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港志->--第四篇港口科技->--第二章技术进步->--

第四节 航政技术

2003/2/9 14:40:03

一、监管系统

上海港自民国13年(1924年)建成陆家嘴信号台以后,陆续在黄浦江两岸小港口和航行困难的航道段设置信号台、瞭望塔、指挥亭和监督站,各监督站配备巡逻艇船,形成有上海特色的三点一线的航政现场监督系统。

1978年11月,上海港务监督在陆家嘴信号台安装甚高频无线电话(VHF),其后在监督站、巡逻艇、望台、指挥亭等处安装,形成网络。

1985年8月,交通部决定进口成套设备用于上海港水上交通管理系统一期工程。1987年起,上海海监局按上海港实际情况,开始启动交管一期工程,包括吴淞分中心和长兴岛雷达站、横沙雷达站、吴淞信号台雷达站全部工程于1994年建成,于同年9月4日开通启用。

二、航标技术

自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西方殖民者入侵上海港,全部航标设备基本上是进口的国货。早期设置的航标,是用燃物油定光灯,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航标上始用煤气灯浮代替燃物油定光灯。

民国3年,佘山灯塔撤去闪光灯,代之以联闪灯和强大雾笛。民国5年,花鸟山撤去旧镜机,换置头等旋转于水银槽上的灯机,配以白炽纱罩,烛力达50万支烛光度。民国15年起原用的棉胶纱罩改用“自然式”的白炽纱罩。至民国17年,上海港第一座无线电指向标设于花鸟山。至解放前夕,港口灯塔旋牛眼透镜从英,法进口的,所用煤油、纱罩是美国货,上海港灯浮标是法国制造的压缩煤油灯浮。民国34年以前,乙炔灯全是瑞典产品。解放初期,上海灯标制配厂研制成“乙炔灯器”电闪光灯和电闪光仪,并投入生产,至1965年已全部代替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制造的电闪灯。1965年10月试制“625硒化镉光导管”为主要元件的“日光阀”用于上海港航标上,使无人看守的航标在白天视程良好时关灯,夜间和视程欠佳时自动发光,节约能源和电源,更换周期延长。

1975年起,航标能源有新的突破,由上海航标厂研制的第一套航标用硅太阳电池,于同年10月份安装在吴淞口河塘灯桩上,从此上海港航标进入硅太阳能电池航标灯时期。据1990年统计,东海海区使用硅太阳能电池已近万瓦,基本上新建、改建的主要灯桩,均安装太阳能电池,上海港航标已普遍使用硅太阳能电池作能源。硅太阳能电池可以在摄氏-50~-80度气温和相对湿度90%的环境下工作,具有适应性强,环境污染极轻,维护补给工作量小等优点。

1978年11月后,上海港先后在大戢山灯塔、佘山灯塔和花鸟山灯塔安装500瓦和300瓦直流氙灯(由上海航道局、海军航保部、上海光机所、温州地区无线电厂、上海特种灯泡厂协作研制),在良好能见度天气,海面观测地理极限视程分别达到31.5、33.0和40海里。花鸟山灯塔使用氙灯和牛眼透镜作为光源,发光强度可达180万支烛光。1980年5月经海军航保部进行大、中功率氙灯的设计定型鉴定后,推广使用。

1984年起,上海港航标部门先后进口了FA-249、FA-251、ML-300、PBB-46、PBB-21、PRB-24航标灯器,加速上海港航标现代化进程。

1986年后,上海区航标技术有了重大的发展。为加强重点海区关键部位和重点港口的航标建设和技术改造,由中国技术人员设计施工建造了车牛山灯塔(1987.12.28发光),牛山灯塔(1987.10.20发光),远东最大的北渔山灯塔(1987.7.10发光),镇海角灯塔(1989.12.26发光),北麂山灯塔(1991.12.17发光),西台山灯塔(1991.12.25发光)等16座主要航行标志,并在这些航行标志上装备了雷达应答器、雷达指向标和进口的PRB-21、PRB-24密封式光速灯、FA-251,FA-249灯器,使用硅太阳能电池作能源,其中东亭山灯塔设置的太阳能电池达2508.9峰瓦。在鸡骨礁灯桩(1987.2.7发光)和名第屿灯桩(1988.10.18发光,分别於1987年1988年建造)设置了中国第一批用直升飞机补给的停机坪。

1988年,上海海监局等单位研制的灯塔电子旋转机,在白节山灯塔试机成功,代替了原英国1883年制造的手摇旋转机,新的旋转机还将在花鸟山、三星岛、鱼醒脑等灯塔上使用。90年代初开始试用波浪发电作能源,1991年上海港及其附近设置波浪发电灯浮20座。

三、测绘技术

1958年起,上海港测量设备方面改变了过去定位靠六分仪等光学仪器,测深用水铊、测涂杆的做法。1958年,上海河道工程局进口两台“拉氏17”美国制回声测深仪用于长江口全测,以后又进口了MS-26、MS-36、PS-11、EA-719、EA-200单频测深仪,DESO-20双频道测深仪和PS-20多波速测深仪。

1964年,上海航道局进口英国台卡公司的Hi-Fix/A型无线电定位系统,布在长江口定位。1981年,在长江口更置了Hi-Fix/6型无线电定位系统,从此杭州湾、长江口地区测量基本上结束了人工定位的历史。嗣后,又相继进口了美国莫托罗兰公司的FALCON/Ⅲ型微波测距仪和法国(ATLAS)极座标激光定位仪及瑞士的DM-503连红外光电测距仪。

1990年9月7日,专家评审通过由上海海监局与兄弟单位研制的JSH-89航道图自动制图系统;增添了DE-201B型静电复照仪、Wild aviotab精密智能单面绘图桌。1990年9月15日交通部上海海监局航海图书印刷厂投产以后,上海港步入高精度自动化印制彩色海图的领域。

四、水文技术

新中国成立前,水文仪器全部由国外进口的,这种状况延续到1953年南京水工仪器总厂建成投产后有所改变,使用国产流速仪,含沙量取样器,改变了以往借助浮标漂流测量潮流,瓶式取样器采取水样的状况。

60年代,上海航道局水文队,研制成功“同步罗盘”测定流向。1960年研制成木质简易水位器。1961年技革组利用“电话传输水位码(MORSE码)”成功,受到上海市宋日昌副市长接见和表扬。1968年研制“电传自动水位计”成功,装备在横沙水文站,设在江边水尺的瞬时水位,可以在室内自记,减少工作人员劳动强度。1970年开始研制周记水位器,1973年小批量生产试用,1974年改进后推广使用。1979年通过技术监定,定名为“HC-792型水位器”,改变了上海航道局水位器靠进口的局面。1979年开始研制H030-1型月记式水位计,1982年通过鉴定,投产供应使用,目前在海监局所有水文站和上海市水利局水文站上使用,解决了长江口等开阔水域水位短周期取资料难的问题。

1965年开始研制水位电传遥报仪,1979年3月研制成功Wsy-1型水位遥报仪,Wsy-Ⅲ型水位遥报仪于1984年12月10日通过技术鉴定,1985年安装在北槽中,长兴岛两水位站上使用,实现了两站水位传送自动化,对防汛、防台、疏浚施工,航道测量,能迅速及时提供实测水位。该机传送距离20公里以上,可以在-10℃~+40℃的环境下工作。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