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新闻志->--第四编业务->--第五章新闻摄影与漫画->--

第二节 漫画

2001/12/17 10:47:03

清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1901年1月5日),《同文消闲报》刊出乌目山僧黄宗仰所画的中国画《庚子纪念图》,是上海报刊上最早见报的漫画作品,而光绪二十九年十月二十七日(1903年12月15日)《俄事警闻》创刊号上所发表的《时局图》(作者谢缵泰),则完全用了西洋漫画的笔法,图中示意为中国将为帝国主义列强所瓜分,是比较成熟的漫画作品。

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下半年起,上海各报都纷纷刊用漫画,但对漫画的称呼,各不相同,有“画评”、“画史”、“画讽”、“寓意画”、“谐画”、“讽喻画”、“滑稽画”、“笑画”、“趣画”、“时事画”等。清光绪三十三年风行的都是时政性漫画,目的是促成清廷早日实行宪政。这在《申报》发表的漫画表现得最为典型。

清光绪三十三年六月(1907年),安徽安庆和浙江绍兴分别发生徐锡麟刺死巡抚恩铭和牵连秋瑾被害事件,《时报》漫画《风雨昏昏天欲黑,张帆暗送浙江潮》指名道姓批评在处决秋瑾起作用的浙江巡抚张曾 (字筱帆)和士绅汤寿潜,这样直挞现任有权有势的官员的做法,超过了当时《民报·天讨》所绘《现代汉奸之真相》。

清宣统元年(1909年),《舆论时事报》以清光绪三十三年至清宣统元年(1907~1909年)间《时事报》所刊各种图画,加入其他内容,编印了《戊申全年画报》共36卷,24开油光纸石印,包括11个内容,其中第20卷《寓意画》是上海第一本漫画专集,共刊载漫画作品200余幅,内容主要是揭露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清廷的卖国,官僚的腐败以及对人民的压迫。如《考查宪政》、《对内对外的两种面目》、《今之所谓良臣》、《掩耳盗铃》等,都是针砭时弊讥讽性很强的作品,可惜这些作品都没留下作者姓名。《戊申全年画报》的编者是周湘(隐庵)。

清宣统元年三月二十六日(1909年5月15日),于右任手创的《民呼日报》创刊,几乎每天必登讽刺官场腐败,抨击清廷黑暗的漫画一幅。《民吁日报》和《民立报》同样注重漫画。这三张报纸除了在正张刊登漫画外,都还每天附送“图画”一页。

清末民初有三位漫画家对当时漫画的画风很有影响。第一位是马星驰,他的作品画面浅显易懂而寓意深刻,后来成为《新闻报·快活林》的台柱。另一位是张聿光,他所绘漫画,以黑白线条的中国写意人物画法为主,风格更趋于豪放和简练,很多后学者都师法于他,把他作为中国漫画界的“祖师爷”。还有一位是钱病鹤,他的画风主要是毛笔黑白勾勒,画面常采用中国画那样的题款甚至用印章,更有中国气派。民国以后,他一直坚持为国民党各报提供画稿,在反袁斗争中表现得特别突出,被誉为“革命老画师”。

民国初期,上海不少报纸,都很重视插画的作用,有的报纸还出版定期的图画附刊,尤其是富于讽刺性和幽默感的漫画,已成为报刊宣传的一个重要品种,产生了不少好作品。如张聿光的《伤心惨目还我河山》,钱病鹤的《老猿百态》,马星驰的《玩弄于股掌之上》,但杜宇的《引鬼入门》,沈泊尘的《南北之争》等等,矛头直指封建军阀、亲日派和帝国主义,有很强的现实性和战斗性。

民国7年(1918年)9月初,由沈泊尘、沈能毅兄弟自设的沈氏兄弟公司创刊《上海泼克》,所载漫画题材绝大多数是中国国内问题。《上海泼克》共出版了4期,民国8年(1919年)1月5日起,又改附在《时事新报》作为星期增刊继续发刊,改名为《泼克》,这是中国新闻史上最早的报纸漫画副刊。

