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副食品商业志->--第一编商业行业->--第四章糖商业->--

第一节 发展沿革

2003/3/12 9:32:08

一、产销

上海糖商业始于宋代以前。当时,已有福建商人通过海上贩运木材、漆器、糖霜(食糖)和部分“洋货”来沪销售。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这种贸易活动已相当兴盛。里外洋行街(今阳朔路一带)已成为闽粤商人萃集之地,“洋货”、糖霜商号林立,粤商从汕头、闽商从台湾运糖来沪,“所售动以数百万”。鸦片战争前夕,运来上海的糖霜估计每年约50万担。上海开埠以后,轮运畅通,交通便利,进出的食糖不仅供应上海本地需要,而且转口或批销到江苏、浙江、安徽、江西以及西康、察哈尔、绥远等省,上海成为食糖集散、转口和消费的重要城市。这时经营食糖批发业务的多为宁波商人。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中日签订《马关条约》后,台湾被日本占据,我国丧失了一个极为丰富的产糖区,糖业低落。光绪三十一年,英商在香港先后开设怡和、太古两糖厂,生产的精制糖运来上海竞销,每年约3~4万吨。继而,日本人在台湾广植甘蔗,开设糖厂,生产的食糖通过三井、三菱等洋行在上海倾销。广帮和上海帮的糖商则从香港、爪哇等地直接进口食糖,糖业逐渐兴盛。据海关华洋贸易总册统计,民国2~20年,上海共进口食糖3970299吨(平均每年208963吨),占同期全国进口食糖9743325吨(平均每年512807吨)的40.75%;在上海进口的食糖中,有1920316吨(平均每年101069吨)销于上海,占进口数的48.37%,其余51.63%大都运往国内其他通商口岸,也有少量转口国外。在大量进口食糖倾销下,国产土糖销路萎缩。民国21年,广东省当局为复兴糖业,创设6所新式糖厂,仿制洋糖,并与上海糖商组织的上海糖业合组公司(兴华行)签订承销合同,还联合全国国糖产销协会大力推广,与进口糖竞争。由于粤产机制糖的质量与进口糖不相上下,未及一年,产销颇见成效。当时,上海糖商业有会员60多家。抗日战争爆发后,广东糖厂大多被毁,土糖来源中断。上海食糖资源大都从香港转口输入。民国30年,日伪为把持食糖市场,组织“砂糖公司”,用栈单从事买空卖空交易,投机之风盛行。五马路(广东路)“糖市场”在此时产生,糖商畸形发展,骤增至163家。是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从香港转口的糖源断绝。日伪占领租界后,查封了糖商存糖4万多吨,迫使糖商以配售“户口糖”形式低价销售,一直维持到抗日战争胜利时为止,使糖商业的资力丧失殆尽。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台湾回归祖国,加上上海糖商为“苏、浙、皖敌伪产业处理局”代销的存糖业务,糖商业有所复兴。洋行街(今阳朔路)、福建街(今枫泾路)一带,又成为上海糖业批发贸易中心。民国35年5月,国民党官僚资本为操纵和垄断食糖市场,设台湾糖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糖公司),对台糖采取垄断性的配售制。糖商必须获得市社会局和台糖公司的认可,才能享受配售权,而配得的食糖转手在市场上高价抛售,即可获得厚利,从而又一次促使糖商业畸形发展到644家。民国37年8月,国民政府实行限价,糖商被迫将高价购进的存糖按限价出售,又一次遭受重大损失。解放前夕,上海糖商600多家,但大都已无多大资力。

