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青年志->--第三篇青年运动->--专记->--

专记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

2003/11/10 9:25:47

一、1986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1986年下半年,上海高校学生中出现一股“民主热”,广大学生关心改革,强烈要求加快社会主义民主化进程。各校党政领导根据中共上海市委要求,拓宽民主渠道,沟通交流思想,广泛听取学生意见,进行对话,把青年学生的热情引向健康轨道。11月初,原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方励之和原全国作家协会成员刘宾雁到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对学生演讲,鼓吹全盘西化。12月5日,中共上海市委在部分高校负责人会议上要求改进学校工作,澄清模糊观念,不让学生上当。12月7日,上海同济大学出现第一张介绍合肥中国科技大学“12·5”游行情况的小字报,接着,交通大学、复旦大学校园也相继出现内容相似的小字报。团市委闻讯后,立即派人调查,将情况及时上报。12月10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84级学生贴出抵制校内体育活动的“倡议书”,有些班级贴出声援大字报,言辞激烈,从“要民主”转向“要人权”。同济大学部分学生自12月18日起连续5天上街游行。各校还贴出一些标语。12月18日晚上,团市委邀请市长江泽民到交通大学直接与学生对话。12月19日下午,上海交通大学等几所高校的数千名学生上街游行,并在人民广场集会。傍晚7时许,部分学生涌到上海市人民政府大楼门口,造成外滩交通阻塞。晚上8点,副市长叶公琦与部分学生代表进行对话。深夜,市长江泽民赶到市政府大楼,劝学生返校。这时,同济大学、交通大学又有800余名学生赶来。人群中出现殴打民警、砸毁市府办公室玻璃等现象,团市委派出36名机关干部协助市政府做学生思想工作。12月20日凌晨,上海市公安局到场采取行动,疏散了现场的人群,用汽车把学生分别送回学校,社会秩序、交通秩序逐步得到恢复。同日,市委召开万人干部大会,对稳定大局作了部署。至12月23日,上海各高校的运动开始平息下来。据统计:上海有36所高校参与了活动,学生上街游行持续6天,参加者达2.9万人次。12月22日下午,团市委召开各区、县、局、大专院校团委书记学生工作会议,对贯彻市委大会精神,坚持正面引导学生等事做了部署。1987年1月上旬,各高校抓紧传达中央有关文件精神: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1月15日,市党政领导参加上海市大学生、研究生迎春恳谈会,与300余名大学生、研究生就“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等问题进行了座谈、交流。2月7~2月20日,全市高校陆续开学后,针对学生的思想情况,中共上海市委和教卫党委要求各校认真抓好4项工作:(1)组织学习中央文件和有关部门文章,让广大学生了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的性质、重点、界限和政策,逐步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的指示精神上来。(2)充分发挥党员、骨干学生的作用,使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坚强的核心,同时做好个别偏激学生的思想转化工作。(3)组织理论队伍,针对学生深层次的思想理论问题,有的放矢地做工作。(4)继续搞好校园文化和校园民主建设,积极组织学生参加社会实践,使他们了解国情、民情,增强社会责任感。

