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情研究->--上海地方志->--2013年第二期->--

万千资料今"存史","盛世修志"正逢时(陶俊)

2013/5/23 13:56:52

陶俊

 

“盛世修志”,国人皆知。社会主义新方志的首轮修志,就是在改革开放中起步,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不断升温,掀起热潮,并结出累累硕果。如今,全国已有省市县三级地方志和各类部门志、行业志、专志及地情书数以万计,可谓成就喜人。笔者身临其时,参加了编修《黄浦区志》、《黄浦区续志》、《上海通志》和《上海名街志》,目睹书成面世,现又参与《上海港澳台侨胞联络志》的编纂。就这样使一个修志者“退而不休”笔耕于志苑之中,转眼近20个春秋,依旧在小方格内滚爬。然而举目一览,全市不同的志书留下众多历史和现实的鲜活资料的记述,今非昔比。

修志实践,使笔者体悟到今天所处的时代与责任。要永远铭记改革开放成功实现的“伟大历史转折”,“使中华民族大踏步赶上时代前进潮流、迎来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就修志而言,从地方到全国,从区县到部门,无不融入其中,与时俱进。正是改革开放推动了方志事业发展,改革开放铸就志书拥有丰厚资源,改革开放更要求修志工作规范。

一、改革开放推动方志事业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推动了各项事业的发展。为了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全国修志机构应运而生,各地编纂地方志工作亦随之启动。初期,广大修志者汲取前人的传承,摸索渐行;1985年4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下达,使修志工作又有效地循序前进,蓬勃展开,人们年复一年,夜以继日为修志而忙碌。综观上海由县到区,从部门到行业,从专业到特色,一部又一部志书编成。改革开放30年间,先后有10部县志、12部区志、100多部部门志、行业志和名镇、名街志相继出版,还有许多府县乡村旧志重新整理开印。2005年12月,“集上海新方志大成”被史学家称为“存史宝典,资政佳构”的《上海通志》正式面世,宣告上海第一轮修志任务完成,启开上海第二轮修志序幕。

往事已过,温故知新。今天面对这一部部来之不易的各类志书,究其可贵之处就在于对史料的客观记述,为世人和后代留下了一批珍贵的文化财富。欲问上海的历史有多长?以现代考证发掘表明,从马家浜、崧泽文化类青浦崧泽遗址起算,距今有六千多年;以唐代天宝十载(751年)置华亭县起算,距今有一千三百多年;以元朝至元二十八年(1219年)元廷设上海县起算,距今有七百多年。欲问上海城墙的建与拆原因何在?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松江知府方廉纳邑人顾从礼筑城御倭之议,十月,全城吏民协力筑城,十二月竣工”。民国三年(1914年)为跟上时代适应形势之需,在民政总长李平书等人的发起下拆墙筑路。欲问上海最早的江海关及其变迁,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部分开放海禁初设海关于松江(今奉贤)漴阙,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移驻上海县城宝带门内。清同治三年(1864年)于原海关以北在外滩设“江海北关”,光绪十七年(1891年)于原址重建,民国十二年(1923年)新建今江关海大楼。一位好奇的青年发问:长街为什么叫马路?早年大马路(南京路)是否走过马?史料记载大马路确实由走马而得名。上海(1843年)开埠后,从黄浦滩(外滩)到跑马场“人民常见遛马骑士疾驰而去,巡逻骑队缓缓而行,兜风马车悠然而过”,既是走马的路当然比一般的到小道宽畅,人称大马路,显然这里的“大”还含有“阿大”之意,于是在它的南面便有了二马路(九江路)、三马路(汉口路)、四马路(福州路)、五马路(广东路)之称。即使已成繁华街市,当年的马车往来常有。当笔者撰写有关大马路文稿时,修志好友顾炳权特赠《上海洋场竹枝词》给予佐证。在这些词中就记述了马路上过往的各式马车,有“满街尘土屡飞扬,驾马拖车洒水忙”的洒水马车;有“阅时泥水满阴沟,备马拖车运入舟”的拖泥水马车;有“街前垃圾屡盈堆,……也是马车装载去”的拖垃圾马车;有“公司送物大车多,高阔如仓两马拖”的运货马车;有“四轮双马制高车,……沿街收送到人家”的邮局信件马车;还有“如飞救火马车来,一路铃声尽让开”的救火马车。可见人称“马路”言之实在,“车水马龙”并非虚言。

