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租界志->--第二篇机构->--第四章警务机构和武装->--

第三节 武装

2003/8/28 9:24:07

一、万国商团

1.沿革

1853年初,太平天国起义军连克南京、镇江,上海租界外侨恐慌。当年4月8日,在驻沪英、美领事召集下,居沪外侨集会决议成立“上海本埠义勇队”,居沪英侨一律入队,并任命曾任英印军军官的屈隆生上尉为队长。除英国侨民外,美国等国的侨民也有参加。该义勇队的成员均属志愿入队,因成员为多国侨民,且都是洋行职员,又被称作万国商团。同年9月,小刀会起义,万国商团和驻沪英、法军一起成为防守租界的重要力量。1854年4月4日,万国商团与英法军一起参加了对清军的“泥城之战”。小刀会起义失败后,万国商团活动一度停止,至1860年太平天国军队又一次逼近上海时又再度恢复,由尼尔上校指挥,“保卫”租界。

1870年7月2日,万国商团开会决定,将这支当时独立的侨民武装团体交工部局管辖。万国商团从1877年开始与英国政府保持合作关系。1878年,万国商团重组为2个队。1903年后,工部局与英国陆军部订立协议,万国商团司令由英军现役军官担任。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时,商团规模扩大,属队增加到9个。1927年初,北伐军逼近上海,工部局收编了停泊在吴淞口外的白俄“格雷博夫舰队”,组成了常备雇佣性质的万国商团俄国队。1932年“—·二八”事变时,商团规模再一次扩大,属队增加到20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许多英籍队员回国应征入伍。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入租界后,商团名存实亡,次年被日方控制的工部局正式解散。

2.团员招募、训练与动员

万国商团原则上每年上半年征招新兵,但平时如果有人提出申请,也可随时吸收。申请者经军医体格检查,该国领事出具证明,以及申请者本人及担保者的宣誓后,可临时入伍。临时入伍者接受为期一周包括操练、射击等内容的新兵训练课程后,方可正式入伍。然后再须接受为期一月的新兵专门训练。

训练季节一般从每年9月开始,当年12月结束。各队通常在虹口公园附近的靶子场商团常设营地进行周末训练,主要内容有分队游行、射击、动员训练、露营、野战及“防暴”等,去营地的团员每天可获得伙食补贴。10月份,商团军官、军士还要在英军军官的指导下进行特别训练。各类训练原则上都按英军操典进行并使用英语,但中华队、日本队、俄国队和葡萄牙队则用自己国家的操典和语言进行训练。从1937年起,日本队还接受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特别班的训练,美国队也接受本国驻沪军队的特别训练。

[“一·二八”事变时守卫在街垒旁的万国商团士兵]

万国商团除常备的俄国队外,均属义勇性质,当租界发生危机时,商团司令部发出动员令,队员们向指定地点集中,“保卫”租界。自商团成立以来,有过25次大规模的动员,分别是1854年泥城之战;1860~1862年太平天国进攻上海;1870天津教案;1874年四明公所事件;1891年江南教案;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1896年横沙岛农民暴动;1897年人力车夫暴动;1898年第二次四明公所事件;1900年义和团运动;1904~1905年日俄战争;1905年“大闹会审公廨”事件;1911年辛亥革命;1913年二次革命;1915年和1918年人力车夫暴动1918年小贩暴动;1918年上海反日风潮;1924年齐卢之战;1925年江浙战争;1925年五卅运动;1927年国民革命军占领上海;1932年“一·二八”事变;1937年“八·一三”事变及1938年抗战爆发一周年纪念。

3.组织与属队

万国商团由司令部及各属队组成。司令部由司令、参谋、军医和牧师组成。30年代,商团在各属队之上又增设大队(相当于营)一级。建制为A大队,下辖甲队、乙队、上海苏格兰队、犹太队和防空队;B大队,下辖美国队、葡萄牙队、菲律宾队、美国后备队和美国机枪队人大队,下辖俄国常备队和俄国义勇队;骑兵大队,下辖上海轻骑队和美国骑兵队;特种兵大队(也称联队),下辖上海工程队、装甲车队、日本队、中华队、译员队、运输队和通讯队;炮兵大队,下辖上海重炮队和上海轻炮队。1935年上海重炮队解散后,炮兵大队被裁撤,上海轻炮队并入A大队。

