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第一编文物古迹->--第一章古文化遗迹->--

第一节 青浦县

2002/2/20 10:39:54

一、崧泽遗址

位于青浦县青浦镇东约5公里的崧泽村北侧,当地称为假山墩的土墩上及其周围农田下。遗址面积,东西长约500米,南北宽约300米。

[崧泽古文化遗址全景]

[崧泽遗址出土马家浜文化宽沿陶釜、陶炉箪]

[崧泽遗址出土崧泽文化陶器自左至右:划编织纹罐、凿形足鼎、折肩折腹壶、镂孔豆、花瓣足壶]

1957年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在青浦县进行考古调查时,在长阔各约90米、高约4米的假山墩上采集到数片新石器时代的夹砂红陶和泥质灰陶陶片;1958年市出版局饲养场在村北挖掘鱼塘又发现了鹿角、陶片和石器,从而认定该处存在古文化遗址。1960年11月市文管会在该地试掘后,随即于1961、1974~1976年、1987年和1994~1995年进行了四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面积合计1031平方米。发掘探明:在假山墩内有三层古文化堆积:上层是春秋战国时代的戚家墩类型文化;中层是新石器时代的墓地,属于一种新的文化类型,十分典型,今已被考古界命名为“崧泽文化”;下层是新石器时代马家浜文化的村落遗址。

在下层村落遗址中,发现了古人使用的石斧、玉玦和夹砂红陶釜、陶炉箪以及泥质红陶豆和盆等器物。所见石斧厚实,方梯形,底边从两面磨出刃口,器身中间琢一孔,制作技术比较原始;玉玦环形,一侧开一缺口,是耳上佩带的饰件;陶釜作圆筒形,敞口,深腹圜底,肩部有一对小方耳,耳下突出一周宽沿,可以搁置在灶眼上炊煮;炉箪长方形,中部有五根炉条,两侧各有一竖耳;陶豆和陶盆均为素面,器表有红褐色陶衣。这些器物都显示出马家浜文化的特征。此外在一灰坑中,发现了人工培植的粳稻和籼稻谷粒与草茎,以及发现了两口圆筒形土井,是中国已知年代最早的水井。下层的碳14年代测定为5985±140年。据孢粉分析,为中亚热带温热潮湿的气候,比目前年平均温度高2~3℃。下层马家浜文化的发现,把上海地区古史研究的年代提早到6000年前。

在中层崧泽文化的墓地上,发现136座墓葬,按墓位分布现象有东北、北、西北、南和西部5个墓群,是一处氏族墓地。每一座墓基本葬1人,葬2人的仅2座。埋葬方式是将人体平放在地上,堆土掩埋。人骨仰身直肢,头向东南,周围放置数件生前使用的斧、锛等石器和鼎、豆、罐、壶、杯等陶器。有的人骨口内还有玉琀,颈部佩戴玉璜,手臂上有玉镯,与黄河流域挖土坑埋葬的习俗不同。出土的陶器以灰黑色为主,使用泥条盘叠加轮修方法制成。器上的纹饰盛行压划编织纹;镂刻圆形和凹弧边三角形的镂孔;彩绘宽带纹、波浪纹等红褐色图案;以及饰锯齿形的堆纹。

陶器的种类:有鼎、釜、甗、豆、碗、簋、盆、瓶、壶、杯、觚、匜、罐和沉滤器等。其中扁铲形足或凹弧形足的罐形鼎,小口折腹小平底,腹部有一周锯齿形堆纹的罐;把手很高,把手上部作多节形,下部有圆形和弧边三角形镂孔的豆;瓦棱形腹,花瓣形圈足的壶和杯,均被列为崧泽文化的主要特征。

陶器的器壁上常见谷壳和草屑的印痕,在陶制器皿中又有较多淘米使用的沉滤器,可见古人以稻米为主食,种植水稻已是主要生产活动。生产工具只见斧、锛、凿,大致尚未脱离锄耕农业阶段。在墓葬或遗址中发现的动物骨骼有许多家猪的牙床和骨骼,猪的饲养也成为生产活动的一部分。

