆上飞跃至空中,甚为便利。

是年3月,“中航”又在龙华机场建造大型机棚,该机棚长175英尺(约53米),宽120英尺(约37米)。机棚采用钢筋砖石筑建,四面装有明窗,左右为储藏室,可储备各种飞机零件。至6月末,该机棚落成,可容飞机10余架。至9月,“中航”召开公司第五届股东年会,总经理戴恩基在报告公司业务情况时称:“龙华新机棚已竣工,建筑费银洋10万元;本年度在龙华收买民地27亩3分五厘,现在建筑新机棚之基地即在其内;龙华机场筑有煤屑碎砖跑道两条。”其时,“中航”已使用史订生式小型陆机,但龙华机场的设施还是比较简陋,也没有电信设备和气象台等设施,其碎石跑道的长度仅为600~800米长。

在此之前,为谋拓展业务和完善飞行设备起见,“中航”在决定扩充龙华机场之际,考虑到工程所需费用巨大,又涉及圈购民地之难事,实非公司独力所能举办。因此,“中航”在独资建造飞航必须的各项设施的同时,将拟定的龙华水陆飞行港之扩充计划,呈请交通部转咨内政、军政各部和上海市政府等,会同协助进行。后经交通部派员协助上海市政府圈定民地,并由交通部拨款征地700亩,接着上海市政府又投资国币60万元,对龙华机场进行扩建。

2.“欧亚”对机场的扩建

民国23年12月16日,“欧亚”从虹桥机场迁至龙华机场后,为业务需要,也开始在机场兴建机库厂房等设施。

“欧亚”在龙华机场内建造棚厂工程,是在民国24年7月5日第31次董事会议上决定下来的。在这会议上,董事们考虑到龙华机场是和“中航”合用,万一公司飞行基地需要移设别处时,“中航”是否愿意收买。后来,经过李景枞、华德与“中航”总经理戴恩基、工程师艾利逊商洽,他们表示目前“中航”飞机数量与日俱增,按“欧亚”原图样面积,到时恐不够使用,如将棚厂增加4米,将来可考虑收买。可是经和营造单位沈生记协商重新设计后,又因“欧亚”代办陕蓉线,须改用多发动机飞机,要求把这棚厂再加长3米、加高0.5米,并将整座棚厂北移建造,使棚厂前的广场能够得到相应的扩大。

由于这项棚厂工程的尺寸一再修改,加上整座建筑需要北移,而北面的地基不但未经市政府征用,并且还有宽约10米、长约150余米的水沟,作为机场与民地的分界线。因此,“欧亚”就必须向民户租用土地,并将原水沟填平,另辟新水道作为分界线;此外,由于工程的扩充,工料等费用也都作了临时增加。至翌年6月该工程完成时,耗资达国币15万余元。新机棚除可同时容纳JU52型飞机3架外,还附有修理厂、电信间、职员办公室及设备精致的候机室。其设计的周密、布置的精美,以及外廊的雄伟,在当时远东也属屈指可数。

至民国25年,经上海市政府及“中航”和“欧亚”的不断修建,龙华机场所有应备的飞行指挥调度、通信电台、机库厂房、机务维修、器材供应及乘客候机室等设施已粗具规模,不仅可供水上飞机起降,而且陆地跑道已增长至1200米,能容DC-2型及其以下各型飞机起降,成为当时中国最好的一个民用航空机场。

此外,“欧亚”为接收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简称“汉莎”)订购的第二架容克JU52型大型飞机,于民国24年10月25日,在龙华机场成功地进行了夜间降落,成为当时上海的一大新闻。据次日出版的《申报》记载;“欧亚航空公司得该机在香港时电沪报告后,因该机须昨天下午7时始抵沪,特将龙华机场前为京沪夜航装置之探光灯,及一切夜航设备一齐开放,并临时装汽油灯及回光灯10余盏。”“龙华飞机场,于昨日下午六时十五分,即在场内陆续不断放火箭(即信号),同时探光灯齐放,使飞机能在空中遥见后,知为飞机场。及至六时四十五分,场中忽闻飞机声,各欢迎者即仰首遥望,见该机已在飞机场空中,仅遥见右翼装一绿色巨灯,该机环场一周后即下降。”

3.日伪时期对机场的扩充

民国26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是年11月,上海沦陷,龙华机场被日军侵占。至民国33年,日伪为了军事上的需要,先后两次强圈民地扩充龙华机场。第一次强占2395亩,每亩给予“中储券”(汪伪政府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纸币,全称“中央储备银行兑换券”,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以1元国币折合“中储券”200元的比价收兑)3391元,作为补偿青苗及拆迁的津贴;第二次强占3051亩,每亩给“中储券”39795元。两次强圈民地共计5446亩(另有一说为5400余亩)。由于这两次都属强占民地,所给予的津贴费并非征用土地的地价,且没有办理过征收手续,因此当时乡民们都未领取。

在这一时期里,日伪在龙华机场虽然并未增添机库,但是增建了两条碎石跑道,其中一条长约1524米,又将原来只可停放10余架飞机的停机场地,开拓至可以容纳100余架重型轰炸机,还添建厂几条东西向的辅助滑行道,以及不少房屋。与此同时,对“中航”和“欧亚”的原有航行设施,也作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4.交通部对机场设施的添建

抗战胜利后,龙华机场一度由国民党空军接管,曾供美国陆军部和海军部使用。稍后,因国民党“还都复员”和民航运输需要,经交通部商得空军司令部同意,美军和驻场空军移至江湾机场,“中航”迁回龙华机场。至民国35年初,“央航”也迁回龙华机场。两个航空公司都添置了一部分飞机,尤其是“央航”购买了驻华美军的剩余飞机,投入复员运输后,使当时航空业务量呈现了空前发展的局面。

但是,这时的龙华机场设施,由于遭受日伪军不同程度的破坏,助航设备、通信设备、航空气象设备等缺乏,虽有南北、东西及东北西南向之跑道3条,也都是碎石道面,又因上海风向关系,以南北向跑道为主要跑道,而该跑道已呈高低不平之状,加上场地排水不佳,每逢雨天,积水成患,飞机起降比较危险,要随时将低陷处填平后才能勉强使用。

