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房地产志->--第二篇私营房地产业->--第三章华商->--

第一节 分类

2003/9/3 10:07:26

一、专营

中国人在上海经营房地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大多数是自产出租,属于个人置产收租性质。太平天国进军时期,一部分江浙地主、官僚、富绅、巨贾避难来沪,开始在租界购置房地产。清同治九年(1870年)后,上海工商业逐渐发展,好些中国官僚买办、地主富商看到外国侨商经营房地产获利优厚,也在租界内外大量购置房地产出租牟利。其中较大的有号称南浔“四象”的张、刘、邢、庞4家和宁波的方家、李家。他们原先都是乡间大地主,又兼营与外商有交往的丝茶业、沙船业和金融业。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前后,刘家就在租界内买地建屋,为了管理众多的产业,在宣统二年(1910年)设立了经租帐房。后兄弟分家,仅刘景德一房,就分到大楼2座,住房600余幢,每月租金收入达5万银元。宁波李家在沪拥有大量房地产,后来设立了天丰、地丰、元丰、黄丰4家房地产公司。光绪二十五年叶澄衷开设的树德房地产公司,是上海早期的华商房地产公司,他管理自有的房地产出租,月收租金达规银6000~8000两。

民国3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国民族工商业有了发展,有些资本家看到经营房地产利润优厚,便把一部分资金开设房地产公司或在原企业设立地产部。有些原在外商房地产公司工作的中国人,在熟悉了房地产业务后,也脱离外商,自行组织房地产公司。出身于英商业广地产公司的孙春生,民国14年创设锦兴营业公司,专业经营房地产。清朝大吏盛宣怀的第三子盛升颐(泮澄)民国11年以规银50万两开设溢中地产行,挂上洋行照牌。他拨规银250两,作为美侨德维士的股金,请他担任副总经理,从事房地产买卖、抵押、经租、建筑设计等业务。民国16年前成立的华商房地产公司将近10家(不包括经租帐房),大都是独资或合伙性质。其中业务比较兴盛的有丰盛实业公司、捷发地产公司、锦兴营业公司、亨利地产公司等。

民国16~20年,上海房地产业买卖活跃,地价上涨,所有经营房地产者无不利市10倍。这一时期,中国房地产公司又有增加,民国19年房产业主公会有华籍会员60家,这个时期是华商房地产公司的黄金时代。但好景不长,民国21年一二八战事后地产危机出现,当时几家最活跃的华商房地产公司,都因地价惨跌,负债累累而破产倒闭。

八一三抗日战争后,上海租界成为“孤岛”,这时外国房地产商基本上不再投资,而租界人口激增,对房屋需求迫切,中国房地产经营者乘机崛起。民国27~30年,新开设的华商房地产公司多达30家以上。民国3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情势日趋恶化,房地产投机盛行,从民国30年12月到民国34年8月,在不到4年的短短时期内,新设立的房地产公司在50家以上。

民国34年抗战胜利后,法币不断贬值,人心惶惶,抢购房地产的局面再度出现。于是房地产商又大幅增多,民国37年3月参加上海市房地产商业同业公会的有117家,其中大部分是经租帐房式的经租处和带有浓厚投机色彩的介绍商。

华商与外商一样,根据不同经营特点可分为三大类。以经营自产为主要业务的自产商;以代客经租为主的经租商;以介绍房地产买卖、租赁为主的介绍商。

自产商到1949年上海解放时止,共有49家。其中在民国26年抗日战争以前设立的6家;抗战期间设立的31家;抗战胜利后设立的12家。这49家房地产商共有自产土地656亩,房屋2351幢,建筑面积492420平方米。其中占有建筑面积在10000平方米以上的计21家,5000~10000平方米的6家,5000平方米以下20家,另2家只有土地没有房屋。房产最多的是永业地产公司有房屋28262平方米,最少的是永祥地产公司只有220平方米。据1954年调查,49家房地产商每月可收租金人民币95000余元,最高的华商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可收租金9511元,最少的永祥地产公司只有42元。49家经营自产的房地产商,有25家兼营代客经租业务,经租房屋5329幢,建筑面积80600余平方米,每月可收经租手续费17000余元。到1956年全行业参加公私合营。