甲队。成立于1853年,当时称第一队,是万国商团最早的属队,曾参加1854年“泥城之战”。1870年商团归工部局管辖,同时英租界“灭火龙与钩梯”消防队全体加入商团并被命名为“灭火龙来福枪队”。1877年,因消防队救火事务繁忙,有人提议该队与商团第一队合并,被工部局批准,“灭火龙队”的33名队员与第一队的23名队员组成了新的第一队,“灭火龙来福枪队”的称呼也予以保留。1890年2月,第一队更名为甲队。1900年队员发展到70人,当时正值义和团运动爆发,该队很快扩充,仅英国侨民就有123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队有97名队员回国参战。

乙队。成立于1855年,当时称第二队,1878年曾获得万国商团射击比赛的所有锦标。1890年2月更名为乙队。1915年,指挥万国商团的英军正式军官因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离职,长期担任乙队队长的朱满接任商团司令一职直至1920年,为表彰他在商团服务36年的“功绩”,英国政府授予他“帝国勋章”。1935年该队有5名军官、92名士兵,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乙队扩充至125人。

上海轻骑队。成立于1862年1月,其成员大多数为“上海跑马总会”会员,该队司令部设在跑马厅。1878年该队一度解散,不久恢复,并由怡和洋行大班耆紫薇任队长。1907年,有60名队员,1920年发展至70人,不久又迅速扩充至130人。“一·二八”事变后,轻骑队建立了自己的基金,购买斯托克斯机枪及半装甲汽车。

上海野战炮队。成立于1870年7月,但早在1854年“泥城之战”时,就有侨民带着自己的小炮参加作战。早期该队有2门铜制加农炮,用马拖曳。19世纪80年代初,野战炮队增加了4门能发射9磅炮弹的3英寸后膛炮,这些炮是由英国政府借给万国商团的,较以前的前膛炮性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4门炮分别由野战炮队中的海关职员、巡捕、商行职员、银行职员操纵。1900年,该队又装备了6挺英国政府出借的马克沁机枪,队员也从50人增加到120人。不久商团组织机枪队,野战炮队的机枪连同操纵人员都转至该队。1908年,野战炮队装备了口径3英寸,能发射15磅炮弹的速射炮。1926年,野战炮队全部改为机械牵引。1935年,工部局财政发生困难,因野战炮队在上海不能发挥太大的作用,且实弹训练又要远赴香港,工部局董事会决定裁撤该队,当年10月,野战炮队解散。

日本队。成立于1900年6月28日,当时正值义和团运动发生,上海日侨在横滨正金银行集会,决定成立一支日本义勇队,“用战斗来维护上海的法律和秩序”。7月初,有106名日侨志愿参加,其中70名被选为日本队队员。在这些队员中,绝大部分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万国商团指派前商团后备队指挥官温格罗夫为日本队的顾问。当时日本队采用英国军队的操典。1907年7月,日本队重组,正式归万国商团管辖,并开始采用日军的教练方法。从1937年起,日本队还接受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特别班的训练。

美国队。成立于1906年1月。美国侨民在上海的军事活动可追溯到1854年“泥城之战”,当时就有55名美侨参加。此后美侨虽然多次参加了租界的军事活动,但一直没有成立自己的武装,1900年义和团运动时,美侨临时组织了一队人马与万国商团其他属队一起守卫洋泾浜,不久自行解散。1905年发生“大闹会审公廨”事件,12月,在沪美侨决定成立美国队加入商团,次年1月,美国队正式成立,并以虹口捕房为基地。美国队参加了商团此后的多次动员,1913年“二次革命”时,该队负责驱逐在闸北的革命党人武装;1927年北伐军逼近上海时,该队负责守卫南起爱多亚路,北到靶子路,东起外滩,西到河南路的租界核心区域;“一·二八”事变时,该队守卫在界路附近;“八·一三”时,该队仍然被派至界路,不久又调防至新闸捕房和外滩,协助巡捕维持秩序及保障粮食供应。

葡萄牙队。成立于1906年2月,在此之前,万国商团曾有过几支葡萄牙队,同时葡萄牙人也在商团其他队中服务。“大闹会审公廨’事件后,葡萄牙人决定成立自己的属队,工局以须接受英式操典为条件同意该队成立。1908年葡萄牙队组建完毕,同时该队改用葡式操典。不久,中、澳两国在澳门勘界问题上发生冲突,该队一度欲开赴澳门参加防御。1932年10月5日葡萄牙国庆日时,葡萄牙队被该国政府授予克里斯特军事勋章。