漫画在民国8年(1919年)的五四运动中起着特殊的作用。五四运动一起,上海立即响应,马星驰、钱病鹤、丁悚、谢之光等都有作品发表,表现突出的是沈泊尘和但杜宇。沈泊尘那时正在《时事新报》编辑《泼克》星期漫画增刊,同时也为《新申报》作画,有些还被印成传单。沈泊尘所作《工学商倒曹陆章》就被收入民国8年6月出版的《上海罢市实录》。五四运动时期出现的漫画传单,还有《请看高丽现时之惨状》、《全国同志莫被日奴耻笑》、《帝国主义的军警用修理电线的车来撕毁楼上的爱国旗帜》(新闻画)等,但杜宇民国8年与钱病鹤、徐枕亚合作发刊《上海画报》,在五四运动中,出版了一集《国耻画谱》,内容全部是有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北洋政府亲日派卖国,赞扬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的,大部分是漫画,也有一些是带有报道性质的新闻画(素描)等。

五四运动以后,为新文化刊物经常作画的是丰子恺。他的画既不是讽刺画,又不是滑稽画,常常信手拈来,寥寥数笔,把个人的所见所感描绘出来,表达了一种赏心悦目的意境,被定名为“子恺漫画”。“子恺漫画”在文学研究会所办《文学周报》上逐期发表以后,风行一时,而“漫画”就成了一切讽刺画、滑稽画、幽默画和某些简单意境画的共有名称。

民国17年(1928年)4月21日,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的漫画专刊之一《上海漫画》周刊诞生,由丁悚、张光宇等联合组织的漫画会筹办出版。《上海漫画》周刊是石印本,每期48面,其中有4面为彩色版。第七十一期刊出《穿斗篷者道:需要公民》,画的却是一只大手把一个小人物的嘴巴捂住。第七十五期封面刊出黄文农的著名政治讽刺画《大拳在握》,画的形象就是身披黑斗篷的蒋介石。其他还有《他正在读总理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等。

《上海漫画》于民国19年6月7日宣布终刊与《时代画报》合并。《时代画报》是民国18年9月20日由叶浅予与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和黄文农等4人共同创办。《时代画报》因为有相当数量的漫画点缀,显得更生动活泼,在当时的四大摄影画报《良友》、《时代》、《文华》、《中华》中有“花旦”之称。《上海漫画》与《时代画报》合并后,设立了漫画函授部,由当时应聘在《申报》主持美术工作的鲁少飞负责函授,这是中国漫画史上第一个漫画训练班。

民国20年(1931年),叶浅予编辑出版了《漫画大观》,收入漫画作品共184幅,内容分人生哲理、是非出入、至理名言、女性之谜、丈夫本色、都会的脏腑、台上人物、时代病等8个方面。这是清宣统元年(1909年)出版《戊申全年画报》第二十卷《寓意画》以后又一大规模的多人漫画作品结集。

从一二八到八一三事变的五年中,上海先后出版了6种报纸漫画副刊,32种专业漫画期刊。民国23~26年(1934~l937年)间,报摊上常同时有好几种新应市漫画期刊发行。上海的漫画事业进入成熟和繁荣阶段。

民国25年(1936年)5月10日,张光宇主编的《上海漫画》创刊。它与民国17年(1928年)1月由漫画会主办的《上海漫画》同名,但它是张光宇个人创办的,不再是漫画会会刊。张光宇发刊《上海漫画》的同时,就与《时代漫画》的主编鲁少飞、王敦庆并联络叶浅予、张正宇、黄苗子等,共同发起筹办一个全国性的漫画展览会,推定丰子恺、赵望云、叶浅予、张光宇、张正宇、鲁少飞、蔡若虹、华君武、廖冰兄、张乐平、盛公木(特伟)、窦宗淦、万籁鸣、郑光汉、黄苗子、陆志庠、陈涓隐、梁白波、张大任、胡考、高龙生、古巴、王敦庆、王君异、张英超、郭建光、汪子美、黄尧、纪业侯、孙之隽等31人为筹备委员。《时代漫画》和《上海漫画》同时刊出“全国漫画展览会征求作品”启事,立即得到全国各地和海内外漫画家的热烈响应,收稿达1000余件,从中选出600件,于民国25年(1936年)11月4日借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4楼展出,原定展出5天,结果延长达3个星期。高龙生所绘《国破山河在?》、穆一龙的《婉蜒南下》等大量描写国难的漫画,成了这个漫画展览会最有力的主题。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的成功,推动了漫画家着手筹备成立全国性的漫画组织。民国26年(1937年)春,在上海半淞园以茶话的形式宣告“漫协”(全国漫画家协会)成立。

