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第一编文物古迹->--第四章革命史迹->--

第二节 中国共产党创立前后史迹

2002/2/20 14:20:21

一、“五四”以来上海革命群众集会场所——上海公共体育场

在方斜路555号沪南体育场原址,是五四运动到八一三淞沪抗日战争前夕上海革命群众举行集会的场所。

民国4年(1915年)10月,上海县知事委托县教育会从事规划,选定斜桥北堍(大吉路方斜路和大林路之间)的26亩余慈善团体公地,建造体育场,于民国6年3月30日落成开幕,共计投资22260元,定名上海公共体育场。这是上海最早由国人自建的第一个体育场。

民国8年5月7日,为声援北京学生五四爱国行动,反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上海各界人民2万余人在公共体育场召开国民大会,高呼反帝和惩办卖国贼口号,要求释放被捕学生,会后游行。当时报纸评论为“沪上民气发扬之第一次”。6月27日,各界群众万余人同集于体育场,决定于7月1日在该场召开11万人的大会,反对在和约上签字。在这期间,上海学生、市民多次在体育场举行罢课宣誓,追悼郭钦光烈士和反帝反军阀卖国政府的群众集会。

民国14年3月12日,孙中山在京病逝,4月12日,上海人民在公共体育场举行追悼大会,宋庆龄等出席,何香凝发表演说。

五卅惨案发生后,由上海总工会发起组成的工商学联合会于6月11日在体育场召开近10万人的市民大会。“悲壮激昂,为历来所无”。6月30日,又在该场召开20万人的追悼五卅死难烈士大会,体育场附近马路交通为之阻塞。次年5月30日,又在体育场召开上海市民五卅周年纪念大会,反映了上海人民的反帝斗争意志。

民国16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3月22日下午,上海市民在体育场召开欢迎北伐军大会,庆祝起义胜利,报载到会人数达50万人以上。体育场门首扎彩牌楼,盛况空前。同年4月,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12日中午50万群众在体育场集会,抗议反动军队解除工人武装,并整队向龙华进发请愿,要求发还纠察队枪械。

民国20年九一八事变后,公共体育场又一次成为抗日救亡集会的场所。9月26日,全市800余团体20万群众举行抗日救国大会。11月1日,抗日救国义勇军举行大检阅及宣誓典礼,各大中学校抗日救国联合会、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等团体先后在体育场集会,督促政府出兵抗日。民国25年抗日救亡运动达到高潮,在公共体育场还举行了数千人的民众歌咏大会,高唱抗日救亡歌曲。

民国26年八一三抗日战争时,体育场遭日军炮击。炸成一片废墟。抗日战争胜利后,市政府在该址重建体育场,改名上海市立体育场南市分场。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体育场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改名沪南体育场。

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1977年12月7日公布为上海市纪念地点。

[五四运动以来上海革命群众集会场所——上海公共体育场]

二、《新青年》编辑部旧址

在南昌路100弄2号(原环龙路渔阳里2号),是一幢二楼二底砖木结构坐北朝南的旧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建筑。渔阳里2号曾是原安徽都督柏文蔚的寓所。民国9年(1920年)初陈独秀由京至沪后,便寓居于此。移沪后的《新青年》编辑部也设在这里。

民国9年春,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Voitinsky)经李大钊介绍到上海会见陈独秀,商讨建立中国共产党的问题。5月,毛泽东来上海,曾到这里会晤陈独秀,讨论了马克思主义和湖南的改造等问题。同年8月,陈独秀、李达、李汉俊、陈望道等人建立了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经常在这里开会,讨论党的工作和工人运动等问题。与此同时,陈独秀将《新青年》改办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机关刊物。同年11月7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办《共产党》月刊,由李达住在这里楼上亭子间里编辑。年底,陈独秀前往广州担任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新青年》交由陈望道负责编辑,参加编辑的还有沈雁冰、李达、李汉俊3人。他们均工作于此。

民国10年9月,陈独秀回沪担任中共中央局书记,从此这里成为中央局的机关。同年10月,渔阳里2号突然遭到法租界巡捕房的查抄,陈独秀和其妻高君曼,以及包惠僧、杨明斋、柯庆施同时被拘押。经过马林、李达和张太雷等的努力营救,陈独秀等人获保释,法租界当局最后以《新青年》有“过激言论”,罚款100元而结案。陈独秀出狱后,继续居住在渔阳里2号,中共中央机关则另租房子办公。次年渔阳里易名为铭德里。