在136座墓葬中,随葬器物种类和数量无很大差异。当时氏族成员还是实行共同劳动,平均分配。

经对人骨架保存较好的50座墓中的52具人骨作年龄和性别鉴定,两座2人合葬墓都是女性与儿童合葬,反映子女从母的习俗;从随葬器物的数量看,男性平均每座5~6件,女性每座6件,略多于男性,并且有玉器和彩绘陶器等随葬,说明当时女性在社会上仍处于受尊重的地位,尚处于母系氏族社会阶段。从人骨的年龄分析,属于老年4人,中年16人,成年14人,青年9人,儿童8人,大部分死亡在中青年阶段,可见当时与自然界的斗争还很艰苦。

中层的碳14测定年代为距今5860±245和5180±140年。孢粉分析,早期属中亚热带温热湿润气候;中期为温带的温凉气候,比目前气候凉干;晚期为中亚热带温热湿润气候,比目前温度高约1~2℃。

在上层发现的春秋战国时代的硬陶豆、硬陶罐,原始瓷盒与瓷豆,以及拍印回字纹、曲折纹、斜方格纹、米筛纹和米字纹等印纹硬陶陶片,与金山县戚家墩遗址出土的陶瓷器特征大致相似。

1962年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地点。

二、福泉山遗址

位于青浦县的重固镇西侧,是一座东西长约94米、南北84米、高约7.5米的大土墩。1962年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开展文物普查时发现其中蕴藏古文化遗址。1977年,当地学生在土山东侧劳动,掘出崧泽文化的陶罐与陶壶。1979年,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进行试掘,探明在福泉山的周围农田下,西部有马家浜文化层;北部有崧泽和良渚文化层;东部有良渚文化层;南部有马桥和吴越文化层。至于吴越文化和汉代的墓葬,各处都有。遗址范围大体以福泉山为中心,东西长约500米,南北约300米,面积约15万平方米。1982年,配合当地挖土筑路工程,对福泉山进行第一次发掘。1983~1984年以及1986~1987年,为研究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又做了第二、第三次发掘。三次发掘面积达2235平方米,发现福泉山是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古人在崧泽古遗址上堆筑的一座高台墓地,其下有崧泽文化的居住遗迹1处,墓葬18座,其上有良渚文化墓葬32座,此处还有吴越文化墓2座、楚文化墓4座、西汉墓96座、唐墓1座、宋墓3座,文化内涵极为丰富。

崧泽文化居住遗址,地上残留四块木柱的垫板和一些小树条;居址的西南角有一堆废弃物,内有灰烬红烧土、陶器的碎片、残玉璜、陶网坠、骨锥以及食后丢弃的猪、鹿、鱼、龟等动物的碎骨。居址的东北有一个灶塘;圆形灶穴,一端有一条出灰口,灶塘内壁被火烧红,并充满炭灰,灶旁有一件破碎的烹饪用的盆形角尺形足大陶鼎。居址的北侧是17座墓葬,南侧仅见1座,埋葬方式与崧泽遗址墓地相同,多数为单人在平地上堆土掩埋,但有2人和3人合葬墓各1座,挖土坑用棺具的2座。如第16号墓的2具人骨,是男女合葬,东为成年男性,仰身直肢,面向左侧;西是成年女性,侧身,面向右侧。随葬器物4件,1件夹砂灰褐陶大鼎置于两者的头前,2件陶网坠在两者中间腰下,1件骨镞在女性头骨的左上角。随葬品的位置说明财产为男女共有。第23号墓的3具人骨架,是子女从父合葬。中间为成年男性,仰身直肢,头向左侧,两侧各依附1个儿童。左侧儿童仰身直肢,右侧儿童侧身,与成年男子骨架贴身,墓中未见随葬器物。这些男女合葬与子女从父合葬实例,反映上海地区处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逐步过渡的概况,这一层的碳14测定年代为距今5620±110,5555±110和5295±120年。