二、1989年政治风波

在首都高校学生上街游行的影响下,1989年4月17日,上海高校三、四千名学生上街游行。4月25日晚上,《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深夜,华东师大近千名学生在校园哄闹。26日,中共上海市委召开全市党员干部大会,号召全市共产党员和广大群众认真学习社论,维护安定团结。5月1日,市委召开部分高校党政领导干部会议,听取全市高校情况汇报。同日,复旦学生会、研究生团学联起草了“致市领导的一封公开信”。晚上部分学生集会散发了《上海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公告》的油印传单,提出举行“全市性高校学生总游行”的纲领、目标、标语口号和行动安排。5月2日下午,复旦、同济和华师大等部分高校4000余名学生分东西两路上街游行,在人民广场会合。复旦、同济、华师大个别人以“上海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名义,当晚向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递交4项要求,被市政府信访办公室退回。5月4日凌晨,复旦大学陆续贴出“新五四宣言”等大小字报、标语、游行罢课通知、传单。上午起,市区出现了规模较大的学生游行队伍,路经《世界经济导报》门前“声援”该报,后经人民广场,到市委、市政府门前集会静坐。5、6两日局势趋于平静。随着形势的发展,5月15日,上海高校学生赴京“请愿团”一行7人抵京。16日,复旦、同济、工大、华师大、水产等校的大学生、研究生4000多人上街游行,“声援”北京学生绝食请愿。当晚22时,约50名学生宣布绝食。5月17日,市内20多所高校2万多名学生、研究生和部分教师涌上街头,到市府门前“声援”北京学生。市委、市政府领导就当前形势和《世界经济导报》问题与22所高校的53名大学生进行座谈对话。19日,市政府门前绝食学生增至430人左右,市红十字会成立救护中心,在现场开展救护工作。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朱镕基等领导看望绝食学生。市委、市府发出公开信,对学生绝食表示关注和焦急,呼吁社会各界不要一味声援学生的错误行动。自5月20日10时起,首都部分地区实行戒严。凌晨,在市政府绝食静坐的学生全部撤离现场返回学校。中午,又有十几所高校学生及部分教师约2万人上街游行。5月21日,市人民政府发出《告上海市民书》,希望青年学生以大局为重,立即停止一切游行、示威、罢课、请愿,回校复课,希望广大市民不再上街尾随围观。各高校领导和教师深入学生中间,做疏导工作。但复旦、交大等部分高校学生及部分中专学校学生继续上街游行,外国语学院、复旦大学一些学生播放“美国之音”,同济大学少数学生把持学校广播台煽动6000多人上街游行。市“高自联”散发传单,鼓动市民支持学生行动。晚上,铁道学院1000余名学生涌到校门口,声言要拦截军车。5月22日,市委致电中共中央,坚决拥护国务院为维护首都正常秩序所做出的决定。凌晨,华师大3000名学生在苏州河沿岸堵截车辆,上医大数百名学生占据西藏路桥。“高自联”安排各校采取“轮番战术”,轮流上街游行,并煽动无限期罢课。晚上,朱镕基市长发表电视讲话,号召全市人民要立场坚定,态度鲜明,坚持生产,为稳定上海,稳定大局共同负起历史的责任。5月23日,部分高校继续上街游行。各高校的学生会基本瘫痪,各式各样的“学生自治会”先后成立。中共上海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针对“空校罢课”提出对策。5月24日清晨,复旦多名学生在邯郸路5条马路上席地而坐,阻挡车辆,使五角场交通一度中断。5月25日,各高校传达《中共上海市委致全市共产党员的一封信》和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关于北京学潮情况的通报》,不少高校发出复课通知。上午,27所高校1万名学生上街游行,华师大3000余人的队伍作前导。下午,2万余人在人民广场集会,会上宣读所谓“请愿书”、“公开信”;5月27日,上海大学等多所高校恢复上课。5月29日,“高自联”在复旦大学开会决定,当天起举行“空校回家”运动。5月30日,市人民政府发出《关于恢复和维护高校正常教学秩序的通知》,各高校反复进行宣传,学校负责人发表讲话,呼吁学生复课。

6月4日北京戒严部队于清晨5时进入天安门广场,《解放军报》发表《坚决拥护党中央决策,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的社论。上海市委、市政府发出《告全市共产党员、市民书》,号召全市党员和广大市民紧急行动起来,维护上海稳定。但“高自联”活动频繁,继续鼓动学生到主要路口设置路障,阻塞交通。6月5日,少数高校学生和社会闲杂人员上街拦截车辆,设置路障,使市区交通全面瘫痪。6月7日,为了保障供给和正常生产,全市组织万人清除路障。下午,部分高校学生又上街设置路障,交通再次全面受阻。6月8日晚,朱镕基市长再次发表电视讲话,号召全市人民动员起来,稳定上海,稳定大局,坚持生产,保障生活,向各种破坏活动作坚决斗争。6月9日下午,“高自联”在人民广场召开会议,会后约2万人参加游行。6月10日,复旦、同济等近百名学生到市公安局、市国家安全局门前静坐示威,为此,市政府发出通知,命令“上海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必须立即解散。交大、华师大、化工等校“自治会”相继解散。“高自联”常委会被迫决定停止一切活动。到此,历时2个月的学潮趋于平息。此次学潮,上海市51所高校中有50所程度不同地卷入。