1951年,《新青年》编辑部旧址经陈望道等勘查确认,于1952年修复,并曾作为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第二馆对内部开放。1955年初,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指示旧址停止接待参观。以后旧址由文化局交下属单位作宿舍使用。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新青年》编辑部旧址]

三、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

在淮海中路567弄6号(原霞飞路渔阳里6号),是一幢二楼二底砖木结构坐北朝南的旧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建筑,原为戴季陶寓所。民国9年(1920年)春戴季陶迁走后,由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Voitinsky)和杨明斋承租,在这里筹设“中俄通讯社”(又名“华俄通讯社”),由杨明斋负责。从此这里成为中国共产党建党时期上海党团组织的重要活动地点之一。

民国9年8月22日,俞秀松、袁振英、叶天底、金家凤等8位青年在这里发起创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由俞秀松任书记。同年9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这里开办“外国语学社”,为培养青年党团干部,并为输送青年赴俄留学做准备,由杨明斋负责,俞秀松任秘书。教师有李汉俊、李达、袁振英、王元龄(女)、库兹涅佐娃(女)等,学生有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王一飞、汪寿华、萧劲光、柯庆施、许之祯等50余人。

民国10年初,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后,渔阳里6号成为团中央的机关,先后选送数十名团员赴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上海共产主义小组还在这里先后领导筹组上海机器工会,举行首次三八妇女节纪念活动以及筹备纪念五一节等。

在渔阳里6号进行的革命活动受到租界当局的注意。民国10年4月29日,法租界巡捕房搜查渔阳里6号。同年5月,由于团员成份复杂,信仰各异,青年团暂时停止活动。翌年,渔阳里改名为铭德里。1957年渔阳里恢复旧称。

1957年,渔阳里6号经修缮后恢复原状布置,由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筹备处保护管理。根据许之祯的回忆,楼上朝东的亭子间为俞秀松的卧室,朝西的亭子间为杨明斋卧室兼中俄通讯社办公室,客堂楼为团中央办公室,楼下客堂为会客的地方,厢房为外国语学社教室。刘少奇、萧劲光、柯庆施、许之祯等均亲临勘实。1973年4月,旧址移交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管理。1987年,市文管会对旧址进行整修,并根据萧劲光等回忆将教室布置在楼下客堂。于1989年5月4日正式对外开放。

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1961年3月4日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四、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

在兴业路76、78号(原望志路106、108号)。这是并排二幢一楼一底砖木结构坐北朝南沿街的老式石库门住宅建筑。青红砖相间的清水外墙,黑漆大门,门楣上部有拱形堆塑花饰。

民国10年(1921年)7月23日至30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望志路106号楼下仅18平方米的房间里举行。出席大会的有李达、李汉俊、张国焘、刘仁静、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明、包惠僧、陈公博、周佛海等13人,代表当时全国53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Maring;原名亨特立克斯·斯奈夫来脱Hendricus Sneevliet)、尼柯尔斯基(Nikolsky)也参加了大会。7月30日,会址受到法租界捕房的注意和搜查,最后一天的大会临时转移到浙江省嘉兴县南湖的一艘游船上举行。大会制定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选举产生了党的中央领导机构,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中共“一大”会址房屋建造于民国9年秋,属贝勒路树德里(今黄陂南路374弄)的一部分,建成后不久,即被李汉俊及其兄李书城租用为寓所。民国10年6月,陈独秀、李大钊、李达、李汉俊等人发起成立《新时代丛书》社,编辑出版《新时代丛书》,这里成为该社通讯处,民国11年李氏兄弟迁居退租,以后该屋为其他居民租用并于民国13年改建,增建了厢房,楼下开设商店,建筑面貌全非。1951年,会址经初步勘查并邀请李达踏勘后确认。1952年修缮后建为纪念馆,在兴业路78号楼上布置“一大”会议室。随后附近居民反映会址房屋已经改建,并非当年原状;董必武和李书城夫人踏勘视察后亦回忆当年大会在76号楼下举行,经复查核实,会址于1958年重新按当年建筑原状修复,拆除改建时增添的厢房,会议室亦布置在76号楼下。进入大门为天井,经过6扇玻璃长窗门进入会议室(原系李汉俊寓所的客厅),室内布置有长餐桌、圆凳、茶几、椅子、两斗桌及花瓶、茶具等家具物品,均按当年式样仿制。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1961年3月4日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五、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宿舍旧址