民国26年(1937年)八一三战事爆发,上海所有漫画专业期刊全部停办。民国26年(1937年8月24日)《救亡日报》创刊,一个月后作为附刊的《救亡漫画》五日刊,既随报附送,又单独发行,为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主办,负责编辑工作的是王敦庆,发行人鲁少飞。编委会由丁聪、王彦存、王敦庆等21人组成,其中有些人后来还参加过何香凝、胡兰畦等发起组织的上海壁报工作指导委员会。《救亡漫画》的主题十分集中:抗日救亡。《救亡漫画》还发展了报道漫画的形式。创刊号上就有一组题为《抗战热情在陕北延安》的报道漫画,以后又有丁聪的《日本强盗任意蹂躏战区里的同胞》,陆志庠的《空袭警报时首都新街口的行人纷纷向安全的处所奔去》、《京沪线上所见一列被暴敌所炸毁的客车》,蔡若虹报道中国军人之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嘿,是老乡哪!》等。

上海沦为“孤岛”后,上海的漫画进入了沉寂时期。民国27年(1938年)3月10日起,街市上出现过一种名为《滑稽世界》的漫画半月刊,所载都是消遣性的幽默漫画,以连载漫画为主,作品并不署作者姓名,包括叶浅予的《王先生与小陈》,黄尧的《牛鼻子》等,其他都是外国漫画。

民国27年10月,上海市面出现了一种《西行漫画》,署名萧华,由风雨书屋出版。这实际上是黄镇在长征途中所绘素描速写,编者钱杏从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得到这些画幅的照片,立即付印出版的,成为这一时期最重要的报道漫画。

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上海蛰居8年的美术工作者,自发地绘起了《山河重光》、《庆祝胜利》等漫画。不久,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上海漫画界狂欢热潮迅速消逝,代之而起的是对抗战胜利的失望和对国民党不合民心的作为的揭露、批判。《惨胜》、《飞来飞去》、《城头变幻大王旗》、《接劫收》、《五子登科》等,成了这一时期漫画的主题。

民国35年(1946年)6月5日,全国漫画家协会正式举行由重庆迁沪首届大会,选举张光宇、叶浅予、丁聪、张乐平、沈同衡、余所亚、张正宇、张文元、廖冰兄、特伟、汪子美等11人为理事,叶浅予为主席。这一时期,一些进步文化人士创办了一大批政论性期刊,如《周报》、《民主》、《文萃》、《新文化》、《世界知识》、《上海文化》、《清明》等,这些刊物为政论性漫画提供了阵地。丁聪在《周报》每一期的封面上发表一幅时政性漫画,如《周报》第15期昆明血案实录专辑所绘《“良民”塑像》在一报摊出售时,曾被国民党当局警察所撕,闹成一大社会新闻。

民国36年(1947年)五二〇事件之前,上海“漫画战”是紧密地随着时局的演进,与人民革命斗争共呼吸同命运地进展。在这段时间里突出表现的上海漫画家,有丁聪、米谷、张乐平、沈同衡、陶谋基、王乐天、张文元、洪荒、方成、丰子恺等。中共驻沪办事处撤离前夕,周恩来还特意约见了丁聪、沈同衡、张文元,叮嘱他们:“黎明前夕,有段时间将更为黑暗,要保存实力。露骨的政治讽刺画无处发表时,可以发表一些社会漫画,例如物价上涨、民不聊生等等,这同样是政治斗争。也可画一些连环画,以解决生活问题。”

民国36年五二〇事件之后,国民党当局对舆论界的控制又有加强,政治讽刺性漫画竟无处可发表,漫画家便转绘社会性漫画,其中最成功的就是张乐平在《大公报》上发表的连载长篇漫画《三毛流浪记》,揭露、控诉了社会的黑暗,从而激起了千千万万读者对“三毛”的同情,在冬天甚至有读者致函张乐平,要求“替三毛加一件寒衣吧!即使是一件破棉袄也好”。宋庆龄曾与张乐平联系,决定举行一次《三毛原作展览会》,在会上搞些义卖,以救济流浪儿童,为此张乐平在一个月里赶画了30余幅三毛漫画,宋庆龄一再对张乐平表示感谢,说他为流浪儿童做了一件大好事。