中华队。成立于1907年3月17日,其前身是上海华商体操会。该会始建于1905年“大闹会审公廨”案爆发后,成员有500多人,分步兵4队,骑兵1队,军乐1队,军装、枪械齐备,并请圣约翰书院毕业生陈既明、郑松生、徐通浩、石运乾等担任教官。次年,体操会即申请加入万国商团,并声明:“租界设有事故,当服从万国商团团长命令,欣然负责保卫租界。”1907年,工部局同意成立中华队,并订立如下条款:人数自50~100;队员须体面商人,与政界无关系,而体格健全者;每人须有殷实商保;队长先须由西人充任;枪械枪刺,不得带回,用前领取,用后归库。中华队第一批队员有83人,工部局委派3名西人分别担任正副队长,代理排长则由徐通浩、石运乾等担任。

中华队虽采用英军编制,却用中国操典。1909年,该队参加万国商团射击比赛,获得“脑维斯”杯。同年9月,商团司令批准中华队队员可带回枪刺,1915年7月16日,徐通浩授少尉衔并任副队长。1916年3月1日起,又准取消领枪保单,队员可带回枪枝,但商团随时有权收回。1921年2月10日,徐通浩代理因病请假的西人队长职务,次年5月20日徐通浩正式任队长,成为中华队第一任华人队长。

上海工程队。成立于1932年9月。在这以前,商团曾于1909年建立过一支工兵队,但商团紧急动员时需用的原材料、工具、运输及劳力仍要由工部局工务处协助完成。“一·二八”事变后,随着上海局势日趋紧张,万国商团决定尽快成立一支高效的技术部队,在驻沪英军工程兵协助下,商团以工部局工务处人员为主,再加上部分原工兵队队员建立了上海工程队。

上海苏格兰队。成立于1914年12月,由上海的苏格兰侨民组成,开始时只有50人,该队以身着苏格兰传统服装及风笛乐队而著称。1937年扩充至120人。

美国骑兵队。成立于1923年10月。当时美国在上海没有正规部队,因此一些美国侨民很想建立一支自己的骑兵武装,与已经存在的上海轻骑队“竞争”。美国队初建时有1名军官、75名队员,经过特殊训练,有50名队员成为商团正式队员。美国骑兵队的服装和马具,由商团提供,但接受美式骑兵训练,其他装备由美国驻沪总领事克宁汉协助向美国政府申请。1929年初,该队成立了刘易斯枪分队并装备了汽车以运送武器,该分队还接受驻沪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训练。

俄国队。成立于1927年1月27日。当时北伐军逼近上海,引起租界当局的极大恐慌,工部局决定建立一支常备武装,遂收编困居吴淞口俄国军舰上的远东哥萨克(即“格雷博夫”舰队),组建俄国队。俄国队下设2个连和1个机枪排,由格雷博夫中将任司令,海军上校福明任副司令。俄国队是商团中唯—一支常备队。他们集中住在万国商团的营房中,配备制服和武器,军官和士兵按月领薪,并享受免费膳宿和带薪休假。俄国队的成员大都参加过反布尔什维克的国内战争,富有战斗经验,工部局最初安排他们守护电站、靶场,不久又去守卫苏州河桥及华德路监狱。“四·一二”事变后,工部局于1927年6月将俄国队缩编成一个连,由5名军官和120名士兵组成。1927年7月,俄国队扩编至2连,驻扎在厦门路等处的营房。10月,商团司令部发布命令成立俄国义勇队。1932年2月,万国商团俄国常备连和义勇队合并组成C大队(即俄国联队),3月,俄国队又增加了一个常备连,整个俄国联队共有3个常备连,1个义勇队。早期的俄国队采用旧俄军队的教练法,并遵循旧俄军队的条例,工部局还特许俄国队使用旧俄军队的军旗作为队旗。该队成员军事素养明显高于其他各队,成为万国商团的主力。1929年4月9日,华德路监狱犯人发生骚动,正在值勤的俄国队第一连迅速采取措施加以平定。“—·二八”事变时,俄国队被派守卫界路,并驻扎重要码头。1936年,俄国队又承担了整个商团的运输任务。“八·一三”事变时,俄国队又被派至界路地区,后又守卫工部局靶场、大楼及苏州河重要桥梁。10月,俄国队又负责在星加坡路营房看守退入租界的“四行孤军”。1938年8月11日,俄国队士兵强行阻止孤军营悬挂国旗,造成孤军营方面41人重伤,4人死亡的严重事件,激起上海市民的极大愤慨和抗议,同年12月,俄国队将看守“四行孤军”的任务移交给万国商团其他队伍。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后,上海英侨纷纷回国参战,工部局各机构,特别是警务处出现许多空缺,工部局特别规定由俄国队司令部推荐该队队员去警务处任职。1940年最后一批英军离沪,俄国队入驻英军马霍路营房,直到该队结束。1941年1月15日,经工部局特别经济委员会提议,俄国队的3个常备连改隶工部局警务处,称“警务处俄国预备队”,俄国义勇队则编入以美籍人员为主的B大队。建队14年的万国商团俄国队就此结束。1943年8月汪伪政权“接收”租界后,俄国预备队归入汪伪警察系统。1944年6月与原法租界俄国义勇队合并,称“警察总武备学校第五支队”,人数有458名。抗战胜利后,该队被国民党接收,一部分被编为警察局马队,另一部分被编为警察局特别后备队。1947年6月,苏联政府允许旅沪俄侨回国,这支队伍最终解散,部分成员回苏联。