在太仓路127号(原白尔路389号),是一幢三楼三底砖木结构坐南朝北的老式石库门住宅建筑,原为博文女校所在地。

民国10年(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时,参加大会的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明、包惠僧、刘仁静、周佛海等9人,以“北大师生暑期旅行团”的名义借宿在博文女校。他们在这里讨论交流工作,起草文件,完成了“一大”会议的准备工作。

博文女校创办于民国6年(1917年),校长黄绍兰,董事长黄宗汉(黄兴的夫人)。创办时,校址在贝勒路(今太仓路北面)弄堂内。民国9年迁至白尔路389号。当时学生有100人左右,实行全日制教学。学校约于民国21年左右停办。以后该旧址为一般居民住宅,楼下曾开设商店。

1951年,博文女校旧址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派员查实修复和布置,并于1952年9月开始内部开放,当时称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第三馆。根据李达、杨淑慧(周佛海之妻)的回忆,楼上东厢房前端沿马路的小间为毛泽东所住,东厢房为各地代表所住,布置有床铺、凳子、课桌等。

1953年2月,文化部通知修缮革命建筑物应以恢复原状为原则,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对博文女校旧址内部布置进行调查。1954年,请包惠僧勘察了博文女校旧址。1956年2月,董必武参观了博文女校旧址并作了回忆。1955年2月,中央指示博文女校停止对外开放。1967年、1987年经两次修缮,由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负责保护管理。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宿舍旧址]

六、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旧址

在成都北路899号(原北成都路19号),是一幢一楼一底砖木结构坐西朝东沿街的二层楼旧式石库门住宅建筑。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于民国10年(1921年)8月1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公开领导工人运动的机关,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前身。主任为张特立(张国焘),干事有李启汉、李震瀛、包晦生(包惠僧)、李新旦(李中)、刘荩人、董锄平等。书记部成立后,在北京、汉口、长沙、广州等地设立分部。书记部在上海创办机关刊物《劳动周刊》,开办工人补习学校,组织工会,成立“上海各业工会代表团”同招牌工会斗争,支援香港海员罢工,追悼湖南劳工领袖黄爱、庞人铨,发起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纪念“五一”劳动节,领导工人参加反帝反军阀斗争和罢工斗争等。书记部的频繁活动,受到了公共租界当局的注意,民国11年2、3月间,租界当局曾拘捕、传讯书记部干事李启汉,查检北成都路劳动组合书记部;6月初,更以“煽动罢工”罪名逮捕李启汉,非法判处徒刑3个月,期满逐出租界,同时禁止《劳动周刊》出版;7月18日,又以“有碍租界治安”为由,无理封闭北成都路劳动组合书记部。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旧址房屋建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原为7开间房屋,系丝厂办公用房。民国9年(1920年)改建为多幢石库门房屋分租给居民作住宅。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时租用其中一幢,楼下为会客、会议和活动室,楼上为办公室,李启汉住宿在这里。书记部被封后不久,屋主即通过律师申请启封。以后旧址开设印刷厂并和邻屋(897号)拆通,建筑面貌完全改观。1958年,旧址先后经董锄平、李达、徐行之(徐梅坤)和姚天羽等人回忆和踏勘,最后通过访问附近居民确认。1992年,中共静安区委和区人民政府将旧址建筑按原状初步修复,内部亦进行初步复原布置,楼下有大餐桌、圆凳、长凳和一架留声机,楼上有单人床、小方桌、油印机等,陈设的家具物品均按当年式样复制。同年9月28日,旧址修复后开始接待参观。1993年下半年,为建造南北高架道路,旧址被拆除。

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七、平民女校旧址

在成都北路7弄42号(原南成都路辅德里632号)。是一幢二楼二底砖木结构坐北朝南的旧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建筑。民国10年(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为培养妇女干部,经陈独秀和李达商议筹备,于民国11年2月建立。