因预见到以后上海的时政性漫画很难发表,漫画家沈同衡发起,把部分爱好漫画的工人、店员和大专院校学生组织起来,民国36年(1947年)5月11日在环龙路中华职业教育社成立了上海漫画工学团。漫画工学团的任务是培养漫画新军,引导他们以笔为武器,参与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漫画工学团成立后,出版了油印的漫画刊物《漫画新军》旬刊,因种种原因,出版了两期就停办了。漫画工学团还在民国37年4月举行第一次“漫画月展”,展出的著名漫画有洪荒的《救援物资源源运到》、范凡的《国民代表》等,都是触到国民党统治者痛处的题材。“漫画月展”在各大学举行,以后又巡回展出于南京、杭州各大专学校,激起巨大反响。五二事件一周年时,又在上海交通大学举办第二次漫画月展,总题为《送葬曲》,30日移到上海法学院参加反美扶日时事漫画展览时,国民党特务前来寻衅破坏,撕毁了部分展品,并逮捕上海法学院3名学生自治会的负责人,沈同衡等因此被迫撤离上海赴香港。

1949年上海解放初期,有一批画家从华东解放区进入上海,其中有吴耘、黎冰鸿、王德威等,以前去香港的米谷、沈同衡、张文元等也返回上海。漫画创作活动开始活跃起来。《解放日报》、《文汇报》、《新闻日报》每周都出版以漫画为主的美术周刊。每逢有重大宣传任务,报社则组织漫画家讨论选题,分头执笔,完成作品,及时发表。这段时间内,《解放日报》还由漫画家米谷基本上每天为一版头条配绘漫画一幅。

1949年6月,《漫画》月刊在上海创刊(1955年该刊迁北京继续出版)。那时,参加上海美术工作者协会漫画组活动的作者有90多人。据1950年统计,在一年多时间内,上海各报刊发表漫画作品6000余件,还出版了《米谷漫画选》、《张文元漫画选》、《吴耘、杨可扬、赵延年、黎冰鸿、黎鲁集体创作漫画集》等单行本。漫画创作的题材内容和样式品种要求更加丰富多样。胡考在《漫画》创刊号上发表题为《漫画家的新任务》的文章,提出:漫画家当然“还必须用他们的武器去与残余的匪帮以及一切帝国主义作斗争”,但还面临一个全新的课题,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要歌颂人民的事业,同时,我们对人民的事业提出适当的自我批评。”

新中国建立初期,漫画家创作了大量歌颂性的作品,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欢迎,但批评人民内部缺点的漫画,一时还不能被人们所接受,而对幽默画(诙谐画)更为陌生。因此,这类作品一出现,就会受到不少批评。1951年6月,米谷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了漫画《新社会的老现象之一》,批评开会不遵守时间,通知上午9时开会,但到9时40分,会议室里还只坐着一个人。此画一发表,在半个月内就收到了859封来信,其中有163封是不赞成用漫画进行批评的。后来《新民报·晚刊》发表两幅幽默画也受到一些人的批评。这种状况,后来通过报纸开展讨论,并随着国内外漫画交流的增多,人们的认识才逐渐趋向一致。在50年代,一批漫画家参加了报纸编辑部工作。如米谷、张乐平先后在《解放日报》,张文元在《新闻日报》,陶谋基先在《新闻日报》后在《解放日报》,洪荒在《文汇报》,乐小英在《新民晚报》,沈凡、李寸松在《劳动报》,王白水、施明德在《青年报》。在出版、电影、美术等单位工作、经常发表漫画作品的作者有特伟、韩尚义、王树忱、蔡振华、吴耘、江有生、江帆、丁深、周月泉、丁浩、顾炳鑫等。青年职工和学生中的业余漫画创作队伍,在人民政府文化部门、工会和青年团组织的支持培养下,也壮大起来,其中经常在报刊发表作品的有余右凡、王益生、郑通校、鲍培忠、毛用坤等。郑通校的漫画《批评与自我批评》曾获1956年第一届全国工人画展一等奖。50年代后期,受“左”的思潮的影响,漫画创作出现了沉寂的局面。

60年代《文汇报》为繁荣、发展漫画艺术,辟设“漫画漫谈”专栏,供读者、作者来发表意见,开展讨论。参与讨论的人们在分析漫画创作存在的问题时,认为有些读者对漫画提出的要求不当,有些作者怕犯错误,作品缺乏尖锐性,漫画不漫,有的甚至搁笔不画,这都影响漫画艺术的发展。报刊编辑对漫画的要求正确与否,也直接影响作者的创作积极性。