自民国35年下半年起,“中航”和“央航”经营的国内航线都有很大发展,并且陆续都在拓展国际航线。为了保持业务发展,两家航空公司联合在龙华机场设立飞机起降指挥塔,合建地下电缆砖管计1396米,并建立起各自的电信台,向空中通话,或向各地航空站直接通报,进行联络。除此以外,“央航”在机场内修缮机库1座,对修理厂各部门设备进行充实并添建房屋,还建造了乘客候机室。至民国37年2月止,“央航”在机场内建筑场棚机房等共计约1846平方米,滑行道宽23米,长259米,铺设水泥面停机坪11711平方米。由于当时中国已参加国际民航组织机构,而国民党空军司令部又呈请行政院,指定广州、天津、昆明和上海4处为国际民航飞机入境机场,其中又以上海的龙华机场最为重要,所以龙华机场的一切设施设备需要符合国际民航组织所规定的标准。为此,“中航”委托基泰工程司拟定了一份南北跑道工程设计草案呈报交通部,并建议由专家组织委员会,或由交通部成立机场工程处,统筹办理建设龙华机场的各项事宜。另外,基泰工程司也建议将龙华机场南北向跑道改建为混凝土道面,作为扩建该机场的第一步工作。

国民党交通部采纳了“中航”和基泰工程司的建议,于民国35年10月11日,设立龙华机场修建工程处,直属交通部管辖,由陈祖东任处长,石裕泽任副处长,并拨款国币90亿元,用于龙华机场的南北向跑道的改建。同时,交通部又聘派专家成立龙华机场工程评议委员会,指导工程处工作。该工程评议委员会由交通部航政司司长李景潞任主任委员,上海市工务局局长赵祖康任代理主任委员,国防部工程署副署长黄显灏交通部主任秘书莫衡和郑家俊、“中航”总经理沈德燮、“央航”总经理陈卓林,以及陈祖东和基泰工程司的关颂声等任委员,凡有关龙华机场工程事项均由评议委员会决定。

[1946年12月龙华机场修建跑道]

[中国航空公司总经理刘敬宜题词]

[中央航空公司总经理陈卓林题词]

龙华机场修建工程处成立后,在工程评议委员会主持下,即着手南北向跑道改建工程的招标和开标等工作。该跑道改建工程是按C-54型,即45吨星座式飞机载重量,由基泰工程司设计的,这是国际民航组织会议所规定的国际通航机场的B级标准。为加快改建进度,龙华机场修建工程处将跑道分北段、中段和南段,分别由保华建筑公司、陶桂记营造厂和中联工程公司承包筑建。

是年12月19日,跑道改建工程正式开工,先准备材料,至次年2月28日完成道面基础,3月7日起铺设混凝土道面,至6月2日完工,同月23日开放使用。该工程共用水泥1.2万吨,黄沙1.7万吨,石料近7万吨。改建后的南北向混凝土跑道长1829米,宽50米,道面厚0.28~0.40米,是当时国内最好的一条跑道,可供70吨以内的飞机起降,即使当时被称为“空中霸王”的DC-4型巨型客机,在满载时,只需滑行跑道的一半长度,就可以离地飞向空中。

在改建龙华机场南北向跑道的同时,交通部民航局于民国36年1月20日正式成立,负责规划建设全国的民航事业。交通部成立民航局的理由,是因为上年圣诞之夜上海发生多起空难事件,死伤惨重,舆论哗然,使社会各界对于民航安全,几乎失却信心。因此该局成立后,首先订定了改善航空安全的规划,改进航空安全设施,其主要建设项目为修建机场、增加助航设备、设置航空通信及气象网络、管制空中交通、制定民航规划和训练民航人员。

鉴于当时上海在全国的重要地位,交通部民航局在拟定修建各民航机场的计划时,将上海龙华机场列为首位,除了南北向跑道改建工程之外,其他预定的建设项目有:建造一座面积约7500平方米的5层业务和客货运综合大楼;修建一条长1200米、宽30米、道面厚0.55米的柏油滑行道;建筑面积为28000平方米的混凝土停机坪;建造可容300人办公的房屋,以及机场排水、水电等辅助设施。另外,还要装设各类助航、通信、气象、夜航等设备,以期于最短期内,使其成为现代化之机场。

此时,龙华机场修建工程处奉令隶属民航局管辖。至是年7月1日,龙华航站成立。龙华机场修建工程处又奉命改称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上海龙华航站工程处(简称“龙华航站工程处”),其隶属关系不变。

龙华机场南北向混凝土跑道完成后,其他建设项目陆续展开,其中第一期混凝土停机坪计20192平方米及滑行道4256平方米,分别于民国36年9月25日和11月5日开工;航站综合大楼骨架工程于民国36年12月12日开工;夜航灯电缆沟管于民国37年2月6日完工,其临时装置已于民国36年12月27日完成并投入使用;第二期混凝土停机坪7068平方米于民国37年2月26日开标。至是年上半年,上述开工项目,除航站综合大楼外,均相继完成。

与此同时,根据交通部及民航局的预定计划,龙华机场的航路设施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民国36年8月20日,上海2-KW归航台启用,并于次年3月23日迁至离南北跑道南端约10公里处的新址,又以1部1-KW之新式发射机作为备用。民国37年3月,离南北跑道中心南端约4公里处的小型归航台启用,以便利飞机在天气情况不佳时进入机场。民国36年7月1日,总辖全国民航专用电信区台及各种助航电台的民航电信总台在上海成立,是年8月20日,设在龙华机场的上海航空电信区台正式与国际民航飞机作陆空联络,并与日本的东京、美国的关岛、菲律宾的马尼拉、越南的西贡(今胡志明市)、泰国的曼谷以及香港等地进行通信联络。此外,民航局于民国36年上半年,又在龙华机场设立上海空中交通管制站和上海气象总台,其中后者要承担向全国各地航空气象站提供航空气象预报工作。

至民国37年上半年,为了增强龙华机场内外的通信联络,龙华航站又在机场增设有线通信网络,其中可通市区的外线电话线路,由电信总局核拨50对,并由上海电信局及美商上海电话公司安装,供民航局在上海的各附属单位和“中航”、“央航”,以及其他驻场单位使用。而机场内部使用的电话,则由民航局上海器材库筹备处配拨100门电话总机1部,磁石式墙机电话60部。

同时,对机场供电设施进行改造。龙华机场的用电一直由上海华商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供给,原供电量为150千伏安,并分配“中航”用电100千伏安,“央航”用电50千伏安,由于机场设施添建不少,供电量已不够使用,经该公司改造机场供电设备后,供电量增至250千伏安。除“中航”、“央航”仍维持原状外,其余电力供龙华航站、空中交通管制站和跑道灯之用,为使用电不超负荷,龙华航站又与上述两个航空公司商妥,白天不使用跑道灯,航空公司可以增加用量以供工场作业需要,夜间开放跑道灯,则由航空公司节制用电,以供机场用电。