良渚文化大墓的发现,是福泉山遗址三次发掘最突出的收获。32座墓都埋葬在人工堆筑的高台墓地上,与良渚平民都葬于平地的不同。中心部位是二组上下层层叠压的墓群,其他墓葬分布在周围。葬式是挖土坑埋葬,并有凹弧形大木上下相合的棺具,棺内有斧、钺、琮、璧、锥形器、冠形器、半圆形器、带钩、纺轮以及珠、管、坠、环、镯等玉、石器随葬,棺外有鼎、甗、豆、盘、壶、杯、罐、盒、簋、熏炉等陶器。墓坑外靠近南壁往往还有1件祭祀用的大口尖底缸。这些玉器和陶器,工艺水平极高,如青玉鸟纹神像琮,玉质淡绿色,半透明,琮的四角以角线为中心,各雕琢一位神像,神像的上下四角细刻四只飞鸟,纹饰有主纹和填纹,有浅浮雕和线刻,呈现极高的雕琢技巧,器表还作细致抛光,反射出一种玻璃般的光泽。1件黑衣灰陶阔把翘流壶,造形类似立鸟,器表乌黑发亮,显现金属般光泽,通体细刻曲折纹和鸟纹,也是良渚黑陶工艺的代表作品。这些高规格的埋葬,反映墓主人具有特殊地位。在土墩中心墓群的上面,尚有燎祭的祭坛。祭坛南北长7.3米,东西最宽处5.2米,作阶梯形。自北而南自下而上,有三级台阶,每级周围散乱地堆积经过切割的土块,形成不规则的方圆形,最高一层的东南角,有一块长1米、宽0.4米,厚约0.1米,上下面平整的土块平台,平台下有1件祭祀用的大口尖底陶缸。这些土块都被大火烧红,并且每一层台面都撤有介壳屑,但未见残留的草灰,在土墩的北坡上,则有一个大灰坑,坑长约19.25米,宽约7.5米,四边较浅,中间较深,坑中心有一个略呈圆形的小土台,径约1米、高1.15米,坑中满填纯净的草灰,而坑壁、坑底,连同中间土台,无任何火烧痕迹,坑中积灰为山上燎祭后清扫堆此。在土墩东山脚下,还有一堆从海岸遗迹冈身上取来的介壳屑。这些遗迹是研究当时祭祀方式的重要资料。土墩中心部位的二组墓群中,还出现用人殉作祭祀的现象;139号墓的棺内人骨架,是成年男性,仰身直肢,头向南,随葬器物数量多,且很珍贵,头骨口内有玛瑙琀1件,上下肢骨上分二行放置石、玉、钺12件,手臂上有玉镯,头前有玉锥形器,身上还有玉管和小饰片多粒,足后棺外有一堆精致的陶器。而在墓坑和木棺的东北角上面,另有1具人骨,是青年女性,屈身,上下肢弯曲而分开,似跪着倒下的样子,头向西北。头顶上有玉环1件,面颊骨有玉饰片1粒,颈部和下肢骨上各有玉管2件,是在墓主掩埋后,以人牲作祭祀的现象。145号墓,在长方形的墓坑北端,另有一个长0.97米、宽0.8米、深0.37米的小坑,坑内塞入2具人骨,一为青年女性,一为少年,都是头向东,屈身屈腿,双手朝后,面颊向上,呈反缚挣扎状,身旁无任何随葬器物,当是145号墓主的人殉祭祀坑。福泉山是一座早于夏代的使用上万人工堆筑的良渚文化显贵墓地,发现的各种迹象是研究中国国家起源的新资料。

战国时代的吴越文化墓2座,发现于福泉山西约50米的庄泾港附近,墓的土坑痕迹与棺木人骨已难以辨认,仅见米字纹、麻布纹硬陶坛,陶纺轮,夹砂红陶绳纹釜,原始瓷碗和瓷杯等随葬器物两堆。特征与金山县戚家墩遗址出土的吴越文化器物相似,应是上海吴越族人的遗物。

战国晚期楚墓4座,为土坑墓,其中青福1号墓人骨保存尚好,头北向,仰身直肢,在紧贴头骨顶和左耳旁各有玉璧1件,前一件为云纹白玉璧,后一件是双尾龙纹绿玉璧。人骨右侧,自北向南放置灰陶壶、盒、鼎、豆各2件,罐1件。随葬器物的器形,鼎带盖,盖上有鼻纽,器腹二侧有一对长方形附耳,腹下部附3只长足,足上部略为外拐,饰兽面纹,下端作蹄形;壶侈口,短颈、圈足,肩与腹下部饰数道弦纹,肩部附双耳;盒扁圆形,盖上有道凹弦纹,底附圈足;豆作浅盘形,喇叭形圈足。这些器物都具有楚文化的特征,显示公元前355年楚灭越后上海地区出现的楚文化面貌。