志书“博观约取”。修志者们“辞严事核,质而有文”记下了不同时代、不同方面、不同地点出现新生的物、创建的业和发生具有影响的事,及其代表性的人,这就有助于人们不至于遗忘,记住历史。诸如:19世纪90年代,当黄浦滩外国金融机构兴起,从事洋务活动的盛宣怀奏请清政府成立国人自办的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光绪二十三年四月二十五日(1897年5月26日)在外滩6号(后迁7号)开业。20世纪初,清宣统元年正月十一日(1909年2月1日),世界麻醉毒品史上第一次国际性多边会议“万国禁烟会”在上海汇中饭店(今和平饭店南楼)召开。1917年10月,澳大利亚华侨马应彪在上海南京路建造全国第一座大型综合性的先施公司开业,它经营环球百货,打破了原有的中国传统经营模式,集“购物、餐饮、住宿、文化娱乐”于一体,为世人惊叹。翌年,澳大利亚华侨郭乐、郭泉兄弟携手在先施的对面建永安公司,气派更为显赫。20世纪20年代中,1925年5月,上海南京路上发生举世震惊的“五卅惨案”,由此掀起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五卅运动”。20世纪30年代,1934年8月,由金城、盐业、中南、大陆四家银行联合组建的“四行储蓄会”投资、由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设计、由陶馥记营造厂中标承建施工的国际饭店竣工。这座24层楼大厦时称“远东第一楼”的建成,赢得人们赞颂,称:中国人造了“争气楼”。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残酷地把中国人民推入灾难深渊,八一三战争爆发,上海近郊、闸北、虹口、江湾、杨树浦、南市等处在战火中一片瓦砾,众多市民无辜死于战火,无数家庭流离失所,数以万计扶老携幼的难民拥入租界,露宿街头,凄惨万状。据工部局年报,在公共租界的马路上的无主死尸,1937年20746具,1939年110173具。而谢晋元团副率领一营官兵,在闸北光复路四行仓库孤军坚守,英勇抗敌的壮举,深得市民崇爱,人们高歌“八百壮士”。史实留下了血泪控诉和中华民族的尊严。进入40年代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1947年,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在上海公映引起社会轰动,连映3个多月,观众达70余万人次,创下空前的国产片票房记录。1948年8月,国民党政府宣布“币制改革”发行金元券,10月上海市场出现“抢购狂潮”,商店商品被抢购一空,南京路四大公司无货可售,报纸载文“四大皆空”。

上海解放了,人们不会忘记这难忘的时日。1949年5月25日,人民解放军进入苏州河南面上海市区。入夜,露宿街头不扰民,深受广大市民称赞!28日宣布上海解放。50年代初,昔日跑马厅改建成人民公园和人民广场,广大市民为之欢呼,扶老携幼争向游园观光。1956年全行业公司合营,“四大公司”之首的永安公司总经理郭琳爽“演戏迎合营”,并与职工一起庆贺对私营工商业和平改造胜利。1958年“大跃进”,街头巷尾出现众多“小高炉”,“全民炼钢”造成社会大浪费,虽然许多弄堂大铁门被拆除炼钢,但社会风气纯正。进入60年代,初期为克服自然灾害所面临困难,城市掀起“养猪热”,上海许多单位食堂设法养猪,提出“肉食品自给”。1963年8月1日,毛泽东主席为南京路上好八连题写《八连颂》发表。各条战线学习好八连“拒腐蚀,永不沾”,开展“民学军和军爱民”活动,“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就在这50、60年代中,工业战线开展技术革新,自力更生,排除万难,出现许多新成就。诸如造出万吨轮、万吨水压机,制造出高压电桥、无缝钢管,造出上海牌汽车、上海手表、照相机等,尽管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很有差距,但一时也使国人振奋。1966年中,“文化大革命”开始,给各条战线带来了灾害,如在“扫四旧”中,位于上海市中心的黄浦区,2328家商店竟有2166家招牌被“砸”和拆除,店号被更名。一些著名老字号如新雅改为“红旗”、杏花楼改为“红心”、三阳改为“向阳”、王开改为“风华”、亨达利改为“长城”、亨得利改为“长江”、邵万生改为“兰考”、宝大祥改为“解放”。在这更名声中文化单位更为迅猛,就连和平电影院的“和平”也未能幸免,同样在“横扫”之中被改成“战斗电影院”,屋顶上方和平鸽立体模型被拆毁。

所有这些史事的记述,无论是“古”还是“今”,历史是一面镜子,诚可给人知史明理,鉴往开来。

二、改革开放铸就志书有丰厚资源

编志之道,贵在资料。当代修志欲使其“事丰”和有效地开发利用,势必与改革开放相连。今天,全国各地所以能把新方志的编修、旧方志的整理,列入计划并见于行动。无不与改革开放有关,是思想解放的推进。改革开放,使人们对新事物的创建,竭尽全力;思想解放,又使人们对旧事物的探索,缜密细心。人们知道,志书记述历史的发展轨迹总是“见于事,证于物”,由古到今;鉴证中华文明的传承,又必然蕴含在事物发展之中。若使其资料可信,更需要在这些史事发生进程中,或事物形成进程中系上有关的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人。回顾上海修志,面对一个地处开放型的国际大都市,记述它的过往历史与现状,很自然地涉及到海内外方方面面,所以上海诸多志书在述事、记物、传人中“兼收中外、通合古今”,“海纳百川、涵盖百科”,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生的事,新创的业、新建的物层出不穷,面广义深,有的还会引人追思,无疑为新一轮修志提供了丰厚资源。

