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租界志->--第四篇公共设备->--第一章公用事业->--

第二节 自来水

2003/8/28 9:36:55

一、公共租界给水事业

1.沙漏水行

上海租界开辟后,居民用水多取自江河。1860年美商旗昌洋行开凿了上海第一口深井,深256英尺(78米),供内部使用。这一时期,外侨在纳税人会议和《北华捷报》上力陈用水不便,要求租界当局举办给水事业。1872年前后,在松江路6号北侧,出现一家沙漏水行(即沙滤水行),它有制水船1艘,制造沙滤水供给民用。该水行的水质曾由美国海军医官检查,并有医士签名认可。

2.英商立德洋行供水公司

1875年,英商立德洋行集资3万两设立供水公司,在杨树浦建造了一家自来水厂,置有沉淀池、过滤池等净水设施及水泵等。水厂没有输水管道,用木船将黄浦江水运至贮水池,经过滤后再将水运至外滩,向过往船舶供应过滤水,并用水车将水送到租界内用户家中,按路程远近计算水价。该水厂得不到租界当局的支持,一直未能排管供水,购用这种高价水的居民也不多,业务发展受到限制,经营5年后停产。1881年及1883年,厂主将水厂及所属的浦东分厂全部土地、设备等分两次出售给筹建中的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结束了水厂业务。

3.工部局筹办水厂

1870年春,按照工部局总董的指示,工部局卫生官爱德华·亨德森对上海黄浦江及邻近河湖进行了一次水源水质调查,在苏州河上游黄渡、凤凰山与佘山合流处、泗泾河、淀山湖、黄浦江中游及松江段、外滩等12个地点作了水质取样,由工部局卫生官送往英国伦敦检验,化验表明从12个取水点所取水样的水质,都优于同期英国泰晤士河水,属于可利用的软淡水,以淀山湖2处和黄浦江松江段3处取样最好,黄渡、凤凰山与佘山合流河水及泗泾河稍差。当时苏州河上、中、下游的水质都好,属于基本上无污染或极轻污染的水。英方推荐淀山湖、黄浦江松江段和苏州河中游为可用的原水,但工部局有人反对用苏州河水,理由是该河水体小,如遭污染,对水质影响很大。

根据水源和水质调查,工部局工程师E·H·奥利弗于1872年提出租界供水规划和建造水厂的三个方案:第一方案水源取自龙华附近的黄浦江,在龙华设唧水站,向英租界及附近压送4546立方米水量;第二方案在凤凰山附近建2个大型水池,从河道中取水压送至山顶或61米高地上容量4546立方米的铁制水箱,再通过水管通向租界,距离32公里;第三方案水池建在杨树浦港附近,在涨潮时从黄浦江取水,流经沉淀池、滤池后压送入铁制水箱,照第一方案分布到租界。关于水量,按租界人口及供洒路、冲洗房屋、船舶、漏失等因素统计,需4404立方米。三个方案因投资过大,多次讨论均无结果。

1875年5月18日召开的公共租界纳税人会议讨论了建水厂问题,最后议决工部局本身不办水厂,但欢迎他人在公共租界组织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给水事业。

1877年3月28日,英国格拉斯哥莱劳公司致函工部局,表示愿投标建造自来水厂,并提出了建厂方案和向租界供水计划。但该公司的建厂方案遭到工部局测量员的反对,6月7日他向工部局总董赫特提出审查意见,认为水厂厂址应设在黄浦江下游达和栈房附近,那里的水比较清洁,污染较少,反对在黄浦江龙华段取水,认为水厂设在租界范围内将更为方便和经济。1878年3月12日召开的公共租界纳税人会议否决了莱劳公司的供水计划。