是年下半年起,机场又增接口径6英寸自来水管657米长,以供需要,此外,“中航”和“央航”又在龙华航站划定分配的机场使用土地范围内,陆续添建了不少棚厂房屋。至此,龙华机场不仅成为中国民用航空运输的枢纽机场,而且,还是当时远东地区最大的一个国际民航机场。至上海解放时,由于缺乏经费,龙华机场的综合大楼仅完成了框架结构,而其他如夜航灯光系统及导航设施也无法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5.解放后上海民航机构对机场的建设

上海解放后,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空军部接管了龙华机场。1952年起,军委民航局上海管理处修复了龙华机场主跑道(南北向跑道)等设施。从1953年起至1957年,民航上海管理处根据《民航第一个五年计划纲要》,对龙华机场设施又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造。期间,除兴建主跑道南端的远距归航台,以及相应的指点标志和场内短波定向台等外,在1955年修复了东西跑道,于同年11月1日正式使用,至当年末,起降飞机30架次,并再次划定两条跑道侧安全道各100米和禁区范围。同时,还建成维修立2型和C-47型飞机的机头库及混凝土修机坪。

1958~1962年,民航上海管理处(局)根据民航第二个五年计划,继续对龙华机场进行建设。其中包括:1958年对主跑道南端进行扩建,共征用土地87.8亩,迁移居民86户计431人,拆除房屋132间计2134.8平方米。当被征用土地区的居民居住生活等方面发生困难时,民航上海管理处从该机场的另一地方拨出75亩土地,作为他们建房耕种之用。1959年,完成主跑道整修工程、夜航灯光设备安装工程,平整场地2万平方米,兴建了主跑道南端的近距归航台等,并开始接受夜航飞机降落。1960年,完成候机楼大厅改造工程和碎石滑行道工程(面积为3000平方米),兴建了主跑道北端的近距归航台等。此外,在候机楼内建立指挥塔台、区调话台、收信台等,在机场东北角建立无线电发信台,形成了民航华东地区的通信及飞行管制中心。同时又在机场内外建立起有线通信网络。

为了解决从苏联进口的安2型和国产运5型飞机的大修问题,民航总局决定在上海龙华机场组建修理该两型飞机的维修工厂,并于1958年9月,分别从民航上海管理处(195年初扩编为民航上海管理局)和北京飞机维修厂抽调170多名职工参加建厂工程,在龙华机场候机楼右侧杂草丛生的荒地上,清理出一大片场地开始建造机库厂房。至1960年1月1日,民航上海飞机修理厂正式成立,有职工335人。是年11月24日,该厂改名为民航一〇二厂。该厂建厂后试修的第一架飞机是安2型18032号机,经试飞鉴定合格,于是年12月10日出厂。从此,该厂成为专门承修苏制安2型和国产运5型飞机的翻修基地(至1990年10月26日,该厂改名为上海航空维修工程公司,1991年3月1日,经民航总局批准,该公司由民航华东管理局代管改交“东航”。)

1961年4月15日,国务院批准由国防部报送的《关于飞机场附近高大建筑物设置飞行障碍标志的规定》,并于同年5月17日由国防部和交通部联合发布。是年,民航上海管理局组织人员,对龙华机场南北向主跑道北端主要障碍物26处,及其距跑道北端中点相对位置和高度进行测量,从跑道头起计算,超过净空限制范围较严重的有9处,即提出处理意见并经民航总局批准后进行处理。

1964年,国家计委、财政部批准民航25个机场围界工程,龙华机场是其中之一。是年5月3日,民航总局下发《关于设置机场围界的指示》。龙华机场上报预算:围铁丝网8000米(包括油库600米),新开与加深护场沟7400米。经民航总局批准后的工程预算为人民币121173元。后与驻机场空军13厂联系,由该厂承担了3200米的铁丝网工程。该项围界工程于同年8月12日开工至12月30日完工,工程决算为85692.41元。

至此时,龙华机场的主要设施有:主跑道长1830米,宽80米,厚0.35米,砼道面,可供伊尔18型以下各型飞机起降;副跑道长1181米,宽50米,厚0.35米,碎石道面;扇形停机坪1个,面积3.08万平方米,可停伊尔14型飞机9架,或伊尔18型飞机5架;泥结碎石滑行道1条,联络道2条(其中1条是东西跑道);导航设备、调度指挥塔设在候机大楼上层,有超短波台1部,在50公里范围实施日夜指挥,有南远、近归航台,北近归航台,航向下滑信标台,着陆探照灯,永久性夜航灯光设备,日夜均可起降飞机,另有气象台,可为飞行及训练提供气象保障;油库计有油罐8个,最大总容量550吨,正常储存航空汽油400吨。

三、管理

1.划定龙华水上机场位置

龙华机场系民国时期上海唯一的水陆航空港。水上机场有其固定范围,面积为长2438.4米,宽548.6米。水上飞机起飞的位置紧接龙华机场的黄浦江水域。但此水域时有船只任意停泊,对飞机起降,殊多妨碍与危险。自水上机场建立后,曾因在此任意停泊船只,飞机肇祸屡次发生。国民政府交通部曾迭次函请上海市政府,责成上海市公用局及龙华飞行港管理处加强龙华水上飞机的管理,但效果殊鲜。究其原因,因为上海市公用局的管辖权只能管普通客船及舢舨船等,而对吨位较大的商船,事实上无从制止。然而,这种商轮的桅樯烟筒特别高,碇泊龙华机场附近黄浦江水面,对于水上飞机安全起降,威胁极大。因此,民国25年5月23日,国民政府交通部颁发第1843号训令,特命令上海航政局加强对龙华机场附近黄浦江水面管理,并责成该局立即通知各轮船公司,龙华机场前方自“欧亚”新建棚厂南端起,上海水泥厂北端止的黄浦江水面,定为禁泊区域,嗣后,任何商轮船只,不得在此处片刻下碇逗留,以策飞行安全。

2.管理权之争

民国18年“中航”成立,选定龙华机场为上海的飞行基地。是年6月,航空署奉军政部之命,派员向淞沪警备司令部接管龙华陆军机场,并设立龙华水陆航空站,管理机场一切。不久,又改名为管理所、飞机场及航空站等,但其管理组织都隶属国民政府航空首脑部之下。民国19年底,军政部曾颁发务字第3650号训令,命令航空署按交通部的要求,将龙华机场内原属淞沪警备司令部的营房及操场拨交“中航”以利航空,而谋建设。

民国23年,上海市政府奉令扩充龙华机场时,曾以沪西电力公司缴纳专营权代价一部分,计国币60万元,作为投资龙华机场之用,按照上海市政府组织规则第27条规定,设置飞行港管理处经营飞行港及其附属业务。

民国24年7月9日,上海市公用局奉上海市政府之令,接管龙华机场航站房屋及卫士宿舍。后来,又经上海市第292次市政会议议决:组织龙华飞行港管理处。至是年11月ZI日,龙华飞行港管理处正式成立,由上海市公用局技正孙广义兼任该处主任,沈家锡任副主任。当时还订有“龙华飞行港管理规划”和“飞机起降费章程”。

