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情研究->--上海地方志->--2000年第二期->--

闸北的山庄、会馆(冯梅椿)

2005/12/27 16:10:07

冯梅椿

清康熙年间解除“海禁”后,上海和国内各地的海上贸易日渐繁荣。开初,一些已寓居上海的外地人为同乡的通信、病灾、死后安葬等事有所帮助,故而集资购买“坟地”,称为“谊园”。以后,为维护自身利益,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渴望得到同乡的援助,又在“谊园”的基础上兴建正式建筑,称为“会馆”或“公所”。上海开埠前,成立较早势力较大的有:1757年由来自福建泉州、漳州两府的泉漳会馆,1759年的潮州会馆,后因粤籍商人势力大增,发展到1812年的重建的潮州八邑会馆,1830年的山西会馆,1802年后的宁波“四明公所”等等。

在同乡会馆的各种活动中,“运棺”回乡是最高的慈善事业。同乡客死寄葬者,如果其家人不再回乡了,即需要运柩俱还。如汉口江西会馆,其门上写着“死在江西”。表明江西人如死在外地,同乡人把遗体运回故乡的愿望。既然这种愿望十分迫切,客死异乡的寄葬业便应运而生。这种愿望在其他会馆中也是如此。

闸北的山庄,会馆多建在上海开埠以后,时闸北地广人稀,地价便宜;租界万商云集,地价金贵;南市人口密集,发展困难。一些有眼光的客商把目光放在了闸北。如原建于新闸西南大王庙的广肇山庄(1872年由广州、肇庆两府抵沪同乡会广肇公所所建),因常受租界掣时,1900年迁移到闸北西南面,与苏州河一水之隔,今长寿路桥东面,占地7.7公顷。时广肇山庄延苏州

河北岸筑有一条小路运柩到新闸桥,定名为长安路,寓为葬者长久永安之意。可是实际上运回广东的人很少,一是路途遥远不方便;二是在异乡久了,故乡的观念逐渐淡簿了,遂把异乡当故乡。上海西区有个“万国公墓”,里面葬有许多外国人,也是这个缘故。1924年,因广肇山庄土地不敷使用,在今彭浦新村地区另辟广肇山庄,初占地20公顷,经逐年扩展,至上海解放初已占地66公顷,成为上海市最大的公墓之一。闸北还有一处规模较大的山庄为联谊山庄。1924年广东寓商林镒泉于当时宝山县彭浦乡购农田、荒地10余亩,建园造舍、营建私家坟地。园林树木葱茏,环境优美,称之为林家花园。后为粤商看中,由粤商联合会主办,定名为联谊山庄,并扩大范围与面积。墓穴除特等外,还分甲、乙、丙、丁4等。抗日战争前逝世的电影名伶阮玲玉和解放前牺牲的工运烈士梁仁达墓均为丁等。阮玲玉生前为谗言所害,死后没人敢出头认帐,她个人也没多少钱财,所以为“丁等”,梁仁达则是一贫如洗的穷店员。山庄内还葬有国民党政要潘公展及吴铁城父母之墓,当然他们的墓皆在甲等以上。山庄苍松翠柏,绿树成荫,形成公园布局,为上海市不收门票的公园式公墓。“文革”中,“红卫兵”、“造反派”进庄大破“四旧”,当地农民跟随哄掘墓穴,拆碑铺路,砍伐树木,山庄毁损殆尽。现在是共和新路上上海鼓风机厂、和新饭店、风华中学等单位所在地。此外还有一处上海人所熟知的普善山庄,和广肇、联谊山庄不同的是,普善山庄旨在办理义殓、义冢善举,不以同乡联谊为纽带,因此以“普善”命名。1914年由沪商王骏生、李谷卿等捐资构建,初以葬路毙幼尸为主,后扩展到马路上所有毙尸。后因业务扩大,设分庄于南市西门外斜桥,增置义冢地800亩于大场。“八·一三”期间曾日埋尸数万具。山庄后被日军炸毁,大场800亩义冢地被日军强制圈成大场军用飞机场。原地现为闸北十中校舍及闸北区检察院、法院所在地。

解放前,闸北会馆、公所居多。稍逊一些的有,建于1888年的锡金公所,由无锡、金匮两县抵沪同乡宣琴山、张雪梅、周舜卿、祝兰舫、荣秉之等捐资创办。取两县各一字命名,以联络乡谊,办理同乡公益及慈善事业为宗旨。并设分所与育婴堂路底。解放后改名上海市锡金殡仪馆,1966年底停办。现为上海油管厂厂址。“文革”中,挖防空洞时,曾在地底下起出多处棺材,我还记忆犹新。在今天目西路蕃瓜弄东北隅的海昌公所,为浙江海宁新昌抵沪同乡1902年所建,八一三战火被毁,现闸北区有一条海昌路,即为从公所所在地到苏州河边的一条运柩小道。湖州会馆,1912年由湖州帮巨商沈镛创建,沈镛又名沈联芳,是当时上海滩的大亨之一,时任闸北市政厅厅长,又任闸北慈善团总董,湖州同乡会会董,一二八事变时,沈在闸北的产业仓忙湖州会馆四厅及20余间殡舍全部日军炮火所毁。抗日战争期间,日伪曾要沈出任“上海特别市副市长”,未被接受。后避居英侨哈同花园内。1927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指挥部和上海总工会曾设在湖州会馆内,现该处已被市政府辟为纪念地。门前的会文路即为湖州会馆的名称而来。

此外还有延绪山庄、扬州公所、钱业会馆、江宁丙舍、闸北慈善团等等,都办理同乡落葬,掩埋路旁死尸的事务。

(作者单位系闸北区地方志办公室)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