“文化大革命”中,漫画的讽刺功能被某些人所滥用,而大批漫画家却遭到了被斗批的厄运,漫画创作活动无法正常开展。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在批判江青反革命集团中,群众性的漫画创作活动重又活跃起来。开始出现在街头、展览会,以后又逐步出现在报纸刊物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漫画园地呈现出丰富多采、繁荣兴旺的景象,《解放日报》、《文汇报》上均刊登漫画。《文汇报》主办的《文汇月刊》上有漫画园地《仙人掌》,每期有一两页漫画。

1985年8月,新民晚报社创办了《漫画世界》,由张乐平任主编,张乐平逝世后,由华君武任主编,作画撰稿多为国内外著名漫画家、杂文家。作品针砭时弊,颂扬新风,幽默含蓄,主要栏目有《新闻漫画》、《国际时事漫画》、《读画小记》、《自说自画》、《漫画人间》及连环画等,是当前国内最受读者欢迎的漫画报刊之一。《漫画世界》至1996年底已出版260多期,它对繁荣、推动中国漫画创作和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起到了积极作用。

1985年连环画性质的漫画有了发展。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华君武在《文汇报》上刊载“疑难杂症连载”(自1985年5月至1989年9月),对社会上一些弊病进行了讽刺和批评,引起了较大反响。

1986年8月15日,《解放日报》刊登两幅领袖漫画像,一幅是邓小平在打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桥牌”的《中国牌》(张卫平作),一张是胡耀邦指挥大家唱社会主义新歌《唱新歌》(阿达作)。《文汇报》也在新闻版上发表了江泽民在上海书展上买书的漫画(天呈作)。上述漫画还在上海86年漫画大赛上展出,在社会上引起哄动,许多观众冒着烈日,排队观看。国内外许多报刊都对这些漫画加以转载,发表评论,认为这是新闻改革的可喜成果,表明中国积极向民主政治迈进。国内很多读者也写信或打电话给报纸编辑部,表示赞赏,认为漫画功能不完全是丑化,也可以是幽默和美化。但也有少数读者提出责问,认为是“丑化”领导人的漫画,首都漫画界也为此开了座谈会,多数人认为这三幅漫画没错,但目前不宜一哄而起,推而广之,以免引起领导层不必要的感情激荡。胡耀邦曾为此作了指示: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漫画,“还是慎重对待为好。”

1986年8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和《漫画世界》联合举办了上海漫画大赛展,展出了从900余件中选出的189件作品。在此期间,新人新作涌现,老画家也迸发出创作热情。如詹同的《百鬼斩尽此精独留》,获1980年全国漫画展佳作奖;徐景达的《擦掉一小块漆》,获1981年全国漫画展佳作奖;王树忱的《取经归来图》、周松生的《桂林会议甲天下》、潘顺祺的《棋迷》,获1982年全国漫画展佳作奖;潘文辉的《中日友好》,获1987年日中劳动漫画展佳作奖;郑辛遥的系列漫画《智慧快餐》,1994年获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沈天呈的《申城今朝更好看》,获1995年第五届中国新闻奖的新闻漫画二等奖。还有不少作者在国际漫画展览和比赛中获奖。

在90年代,出版了《张乐平连环漫画全集》和詹同、沈天呈、郑辛遥、潘顺祺等的个人漫画集。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为表彰在中国漫画事业中作出突出贡献的漫画家,于1988年至1994年,先后授予张乐平、特伟、蔡振华、洪荒、詹同等人以中国漫画金猴奖。

1990年,上海漫画艺术委员会成立,詹同任主任委员,王益生、王树忱、施明德、天呈、杜建国、郑辛遥任委员。1992年,上海新闻漫画研究会成立,洪荒任会长,施明德任副会长,天呈、董之一、耿发友为领导小组成员。上海有两幅新闻漫画在全国获奖:文汇报社天呈的《农村喜宴漫笔》获二等奖,解放日报社谢振强的《奥运漫笔》获二等奖。

1995年,中共上海市委向全市人民发出“七不”倡导,上海漫画家们在美协的领导下,创作了巨幅漫画,树立在火车站等处,还绘制了广告衫、海报,同时在外滩陈毅广场进行宣传,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