民国25年9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饬将龙华飞行港管理处移交龙华航站接收。是年10月7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在南京召集上海市政府和航空委员会,商讨龙华飞行港管理处隶属事宜。上海市政府委派上海市公用局前局长徐佩璜代表出席会议。经徐佩璜力争,复经行政院283次会议议决:“龙华飞行港归航空委员会所有,由航空委员会规定办法暂委上海市政府管理。”嗣后,上海市政府仍沿原设龙华飞行港管理处照旧管理,并将该管理处章程与规则加以修订,呈报行政院核定。但还没有得到核准,八一三战事爆发,龙华机场遂沦陷敌手。

3.筹建龙华飞行港公司遭夭折

抗战胜利后,上海市政府派员前往龙华机场调查,以便恢复接管,但该机场已由空军驻守,初由美军使用,后由各航空公司使用。当时,由于龙华机场的管理尚未统一,对于机场的各项经营管理业务,只是由“中航”和“央航”根据公司需要各自处理。因此,交通部为谋求今后中国民航之合理发展,并为其他地方机场管理权统一规范起见,于民国35年5月15日,在南京召集上海市政府、空军总司令部、军政部海军处及“中航”和“央航”等有关部门开会商讨对龙华机场的管理办法。

在这次会上,代表上海市政府出席会议的上海市公用局第三处处长胡汇泉及该处航务科科长宋耐行提出建议,可将龙华飞行港另组公司经营,并由上海市政府监督,或由各有关机构组成委员会予以监督,所有各机构在该机场之地亩及设备作为新公司的投资,如要增添技术设施,必须先商得交通部和空军总司令部同意后才能实施。该建议经商讨后成为决议,并决定由上海市公用局承办。会后,上海市公用局秉承决议即派技术人员会同上海市地政局,前往龙华机场清丈土地面积,并于是年6月24日,函询“中航”和“央航”迁入龙华机场的经过及使用情况;同日,又致函上海市工务局,要求提供龙华机场的建筑详图。接着还电请交通部提供有关航空资料,并函询“中航”将用300万美元修理龙华机场跑道的计划。

至7月4日,上海市公用局、地政局和工务局开会商讨筹备龙华飞行港公司事宜,并议定进行步骤为:清丈地亩;请工务局测一详图,注明设备房屋跑道等,以备估价及设计之用;审核“中航”300万美元计划或临时计划,以及其他将来计划等。至23日,上海市公用局派员会同工务局赴龙华机场实地查勘。30日又函请美国民用航空局有偿提供各项有关航空章程。8月20日召集“中航”、“央航”和“大华”三家航空公司会商以下事宜:筹组公司拟定步骤;接管机场问题;筹备委员会经费问题。

嗣后,上海市公用局原拟待各方资料搜齐后,再提出筹建龙华飞行港公司具体计划,但此时龙华机场的跑道磨损状况日趋严重,不容久等。因此,该局先拟具一份意见书,对如何管理龙华机场提出了具体的可行性方案,以使该机场成为一个由上海市政府、国防部、交通部及“中航”、“央航”共同参加的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单位,实行对内对外的统一经营。但是,鉴于当时各种因素,使筹组龙华飞行港公司的方案成为纸上谈兵,最终未能实现。至民国36年1月,交通部成立民航局后,龙华机场的管理权实际上已归交通部所有。

4.对日伪强圈民地的清理

抗战胜利后,龙华机场由国民党空军接管,根据当时的测量统计,接收时的机场使用面积为3670亩,其中包括原属上海市政府454亩、龙华操场250亩和“中航”约30亩。也就是说,在抗战期间被日伪强圈的5446亩民地中,有一部分还未开发利用,还有一部分仍由原民地业主耕种使用。由于被强占的民地没有依法办理过征收手续,民地业主在抗战胜利后要求发还。但事实上,这些民地大部分已成为机场的组成部分,不可能再予发还。因此,在龙华航站成立后,交通部民航局即令该站会同上海市地政局和公用局,以及有关机构,组织清理委员会,负责办理被日伪占用的土地清丈征购事宜。后经上海市地政局的测绘统计,已在机场扩建范围内,未办理征收手续的占用土地共计为3307.83亩。

民国37年6月30日,上海市地政局召集龙华航站和民地业主代表等,议定征收办法,以米价为计算地价单位,在给价之日,得按米价支付,以免受当时国币不断贬值影响。并且根据当时地价按照土地状况分为四等进行核价,总价合计国币近2万亿元。

至是年8月19日起,国民党实行币制改革,采用限价措施,以金圆券取代旧国币,其比例是金圆券1元=国币300万元。按此比例,前项所估地价(国币近2万亿元)只折合金圆券约65万元,而且自6月30日至8月19日,依米价计算,米价已涨3倍以上。为此,业主代表多次向民航局提出,要求调整地价,但民航局未予照办,而对于给付地价日期,也没有明确之表示。

民地业主代表在非常失望的情况下,组织请愿团,于是年10月7日,赴京向交通部部长俞大维和行政院院长翁文灏呈上请愿书。翁文灏批示:“交通部迅速办理,径饬知照。”于是,交通部即令民航局照办。至15日,民航局经龙华航站洽请上海市地政局召集民地业主代表和龙华航站、龙华区公所等开会,协商调整地价。经过议核,决定所有占用地亩不分等级,每亩地价调整为金圆券940元,并且龙华航站要在一个月内给付,如到期不付,而地价变动过大,则再经协议调整。会后,龙华航站即按照新定协议编制概算书,逐级具报民航局和交通部核准,并由交通部呈报行政院。概算书是按重新核定的3307.83亩计算,总计金圆券约311万元。

此后,调整后的地价,经过层层转报,审查核计,手续繁复,虽奉批准,并由龙华航站屡次催请拨款发还各业主,可价款未见分文拨到。至是年11月15日,作为业主代表之一、时任上海市参议员的张学濂又以私人名义向民航局局长戴安国建议,如政府确有困难,一时不能筹拨数目如此巨大的地价款项,可与业主暂行订租,先付过去占用期的租金3年,按每年每亩白米2担计算,待可能给付地价时,再议收购,这样在政府方面支出甚少,在业主方面也有收益,不致落空,藉免失信而安民心。民航局对此项建议原则上同意,并且将该建议呈报交通部备案。