经租商,民国20~26年,中国人从事房地产经租业务的经租处只有21家。有的是房主的经租帐房兼带为亲友代办收租事宜;有的是银行设立的地产部;有的属外商转归中国人经营以及律师事务所附设的房地产经租处等。由于当时拥有大量房地产的私人大业主大多数信任外商,多数委托外商经租。中国经租商无法与外商竞争,业务范围较小。直至太平洋战争后,英、美等外国房地产公司为日军管制,中国人委托英美等外国公司挂号和经租的产业,不久虽“解除敌产处分”,但要和日本人打交道,总感到不踏实,纷纷把产业拨出。乘此机遇,一些原房地产从业人员和房地产行业有关的律师、会计师便组建经租处,专门接受客户委托管房。如原在英商泰利洋行任职的张文骏组建了轮奂经租处;李景韩组建了华商泰利地产公司;原在英国律师高易事务所地产部任职的孙谷臣、孙以澄组建华商高易经租帐房,将原泰利洋行和高易事务所的一部分客户产业拉出由他们经租。律师张致果、朱振陆,组建张致果经租处,朱振陆经租处。在短短的二三年中,应时而生的经租处有21家之多,他们初成立时规模都不大,后来做出了信用,业务有了发展。转奂经租处自民国30年成立以后,客户增至103家,经租产业中有大楼2座、公寓9座、花园住宅18幢、市房468幢、住房928幢,成为中国经租商中的佼佼者。

抗日胜利后,社会动荡,通货膨胀,房租实际价值大跌,经租费虽从原来租金收入3%~5%提高到10%,经租商仍难维持。以后“低房租、高顶费”现象出现,经租商一般能从“高顶费”中提取10%作为“过户费”,情况有了改观。但过户费房主不能分沾,一些房主眼看大权旁落,便把委托经租的产业拔回,自设经租处管理。如前英商祥茂洋行买办陈炳谦的亲属,于民国35年把原由祥茂洋行经租的大楼1座、市房242幢、住房566幢、花园住宅25幢、公寓10座、仓库2所收回,由亲属陈其炜组建申达经租处管理。大业主陈毕霖在沪拥有大量房地产,则由其妹夫出面组建永利经租处管理。至上海解放,这类经租处增加31家。

上海解放后,由于物价平稳,房租以折实单位计算,佣金收入固定,一些原来当律师的和原地产行业的失业职工,也有组建经租处,但范围一般不大,有的还是单干户。委托他们经租的业主,多数是中、小户,其中不少人因另有职业,无暇收租,也乐于委托经租,迄1952年这类经租处又增加26家。至1955年统计时这类经租商有99家,其中专业经营的33家,由律师转业的34家,洋商改组的6家,收租帐房改组的11家,其他企业转业或兼营的15家。共经租房屋28151幢,建筑面积363万平方米。每月可收租金812396元,其中收入高的如轮奂每月可得佣金4000余元,低的不到10元,这一类经租商1956年参加全行业公私合营。

房主自设的经租帐房不办工商登记,也不参加同业公会。据1953年不完全统计,全市这类帐房有215户,管理公寓大楼30座、仓库厂房426所、独立花园住宅77幢、里弄市、住房数千幢合计房屋面积180万平方米,共有职工及房主代理人647人。这些人在公私合营时按照房地产业私人业主的人事安排原则办理。

