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新闻志->--第五编新闻事件->--第二章业务性事件->--

第三节 稿件处理不当引发的事件

2001/12/17 12:41:36

《文汇报》的“三·五”、“三·二五”事件

1976年3月4日晚上12时许,《文汇报》要闻部夜班编辑组收到新华社电讯稿《沈阳部队指战员坚持向雷锋同志学习》和通讯《雷锋精神永活在我们中间》。当时四个版面稿件已安排就绪,有的已出大样。要闻部(夜班)值班负责人经请示领导同意:将上述两份电讯稿交给国际版(第四版)编辑刊登,如果稿件太长,可以删掉一些。

有关编辑随即把《沈阳部队指战员坚持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消息作了删节,并把经删节的小样和第四版版样一并送交值班负责人审定,值班负责人说不看了,时间很晚了,赶快去拼版。

《沈阳部队指战员坚持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消息共删去四处,其中一处为“不少部队还培训了雷锋故事讲解员,结合各项政治和部队工作,向干部和战士介绍雷锋同志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引导大家走雷锋成长的道路,作雷锋式的共产主义新人”。其实,这段文字作者既未标明出处,又未加引号,编辑在匆忙中未及检核,不知是周总理的题词。

3月5日,稿子见报后,许多群众纷纷打电话至《文汇报》编辑部,指责《文汇报》故意删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关于学习雷锋的题词。

1976年3月25日,文汇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发表了上海市仪表局党委中心学习组的一篇报道,标题是《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局党委副书记戴梦鳌说:“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是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徒……他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迫不及待地刮起右倾翻案风……”

这篇报道是当时根据报社布置,按照《红旗》杂志一篇文章的精神,剖析所谓党内走资派还在走的根源而组织的。当时恰巧市仪表局党委中心学习组正在学习《人民日报》3月10日社论《翻案不得人心》,有关记者就请仪表局办公室通讯员写了这篇报道。报道中提到的“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中心小组发言中指名道姓说的是邓小平同志,因为当时江青反革命集团还不敢公开点邓小平同志的名,《红旗》杂志的文章中也是用的“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以公开见报时,就用这个代名词。至于报道接着在批所谓“举逸民”时出现的“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的字句,前者“那个”也是指的邓小平,是前文的省略用句,后者是指当时国务院副秘书长周荣鑫等老干部。但是,人民群众对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疯狂攻击周恩来和邓小平早已义愤填膺,忍无可忍。而当时的《文汇报》受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严密控制,已成为他们反党篡权的舆论工具。因此,当3月5日发表了学习雷锋的报道中删去周恩来题词的事件发生不久,3月25日《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的报道中又出现“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词句时,就认为这是再次把矛头指向周恩来。于是发生了从北京驶往上海的列车在南京火车站停靠时,有人在车厢外写上强烈要求清查《文汇报》“3·5”、“3·25”恶毒攻击周恩来事件的大幅标语。直到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经过查实,才弄清了事实真相。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