4.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

1879年8月法租界发生特大火灾,烧毁房屋1000幢,财产损失约42万英镑,中外商人出于消防需要,迫切希望建立上海给水事业。在此情况下,英商吗里哦向工部局提出在上海建造自来水厂的建议,同时在伦敦组成上海自来水公司筹备委员会。1880年1月该筹备委员会向工部局提出水厂工程方案,在黄浦江下游取水,供水可达用户屋内各个房间,并适当安装消防龙头,以供灭火、卫生及其他公共需要,市政当局有权收买公司的水厂或承包公司的供水业务,要求工部局批准。工部局复信赞成该方案,但提出此事应由公司直接向纳税人会议提出以求批准。

1880年8月,经纳税人会批准,筹委会取得了在上海开办给水事业的专营权,同年11月2日组成了上海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在伦敦注册,额定资本为10万英镑,实收75750英镑(合30.3万两),在公共租界杨树浦、许昌路附近黄浦江边购地74867平方米建造水厂,该处是黄浦江最宽的河段,在涨潮后一小时的最高潮位时取水,可保证水质。

水厂工程从1881年8月动工,主建筑包括蒸汽机房、锅炉房、总仓库、工场及办公室。清水主唧机为2台往复式水平复合蒸气机驱动2台水泵,每台可输入水塔水量341立方米小时,锅炉房安装锅炉3台。工厂还建造沉淀蓄水池2座,总容量27868立方米,通过762毫米口径长达79米的管道,在涨潮高潮时引水入沉淀蓄水池。进水管设有止逆阀,阻止水在低潮位时流回江中。黄浦江堤岸则按最高水位标志再提高0.9米,以防台风和大潮。水厂的全部建造费为25339英镑,计划每天供水6819立方米。

[1881年建造的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

为保证连续供水,公司在公共租界中心地点江西路香港路口建造了容量为682立方米、高31.5米的水塔1座,并敷设通向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供水管道。水厂在主要供水枢纽采用水表计量,以控制耗水量和月度供水量,保证水费回收,并对租界内的每一用户掌握必要的数据,进行观察和比较。

上海自来水公司整个工程包括水厂、水塔和管线建设,于1883年6月全部完成,耗资120000英镑。6月29日,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李鸿章应邀到杨树浦水厂参加放水典礼,由他开启阀门,全部机器开始运转。1883年8月2日,自来水公司在《申报》刊登广告,招商承办自来水销售,8月9日又发出通告,宣告已于1日开始供水。

上海自来水公司投产后,其供水范围主要有市政用水、外侨房屋供水、黄浦江上各国外轮和军舰供水、中国居民供水及非生活用水等。公司在售水业务方面分为英租界、虹口租界、静安寺路、法租界、船舶供水、市政用水6类。当年日供水量为3698立方米。随着租界工商业的发展,供水需求量不断增加,1887年杨树浦水厂平均日供水量已达7740立方米,超过了水厂原设计的6819立方米。为了满足用水需要,该厂从这年开始扩建,增建了5号沙滤池,使滤池达到5座。1896年日供水量达到1万立方米以上。用户也年有增加,1886~1901年,用户从997户增为25386户。

1902年法租界公董局水厂设立后,公司减少了对法租界的供水量。公共租界本身的供水需求仍有提高,1904年用户增为31499户,当年产水量为736万立方米。

随着越界筑路的扩展,公司的供水区域也不断增大。1904年公司开始在闸北敷设水管。1906年水厂平均日供水量达2.2万立方米。同年公司在新闸路建造了新水塔。1908年又在水厂内增建清水池1座,容量达8080立方米。1915年平均日供水量增为5.3万立方米,用户达49981户。1921年又在公共租界西区胶州路建造2座总容量达5.4万立方米的水库,配备了增压唧机以增加西区水压。这是上海第一个水库增压唧站。同年公司用户达61525户,日供水量已超过10万立方米。

1922年公司有滤池39座,占地57574平方米,日均供水量12万立方米,水厂已无发展余地,不得不改进制水工艺。1925年总工程师毕亚生经全面调查给水状况后提出发展方案,水厂生产目标规划为每天供水90万立方米,方法是以快滤池取代老滤池,工程于1926年开工,建成第1组快滤池。当年有用户74575户,居民平均每人每月用水量达0.14立方米。