受上述游行、示威活动的干扰,上海连续发生交通大面积受堵事件。上海企业生产和市民生活因此遭受严重冲击,并直接威胁到上海工业生产、外贸出口和企业利润任务的完成。据此,团市委要求全市工业、交通、邮电、建设、财贸、外经贸系统的各级团组织自6月中旬起紧急行动起来,在青工中广泛开展以“稳定上海,发展生产”为主题的百日竞赛活动。各级团组织依据行业的实际情况,精心组织,认真操作,讲求实效,把工作做到党政关注的焦点上。工业系统的团组织把活动的重点放在增产节约、增收节支上,促进新产品的开发,增加外汇创收;交通、邮电系统的团组织以确保营运、优质服务、树立新风为活动重点,把力量放在公交总公司、长江轮船公司等企业,并把突击抢修损坏的车辆,维护好站点秩序等作为急中之急的大事做好;建设系统各级团委以深化突击队活动和重点工程立功竞赛活动为主体;财贸系统的团组织以保证市场供应、优化社会服务、方便市民生活为重点,继续开展好文明经营示范活动和青年柜组竞赛;外经贸系统的团组织以确保出口创汇为活动重点。各系统团组织的目标任务明确,团市委着重抓好监督检查,并于10月17日对在竞赛中作出突出成绩的集体和个人进行宣传表彰。

1989年8月下旬至9月中旬,根据国家教委要求和市教卫党委、教卫办统一部署,在新学年开学前后,各高校普遍组织全体学生集中1周左右时间,系统学习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精神和邓小平讲话,以及北京市委有关领导《关于制止动乱、平息暴乱的情况报告》、国家教委编写的《五十天的回顾与反思》等材料,进行政治形势教育。教卫系统31所高校共有8.1多名本科生、研究生参加学习,7600多名教师、干部和学生一起学习。随后,其他高校也按照规定组织了学习。

1989年8月31日、9月21日和11月23日,团市委、市学联组织3次座谈会,邀请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副书记陈至立等与高校部分学生谈心。本着“沟通思想,认真反思,坦诚交心”的原则,学生们谈出自己的真实思想,打消了顾虑,解决了原来思想中存在的一些模糊认识,振奋了精神。

1990年针对一些青年思想上的错误模糊认识尚未清除,上海市各级团组织认真贯彻落实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宣传思想工作的通知精神,以“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作为基本指导思想,在全市青年中广泛开展多种形式的国情教育活动,坚定广大团员青年对党的信念,激发青年大干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在国情教育活动中,各级团组织从青年思想实际出发,正视现实,根据青年思想的“热点”、“疑点”、“盲点”,引导青年实事求是地了解和分析历史与现状,使教育活动体现出感召力和说服力。纺织局团委开展以“三情”活动为主线,培养造就一代社会主义“四有”新人的主题活动;江南造船厂团委在全厂团员青年中开展以忆“三史”、看“三变”、树“三信”为内容的主题教育活动;上海县团委开展以“忆前辈,坚定信念;看未来,共创新业”为主题的万名青年火炬接力活动,引导全县青年在两个文明建设中作贡献;武警总队二支队警通支队开展“追溯驻地近代史,坚定团员青年社会主义信念”的主题活动。通过国情教育,广大青年端正了思想,鼓足了干劲,立志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

1989~1990年,在开展国情教育的同时,团市委先后组织开展以“人生之路”、“改革与大学生的历史责任”、“当代优秀知识分子成长道路”、“建设者的风采”、“理想之光——重走红军长征之路”、“创业者之歌”等为主题的学习考察活动,以“支援老区、智力扶贫”、“上海改革与发展系列调查”等为主题形式的社会服务活动,并以国庆40周年为契机,因势利导进一步做好青年学生的引导工作。许多基层团组织精心设计、精心组织,开展主题鲜明、形式多样、生动活泼、健康有益的文化艺术活动,以自觉抵制动乱,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