西汉墓葬96座,均为长方形土坑墓,清理后坑内隐约可见棺木与人骨痕迹,随葬器物分别置于棺木一侧,或头前足后,有半瓷半陶的鼎、壶、盒、瓿、灰陶罐、泥质半两钱,五铢钱与麟趾金,以及青铜镜、铜带钩等,个别还发现了泥黾、陶纺轮、铁剑、铁削、铜铃、铜套印、石琀、石砚和琉璃小珠。其中第108号墓比较突出,土坑接近正方形,坑内北半部可见一具棺木痕迹,棺内人骨架朽蚀,人骨似为头向西。骨架旁有铁剑、铜镜各1件,琉璃珠1串。坑内南半部有大量随葬器,靠近棺木有1件铜矛,矛柄下端之铜镦尚在,可知矛长约1.9米。铜矛上铸双尾龙纹,极为精致。另1件是木殳,与矛并行,木质亦朽,遗留两端的铜箍。在此2件兵器之南,有半瓷半陶鼎5件、瓿2件、盒4件、罐2件、灰陶罐1件、铜洗1件。其中置于东侧的一件罐内,满贮铜五铢钱。另在鼎盒近旁,有一堆泥五铢钱。在靠近东坑壁处,还有数块砺石与1件铁削。唐墓1座是券顶砖室,平面呈腰鼓形,已遭破坏,墓内残存弧面白玉戒指1件,双股银发钗1件,四系、鼓腰形青釉瓶2件,开元通宝钱100余枚。

宋墓3座,有2座属北宋时代,其中一座是长方形土坑墓,坑内可辨棺木与人骨痕迹,棺中骨头向北,仰身直肢,头骨顶部有铅发簪1件,东北角有釉色滋润、造型优美的越窑莲花形盖罐、瓷盒、漆器各1件,在棺内还散洒至道元宝、咸丰元宝、祥符通宝、宋元通宝、乾元重宝、景德元宝、皇宋通宝、景祐元宝和开元通宝等唐与北宋铜钱27枚。棺外东北角有釉陶瓶1件。另一座为砖室墓,仅残存墓底,出土风字形石砚、四系青釉瓶、海兽葡萄铜镜各1件,祥符元宝、至道元宝等宋代铜钱3枚。有一座为南宋砖室墓,破坏严重,仅存一部分。墓底发现铁牛2件,平头圆锥形白玉簪、青釉瓶、铁买地券各1件,绍兴通宝钱10枚。

1962年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地点。

[福泉山古文化遗址全景]

[福泉山遗址第一次发掘全景]

[福泉山良渚文化大墓出土的玉琮(上) 玉璧(中) 玉钺(下)]

[福泉山良渚文化大墓出土的陶器自左至右:双鼻壶、阔把壶、鱼鳍足鼎、高柄罐、刻划鸟纹豆。]

[福泉山战国楚墓头前随葬琉璃璧,足后随葬陶器钫、鼎、盒、豆、杯、勺、瓮、陶俑头]

三、寺前村遗址

位于青浦县青浦镇以北约4公里,大盈乡天一村东北侧,遗址面积大约2万平方米。1966年发现。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先后进行了两次发掘,1966年发掘53平方米,1991年发掘139.5平方米。

遗址所在,地势高爽,最高处比周围地面高约1.5米,寺溪河环绕遗址东、西、北三面。遗址的地层堆积中心区分为6层,自上而下第一层为宋代以后堆积,第二层唐宋时期,第三层春秋战国戚家墩文化层,第四层为西周亭林类型文化层,第五层良渚文化层,第六层崧泽文化层。两次发掘发现崧泽文化墓葬1座、窖穴1个,良渚文化墓葬4座、水井2口,战国时期墓葬1座,唐墓2座,宋代水井5口。