介绍商俗称“掮客”,本身并不占有房地产,全赖居间介绍买卖或租赁,收取佣金。由于旧上海掮客不少作风恶劣,不讲信誉,对交易后果不负责任,因此被贬称“黄牛”,意思是“没有肩胛”。上海房地产买卖居间介绍最早由地保包办。主要因为地保熟悉地产情况(产权、经界等),如有成交,必须由地保盖上地保的戳记(官署发给的印章)始能办理权利转移。自从房地产行业兴起,地产投机买卖频繁,房地产掮客也随之出现,除专业房地产介绍商和一些银行信托部代客买卖外,个人经营的亦为数不少。抗日战争以前以此为业的不下千人。抗日战争胜利后,房屋租赁中盛行顶费,于是租赁介绍也成为介绍商的业务。介绍商又可分为:挂牌介绍商与流动介绍商。

据1954年调查,上海有挂牌房地产介绍商61家。共有从业人员153人,其中有32人是职工。挂牌介绍商中有17家兼营经租业务,一般经租额很小,只有4家的经租额在月租4000折实单位以上,其主要业务还是居间介绍买卖或租赁。据同业公会不成文规定:居间介绍的佣金,买卖为产价的5%,租赁为一个月的租金额。但是,实际收入远不止此。介绍商业务主要来自信息,所以他们都经常跑茶馆、会朋友,逐渐形成了定时的茶会。如黄浦区的同羽春、静安区的富春楼、永乐茶楼、卢湾区的凌云阁、徐汇区的一乐天等就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场所。

介绍商多数有或大或小的违法行为,其中以逃漏税收最为普遍。建星经租处的胡某,雇佣职工5人,两人是房地产业出身的老手,两人是原外商房地产公司的跑街,一人原是地政局的职员,他们结交大批流动掮客,采取“踢皮球”“飞过海”“戴帽子”等投机手法,利用那位原地政局职员和地政局工作人员拉关系,窃取产权审查的内情,哄、吓、诈、骗,从买卖双方索取活动费。除介绍买卖外,还介绍非法顶让活动,单单在1951年登列帐册的营业收入即超过旧人民币2亿元。胡某本人也曾因非法活动和冒充国家干部被捕2次。

挂牌介绍商在1956年全行业合营时,参加了清产核资和行业经济改组。

流动介绍商(流动掮客)没有挂牌介绍商公开经营的条件,但他们活动能量大、信息灵通,他们多数与挂牌介绍商有往来,或借用挂牌介绍商的名义招徕业务。据1954年不完全统计,全市有房地产流动掮客2408人,其中男性1980人,女性428人。他们对房地产业务比较熟悉又工于心计,在与人合作方面,除非对方有可利用之处,肥水决不外流。由于房地产的买卖金额大,佣金多,又由于辗转介绍易生变故,必须迅速办好过户。所以,他们往往又是行贿能手,兼做房地产掮客的律师陆某,买通抗战胜利后地政局的两任负责人,盗卖应该没收的汉奸陈绍妫的大西别墅部分房屋;兼做房地产掮客的律师张某,以黄金十大条的代价把汉奸陈群在常熟路的花园洋房一宅购进,再以20支双马棉纱200件(合黄金66大条)的价金盗卖给他人。

流动掮客除经常聚会于茶馆,在茶会上谈生意外,还以家庭聚会、公园聚会、弄口聚会等形式交流信息,联系客户。据统计在1954年前后,他们经常聚会的茶楼有33处,常客500余人;家庭38处,常客约400人;公园6处常客约80人;其他里弄口等有13处约150多人。解放后,随着房地产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流动掮客逐渐消失。

二、兼营

金融业兼营房地产。旧上海的工商业,外受列强挤压,内受苛捐杂税盘剥,加上政局动荡,多数在风雨飘摇之中,金融业往往不敢冒风险向他们放款或投资,而存款的利息不能不付。为了避免虚耗利息寻求资金出路,许多行庄便谋求租界内房地产投资。民国21年上海银行业联合准备库所集中的5000万元资产中,除立可变卖的货物和外国市场的有价证券外,属于租界内的地产竟占总金额的82.63%。