至民国38年初,张学濂在未得到确切的答复下,又呈文俞大维指出:龙华机场占用敌伪圈占民地或租或购延未解决,吾政府实不应失信于民,无论时局如何严重,经济如何困难,设法解决为主管机关之责任,至于业主痛苦情形,早在交通部洞鉴之中。4月11日,民航局在呈报交通部的呈文中也提出,希按照行政院已核定的办法,给付业主租金。但直到上海被解放时,不要说龙华机场占用民地的征收款项没有拨给,就连民地应有的租金亦分文未拨到,使民地业主们深受苦痛。

5.设立民航局上海龙华航站

交通部民航局成立后,鉴于民用机场与军用机场的管理方法截然不同,加上上海当时已成为远东空中交通枢纽,不独为国内航空线中心,国际航空线亦将伸展至上海,而龙华机场又是国内第一个按照国际民航组织规定的标准进行扩建的机场,所以很有必要建立一个管理机构,对该机场实行统一的经营管理。因此,民航局于民国36年3月初,下令筹组上海龙华航站筹备处,并委派林祖心兼任该处处长。

筹备伊始,事务繁杂。除进行筹备工作之外,国内外驻沪航空公司对民航局有洽商事项者,也由该处随时兼顾处理,并且还要与江湾机场和虹桥机场进行业务联系,非常繁忙。是年7月1日,正式成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上海龙华航站(简称龙华航站),隶属民航局,由林祖心任主任,沈德熊任副主任。根据交通部民航局组织规程,龙华航站为甲种航站,即国际通航站。下设场务、安全、总务和会计4个组,其中场务组负责场站养护、场站设备管理、场面勤务及交通指挥、场站警卫等;安全组负责查验航行人员执照与航空器适航证书、查核航空器载重、查报飞行失事、医疗救护及消防等;总务组负责文书收发、款项出纳财产保管、公用物品购置保管、对外联络及其他不属于各组的有关事项;会计组负责财务工作并接受上级相关部门监督。

在设立龙华航站的同时,交通部民航局在龙华机场设有上海电信总台、上海航用电信区台、飞航咨询室、上海空中交通管制站,在虹桥机场设立技术人员训练所,在市区设民航局驻上海办事处、上海器材库筹备处等。此外,龙华航站还附设有航空警察所(简称航警所),虽隶属民航局警务室,但归龙华航站监督指挥,负责维持机场秩序及交通,至于对整个机场的防卫,则由交警总局派交警部队负责,并归航警所指挥。

龙华航站成立后接管了龙华机场,对于各项建设工程仍由龙华航站工程处负责,对于机场内的道路修建、跑道养护、水电安装等则由该站自行负责。

在龙华航站设立之前,中国领空并未加以管制,各国飞机、各航空公司飞机、各军用飞机都可以自由飞行,自由起落,飞机的高度和航路,也没有适当的规定,这样的盲目飞行,容易造成飞机互撞或失事。龙华航站成立后,成为中国民航的调度指挥中心,所有飞行中国的飞机,不论其国别性质,都要向该站报告,由该站统筹分配航路、高度与起落的时间地点。管制空中的交通,一方面维护国家领空权益,一方面保障飞行安全。至此,外国飞机进入中国国境,首先就要在龙华机场停落,之后依照国际惯例,都得办理检疫、验护照、报关等手续。当时,各主管机关派有专门机构驻在机场,专门办理这些事务。另外,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降落到龙华机场后,一切地面服务工作如机械检查、修理、加油等,均由“中航”机航组代办。当时,民航局为了加强安全管理,在民国36年先后公布了《民用航空驾驶员检定给照暂行规则》、《民用航空人员体格标准暂行规则》、《空中交通暂行规则》、《民用航空器登记暂行规则》、《民用航空器标志暂行规则》、《空中交通管制员检定给照暂行规则》、《航空器灯光及目视信号规则》、《外国民用航空器飞航国境机航规则》、《民用航空器适航证书请领规则》等9种民航法则。至民国37年初,又公布《民用航空局管理场站规则》,是年3月2日又公布《民用航空局使用机场规则》。

根据民航局公布的各种法规,龙华航站和龙华机场实行场站统一管理。其中按照管理场站规则,共分机场、机棚、房屋、飞行、油料、电气、警卫、交通、卫生和消防等10个方面。如在警卫方面,除拟定警卫细则外,对驻机场各机关和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及车辆等,由航站统一办理定期和临时通行证,以供出入机场识别之用;在电气方面,原场内由“中航”和“央航”节制管理,颇不统一。航站电力装置设备改造后,场内供电包括灯光、有线电通信、扩音机信号及各项电气设备,均由航站管理,并配有备用汽油发电机,在市区供电断绝时随时运用,确保机场供电不受影响。

在机场土地使用上,航站成立前,除各项修建工程外,驻机场各机关和航空公司也不时筑盖房屋,但漫无规章,无统筹计划。为谋飞行安全并使机场土地使用合理,不致互相妨碍起见,航站成立后根据规定通知驻机场各机关、航空公司和油公司等,凡有建筑房屋道路沟渠等工程,除经民航局饬办外,必须先经航站核定后方能动工。先后计有“中航”拟建活动库房、引擎室、候机室、机棚等,“央航”拟建办公室等5座房屋,上海航空气象台拟建办公室、制造氢气房屋等,亚细亚油公司拟建木房等,均由航站分别勘查审定地点适宜建筑后,才允许动工,遇有危及飞行安全或妨碍交通的,还分别予以更正易地建造。

在房产方面,原机场内敌伪遗留厂棚房屋等,先由国民党设立的敌伪产业处理局接收交“中航”、“央航”使用,后来行政院命令拨归民航局,由于公文来往延搁,至上海解放时还未办理产权转移手续。

在业务经营方面,主要分收入和支出两部分。其中收入部分是靠征收场站使用费和租借费。民国36年7月,民航局制发《民用航空局飞行场站收费标准办法》和《民用航空局各航空站收费解缴办法》。其时,在龙华机场起降飞机平均每日已达20多架次。龙华航站在执行上述两个办法时,除“中航”和“央航”因将龙华机场作为其基地并缴付地租而免收停场费(降落费照收)外,对其他国内外航空公司使用该机场,均征收场站费。场站费分国内和国际两种,国内航空公司场站费,经航站登记每半月结算一次,由该站出帐单交民航局上海办事处经收,国际航空公司场站费由该站经收汇缴民航局上海办事处。是年12月31日,民航局按照交通部指令对场站收费标准进行了调整,经核准下发各航站,自民国37年1月1日起执行。其标准分国内航线和国际航线两种。

 

1948年1月民用航空局国际航线场站收费表

民用航空器

重量(磅)

降落费

(国币/元)

机棚停留费(国币/元)

露天停留费(国币/元)

附注

每日

每周

每月

每日

每周

每月

4000以下

249000

274000

1370000

5480000

137000

685000

2740000

 