崧泽文化墓葬人骨架保存完好,无随葬品。窖穴1个,口近正方形,边长约1.2米,内埋鱼骨、兽骨等,是当时储藏食物之处。

良渚文化墓葬均为单人葬小墓,仰身直肢,头向南,面向东,有随葬陶器2~7件不等,一般放在下肢旁。其中,3号墓墓主为老年女性,除随葬鼎、双鼻壶、盆、豆、罐6件陶器外,口内还含小玉管1件。4号墓随葬的1件双鼻壶,壶颈上刻划云雷纹、曲折纹和圆涡纹,非常精致。水井2座,井身均为直筒形,深约2米,井壁有竹斡和芦苇痕迹,是用竹、芦苇编成的井圈残迹。

战国时期墓葬1座,人骨已朽蚀不存,随葬品呈南北向排列,种类有印纹硬陶坛、黑陶盆、原始青瓷碗等。硬陶坛饰方格纹,瓷碗施黄绿色釉,深直腹,内有旋纹,是这个时期硬陶与原始瓷的典型风格。小型唐墓2座,各有唐乾符四年(877年)和永泰二年(766年)砖刻墓志铭1方。有青釉罐、赭釉四系执壶、青釉双系执壶等随葬品。宋代水井中1、2号井结构保存较好,井深380厘米、直径90厘米,共有11层砖砌井圈,每层由7块井砖错缝侧砌而成,井底平铺一层大砖。4号井的下半部出土了4件龙泉窑粉青釉瓷器,有1件鬲炉、2件长颈瓶和1件瓜棱腹注子,这批青瓷造形优美、釉色晶莹,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与观赏价值。

从遗址地层中采样所作的孢粉分析,遗址各个时期的植被环境和气候:崧泽文化时期,以常绿落叶混交林为主,气候暖湿。良渚文化时期,植被为以落叶树为主的针叶落叶混交林,气候温干。西周春秋时期,气候偏凉干或温干偏凉、唐宋及以后,转为温湿和暖湿气候。

1977年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地点。

四、金山坟遗址

位于青浦县蒸淀乡东团村,于60年代初文物普查时发现,遗址中心为一东西向长65米、宽15~20米、高约2米的不规则长条形土墩。相传为宋丞相何执中墓。

1985年12月10日~23日试掘,开探方11个,计121平方米,探明遗址分布在大蒸港的南北两岸,共约4万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墓葬2座、历代古井4座、灰坑18座,文物57件。

遗址文化层堆积大致有三层:上层是距今3000多年的商代马桥文化遗存,中层是距今4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遗存,下层是距今5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崧泽文化遗存。

主要出土物有:1号、4号宋代水井出土的葫芦籽、芜荽籽(香菜)、甜瓜籽及稻谷壳、木挂钩、陶球等,对宋代上海的农业栽培史及民俗风情,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2号战国水井出土姜黄釉泥质红胎双系陶罐1件。

5号商代灰坑出土双系方格纹凹底黑釉硬陶罐1件,是中国南方商代印纹陶器施黑釉的重要实例。

1号良渚文化小墓,人骨架明显有经火烧的迹象,出土1件方柱形兽面纹玉锥形器。

2号崧泽文化墓,出土器物型式与良渚文化接近,为研究崧泽文化向良渚文化演变提供了实物依据。

1977年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地点。

五、果园村遗址

位于青浦县东北部,凤溪镇果园村的北侧,沈家浜张家台桥的西侧农田下。1973年修筑北青公路时,出土了三角形带柄大石刀等石器,因而发现这一遗址。同年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进行清理发掘,在北青公路两侧发掘了60平方米,探明土层概况是:第一层黄色耕土层,第二层黑土层,都未见古代遗物,第三层青灰土层,包含少量新石器时代遗物,有大口折肩灰陶尊,T字形足夹砂陶鼎和黑衣灰陶簋等,第四层黑灰土层,有大量草木灰和古代遗物,出土了扁平三角形鼎足、镂孔豆、袋足鬶、柱足盉等陶器,以及穿孔石斧,有段石和石镰等。第四层以下为生土。

从青灰土和黑灰土两层出土遗物来看,都属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遗存。其年代据黑灰土层木炭所作的碳14测定,为距今4505±145年。