30年代前后上海各大银行还纷纷添设房地产部,其业务范围与普通房地产公司基本相同。有些知名的行庄,还在闹市自建银行大楼,既利于自用,又可把余屋出租与人,还可借以显示实力。各行庄拥有的房地产在各个历史时期虽互有消长,但大体上还是稳定的。到1949年上海解放时止,21家中国商业银行,共占有土地1303亩,其中空地577亩,建有房屋的726亩,房屋建筑总面积60万平方米。

金城、中南、盐业、大陆四银行(通称北四行)自九一八东北沦陷后,即逐步把资金南移。以吴鼎昌、周作民为代表的四行董事会组建四行储蓄会,随于民国20年在古拔路(今富民路)购地10亩左右建造古柏公寓及新式里弄住房近百幢。民国21年在光复路21号自建四行仓库,同时在北四川路建造虹口公寓。为了追求巨额利润,又为显示实力,四行储蓄会还于民国22年在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派克路(今黄河路)口购地建造24层的国际饭店,单建筑费用即达300万银元,全部投资包括地价、建筑费、旅馆设施均为四行储蓄会投资。大楼建成后,轰动一时,号称“远东第一”。

金城、中南、盐业、大陆四银行各行也单独投资房地产。南京西路的金城别墅,安远路的金城里等原是金城银行所建;延安中路模范村和其西邻大花园住宅(今中国旅行社使用)原系中南银行所有;大陆银行信托部的业务则以房地产经营为主,不但买卖活跃,还陆续建造了一批房屋,如山阴路的大陆新村、施高塔大楼、淞云别墅、留青小筑及坐落泰安路华山路口的卫乐园小洋房等。

四明、中国实业、新华等银行也以一定的资金从事房地产经营,除接受房地产抵押放款外,营建了不少房屋出租收益。如延安中路的福明村、四明村,淮海中路的四明里,愚园路的四明别墅,中实新村、静安寺附近的新华园等。

在银行中居领袖地位的中国银行,也很重视房地产投资,除营建著名的外滩23号中行大楼自用兼出租外,南京西路石门一路口的同孚大楼、四川北路海宁路口的高层建筑都是底层和地下室留作自用,楼上出租与人。此外还投资营造专供出租的修德新村等处房地产和中行别业等职工家属宿舍。

据统计金城、中南、盐业、大陆、上海、浙江兴业、浙江第一、聚兴城、国华、新华、中国通商、中国垦业、中国实业、四明等14家银行的房地产投资总数,民国10年为347万元,民国14年为941万元,民国19年为2899万元,民国22年为4841万元,民国25年为6144万元。福康钱庄民国22年投资房地产100余万美元,占其投资总数92.6%,民国23年占94.08%,房地产成了金融业主要投资对象。

营造业兼营房地产。营造业是房地产业的“近亲”。营造商有不少人兼营房地产,因资金短少,一般由小到大,先是租进小块土地,利用包工工程剩余材料,造几间或一二幢房屋出售,这样资金周转快,毋需较长期的垫本。随着资金的积累,开始购地建屋,将房屋作为固定资本出租牟利,同时亦大规模建屋出售。

营造业兼营房地产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1)与房地产公司合伙经营,绍帮营造商方久香与五和洋行合伙营造上海新村(淮海中路)、南华新村(长乐路)、中华新村(新闸路)。(2)在营造厂内设专职人员管理房地产业务,独资开设久记营造厂的张效良,拥有里弄市、住房和仓库,雇佣专职人员收租记帐。1956年公私合营时,清产核资为157万余元。(3)另设房地产经营机构,顾兰记营造厂主顾兰洲,除转卖获利外,留下的房屋以顾兰记经租帐房出面管理,他的产业常以其名字命名,如兰言里、兰心里、兰茂里等。张裕泰营造厂厂主张裕生在民国19年另设兴和营业公司专营房地产。(4)在营造公司内设地产部,由于他们经常与地产掮客、地保等有业务联系,信息灵通,买卖双方均乐意他们做中介。而这些营造厂专设的地产部又有本钱做广告宣传,当买主购房资金不足时,甚至可介绍押款,并为客户策划出租。30年代初的大耀建筑公司地产部即经常在报纸刊登广告,介绍房地产出售。