4001~6000

405000

274000

1370000

5480000

137000

685000

2740000

 

6001~9000

654000

274000

1370000

5480000

137000

685000

2740000

C-45、C-64

9001~15000

1245000

1020000

5100000

20400000

510000

2550000

10200000

 

15001~30000

1556000

1020000

5100000

20400000

510000

2550000

10200000

C-57、C-47、C-53

30001~40000

1868000

1370000

6850000

27400000

685000

3425000

13700000

 

40001~50000

3320000

1370000

6850000

27400000

685000

3425000

13700000

C-46

50001~60000

4669000

1842000

9210000

36840000

921000

4605000

18420000

 

60001~70000

6225000

1918000

9590000

38360000

959000

4795000

19180000

C-54

70001~80000

8300000

2066000

10330000

41320000

1033000

5165000

20660000

 

80001~90000

11413000

2192000

10960000

43840000

1096000

5480000

21920000

 

90001~100000

14525000

2340000

11700000

46800000

1170000

5850000

23400000

Constellation

 

1948年1月民用航空局国内航线场站收费表

民用航空器

重量(磅)

降落费

(国币/元)

机棚停留费(国币/元)

露天停留费(国币/元)

附注

每日

每周

每月

每日

每周

每月

4000以下

166000

182000

910000

3640000

91000

455000

1820000

 

4001~6000

270000

182000

910000

3640000

91000

455000

1820000

 

6001~9000

436000

182000

910000

3640000

91000

455000

1820000

C-45、C-64

9001~15000

830000

680000

3400000

13600000

340000

1700000

6800000

 

15001~30000

1038000

680000

3400000

13600000

340000

1700000

6800000

C-57、C-47、C-53

30001~40000

1245000

914000

4570000

18280000

457000

2285000

9140000

 

40001~50000

2214000

914000

4570000

18280000

457000

2285000

9140000

C-46

50001~60000

3113000

1228000

6140000

24560000

614000

3070000

12280000

 

60001~70000

4150000

1278000

6390000

25560000

639000

3195000

12780000

C-54

70001~80000

5534000

1378000

6890000

27560000

689000

3445000

13780000

 

80001~90000

7609000

1460000

7300000

29200000

730000

3650000

14600000

 

90001~100000

9684000

1560000

7800000

31200000

780000

3900000

15600000

Constellation

民国37年,因国币不断贬值,民航局又对场站收费标准进行多次调整,并自9月起改用金圆券作为计算单位。自民国38年1月起,民航局又令各航站将场站收费标准按上年10月的收费表7.7倍计收。

龙华航站需要支出的业务费用,主要是场站养护和各项管理费,而且一直是由该站编制预算并由民航局核拨,在民国37年下半年,民航局曾拟将龙华航站从7月1日起,试办管理机关改为业务机关,并从该航站所有收入中拨30%作为航站经常业务经费,以促使航站在经营上能自给自足,减轻政府负担,但由于当时各地航站大多数在经营上入不敷出,意见不一,为求统一起见,只得暂缓试办。至是年11月,民航局又同意龙华航站先试办2个月。但其时国内局势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国民党统治的地区迅速减少,各地航站和各航空公司的航线锐减,民航局的经费日见支绌,龙华航站更是如此,连每月发放员工的薪水都成问题,各项计划也因得不到资金而无法发展,因此,试办实际上成了一句空话。

按照龙华航站成立时的编制:职员47人、工役(勤杂工)12人、场夫(场道养护工)50人、技工40人,但实际上从来没有达到此数。民国36年6月,由于经费支绌,经民航局紧缩航站编制:职员33人、技工40人、场夫30人。是年7月至次年上半年,航站有职员27人、工役12人、场夫28人、技工16人。至民国37年9月底,航站有职员26人、技工18人、场夫20人;不久再度紧缩人员,到上海解放时,航站仅职员10人、技工7人、场夫及工役10人。

民国38年5月25日,解放军某部进驻龙华镇,并解放了龙华机场。

6.净空维护

民国36年4月,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和龙华机场的代表,为保证飞行安全,开会商对龙华机场周围建筑物加以限制高度,并按照会议决议原则,绘制限制范围详图及说明,于同年6月,提经上海市市政第83次会议决议通过,送上海市政府参议会备案。

民国37年8月,交通部民航局以原限制高度范围与国际民航组织规定的A级标准不符为由,并参照国际民航会议记录,根据龙华机场附近地形风向等,将原净空限制范围加以更正后,送上海市工务局审核。经上海市工务局审核,此时的龙华机场范围已有变更,跑道位置亦有改移,其周围建筑物高度限制理应随之变动。但此项净空限制,与市政建设关系密切,为求准确起见,上海市工务局于民国38年1月,函约龙华航站技术主管人员会同研商,确定修改净空的限制高度范围。

由于在此期间,上海市公用局也向交通部建议扩展龙华机场范围,并已将扩展计划编入上海市都市计划委员会绘制的大上海计划总图草案第二稿内,因此,上述有关净空的修改范围,需要符合上海市的总体规划。嗣后,对龙华机场净空范围又作了修改,并得到上海市都市计划委员会的赞同,便参照该修正图本,编入大上海都市计划总图草案第三稿。

至民国38年3月,上海市工务局在上海市第173次市政会上,呈交了“为修正龙华机场四周建筑物高度限制图说明以符实际而利营造”提案,提请公决。此决议通过后,上海市政府除通知有关部门知照执行外,还将该提案和修正图说明及修正比较表函送交通部核定。

修正后的龙华机场净空限制范围主要是:在各跑道两侧方向,以跑道中心线两侧150米处为起点,向外315米间,其建筑物高度限以1比7坡度,向外递增最大高度为45米;在各跑道两端方向,以跑道顶端外60米处为起点,向外2250米范围内,其建筑物高度递增坡度为1比50,最大高度45米,自2250米处起至4000米之间,仍不得超过45米;以两跑道中心线之垂直平分线交点为中心,4000米半径圆以内,除上述规定范围之外,其他地面建筑高度仍不得超过45米。此外,圆外12000米范围以内土地建筑物,如有超过45米者,应按照规定设置标志,其标志另定。

根据上述规定,当时在龙华机场净空限制范围内的障碍物有:上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高54米的2座烟囱及1座水塔;耀华玻璃股份有限公司的1座高50米的烟囱及水塔1座;宏文机器造纸股份有限公司的水塔1座,以及高40.4米的龙华塔。其中上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2座烟囱和龙华塔早在抗日战争之前就已装置障碍灯,并在民国37年,对上述障碍物又重新装置障碍灯。而且,除龙华塔外,在各障碍物中间部位起至顶端,还涂上红白漆相间的醒目标志。同时,在机场内障碍物上装置障碍灯的有:“中航”的21号锅炉间烟囱、34号锅炉间烟囱、3号发报房天线杆、收报台天线杆和消防队屋顶;“央航”的发报台天线杆。