1928年公司注册资本达100万英镑。同年与工部局签订专营合约,获得向沪西越筑路地区供水的权利,在罗别根路建造了深井泵站。供水区域东至杨树浦底,西至碑坊路。

1930年公司建成2组共8座快滤池,当年日平均供水量达17.8万立方米。因北有闸北水电公司、南有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的供水,东有黄浦江的阻隔,公司极欲向沪西方向发展,从1930年起不断和上海市政府谈判沪西供水专营权问题,但直至抗战爆发,均无结果。

1931年公司平均日供水量超过20万立方米,成为远东第一大水厂。

随着闸北水厂的发展,上海市公用局曾于1927年报请上海市市长向工部局交涉,要求将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地区装接水电之权移归闸北水电公司。经过协商,闸北水电公司于1931年7月与英商自来水公司订约,收回了租界北面越界筑路地区的给水权。

1932年实行普装水表计量收费后,节约用水作用明显。1932年供水量的增长从上年的15.l%降为0.15%。1933年降为0.1%。1935年公司完成丙组10座快滤池的建设,产水能力达16700立方米/时。1936年日平均供水量达19.9万立方米。1937为19.5万立方米。用水量则降为每人每日0.09立方米。

抗战爆发后,日军占领了苏州河以北公共租界地区,上海自来水公司东区和北区的营业丧失,1937年后5个月供水量比上年同期降低了14%。为了防止上海自来水公司在战争期间遭到破坏,工部局和英商自来水公司研究了两个部分供水方案:(1)利用上海所有私有井作为公用用水供应;(2)准备1台蒸汽唧机船直接从浦东外滩取水,不经处理,接通公司在外滩的干管作为应急水源供水。后因水厂未遭破坏,以上措施没有实施。“孤岛”期间,租界人口增加,自来水供不应求,经工部局同意,1938年10月上海自来水公司取消水费折扣优惠。1939年11月水费附加费增加到50%。1941年6月1日起拒绝新增用户,7月水费附加费提高到250%。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水厂被日军占领。1942年日军组织华中水电股份有限公司,下设大日本军管理上海水道会社,将上海自来水公司、闸北水电公司、内地自来水公司。浦东水厂作为支店,仍委托原上海自来水公司管理,当时供水虽未中断,也仅是维持而已。

5.工部局与自来水公司供水合同

1880年6月16日,公共租界纳税人举行特别会议讨论上海给水工程,授权工部局给予拟建的自来水公司以一定条件下的专营权。8月31日,上海自来水公司筹委会和工部局签订了第一份供水合同,规定筹委会应于次年3月31日前完成公司的注册,9月30日前开始建设,1883年3月31日前开始为公共租界及工部局管辖的道路经过区域内的居民和消防龙头日夜供水,水压应在25.9~30.5米,公司的供水应优先供应租界,工部局可派人检查公司有关为公共租界供水事项的帐目,工部局每年支付公司8000两,由公司每天提供最大水量681.9立方米的公务用水。其他外籍居民的水费每户不超过房租的5%,工部局同意公司在租界内敷设水管,由工部局支付10%的工程款,直至公司纯利润达到此数,工部局有权在水厂供水10年后收买公司所有产权。公司每年净利不得超过资本的8%。

1883年8月公司董事会批准大北电报局翻译徐兰照(译音)的要求,由他作为代理人负责租界内华人居民的售水业务,即从街道消防龙头取水由水夫挑水向华人出售。水费每担铜钱3文,另加挑水费,根据路途远近每担4~10文,这一水价实行到1883年底。因营业不振,收入极少,1884年公司另雇邱金和何梯生(译音)2人为公司买办,销售自来水。1885年,公共租界纳税人会出于税收及卫生方面的考虑,通过了向华人居民供水的决议,并征得自来水公司的同意,规定租界内华人居民接水进屋,同外侨用户一样,水费不超过房租的5%,租界外则按不低于房租的7.5%收费。

