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工运志->--第七篇中国共产党领导、影响的工会、团体->--第七章中华全国总工会在上海->--

第二节 全总白区执行局

2003/1/2 14:59:16

一、组织状况

中华全国总工会白区执行局(全总白区执行局)亦称全总上海执行局、全总执行局,是民国22年(1933年)至民国25年(1936年)底全总派驻上海,领导国民党统治区与日本占领区工人运动的机构。

由于国民党白色恐怖的压迫和共产党内王明“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指导,全总已经很难在上海活动。民国21年(1932年)底,全总决定和中共中央一起迁移到江西中央苏区,上海设立全总白区执行局。全总白区执行局的主要任务是代表全总领导国民党统治区和日本占领区的工人运动,具体为:(1)作为在苏区的全总与全国各地工会组织的联系与中介,接待各地到全总请示汇报工作的工会干部,给予指导,并尽可能地帮助解决各种困难;(2)代表全总对上海工会联合会、全国海员总工会、全总华北办事处、上海纱厂总工会等工会组织的工作给予领导;(3)代表全总与赤色职工国际工会组织进行联系。

全总白区执行局的主要领导人为党团书记,未设委员长,由前全总党团书记罗登贤任党团书记,原全总党团秘书长翁泽生任全总白区执行局秘书长,原全总女工部部长王根英任女工部部长,原全总宣传部部长廖承志任全国海员总工会党团书记。此外,易荣芳任交通,马纯古任秘书。民国22年(1933年)3月4日,翁泽生因叛徒出卖而被捕,王其良继任秘书长。3月27日,因王其良叛变,罗登贤、廖承志及工作人员余文化被捕。罗、翁、廖在监狱中坚贞不屈,经何香凝、宋庆龄、柳亚子等人营救,廖承志于4月1日获释,不久即去川陕苏区工作。翁泽生因出生于台湾,被引渡到台北的日本监狱。罗登贤于当年8月29日英勇牺牲。

罗登贤牺牲后,赵立人(绰号黑大汉)继任全总白区执行局党团书记。当年底,中共中央上海局调中共江苏省委书记袁家镛(袁孟超、袁家康)任全总白区执行局党团书记兼秘书长,赵立人调任江苏省委书记。同年底,王根英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共青团江苏省委刘雪苇调到上海,任全总白区执行局的青工部部长。民国23年(1934年)5月,夏爵一任全国海员总工会党团书记;饶漱石(化名小姚、阿四)开始参与全总白区执行局的领导工作。当年6月26日,袁家镛因叛徒出卖被捕,饶漱石任全总白区执行局党团书记。不久,夏爵一调任全总白区执行局组织部长。民国25年(1936年),饶漱石任全总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出国赴苏联,夏爵一继任全总白区执行局党团书记,郑文卿(化名老童、黄麟)任组织部长,福建来的钱某负责筹备宣传部。后因钱某被捕,宣传部未能设立。当年2月16日,全总白区执行局成立上海日本纱厂工作委员会(纱委),成员有陈之一、郭光州、张维桢等。

全总白区执行局在全总机关刊物《工运指南》停刊后,为指导白区及日本占领区工人运动,民国23年(1934年)1月15日秘密出版机关刊物《铁锤》,为油印的月刊,后改为不定期,到民国25年(1936年)5月1日第十期停刊。

为迎接建立抗日救国统一战线的新形势,全总白区执行局于民国25年底结束,工作人员大多转入上海工人救国会的活动。

二、发布的主要文件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华北的决议》,民国22年(1933年)1月6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发布。

《对一切国民党工会、工人俱乐部和中国一切有组织及无组织的工人的宣言》,民国22年(1933年)6月8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与全国铁路总工会、上海纱厂总工会、全国海员总工会、上海工会联合会联名发表。宣言号召全国工人不分组织,不分失业与在业,团结起来,反对日本和其他帝国主义。

《中共中央、全总党团联席会议关于海总工作的决议》,民国22年(1933年)12月1日全总白区执行局与中共中央上海执行局召开联席会议后,以全总党团和中共中央的名义作出。决议要求海总建立上海码头工人总工会和基层的赤色小组、船上委员会,带领海员反对国民党的黄色工会和国民党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

《年关斗争的决议》,民国23年(1934年)1月7日作出。

《中共中央、全总执行局致河北省委与全总河北办事处党团的一封信》,民国23年(1934年)1月28日全总白区执行局与中共中央上海局(用中共中央的名义)联名发出。

《一二八两周年纪念告工人书》,民国23年(1934年)1月28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发表。

《为援助开滦罢工宣言》,民国23年(1934年)1月29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名义发表。

《为开滦第三次大罢工宣言》。民国23年(1934年)3月25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名义发表。

为援助美亚绸厂工人大罢工的三一一惨案告全国工人》,民国23年(1934年)3月26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名义发表。号召全国工人支持美亚绸厂工人的罢工,反对国民党政府和黄色工会与资本家勾结起来压迫工人。

《中共中央、全总执行局给河北省委及全总河北办事处的信》,民国23年(1934年)4月3日与中共中央上海局(用中共中央的名义)联名发出。

《中共中央、全总执行局党团关于红五月工作的决定》,民国23年(1934年)4月10日与中共中央联名作出。

《为反对国民党法西斯蒂取缔罢工、怠工宣言》,民国23年(1934年)4月13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发表。

《为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屠杀逮捕美亚罢工工人告全国工人书》,民国23年(1934年)4月24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与上海工会联合会的名义发出。谴责国民党政府对罢工工人的镇压和黄色工会对罢工工人的欺骗,号召全国工人用罢工和怠工争取生存的权利。

《中共中央、全总执行局关于工运的指示》,民国23年(1934年)5月14日与中共中央上海局(用中共中央的名义)联名发出。

《关于六月十五至九月十五三个月白区革命工会工作的决定》,民国23年(1934年)6月15日与中共中央上海局联名作出。

《中共中央、全总执行局关于组织全国驾驶员与海员总罢航斗争的秘密通知》,民国23年(1934年)6月15日与中共中央上海局(用中共中央的名义)联名发出。

《给河北河南铁路工会工作委员会及各级工会的信》,民国23年(1934年)12月25日以全总执行局的名义发出。

《五一宣言》,民国25年(1936年)5月1日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发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