旧上海的营造厂商造了不少房屋,不少人既是营造商,又是房地产商。新亨营造厂经理徐钜亨占有6层楼的开纳公寓(武定路),3层楼住宅愚园坊等。张继光是协盛营造厂资方、他占有的房地产有光远里(新昌路)、光裕里(吉安路)、继业里(恒丰路)等。谭同兴营造厂拥有陕西北路175弄的华业公寓大楼及其相邻的新式里弄3层楼房40余幢,及人民路永安里、普安里、同安里等。

建筑师事务所兼营房地产的也不少,张伯伦建筑师事务所所属山乐房产公司,在民国28年曾在极司非尔路(今万航渡路)建成山乐村双间花园住宅多幢,分幢出售。

律师、会计师以其职业特点,与房地产业有较多的联系,具有兼营房地产的有利条件。江一平和江万平是20~40年代上海的律师和会计师,他们的联合事务所设立地产部经营房地产,还常在报端刊登广告,或代人征购闹市地区地产,或为产业出卖人标卖房地产。徐士浩律师与不少房地产业人士,组成银团投资房地产,兼任永业地产公司总经理和协兴房地产公司的董事。更多的律师则附设房地产经租部接受业主委托管理房产,有的在律师业务停歇后,便成为房地产经租商。如民信经租处的周鲲,和平村经租处的陆鼎雄,藏玉地产公司的王忻堂等。

潘序伦、徐永祚、巢纪梅等会计师除设会计师事务所外,兼营房地产。潘序伦和巢纪梅在其会计师事务所内设地产经租科,以代理经租为主要业务。徐永祚于抗日战争爆发前,即在姚主教路(今天平路)租得数亩土地建房数十幢分幢出售,他还经营自产出租,由会计师事务所和他开设的标准簿简社的职工帮助管理。

上海工商企业占有的房地产据1955年6月统计:有土地5328亩,各类房屋12428幢,建筑面积245万平方米。其中占有1000平方米以上的560户,占总户数的35%,占有房屋9469幢,建筑面积207万平方米。除了企业使用的工厂、仓库、商业用房等140万平方米外,其余60余万平方米都出租牟利。

三、私人大户

上海房地产行业中的中国私人大户又称大业主,他们拥有的房屋,无论数量和质量都超过经工商登记的房地商。据1955年6月底统计,占有房屋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以上的大业主有3184户,其中5000平方米以上的426户,1000~5000平方米的有2758户。他们拥有各类房屋77848幢,建筑面积1085万平方米,土地16557亩。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高潮时,凡拥有房屋面积1000平方米以上的私人业主都参加公私合营。

大业主中有下野的官僚、军阀、买办,也有汉奸,更多的是工商业者。

清朝大吏李鸿章除拥有具亭台楼阁之胜的丁香花园外,还在今华山路置有豪华住宅,今南京西路人民公园对面沿街的数十幢3层市房及后面的住房梅南坊也是他的产业。他的家属还把华山路住宅改建成枕流公寓分户出租。晚清邮传大臣盛宣怀在上海购置的房地产更多,且都在闹市。除自住的淮海中路、南京西路两处住宅外,还把许多出租房屋分给子女掌管。北洋军阀孙传芳下野后在天津租界当寓公,还在上海西门路购置了占地10余亩,市房、住房130余幢的西成里产业,初时委托比商义品洋行经租,不久收回,由其子女自行管理。国民政府统治时期,新的官僚、军阀在上海租界购置房地产的也不少见,其中拥有房地产最多、最好的是孔祥熙。拥有大楼公寓和新式里弄不下200余幢(座)。曾任国民政府交通部长的王伯群,除在愚园路建有占有10亩的4层大住宅外,还有泰兴路56弄华严里。长期担任上海市长的吴铁城,在上海也置有花园住宅、新式里弄等产业。