1888年11月11日,工部局与自来水公司重订合约,规定公司自1888年7月1日起5年内向工部局供应公务用水,每日最高供水量909立方米,工部局支付12500两水费。超过此限,每22.7立方米付1两,如当年每日用水平均未超过681.9立方米,公司应退还1250两;公司在自来水总管尚未延伸到的地点埋设水管,须负责安装消防龙头和设立公共饮水处;公司应随时按照工部局的要求在工部局管辖区域内埋设水管,工部局每年支付工程费的10%直至公司利润达到此数。

当时工部局公务用水日均耗水量均在681.9立方米以下,却支付909立方米的水费,故1893年工部局在合约满期时,除要求公司提供年度利润数字外,还要求在续约中水费按全年每日平均用水量计算。经过协商,1893年12月2日双方达成新的3年合约,规定公司向工部局提供公务用水,按不同季节提供最大供应量,每年的1~4月、11月、12月每日供应454.6立方米,5~10月每日供应909立方米,工部局按每22.7立方米付1两的标准支付费用。其余条款未变。

1905年7月1日,工部局与自来水公司订立新的合约,规定工部局随时准许公司挖开租界内及界外归工部局管辖的道路及土地以便敷设水管,公司应向工部局各用水场所提供用水,租界外居民未与公司签过任何供水协议,公司不得为之供水,向工部局交纳房捐及土地税者不在此限。供水收费标准分别为:向工部局供应市政用水,每22.7立方米收1两,外侨居民生活用水收费不超过房租的4%,华人居民生活用水收费不超过房租的5%。此外对消防龙头用水、额外的自来水总管用水规定了收费标准,工部局支付10%的供水工程款条件不变。当时公司资本144000英镑,分7200股,每股20英镑,全部股票都已发行。为使工部局对自来水公司有一定的控制权,按照工部局的提议,公司同意增加资本,向工部局发行975股股票,同时公司又赠送975股股票。上述股票自1905年7月1日起即可参加分红,在其他方面也与公司以前发行的股票享有同等权利。工部局有权在1911年3月18日后提前一年通告收购公司。如果公司未按规定供水,应向工部局交付罚款。

1908年,上海自来水公司越界在闸北宝山路宝兴里敷设水管向当地居民供水,工部局要当地居民缴纳巡捕捐(为房租的6%)。闸北居民商议组织新闸自来水公司,每日馈用上海自来水公司545.5立方米水,以免交巡捕捐。上海自来水公司回复赞同,但工部局以1905年协议为由坚持不缴巡捕捐不准排管供水。1909年工部局与上海自来水公司又发生向界外河南北路上新建住宅供水的纠纷,次年闸北官绅鉴于工部局态度蛮横,解除了与上海自来水公司供水协议,决定自建水厂。

为增强对上海自来水公司的控制,工部局于1916年分两次购买了公司50股总价为12529两的股票。

上海自来水公司自开始供水后,对大部分用户按不高于房租的5%或7.5%收取水费,用户用水不受限制。1909年公司调查了25条中式里弄住房,由于房租低,人口多,水费收入扣除成本后的利润只有3.5%。公司遂于1918年向工部局提出要求取消按房租收费办法,而代之以按表计量收费。工部局认为水表装置费用浩大,以及考虑到贫困用户为此将增加水费而未予同意。