四、使用性质演变

1.确定产权

上海解放后,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空军部接管了龙华机场和国民党交通部民航局及“中航”、“央航”(简称“两航”)留在上海的人员及资产,机场实际上归空军使用。

1949年11月2日,中共中央决定在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下设立民用航空局(简称军委民航局)。1950年5月9日,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成立清产核资管理委员会,开始着手龙华机场的整顿、清资和恢复工作。

1950年8月7日,解放军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批示:“龙华机场准交回民航使用,责成与华东空司商讨。”同月11日,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和华东军区空军司令部进行了会商,会上,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面允:“目前因空军训练需要,建议待10月底交回民航。”当时,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同意这一建议,并得到军委民航局批准。

是年8月底,为了修理旧飞机需要,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建议将龙华机场内原“央航”24号修机厂房,先期拨交该处使用,经空军司令部批准同意。至10月中旬,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因临时办公用房租期将满,要求华东军区空军司令部根据8月11日会商结果,如期交还龙华机场。其时,因朝鲜局势紧张,空军要求继续使用龙华机场。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在请示军委民航局后同意。10月30日,军委又电示:“为军事所需,原民航龙华机场,准于全部移交空司军用,请转空司执行接交。”之后,空军司令部即与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具体研究接交办法。

是年11月30日,军委民航局局长钟赤兵、副局长唐凯就龙华机场问题专题报告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至12月2日,周恩来批示:“上海机场,民航局仍有主权,只是与空司共用,并使修理工作合于空军使用。”

是年,龙华机场候机大楼(原航站综合大楼)建成,由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接管(1955年11月1日起民航建立固定资产登记卡,对该大楼的使用情况有较详细的记录)。

[50年代龙华机场候机楼]

1951年4月9日,为进一步明确龙华机场管理权的归属问题,钟赤兵、唐凯再次专题报告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周恩来批示:“华东,陈(毅)、饶(漱石)、粟(裕)并告刘(亚楼)、吴(法宪)、王(秉璋):各方要求开辟上海航线,故特决定龙华机场仍交民航经营。”此后,军委民航局上海办事处对龙华机场的原有设施陆续进行修复。

1966年8月,为了加强上海国际、国内民航运输的统一领导和管理,以利节约人力物力,充分发挥现有设备作用,空军党委第180次常委会议决定,在龙华机场起降的国内航班转到虹桥机场起降。是年12月31日,解放军空军司令部颁发《关于上海虹桥、龙华机场使用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龙华机场仍归民航使用,作为民航上海管理局的训练基地和航班飞机的备降机场。”

1972年,民航上海管理局机关自龙华机场迁至虹桥国际机场,在龙华机场内该局仅设一航站对机场实施管理。之后,驻龙华机场的上海飞机制造厂(原名国营521厂、空军13厂、5703厂),便以龙华机场一直由民航与上海飞机制造厂共同使用为由,要求以机场的南北跑道中心线为界,以东部分的土地归上海飞机制造厂管理使用,以西部分土地由民航上海管理局使用。原民航上海管理局以及后来组建的民航华东管理局则坚持龙华机场产权属于民航,上海飞机制造厂在确保机场净空条件前提下,除对本厂的土地拥有使用权外,对龙华机场其余部分土地无管理权和使用权。

到90年代,上海市政府为此曾两次发文,责成上海市房屋土地管理局,专门调整和确认龙华机场的土地权属,据沪地籍(1996)439号《关于龙华机场地区土地使用权属调整和确认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记载:上海解放后,对龙华机场的归属使用问题,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空军司令部曾有过多次指示。从历史资料分析,龙华机场由民航经管,1953年民航将其中飞行跑道以东的房屋移交给国营521厂,至此,上海飞机制造厂开始有其独立使用的厂房、车间。以后根据生产的需要,陆续建造了一些厂房、车间。由于飞机修理和试飞的原因,一直同民航共同使用机场飞行区,并曾实施过机场跑道设施的维修工作。所以,整个龙华机场,民航同上海飞机制造厂既有相互独立使用的区域,又有共同使用的地方,双方从无明确各自的土地使用界线。为此,“报告”根据上海市政府批准的龙华机场地区规划结构修编方案,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实事求是,合理用地”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原则,提出调整、确认双方土地使用权的方案。规定上海飞机制造厂与民航华东管理局在龙华机场内的土地界线是“以‘规划结构修编方案’丰乐路为界。丰乐路以北地区土地使用权确认给上海飞机制造厂,其余有争议部分原则上确认给民航华东管理局”。为了保证民航油库安全和扩展,“报告”还将丰乐路以南、丰溪路以西,原规划为上海飞机制造厂码头堆场使用的土地,再调整土地使用权给民航华东管理局。

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和秘书处收到“报告”后,于1996年提出了“拟同意市房地局提出的龙华机场地区土地使用权归属调整的方案”的“拟办意见”,同年7月11日,副市长蒋以任批示:“拟同意拟办意见”,7月15日,副市长华建敏批示:“同意拟办意见。”

为了进一步确定民航对龙华机场的所有权,1997年,民航总局《关于申请界定民航对上海龙华机场土地使用权的函》致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是年6月23日,国有资产管理局依据周恩来两个批示案证据,以国资产函发(1997)5号文复民航总局,“原则同意民航局函(1993)937号文划定的民航龙华机场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界定给民航所有。”要求民航“按照国务院第192号令的规定抓紧办理龙华机场国有资产产权登记等有关手续,加强龙华机场的国有资产管理,充分发挥国有资产的使用效益。”

2.划分使用区域

上海飞机制造厂(原521厂)使用区域 1952年5月7日,政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关于整编民用航空的决定》。决定民航局改为空军建制,直属空军司令部,并将民用航空的行政管理和企业经营机构分开,改设民用航空局和民用航空公司。是年8月,军委民航局上海站(简称民航龙华航站)成立,至9月25日,军委民航局华东管理分局改为军委民航局上海管理处,实施政府管理民用航空的职能,同时将第三民用航空学校、民航第二飞机修理厂(该厂移交后改名为45201厂,稍后改名为521厂,1955年划归空军改名为第13厂,后又改名为5703厂),移交给当时的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后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第四局),汽车修理厂移交给空军。为明确房屋建筑界线以便于各方使用起见,根据军委办公厅指示,由空军、民航、四局三方于1953年6月30日共同订立了移交协议,明确划定了各方的使用界线,具体如下:

(1)原521厂及学校东西马路以南,南北跑道以东使用之20、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8、40、41、42、43、44、45、46、58.59、60、61、62、63、64、65、66、67、68、71房屋全部拨交521厂(其中汽车厂之房屋也拨给521厂已另与汽车厂办理移交手续)。

(2)跑道东面公路以北之房屋,统划归民航龙华航站作为员工宿舍之用(该区内521厂使用之13、17、52,原汽车厂之49、50、53号等一切房屋统拨归民航)。

(3)由521厂于明年(即1954年)给民航龙华航站修建一检修站所需之厂棚及必需之停机坪滑行道。

(4)现民航龙华航站拟作检修站之76、77号,以及仓库房屋73、74、75、78、79、80、81、37、83等号,统拨521厂使用(民航局现有之器材库,在检修站未修好之前,仍可暂存,由双方协商处理)。

(5)其他附属设备:水塔两座为供应全场用水之设备,因靠近521厂故交给521厂管理维护,但供给全场用水;机场东南之15、16、17号三个防空洞拨交给521厂作为弹药库之用;在15号民航发报台内之变压器一座,交521厂维修使用。

至80年代,因上海飞机制造厂对龙华机场的土地使用权与以上确定的使用区域不一致,经常与管理龙华机场的民航龙华航站发生矛盾。1996年7月1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批转上海市房地局《关于龙华机场地区土地使用权属调整和确认方案报告》,又一次划定龙华机场地区丰乐路以北的地区为上海飞机制造厂的厂区范围。

民航各驻场单位使用区域 1993年8月11日,民航总局下达《关于民航龙华机场土地使用总体规划问题的批复》,对龙华机场的飞行区及驻龙华机场内隶属民航华东管理局的龙华航站和民航上海中等专业学校和隶属“东航”的民航上海飞机维修工程公司(原民航一〇二厂)使用区域予以划分。飞行区(包括体校训练场地)控制范围为860米长,跑道中心线以东200米、以西150米宽。跑道东侧(飞行区控制范围以外)的土地,涂蓝色区域划给龙华航站;跑道西侧涂红色区域划给民航上海飞机维修工程公司,涂蓝色区域划给龙华航站和民航上海中等专业学校。对于一切不符合飞行安全规定的设施,民航总局要求龙华航站在民航华东管理局、上海市有关主管部门的指导下,作好宣传解释工作,尽快处理,以确保龙华机场的正常运行和飞行安全。

3.改变使用性质

1952年起,军委民航局上海管理处修复了龙华机场主跑道(南北向跑道)等设施。

1952~1955年,民航上海管理处在龙华机场,先后有上海经合肥、徐州(后改飞济南)至北京,上海经杭州、南昌至广州,上海经南京、武汉、西安至兰州等国内航线飞机起降。

1963年8月29日,中国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航空运输协定》在卡拉奇签订。至11月初,国务院批准将上海虹桥机场扩建为国际机场。翌年4月,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扩建成功。自1966年起,民航上海管理局的飞行基地由龙华机场开始转移到虹桥国际机场。

1966年8月,原在龙华机场起降的国内航班飞机转到虹桥国际机场起降,同时规定龙华机场为“训练基地和航班飞机的备降场”。

至1972年,民航上海管理局及有关单位从龙华机场迁至虹桥国际机场,龙华机场内只留下训练教导队,负责管理机场和保障飞行训练,主要供民航一〇二厂试飞使用。

为了适应新时期的需要,民航总局于1977年11月12日下发通知,在上海龙华机场成立试飞站,以加强民航一〇二厂大修飞机试飞的场务保障工作。次年8月11日,民航上海管理局重新组建飞行训练教导队,以便于开展飞行训练工作,同时将龙华机场的临时机构即训练教导队撤销。

1982年7月14日,民航总局批准龙华试飞站恢复为龙华航站,是年8月7日,民航上海管理局下发《关于恢复上海龙华航空站的通知》,将龙华试飞站恢复为中国民用航空上海龙华站(简称龙华航站),隶属民航上海管理局,并明确规定由龙华航站统一负责龙华机场区域的管理,承担民航飞机(包括民航一〇二厂大修、改装飞机的试飞)的飞行调度、指挥、通信、气象保证及地面有关保障;负责机场区域治安、秩序的管理和设施的维修等任务。

1983年1月至11月19日,龙华航站共保证飞行1009架次,其中本场试飞433架次,进场飞行36架次,出厂飞行44架次,航校飞行496架次。

嗣后,随着上海市政建设的更新改造和发展,在如何开发利用龙华机场多余的土地和确保机场完整性之间产生了矛盾。

1986年4月6日,国务院发布《民用机场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三条规定:“民用机场由中国民用航空局归口管理。”第八条规定:“民用机场的土地,由机场管理机构统一规划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侵占。”第十一条规定:“使用机场的单位和个人,应当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以及机场管理规章,并按规定向机场管理机构交付机场使用费和服务费。”

1988年6月25日,民航上海管理局经过体制改革,实行政企分开的新管理体制后,龙华航站隶属民航华东管理局。是年12月,国家土地管理局、民航总局联合下发《关于民用机场土地使用和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明确民用机场的土地使用和管理权限。

1989年3月9日,民航总局根据国务院《民用机场管理暂行规定》,批准颁发了龙华机场的使用许可证,并明确龙华航站为龙华机场的管理机构。是年9月15日起,民航华东管理局下属华东开发公司在龙华机场开办空中游览业务项目,其飞行路线由龙华沿黄浦江至南浦大桥,折向华亭宾馆、上海植物园,至锦江乐园后返回龙华机场,使用的是运5型飞机,为人们从空中俯瞰上海市优美宏伟的景色提供服务。该游览项目至1992年停止。

1993年7月,民航华东管理局将《关于龙华机场土地规划的请示》呈报民航总局。是年8月11日,民航总局在《关于民航龙华机场土地使用总体规划问题的批复》中明确指出:“根据总局向国家保证100架运5机型承担通用航空飞行任务的实际情况,当前,龙华机场、上海飞机维修工程公司必须继续承担运5及其以下机型的试飞与大修任务。因此,龙华航站要根据民航总局《民用机场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民用机场飞行区管理基本技术要求》,保证机场的适航条件,确保飞行安全。”

1994年下半年起,为了对龙华机场860米飞行区实行封闭式管理,经民航总局批准,由民航华东管理局投资人民币150万元,中国航空油料华东公司投资40万元,共计190万元,开始修建龙华机场飞行区围界及环机场消防通道。飞行区围界总长2620米,其中砖墙围界1840米,高2米,厚0.24米;铁刺丝围界为长780米,高1.5米;环机场消防通道总长为1300米、宽7米的砼路面。

至1995年止,龙华机场是供小型固定翼和直升机使用的通用航空的机场。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