平民女校以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的名义主办,由李达担任教务长。学生有30人左右,大部分是受新思潮影响的进步女青年。校内设高级和低级两个班,高级班学生有王会悟、王剑虹、王一知、丁玲、高君曼等;低级班学生有钱希均、王淑英等。教师有陈独秀、张太雷、陈望道、邵力子、高语罕、沈雁冰、沈泽民、张秋人、柯庆施等,开设国文、英文、数学等课程。平民女校实行半工半读,校内还附设一个手工工场,学生在课余可以从事缝衣、织袜等劳动。

平民女校经常为学生安排时事政治讲座,张太雷、刘少奇等都曾给学生作过报告。学校还经常组织学生向社会进行演讲,到工厂了解情况,参加工人罢工斗争。师生还积极在《妇女声》杂志上发表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妇女解放思想。民国11年秋,李达应毛泽东邀请,赴湖南自修大学任教。同年底,学校因经费问题停办,一部分学生转入上海大学继续学习。

1958年,平民女校旧址经许德良、潘筠、徐行之踏勘确认。旧址现为居民住宅,房屋结构无多大变化。

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平民女校旧址]

八、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机关旧址

在大沽路400、402号(原大沽路356、357号),是并排二幢一楼一底砖木结构坐北朝南沿街的老式石库门住宅建筑,建成于民国11年(1922年)1月。

民国9年8月,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上海成立。由于团员成份复杂,信仰各异,意见不能一致,到翌年5月宣告暂时停止活动。民国10年8月,张太雷(即张椿年)从苏俄回到上海,主持恢复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工作。同年11月,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首先恢复,制订了团的临时章程,规定“正式中央机关未组成时,以上海机关代理中央职权”。

民国11年1月,施存统从日本回到上海,担任团的临时中央局兼上海团组织的负责人,并租下大沽路356、357号二幢刚建成的石库门房屋,作为临时中央局和上海团组织的办公机关。临时中央局根据临时团章的要求,指示各地团组织重新进行团员登记。同月,发起召开李卜克内西、卢森堡殉难3周年纪念大会,还在农历年初一发动全体团员和党员一起走向街头,散发宣传共产主义内容歌词的贺年帖和反帝反军阀的传单。2月,在这里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社,组织团员学习马克思主义。3月,原由北京团组织出版的刊物《先驱》迁到上海出版,成为团的临时中央局的机关刊物。3月底,还组织上海团员参加黄爱、庞人铨的追悼会。不到半年,各地建立团组织的有17处,团员达5000余人。

民国11年5月5日,团的临时中央局在广州召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此后,大沽路356、357号成为团中央机关,《先驱》亦从第八期(5月15日出版)起成为团中央的机关报,5月中旬,上海浦东日商纱厂工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行大罢工,团中央组织上海全体团员为罢工工人募捐,并在《先驱》上发表《请求全国各界援助上海浦东纺织工人书》。

民国11年6月9日,租界巡捕房呈报会审公廨以“妨碍治安”为由查封了大沽路356、357号。此后,团中央机关转移至闸北,继续领导全国青年运动。

50年代末,根据当年到过该址活动的王一知、徐行之(即徐梅坤)、施复亮(即施存统)的回忆,查阅有关档案资料,邀请徐行之亲往踏勘,确定今大沽路400、402号即当年356、357号团的临时中央局机关旧址。该旧址现由居民使用,房屋内部改动很大,增添了阁楼,外貌及结构基本如旧。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机关旧址]

九、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旧址

在成都北路7弄30号(原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是一幢一楼一底的老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建筑。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中共中央局负责宣传工作的李达及其夫人王会悟寓居于此,并主持人民出版社的工作。楼下为会客室,楼上是卧室兼书房。

民国11年(1922年)7月16日~23日,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南成都路625号为大会主要会场之一。“二大”出席者有陈独秀、张国焘、李达、邓中夏、蔡和森、向警予、张太雷、高君宇、施存统、项英、王尽美、邓恩明共12人,代表全国党员195人。党的“二大”共召开三次全体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就在这里举行。李达和蔡和森、张国焘同在一个小组,小组的活动始终在这里。

中共“二大”改选了党的领导机构,选举陈独秀、蔡和森、张国焘、邓中夏、高君宇为中央执行委员,陈独秀为委员长。通过了关于“世界大势与中国共产党”、关于“国际帝国主义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等9个议决案和《中国共产党章程》,发表了党的宣言,制定了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为中国的民主革命作出了正确的指导。

民国11年秋,李达离沪赴湘,南成都路625号长期成为居民住宅。1959年5月26日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