菲律宾队。成立于1932年2月。其前身是成立于1927年1月的美国队菲律宾排。“一·二八”事变时,该排独立并扩充成队。建队后立即开赴西藏路煤气公司及江苏省法院等处设防。1935年11月菲律宾共同体成立时,该队一致签名拥护该共同体的成立。

美国机枪队。成立于1932年8月。其前身是成立于1929年2月的美国骑兵队的刘易斯机枪排。该排的设立及训练得到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和英国驻沪军队的帮助。在美国商人的赞助下,该排还购置了2辆汽车用以运载刘易斯枪。1932年动员中,商团认识到自动武器的重要性,决定让该机枪排独立出来,成立美国机枪队,1933年,该队完全建成,不久又配备了维克斯机枪,有队员45人。该队虽被冠以“美国”二字,但队员却来自许多国家,在商团内被戏称为“外国军团”。

运输队。成立于1931年8月。“一·二八”事变时,万国商团从商团各队及其他志愿者中抽调部分司机运送铁丝网、沙袋等防御物资。事变后,商团正式组建运输队,成员约120人,其中大部分没有受过专门训练,1936年,该队能提供75名合格的司机。“八·一三”事变时,运输队除完成本雇员作外,还运送伤员、食品等物资。

通信队。成立于1932年8月。“一·二八”事变时期,万国商团动员一部分有私人汽车的志愿者参加工作,传递信息。事变后,在上海电话公司协助下,商团正式成立通信队。该队核心队员以电话公司的职员为主,商团再对他们进行训练,使他们能胜任战时通信工作。不久该队改名为“信号队”,信号队下设2个分队,一队负责野战通信,一队负责民用通信,另有一个小组接受特别训练,负责在上海多种电话制式间进行转换。通信队的成员专业素养较高,动员十分迅速,“八·一三”事变时,万国商团于8月12日晚8点30分到10点30分之间紧急动员,信号队到次日凌晨1点就完成了全部通信工作。在事变期间,信号队负责商团防区内各支部队及商团与英军司令部间的通信工作。

译员队。成立于1932年10月。“一·二八”事变时,万国商团紧急动员,许多外国队及驻沪外军急需翻译与华人沟通,商团从中华队紧急抽调部分队员组成译员分队临时应急,事变后正式组建译员队。译员队队员除须精通英语外,其他的入队标准与中华队相同。该队队员开始只有34人,以后扩大到125人,他们也和商团其他属队一样着制服,接受同样的军事训练。该队下设英国海军分队、英国陆军分队、美国海军分队、美国陆军分队、意大利海军分队和万国商团分队。

防空队。成立于1932年11月。该队部分队员来自“上海皇家空军协会”,另有部分队员来自万国商团轻骑队的机枪排。该队任务是防止上海受到空袭,并在必要时援助在上海降落的英军及其他国家军队的飞机。该队配备有维克斯机枪和刘易斯轻机枪。“八·一三”期间,该队在日军轰炸北站时一直守卫在界路。1938年,该队全部装备自动武器,更名为轻机枪连。