不少买办原是房地产业主,当了买办后又进一步利用买办地位经营房地产。担任英商宝顺洋行买办的徐润,据其自述,在清光绪九年(1883年)时,拥有土地3200余亩,共建房屋2000余间,年可收租银122980余银两,是晚清上海著名的房地产经营者。买办出身,经营颜料致富的贝润生,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便以其主要资金投入房地产,成为后起的著名大业主,拥有大楼、公寓、花园住宅和各式里弄市住房近千幢(座)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虞洽卿原是荷兰银行买办,拥有大楼、公寓、花园住宅、里弄市、住房出租收益。南京西路著名的重华新村便是从他自住的大花园住宅中划出部分园地建造的。

汪伪财政部部长兼中央储备银行总裁周佛海,以其妻舅杨惺华(伪财政部总务司长兼中央信托公司总经理)出面,操纵金融,投机倒把,收赃受贿,广置房地产,除拥有湖南路豪华大住宅和淮海中路、长乐路、高安路精致的小花园住宅外,有专作出租收益的沿街市房里弄住房110余幢。曾任汪伪政府的内政部长兼江苏省长的陈群,也购置大量房地产,其中如辽阳路51弄、四川北路1991号、常熟路188弄等都是花园住宅,另有出租的市、住房30余幢。汪伪上海市税务局局长邵式军,有景行大楼等公寓及花园住宅、里弄房屋300多幢。汪伪上海市社会局局长吴庸庵有华山路、复兴西路、宝安路、东宝兴路、库伦路等处房屋160多幢。梵皇渡路76号(汪伪特务机关)特务吴四宝,用老婆吴佘爱珍名义占有房屋100多幢。经济汉奸徐贵生,系汪伪上海煤业编制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占有166幢(座)包括花园住宅,新、旧式里弄、沿街市房、工厂厂房、办公大楼等各类房屋,其中以淮海中路1105号,占地约10亩的大花园住宅最为突出。经济汉奸丁厚卿原是生产“金字塔”卷烟的福新烟厂厂主,自担任了伪全国商业统制协会理事和伪华中烟草编制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后,垄断烟草的供销,发了财。他对房地产,不论大小新旧,只要买得到,无不吃进,在敌伪统制烟草的三四年里,他竟买了30余处房地产,计有办公大楼、大、小花园住宅、新、旧里弄和沿街市房共424幢(座),还有沿苏州河基地17亩。盛宣怀的胞侄盛文颐(以盛老三闻名)在前清和北洋军阀政府做过东三省巡阅使,民国28年与日本军方在虹口组织统制运销烟毒的“宏济善堂”,并在江、浙大、中城市设立分堂,毒害人民。他在瑞金二路118号的特大花园住宅,占地40亩,抗战胜利后曾由励志社使用,现为瑞金宾馆,是旧上海最大、最豪华的住宅之一。在他卵翼下的烟毒巨贩罗洪义、兰芑荪、朱振华等也拥有大量出租房屋,同是有名的汉奸大业主。

纺织业代表性人物申新系统的荣鸿元、永安系统的郭乐、郭顺,长期从事纺织机械工业的严裕棠都在上海拥有大量的房地产。荣鸿元在陕西北路威海路北的老宅和淮海中路的新宅都是有名建筑,此外还曾拥有包括威海路大花园住宅、复兴西路良友公寓等处的出租房和虹桥路占地数十亩的苗圃2处。郭乐、郭顺除在南京西路拥有2处花园住宅外,还有四川北路大型里弄永安里市房、住房。严裕棠拥有431幢各类房屋,无论数量、质量都在工商业者业主的前列。曾任中华码头公司、章华毛纺厂、上海水泥厂和大中华火柴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刘鸿生拥有四川中路企业大楼和花园住宅等产业。投资汇通毛纺厂、中华第一针织厂、新大昌百货店等企业的张履生,有沿街、里弄市住房195幢,花园住宅6处。也是有名的房地产大业主。湖州南浔丝商刘贯经生前在沪置有大量房地产,由四个儿子继承,各立堂名管理,其中仅刘景德堂一户(业主刘湖涵),每月可收房租万余折实单位。

