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情研究->--上海地方志->--1990年第二期->--

明代文学家陈子龙其人其墓

2005/12/30 9:58:46

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 方行

松江陈子龙(1608~1647)字卧子,为著名文学家、诗人。生平有崇高的民族气节。甲申以后,仍矢志抗清,于顺治四年(1647)在太湖聚兵举义,事败被执,在押解途中猝然投水死难,屋被抄,大量遗作被毁。清初文网森严,又遭禁忌,他生前虽与吴梅村、钱牧斋等齐名,在历史关键时刻,子龙不屈,吴、钱辈走了另一条道路,因而他的著作长期被锢。

子龙是名震朝野的“复社”的后期领袖,是荟才东南人文“几社”的创建者之一。两社既是学术团体,又是政治团体,向以民族气节相砥砺。当世言文章者,必称两社。称两社者,必推夏(允彝)、陈,而子龙的文名尤盛。松江当时有许多诗词名家,世称“云间派”,群推子龙为首席。该派的影响极为深远,南社诗人柳亚子曾有诗云:“生平私淑‘云间派’,除却《湘真》便《玉樊》”。《湘真》为陈作《湘真阁稿》,《玉樊》为江左少年陈子龙门人夏完淳所作的《玉樊堂集》,可见后人对该派之推崇。

满州贵族入主中原,明季奋起抵抗者极其悲壮激烈。当清军进逼松江、嘉定、金山各城,该地两社志士,或率众执戈,血战至死;或正气凛烈,从容赴义;或远走海岛,继续抗清;至于不及远走的,就或为缁衣,或为黄冠,亦有悬壶卖卜,隐耕田野的。子龙在太湖举兵之前,曾出家为僧,法名信衷,以袈裟为掩护,从事抗清活动。

乾隆年间,清政权统治已趋稳定,施展政治手法,追谥前明死难烈士,谥子龙为“忠裕”,从而才有人敢于编印其遗著。嘉庆初年,王昶等辑为《陈忠裕公全集》,可是遗落甚多。《全集》云云,非但名不副实,尚有诸多所谓违碍处,已被删去而留下了空白。由于时代的限制,子龙对明皇朝的认识欠清,并误称农民起义军为“寇”、“盗”,但从他的全部作品来讲,仍是瑕不掩瑜的解放以后。

子龙著作,有施蛰存教授等整理的《陈子龙诗集》(上海古籍出版社版);近有《陈子龙文集》(十二卷)文献本出版,此本特将上海博物馆所藏的陈子龙未刊手札、顾绣跋、佚诗拓片等制为图版(列入《上海文献丛书》,华东师大出版社版)。此外,在崇祯季年由陈子龙主编而刻印出版的有《皇明经世文编》五○八卷(中华书局影印);徐光启《农政全书》六十卷整理本(上海古籍出版社版);《皇明诗选》(夏完淳校)十三卷(此书流传极少,为很多藏家所未见);另有与徐孚远合撰的《史记测义》一二○卷。仅此一端,陈氏在文化上的贡献就功不可没,他为后人研究明史和明代文学史提供了大量重要史料。

朱东润教授致力于陈子龙学说的研究,谓他的一生可分为:名士——志士——斗士三个阶段(见《陈子龙及其时代》)。这个分析很精当。子龙从著名的学者进而为敢于牺牲的斗士,这就更令人钦仰。

陈子龙墓在松江广富林,断碑残碣,草荒芜,上海市政府于1987年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命上海文管会进行重修。当兹清明前夕,笔者与友好数人前往谒墓,见四周均已绿化,乾隆五十一年(1786)所勒的墓碑矗立墓前,建于乾隆年间的“沅江亭”,今照原貌重建,昔年此亭的命名,取自“华岳暮云来大鸟,沅江春草媵文鱼”之意,此为顺治四年三月子龙“会葬夏瑗公(允彝)”诗,是绝笔之作。为了便于前来谒墓者对墓主的了解,其旁有石刻陈子龙画像(据云间邦彦图)及顾廷龙同志撰并书的《陈子龙事略》,另有李一氓同志所书“明陈子龙墓”的墓门,庄严肃穆,一代伟人,长眠于此。我们步花冈石的台阶而上,在“沅江亭”里,默念《陈子龙文集》,对这位死节志士的文学家,益增钦佩。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