犹太队。成立于1933年5月。1932年,在上海的犹太青年就酝酿加入万国商团,当时的商团司令汤姆斯认为应先在已有的属队中成立犹太排,H队的指挥官托德表示愿意接受设想中的犹太排,9月,在上海犹太社团的活跃分子雅各布斯的带领下,几十名犹太青年加入了H队。2个月后,第二个犹太排也建立起来。1933年5月,H队除犹太排以外的部分并入乙队,原来的H队就成了犹太队,由雅各布斯任指挥官。

后备队。成立于1899年。在此之前,万国商团已经有了后备队员,时称民团。1915年、1921年该队曾2次改编,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商团规模扩大,后备人员增加,该队被命名为H队,不久该队自行消亡。

德国队。成立于1891年6月。该队的装备、武器、弹药由工部局提供,训练采用德国操典,最初有60名成员,全是退伍军人。1898年春,普鲁士王子海因里希访问上海时曾检阅该队。1900年时,德国队人数超过了100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队有65名队员加入了驻青岛的德军,工部局并没有解散德国队,该队还参加了商团1915年的动员,1917年中国政府参战,工部局于当年3月解散德国队。

海关队。成立于1900年6月。与万国商团其他以国别、民族为主的属队不同,该队队员全是在江海关工作的职员,在此之前,海关人员也服务于商团其他各队。海关队成立后,商团派1名非海关人员担任队长,海关许多中、高级职员都参加了该队,其中包括在队中任士官的署理海关副税务司李蔚良。该队成立时有95人,分别来自13个国家。1926年解散。

意大利队。成立于1914年11月。该队开始由意大利正规军军官指挥。1919年,该队从意大利政府获得2挺菲亚特机枪。由于上海的意大利社团比较小,1929年,因召募队员困难而解散。

海事队。成立于1916年。职责主要是保护沿黄浦江、苏州河的外国人财产。成立后不久,该队装备了2挺机枪,分别安置在杨树浦水厂和电厂。1921年,海事队设立1个巡查排,负责侦探工作。1927年解散。

装甲车队。成立于1928年,其前身是始建于1903年的甲队马克沁机枪排,1917年2月,该排独立成为机枪队。1921年,该队成立了装甲车排,次年11月,工部局从英国订购的6辆装甲车到沪,1926年增加2辆,至1928年共装备10辆装甲车,装甲车队也正式命名。

丙机关炮队。成立于1936年,在1924年,上海的北欧、荷兰及瑞士侨民向工部局提出在万国商团设立1个自己的属队,工部局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在商团设立丙队。1924年,商团从印度获得1门口径2.75英寸的山炮并于次年装备丙队,至1931年,该队装备与人员逐步扩充,改名为上海轻炮队。1936年,该队装备4门维克斯机关炮,改名为丙机关炮队。

 

万国商团历任司令表

任职人姓名

任职时间

任职人姓名

任职时间

屈隆生(上尉)

1853年

毛里逊

1894~1896年

华德(退役中尉)

1854年

克拉克(代理)

1896年

尼尔,韦伯,安特巴斯,

具体任期均不详

1854~1864年

麦肯齐

1896~1897年

何利德

1898~1900年

安卓布

1864~1865年

克拉克(代理)

1900年

巴夏礼

1865年

麦肯齐

1900~1903年

洪卑

1865~1867年

沃特生

1903~1908年

不详

1867~1870年

巴内斯

1908~1913年

布鲁尔

1870~1874年

布雷

1914~1915年

赫得

1874~1879年

朱满

1915~1920年

何利迪

1879~1881年

简森

1920~1922年

达拉斯(代理)

1881年

皮彻

1923年

何利德

1881~1882年

戈登

1923~1928年

达拉斯(代理)

1882~1883年

奥芬帕默

1928~1931年

何利德

1883~1886年

汤姆斯

1931~1934年

达拉斯(代理)

1886年

格拉汉

1934~1937年

毛里逊

1886~1891年

洪璧比

1937~1941年

何利德

1891~1892年

曼恩

1941~1942年

克拉克(代理)

1893年

 

 