六、淀山湖遗址

位于青浦县西南的淀山湖中,在金泽、西岑、商塌三镇之间的湖底。1958年大炼钢铁,各地群众来此打捞湖底沉积的铁矿时发现。出土遗物195件,其中石器115件,陶片73件,其他7件。有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的穿孔石斧、有段石锛、石耘田器、石凿和黑衣灰陶陶片、扁平长方形陶鼎足等;有夏商时代马桥文化的长三角形石矛、石铲、有肩石斧及篮纹、叶脉纹、雷纹印纹陶片与圆锥形陶鼎足;有西周和秋战国时代吴越文化的曲折纹、回字纹、填线方格纹、大方格纹、米字纹、米筛纹等印纹硬陶陶片。此外尚有唐开元小平钱、宋崇宁当十钱和一些宋元时代的瓷片。

这一片湖底古遗址的发现,说明淀山湖的东南部,在距今700多年前还是陆地,以后逐渐变成湖区。

七、千步村遗址

位于青浦县东,崧泽村东南约2公里的千步村南面。1962年青浦县淡水养殖场在这一带开挖鱼塘,暴露出地下古代遗物,鱼塘壁面的迹象显示,文化层大体有二层,上层灰黄土层,内含曲折纹、回字纹、方格纹等周代的吴越文化几何印纹硬陶陶片。下层青灰色土,内含泥质灰黑陶和夹砂红陶陶片,其中有扁平长方形和三角形的鼎足等,为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层。此外在开挖鱼塘时,曾采集到有段石锛、三角形石刀和半月形石刀等夏商时代的马桥文化器物。

八、刘夏遗址

位于青浦县东,赵巷乡刘夏村北。1976年开挖淀浦河时发现。在河岸的断面上深约1.5米~2米处,暴露一层灰黑色的古文化层,其中包含灰烬、红烧土、动物残骨和古陶片。开河出土和采集的遗物有夏商时代马桥文化的叶脉纹圜底内凹硬陶罐,大方格纹灰陶瓿和鹿角锄形器。也有春秋战国时代的席纹、绳纹、回字纹、弦纹等硬陶片,以及原始瓷杯、碗和青铜刀等。

1977年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地点。

九、凌家角遗址

位于青浦县青浦镇西南约6公里,沈巷乡凌家角村。1978年开挖西大盈港,由于河道通过凌家角村,在河道两岸暴露古文化层发现这一遗址。古文化层的分布面积迤长约700多米,采集的遗物有西周吴越文化的曲折纹、叶脉纹、回字纹的硬陶瓿、罍等残器,有春秋战国的水波纹、米筛纹、填线方格纹、米字纹和小方格纹硬陶罐和坛的残片,以及原始瓷杯。还采集到不少汉代的绳纹瓦。是一处西周至汉代的文化遗址。

十、乐泉村遗址

位于青浦县西南,小蒸镇东北部,1960年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作考古调查时发现。在一片当地群众称为“台基”的高地上,采集到许多拍印米筛纹、波浪纹、网格纹和方格纹的印纹硬陶及釉陶陶片。是一处春秋战国时代的戚家墩类型的文化遗址。

十一、泖塔遗址

位于青浦县沈巷镇张马村西、泖河中的太阳岛上,1960年市文管会作考古调查时,在岛上泖塔的周围采集到米字纹和小方格纹等吴越文化的印纹陶片。1995年3月修缮泖塔时作试掘,在泖塔的东南24米处发现古文化层,地下土层概况是:第一层是从泖河中挖来的黄色淤泥土;第二层是黄褐土,包含大量砖块、碎石以及青花瓷片、韩瓶碎片和印纹陶片;第三层是青灰土,出土物与第二层近似,但数量较少;第四层是黑土,已距地表深120至175厘米,发现原始瓷杯残片和席纹、方格纹、麻布纹、填线方格纹等印纹陶片,均为春秋战国时代遗物;第五层是灰黑土,距地表深175至203厘米,包含篮纹、大方格纹、曲折纹等早期印纹陶片和1件有段石锛,具有夏商时代的马桥文化特征。从迹象来看,二、三层是一种湖水冲涮层;第五层下是自然土,已无古人的遗迹和遗物。泖塔旁发现马桥文化与春秋战国时代的吴越文化层,对于研究古代淀山湖的变化有重要作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金山县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