1928年3月17日,上海自来水公司再次与工部局订立专营合同,获得向沪西越界筑路地区供水的权利。合同规定,水价每5年或在双方同意的较短期限内更改。工部局可派会计审查公司帐目。公司董事会须有工部局代表2人加入,非经工部局同意,公司不可发行股票和债券。此后不久工部局批准公司提高水价。1930年9月上海自来水公司为弥补受世界经济危机影响而受到的损失,不顾三年内已提价20%,又加价25%,工部局则予以批准。消息传出后,很多团体和个人进行抵制,上海自来水公司以断水相要挟,由此群情激愤。12月2日人们纷纷集会,指责工部局纵容自来水公司危及人民生活,致电英国驻华公使和驻沪领事提出抗议,形成震动整个上海的“自来水风潮”。工部局迫于压力召开了一次特别董事会会议,指令上海自来水公司恢复用水,但水费提价已成事实。

1931年工部局从美国聘请给水工程师希尔来上海研究给水事业经营、效益和水价问题,并对收费方法改为以水表计量的可行性进行研究。希尔得出的结论是赞成通过水表计量售水,由此工部局于12月24日与自来水公司订定暂行合同,规定供给工部局市政用水,以水表计价,水价由每4.546立方米收银3钱7分半改为4钱。供给民间用水,未装水表区域内,水费为房租的7.5%,装水表者,水价每月6元2角5分(每月水量不超过45.46立方米)。此外规定了非民间用水等水价标准。合同还规定公司应立即在全部供水区域内采用普通水表制。按此合同,自来水公司于1932年4月1日开始安装水表。因以表计费,增加了普通市民的负担,引起反对,自来水公司则对不按水表计数缴费的用户实行断水。1933年4月1日,为平息纠纷,工部局与自来水公司议定,采取按水表分级收费方法,对低房租居民用户,按低于制水成本价收费。

二、法租界给水事业

1.公董局水厂

1883年起,法租界自来水由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提供。1894年,公董局决定自办水厂。1895年2月4日,公董局董事会通过了在华界董家渡购地建造水厂的决定。7月公董局以9968两购入董家渡约77亩土地,准备建造水厂,遭到清政府的反对。1897年法国总领事白藻泰到任后令公董局先强占基地再行交涉,迫使上海道台让步,于1897年7月13日发给法方执业田契。公董局于9月15日又与上海道台订约,规定中国当局可从城内造一桥直达金利源码头;作为交换,公董局可在华界新码头处敷设水管。10月21日公董局董事会会议决定,向汇丰银行贷款26万两建造水厂,并于董家渡码头筑路一条直达水厂。公董局于1897年12月13日招标在董家渡建造水池、滤池、蓄水池,1898年3月开始动工。因董家渡水厂离开法租界约有4公里,公董局得到上海道台同意,敷设水管穿越华界到达法租界,1898年铺成自董家渡经机厂街沿外马路至新开河一号水塔的水管。

1898年7月公董局董事会决定不购买上海自来水公司原有水管,而从欧洲另行订购。但上海自来水公司却向公董局索要水管价,双方发生纠纷。公司又提议从1898年12月起,法租界水费加倍,因纠纷重大,公董局与公司洽商,另请法国工程师鉴定上海自来水公司在法租界现有水管的价格。后公董局照公司开价3.5万两买下全部地下水管。1902年1月公董局水厂建成,1月11日由法国总领事巨籁达、公董局总董宝昌和上海道台袁树勋参加了水厂开幕式。水厂进水管道为2根口径为0.8米的铁管,抽吸黄浦江水后通过唧机送入浑水池。有滤池2个,面积1476平方米,有2800立方米的蓄水池1座,经净化的水由蒸汽唧机压送到用户。2月1日公董局正式切断杨树浦水厂来水,改由董家渡水厂向法租界供水。1906年又敷设从自来水厂经县城马路、斜桥、徐家汇路到霞飞路的水管。

[法租界公董局所办董家渡水厂]

该厂汲水口位于市区黄浦江上游,水质优于处于黄浦江下游附近的杨树浦水厂,供水方式采用水表计量法和按房租收费相结合。水厂开办6年后,对法租界的日平均供水量,由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供水时期1901年的1802立方米增加到1907年的4732立方米,用户数从1902年的271户增加到1907年的599户。营业收入增长不快,1902年营业收入为2.27万两,1907年达7.22万两,相对于投资水厂的45万两而言,差距颇大。