二、经营

糖商业的经营业务,在光绪二十年(1895年)以前,主要是运销国糖,糖源主要来自南方各省,以广东、福建(含台湾)两省为大宗。光绪二十年台湾割让日本以后,中国变食糖输出国为输入国,糖源主要来自爪哇、日本、吕宋、古巴,以及香港地区转口。后曾以从荷兰糖输入为多。抗日战争以前,市销食糖分国糖与洋糖两类,并各有青、赤、白、冰4个品种。抗日战争期间,市销食糖以日糖为主。抗日战争胜利后,市销食糖又以台糖为主。当时,人们消费以改制糖为主。因而食糖在销售前,大都改制成绵白糖和冰糖,一般食糖批发商号和一些零售商店都兼营改制业务。食糖的批发行业,因进销渠道的变化,逐步形成两类三帮两市。两类:一为专营食糖的糖行,二为兼营杂粮的糖行。三帮;一为宁帮,多系宁波人开设,颇具势力;二为本帮,系本地人或苏州人开设;三为镇帮,系镇江人开设。粤闽糖商大都从事贩运业务,不直接参与批发零售业务。宁帮和本帮糖行,十有八九专营食糖。销地以上海和江苏、浙江两省内河以及沪宁、沪杭铁路沿线为主。镇帮糖行的销地多在安徽、河南、山东等省和长江上游,糖行一面销糖,一面收购杂粮,或以食糖交换杂粮运来上海,故多兼营杂粮。两市:南市,以宁、本两帮为主;北市,以镇帮为主。食糖的批发交易大都在食糖交易市场进行。成交时,说明商品种类、包装、出货地点,一般不看样。食糖销售的季节性较强,以农历10~12月为旺季,5~7月因冷饮多用糖次之,8~9月再次之,1~4月为淡季。

三、行业组织

糖商业的行业组织,最早为“点春堂”。据《上海县续志》称:“点春堂,在豫园东北隅,道光初年(有称道光元年,1821年),福建汀、泉、漳三府业花、糖、洋货各商,公立为把神会议之所(俗称花糖公墅,又称花糖公所)。咸丰三年,寇占被毁,十年……收回旧址,重图建筑。同治七年,经始越四载告竣”,改称南市糖业公所。民国13年,在中华路购地造屋,成立糖洋南北杂货联合公会。继而北市糖商另立北市糖业组织“集益堂”。粤闽在上海设立字号代理土糖的商人,各按籍贯参加会馆,广东帮属广安堂,潮汕帮属潮惠会馆,福建帮属泉漳、晋惠、兴安等会馆。民国19年,南北两市各帮合并成立糖业同业公会。抗日战争前有会员60多家。民国35年,改组为糖商业同业公会。

四、行业改造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国营化工公司接收台湾糖业公司存糖38000吨和资源委员会存糖2000吨,共40000吨。私营糖商则有存糖3000吨左右。解放初期,私营糖商仍有600多户,但大都系“歇壁字号”,从事栈单交易,期票交割,买空卖空的投机行为。1950年7月,为稳定市场,由市工商局主持办理来货登记;同年11月起,规定食糖产供销单位都要在食糖市场内交易,国家初步加以管理。国营公司在1949年9月到1951年12月期间先后抛售食糖50468吨,占食糖市场内成交量的79%,从而稳定了糖价,制止了投机,“歇壁字号”纷纷倒闭,糖商户减为138家。

1951年1季度,食糖购销业务由国营化工公司划归中国百货公司华东区公司经营,并成立第一批发部经营食糖(后改名为中国百货公司上海市公司第一批发部),除了继续巩固、扩大国营批发阵地外,还组织私营糖商联营和参加各地交流会。1951~1952年,共交流购进食糖5620吨,缓解了行业困难。

1953年上半年,私营糖商趁税制调整和地区差价不够合理之机,纷纷向产区进货,业内全年盈余达72万元。同年,食糖实行统购统销,交易市场由国营公司代替。

1954年1季度,私商来货绝迹,交易市场结束,市场供应由国营公司负责安排。对批发商贯彻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在春节时,给以临时代批业务,利用其设备、资金、人力,维持其最低开支。3月份起,对零售商普遍订立批购合同,初步纳入计划管理轨道。8月份,对85家糖业批发商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从业人员655人(其中职工465人,资方190人)都由国营公司吸收安排工作,暂留1家(振记)为加工厂,1家(懋昌)为代批店。国营公司增设批发部7家。私营糖商至此改造结束。

1956年1月,上海市茶食糖果公司成立。5月,市茶食糖果公司改组为中国糖果糕点公司上海市公司,8月1日,又改名为中国糖业糕点公司上海市公司(简称市糖糕公司),经营管理食糖、糖果等商品的采购供应批发零售业务。10月1日起,中国百货公司上海采购供应站将其经营的食糖等购销业务移交市糖糕公司经营管理。1958年3月,市糖糕公司与中国专卖事业公司上海市公司、上海采购供应站合并成立上海市烟酒糖业公司(后改称市糖业烟酒公司),食糖业务遂由市糖业烟酒公司继续经营至今。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货源培植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