二、法租界义勇队

1862年,太平军第二次进攻上海。当时法国军队尚未抵达上海,法租界巡捕房也只有18名巡捕。l月13日,法国侨民聚会法国驻上海领事馆,议定成立义勇队,以弥补“保卫”法租界力量的不足,同时提出义勇队组织条例如下:(1)义勇队由侨居上海的法国人和受法国保护的其他国家侨民联合组织而成,协助“保卫”共同的利益;(2)义勇队是独立的组织,应该为共同的目标行动,有自由仲裁权,不受任何影响和干预;(3)法国侨民和受法国保护的其他国家侨民并非意图单独行动,而是愿尽一切力量协助共同防卫,因此,义勇队听从负责全体安全的本国首领的支配,并在必要时受其指挥;(4)凡愿意接受义勇队章程,加入义勇队者,义勇队均以同等地位予以接纳;(5)义勇队成员分编为小组,由专门的组织委员会负责编组。小组人数由委员会规定,任何小组的人数不得多于其他小组人数一人以上;(6)义勇队队长由多数提名产生,小组设正副组长各一名,也用上述办法产生;(7)在特别主要的问题上,义勇队队长应和各小组组长,以及本国军队司令协调一致,规定必须和本国军队司令共同商议。如队长缺席,在组长中推举一人代理;(8)小组不得擅自武装集合,遇有紧急情况,应立即派人报告队长,队长将紧急情况通知其他各组组长;(9)遇有危险情况,任何会议都必须在法国领事馆内举行,除非队长另有安排;(10)武器和制服随各人支配。次日,在法国领事爱棠召集的法国侨民会议上,此组织条例被通过。当即有50名法侨志愿报名入队,经推举由皮少耐任队长,梅纳、沃歇、克罗斯任组长,贝拉尔、尼诺、隆德任副组长。义勇队成立后,与法租界巡捕房巡捕一起承担法租界的防守任务。太平军撤离上海后,义勇队停止活动。

1870年天津教案发生后,7月4日,旅沪法侨再次组织了有70名队员的法租界义勇队,巴科尼埃任司令,分为步兵和炮兵2队。7月26日,公董局正式同意该义勇队设立,并拨款4000两作为义勇队的装备费。义勇队配备了统一的服装、枪支,并配有3门12磅的榴弹炮,担当护卫法租界的任务。天津教案平息后,义勇队自行解散。

1874年第一次四明公所事件发生时,旅沪法侨又一次成立义勇队,有26名法侨报名参加。法国驻上海领事葛笃以不允许法租界内存在一支不受领事馆指挥的武装为由,反对义勇队的设立。直至19世纪末,义勇队才恢复成立。1898年第二次四明公所事件发生时,法租界义勇队与巡捕、法国水兵一起镇压示威群众,开枪打死群众多人。

[早期法租界义勇队]

1924年江浙战争时,在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魏尔登的策划下,由法租界华籍商人陆伯鸿等出面,组织了法租界义勇队中华队。该队有队员近200人,大都为法租界内的华籍商人、洋行职员,由法中信誉公司和大运银行董事长魏廷荣任司令。中华队的经费大都来自法租界华籍商人的捐款,公董局也为其提供了武器装备和一笔5000美元的资助。该队拥有200枝步枪,6挺机枪及一辆装甲车。中华队成立后,被公董局视为维持公共秩序的主要支柱。司令魏廷荣还曾获得租界当局的金质勋章。

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法租界当局在上海报刊上公开招募俄侨参加义勇队,委任格雷博夫中将为义勇队俄国队司令,设司令部于霞飞路杜美路口。当时组建的俄国队有2个连,共255人,另有后备队员近千人。俄国队负责法租界的防卫,每个捕房配属25名队员,加强宵禁巡逻。公董局给俄国队队员每人每天1元的食品津贴,每人每月1元的淋浴洗衣津贴,每人每月1元的炊事津贴。他们与义勇队其他各队一起护卫法租界。

1933年3月,义勇队俄国队改编为警务处俄国辅助队,编制1个连,下设2个分队,分别配属霞飞路捕房和贝当路捕房。编余队员有一部分加入法租界消防队。改编后的俄国队除进行军事训练外,还学习法国军队及捕房章程、条例,为正式转入捕房做准备。辅助队除每晚在法租界街道上巡逻外,还参加捕房的搜查、围捕工作。不久格雷博夫退役,俄国队由阿达莫维奇少将指挥。

1937年“八·一三”事变时,俄国辅助队扩充至2个连,11月又成立第三连,总人数达368人,营房全部迁至吕班路原中国海员俱乐部。1943年12月,法租界结束后,该辅助队编入汪伪警察总武备学校,改称“警察总武备学校第五支队”。1944年6月,被并入由原公共租界警务处后备队组成的“警察总武备学校第四支队”。抗战胜利后,被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接收,但成员逐渐减少,1947年6月,苏联政府允许旅沪俄侨回国,俄国队最终解散,部分成员回苏联。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