1908年,公董局因对水厂经营不满意,将它招标拍卖,5月卖给了法商电车电灯公司。

2.法商电车电灯公司

1908年5月法商电车电灯公司接办法租界供水业务后,即在水厂内扩充水泵,建造粗滤池、预滤池,1909年水厂日平均供水量仅达5583立方米,为扩大生产规模,1910~1911年又建造滤池6座。1911年敷设第二根出厂管道,全长3756米,接至同年建成的卢家湾二号水塔,水塔容量750立方米。

1918年公司新建一号沉淀池,容量3750立方米。1919年水厂日平均供水量增为1万立方米。在此期间公董局势力范围已扩充至徐家汇,供水需求量急剧增长,1922年又敷设经制造局路、徐家汇路至卢家湾水塔的三号干管。1923年在西爱咸斯路建成了三号水塔,容量1000立方米。同年造滤池6座,预滤池1座。1925年水厂日平均供水量达2万立方米。1927年12月29日公董局与公司订立合约,规定用户用水未达最低限度者,须收取固定包费。同年在台司德郎路建成厂外水库1座,容量9000立方米。1928年开始采用新的快滤池工艺,当年建成4组快滤池。从1926年起公司与中国政府交涉借道华界敷设第四号出厂管道,至1929年3月22日与上海市政府达成协议,公司以每年缴付地租1600元及特别税1万元作为董家渡水厂的保护费为条件,获得借道埋管权,但以后不得再以任何借口在华界敷设水管,水厂也不得在华界售水。同时双方订立关于自来水厂遵守市政府法令合同,规定在华界的水厂水管受上海市政府监督,公司须遵守市政府所颁布的与公司有关的一切法令。1930年公司日平均供水量达4万立方米。1931年敷设了第四号出厂干管,经花园路、西林路等路至敏体尼荫路口与第三号干管接通。同时完成4座快滤池。1933年在顾家宅建成大型厂外水库4座,总容量33000立方米。然因公司供水量仍难以满足法租界的需求,公司需向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借水供应。

抗战爆发后,法商电车电灯公司在上海继续维持营业,供水区域面积为10.52平方公里。1937年日平均供水量达62021立方米,比1909年增加10倍以上。面对供水量的增加,1939年8月公董局批准法商电车电灯公司水电费涨价案,水费提价10%。1941年4月提高水电附加费达75%。水厂于1941年进行了扩建,建造了新的岸边式进水口,同时建造新进水唧机房,第2组快滤池8座及沙洗水塔1座,在快滤池下设有水库,容量2000立方米,同时拆除粗滤池改建为三号沉淀池。

1941年7月25日,公司经公董局同意,调整自来水费为每立方米0.32元,并规定自1942年1月1日起公司可提取总收入的6%作为更换及修理器材的准备金,但动用准备金须于年初向公董局报核。双方还规定自1941年8月起公司每季终了须向公董局缴纳自来水总收入的5%。

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法商电车电灯电公司未受日军管制,继续营业,但已无力发展。

3.公董局与自来水企业供水合同

1880年11月23日公董局与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达成协议36条,规定公司在公共租界供应自来水的同时向法租界供水,专营期13年。公司供应公董局自来水,每22.7立方米收1两。合约期满后,公董局有权收买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在法租界内的所有水管及用具。公董局核准公司在法租界内接通水管以向上海县城供水,但应先保证公董局各机关用水。公司所供之水应完全滤清,每6个月须化验一次。按照合约,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开始在法租界内敷设水管,1882年10月30日完工。1883年8月1日,在向公共租界供水的同时向法租界供水。

