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租界志->--第一篇区域人口->--第一章区域->--

第四节 越界筑路

2003/8/27 14:18:21

一、公共租界越界筑路

1861年时,外侨汉璧礼出资修造由威尔斯桥通往虹口乡村的一条道路。租界防卫委员会建议,已经在该道路上“维持治安”的工部局将那个地区合并到工部局的道路系统中去。

1862~1863年间,殖民者为与太平军作战,在靠近公共租界的西部和西南部一带修筑一批军路,此为租界越界筑路之始。

1862年,上海跑马场股东将位于原泥城浜东侧跑马场中一条新筑道路(今南京东路西段)两侧土地出卖,以所得款项修筑通向静安寺的道路,并组织了静安寺路管理委员会。1866年2月因难以维持静安寺路维修,决定将该路交工部局管理。当年4月18日召开公共租界租地人年会时,工部局总董耆紫薇表示,这样的道路是租界的肺部,工部局不加管理,会影响租界的健康。会议决定,如果吴淞路、静安寺路及周围各条道路在移交时不欠任何债务,应授权下一届工部局董事会予以接管,并将它们管理好。

1870年时,公共租界的界外马路有下列各条:静安寺路,从龙飞马房至静安寺;徐家汇路,从静安寺到徐家汇路桥;法界路,从徐家汇路桥到四明公所(此路一直由法租界公董局管理);新闸路,从煤气厂桥接十字路至米勒的平屋再至静安寺;军路,由新闸到麦根农场,循苏州河至极司非尔至法华,在修道院附近与徐家汇路相接;极司非尔路,由极司非尔至静安寺,系私路;吴淞路;新杨树浦路,由上海道台和美国总领事熙华德议定而得。1870年前后至1899年前,工部局还分别筑杨树浦路、卡德路、爱文义路、派克路、马霍路和坟山路等。

上述道路中有相当部分的地基为华人所有,并由华人交税。

1877年,上海道台刘瑞芬照会英国领事达文波,抗议工部局越界筑路,声明命令地保不准售地。同年,工部局致函驻沪领事团,抱怨由于地方官员的反对,将麦根路延伸至极司非尔路的企图已经失败。当地农民也不愿意出售自己的土地给工部局修筑道路。

1890年前,公共租界的界外道路总长约20公里。在1899年公共租界扩张时,除极司非尔路和徐家汇路,这些越界筑路都划入租界范围。

1900年以后,工部局越界筑路大致可分沪西与沪北两个方向。

在沪西,1900年筑戈登路。自1901年始,修筑从徐家汇路向西到青浦交界地区的一条新道路,即通向佘山道路的第一段,即虹桥路;并在它起始点4.3英里处向北至苏州河北新泾筑罗别根路;从北新泾向东至极司非尔筑白利南路,三路长度近20公里。1905年筑忆定盘路。次年又筑康脑脱路一段。1909年开始修筑霍必兰路,1913年筑成。1911年填涌泉浜为静安寺路,填田鸡浜为愚园路,填柴长浜为大西路,三路均西通忆定盘路。此外还有槟榔路、星加坡路、地丰路一段。1913年,联结白利南路和愚园路。1923年延长修筑忆定盘路以西的大西路,至虹桥路华伦路交叉点。同年筑成的还有开纳路。1925年前后动工开筑的越界马路有:地丰路(一段)、胶州路、乔敦路、安和寺路、哥伦比亚路、凯旋路、惇信路、法磊斯路、林肯路、佑尼干路、麦克利奥路、碑坊路、比亚斯路、法华路、加藤路、七宝路、南华伦路。

在沪北,1904年工部局延长北四川路,并修筑黄陆路、江湾路。1908年又延长北浙江路及海宁路、北苏州路。1912年修筑窦乐安路、施高塔路、赫司格尔路。1913年修筑白保罗路、狄思威路,并延长欧嘉路。1916年,工部局又将北四川路延长至天通庵车站。1921年,工部局企图延长福生路,被上海地方当局阻止。

从1900年起到1925年,工部局所筑越界道路达39条,总长度约75公里。

工部局越界筑路之后,即于该地设警巡逻,征收捐税,虽无扩张之名,而行扩张之实,损害中国主权,常同当地居民及中国当局发生纠纷。1932年11月,工部局继续越界筑路,在麦克劳路处向西延伸虹桥路至杨桥王家楼。同年,工部局还建议北四川路长丰里越界延伸的道路由工部局进行维修,被上海市公安局拒绝。上海市政当局表示,在中国市政当局的道路上不允许租界当局再进行任何一种行动,即使道路的维修工作也应由上海市政府工务局负责。公安局还向其下属下达了内容相似的命令。

20世纪30年代前期,工部局与上海市政府就越界筑路管理问题进行谈判。工部局于1932年7月20日提出了协议草案,其内容包括设立联合警署对越界道路进行管理,副署长由工部局提名,享有治外法权的外国侨民问题由副署长处理,工部局由上海市政府授权在越界道路上征收捐税等,力求维持它在该地区的特权。

1933年12月15日,上海市政府与工部局举行谈判。中方代表声明,越界道路地区的特别警察必须穿着中国警察制服,佩戴特殊的印有中文和英文字母的徽章或其他标志物。对此,工部局没有反对,但是不同意将《中国警察条例》适用于越界道路地区,理由是不能废除或变更享有治外法权外侨的地位,特别警察只有通过有关各国领事或司法官员,方可惩办享有治外法权的外侨。

[1936年工部局在海格路勘察界碑放置位置]

二、法租界越界筑路

19世纪60年代初,太平天国军队进攻上海时,法国殖民者以保护租界为由,筑成由西门外直通徐家汇的军路,为法租界第一条越界筑路。1865年,公董局在西周泾浜上架桥,越入界外土地,到达公共租界的坟山路,在当时此路为公馆马路延长线,即恺自尔路东段,为法租界第二条越界筑路。1889年,公董局在西新桥街至周泾浜之间筑有长138米的八仙桥街。1892年又筑成华格臬路。这条路被法租界当局认为是向八仙桥方向发展的必不可少的出路。

1900年,公董局乘开拓八仙桥一带新租界之机修筑吕班路。1901年筑宝昌路、善钟路、圣母院路。1902年筑华龙路、宝建路、杜美路、毕勋路、薛华立路、陶尔斐司路。1907年筑巨籁达路、福开森路、姚主教路、金神父路。1911年筑宝隆路。1912年筑祁齐路、福履理路。1913年筑贾尔业爱路、恩理和路、古拔路。1914年筑辣斐德路、马斯南路、高乃依路、莫利哀路。这些界外道路共达20余条。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