四、宗教、社团

宗教团体除拥有教堂、寺庙等产业外,还拥有大量的出租产业。据1955年统计,全市宗教团体共有各类房屋1570幢,其中以佛教、道教为最多,两共1323幢。理教最少26幢。著名的静安古寺,除自用寺庙房屋外,拥有南京西路、华山路一带土地80亩左右,出租与人造屋,寺内有专人管理收租事务。慈善团体、残老院、公所、山庄、同乡会、救火会、宗祠等也都拥有一定数量房地产,根据1955年统计:共有各类房屋3610幢,其中以慈善团、残老院的房产最多,计2388幢。上海慈善团在慈善团体中居主要地位,拥有的房地产也最多。他们将邻近南京东路虹庙的一块土地出租于上海女子银行造屋,设定租期,期满屋归上海慈善团所有。襄阳南路永嘉路口的一块土地,出租与某房地产商,建成大方新村,租地期满屋归慈善团所有。民国25年上海慈善团全年收入404541元,其中房租达182985元,地租63953元,田租38071元,合共285009元,占其全部收入的70.4%。1953年1~6月半年里房地产收益旧人民币89700余万元。

社会团体中的泉漳会馆、徽宁会馆、四明会所、广肇公所等都有较长的历史,拥有一定的房地产。创始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的泉漳会馆,1952年全年房地产的收益达旧人民币44000余万元(约合折实单位8万余份)。宁波同乡会在西藏中路的大楼单出租礼堂收益就不少。浦东同乡会在延安东路的浦东大楼,大部分出租,30~40年代,单出租与“四姐妹舞厅”和“四姐妹咖啡馆”的房租收入就很可观。广东同乡会拥有建筑完好的江宁路和皋兰路等处房产。广肇公所早在1873年即购得宁波路、江西路基地,出租与人建成银行大楼,还设专人管理房地产。据1955年统计:上海工商业的社团组织有161家,拥有各类房屋1103幢。此外还有学术团体和其他团体21家,也拥有房屋64幢。

 

1955年6月底中国宗教、社团在沪占有房地产情况表

建筑面积单位:平方米 

类别

户数

房屋

土地

合计

居住房屋

企业用房屋

办公大楼

其他

市亩

建筑面积

建筑面积

建筑

面积

建筑面积

建筑面积

总计

475

6347

1181369

2779

497613

2523

325572

14

18031

1031

340153

2788

100

宗教

佛教、道教

天主教、基督教

伊斯兰教

理教

142

33

4

10

1323

158

63

26

217073

81415

12861

3510

445

92

25

5

47083

40716

5155

615

487

8

20

2

480411

6635

2481

172

1

4800

391

57

18

19

121946

29264

5225

2723

500

105

84

6

17.9

3.8

3.0

0.2

慈善福利

残老院、慈善团

公所、山庄

善堂

救火会、同乡会

宗祠

8

8

18

23

47

2388

462

292

76

392

451089

82021

64685

18473

47125

1149

119

142

42

246

242850

10602

24871

10878

24050

938

288

120

20

120

136856

41084

8140

2970

16611

4

1

2474

422

297

55

30

13

26

68909

30335

31674

4203

6464

1168

162

73

47

27

42.0

5.8

2.6

1.7

9.7

工商业

同业公会

各业堂名

各业公所

85

24

52

689

270

144

109241

58281

23355

250

171

57

4A783

34308

5295

368

82

49

43736

9963

7083

4

4

2837

7498

67

13

38

17885

6512

10977

191

102

48

6.9

3.7

1.7

学术团体

各种协会

18

56

10722

35

6011

15

1181

6

3530

26

0.8

其他团体

3

8

1518

1

396

6

616

1

506

5

0.2

说明:此表材料截止时间为1955年6月底。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主要房地产公司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