此后公董局又与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商谈自来水价格问题,于1885年11月23日达成12条协议,将给水定价分为两部分:供给公董局各机关用水,每年估定为2000两,按月摊付,供给民间用水,由公董局就所收房捐总额中抽出八分之三(相当于房租的3%)付给自来水公司(以后改为按房租的5%)。自来水公司保留用特殊水管供给私家用水和向工厂军舰售水的权利。公董局将尽力阻止在租界内龙头取水出售、运往界外或浪费等事,但不负赔偿责任。1888年2月公董局董事会又决定将界内道路各处自来水龙头委托公司保管修理,并于8月7日订约。

1893年10月,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以专营合约期将满,要求改订新约。1894年1月,上海自来水公司提出新约要点,在入界之处单独设一水表,除私家用水外,所耗水量概由公董局承担。公董局董事会认为入界水管常有漏水发生,若照此约,局方开支过巨,加以拒绝。双方自1893年11月至1894年4月往返交涉,相持不下,公董局董事会决定中止谈判,并向公司征水捐,公司方面终于让步,以公董局每日用水约255.9立方米为准,计算水价。1894年7月24日公司又要求保留原约第九、十两条关于华界南市给水的规定,公董局董事会则于8月20日决议拒绝向华界供水,双方交涉于8月30日宣告破裂,自来水公司与上海道台单独订立县城内给水协定,又向公董局商量假道法租界向老城厢供水,遭到拒绝。此时公司与公董局双方虽已谈判破裂,仍声明合约改为逐月签订的方式以维持现状。

1902年董家渡水厂建成后,公董局与上海自来水公司达成协议,从1906年2月起,公董局正式承担法租界供水事宜,上海自来水公司仍保留敷设在吉祥街的水管以防不测。同年,公董局设立自来水部管理自设水厂,4月10日发表订水章程,规定订水者概向公董局水务处接洽。用户不用水表者照合同规定的包价或以房租的5%计费,用水表者,水费每立方米0.l元。

由于公董局水厂没有达到专业标准,也没有扩充到能应付法租界和扩充区域所需要增加的水量,公董局决定将水厂招标承办。

1908年3月,法商电车电灯公司中标,5月1日,公司上海经理古尔西爱代表公司与公董局总董贝尔托签约,公司获得了租赁董家渡水厂以及在法租界区域内及界外马路办理给水业务的专营权,期限50年。公董局可在合约期满两年前预先通知公司收回自办。该公司以100万法郎存入上海东方汇理银行作为合约保证金。公司以报效金名义免费供应法租界公用事业和公董局房屋及工场用水,但限于每年36万立方米,超过部分公董局以每立方米0.035两支付水费,公司并以头10年收入的2.5%,后20年收入的5%,再后20年收入的7.5%交付公董局作为报酬金。规定供给私人水价最高为每立方米0.075两。水价修订须经公董局批准方能生效。公董局对全部给水事业(包括工程、水质、财会)有监督权。公司由此接收了法公董局自来水厂全部管理权,获得了在法租界与越界筑路地区家用、工业用、市政及公用事业用水的专营权。

1914年2月20日公董局与法商电车电灯公司对1908年合约予以修订,规定租赁权及专营权自1908年5月起由50年改为75年。

1921年5月20日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给水部与公董局订立合约,决定公司最迟自1922年7月1日起对于租界内公私用水在24小时内供给水量2.65万立方米。公司在夏季用水每天最高用水量超过2.2万立方米时应拟扩充计划,呈请公董局审核批准。同时公司给水部又订立订用自来水章程,规定用户订水应向公司申请,如用户欠缴市政捐税,公司可按公董局的通知随时停止供水。用户装水表者,每立方米水价0.075两(1924年12月25日修正为0.0875两)。1934年5月7日公董局与公司又订立合约,对用户申请用水、保证金、水表、缴款等项作了规定,并增加了用户低于最低限度用水所收固定包价。对有自流井等其他供水来源而要求公司供水者,则规定须订立救济用水合同,在预定限度内每立方米收0.0875两,超过限度则每立方米收0.175两,每日最多用水不超过100立方米。另外对消防用水也作了规定。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