抚今回眸,记忆犹新。若谈修志自感“后来”,本人1990年春,开始加入修志队伍;若论著文自感“后进”,为修志撰稿往往是由他人督促与提醒,显得被动。然而所幸的是,笔者投身修志实践、或略有修志文论,均在这改革开放的进程中;而所记史事也反映出改革开放的内容,留下了众多事物变化的实情。对于这些,笔者身临其境感触更深。今黄浦区域内变化中的众多实例,既反映上海改革开放的历程,也是上海巨变的一个缩影。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人们锐意进取,进行改革开放的实践,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难忘的场景。多年未见的“老字号”回来了,全区60户有特色的名店如新雅、杏花楼、宝大祥、蔡同德、邵万生、吴良材等率先恢复原名,久别重逢,市民亲近。多年未见的“股市”又有了,1987年12月,全市商业系统第一家豫园商城股份公司成立,豫园股票入市;接着1988年8月,新世界又在南京路上股份制率先试行。多年未闻的广告声响起来了,1990年初,上海精品商厦开业,随即传来“叩开名流之门,共度锦绣人生”。那“老庙黄金,给你带来好运气”,那培罗蒙“半个多世纪的骄傲”,那恒源祥的“羊、羊、羊”,那“十里南京路,一个新世界”等广告语声声入耳,传遍千家万户。多年未亮的霓虹灯亮起来了,入夜,不仅商街如昼,老庙迎辉,而众多的夜市也为市民生活添彩。由此可见,走过的30年,处处都在变。其深刻的变化体现在各方,随处可见。回眸者,看也!如果以志鉴资料为引领,到现实中一览,更能体悟到改革开放给上海带来的巨变。

1. 看“城市名片”,展示上海魅力。外滩是上海城市近代化的起点,是东西方文化交汇凸显之地,历史留下了集聚中外金融贸易机构的一幢幢楼宇,人称“万国建筑博览”。如今在新光源照耀下,群楼尽染,各显风姿,引来国内外各方人士的关注和四面八方一批又一批游客到此赏景观光。1989年和1994年市人民政府两次公布批准,外滩23幢大楼为优秀近代建筑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11月20日,国务院公布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上海外滩建筑群,包括外白渡桥、百老汇大厦(今上海大厦)等建筑名列其中,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不只是一楼一厦而是外滩整体一群。可见它是在不变之中发生了巨变。尽管楼宇依旧,但它的文化品位大大提升,其范围之广,文化含量之丰,景观价值之高,堪称沪上一绝。进入21世纪的今日外滩,既留住了历史文脉,又辉映出时代风光,更传递着特有的、立体的“上海城市名片”。修志者不会忘记,《黄浦区志》曾记下中国银行“大门上方饰有孔子周游列国石雕(现已毁)”。对此有人叹息,认为难以再现了。而大多市民不知,或者已被遗忘。2007年负责保护修缮装饰工程的专家章明及其团队,通过反复查证,发现了这幅浮雕还存在,于是设法剥离了覆盖物,终于使这幅表述“财富源于劳动,金融基于士工”和传播“富民强国”寓意的“孔子周游列国”浮雕重现。今天,人们置身外滩,不仅能从“万国建筑博览”中领略近代上海东西方文化交汇的风貌,启人追溯上海滩历史,给人“以史为鉴”;亦可隔江眺望陆家嘴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等雄伟建筑画面,一览开发开放浦东所创建出崭新的现代“上海城市名片”。两张名片在黄浦江两岸生辉,正是改革开放成果的一种体现,是改革开放给这座城市增添了新景点,带来了新魅力。

2. 看“第一商街”,彰显“海纳百川”。南京路素有“中华商业第一街”之称,时代的发展,总是与时俱进。改革开放不仅催人奋发向前,也促进商街不断更新。在改革开放进程中,从最初的“重振南京路,恢复老字号”,到南京路“十大工程”改建,进而市区联手发扬名店经营特色,推出“优质服务,顾客至上”,强化软件建设,使“黄金地段”产生黄金效应,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前夕,9月20日夜,南京路步行街揭牌,这条“车水马龙”的大马路由此变成了闻名于世的步行街。开街之夜,人如潮涌,南京路步行街突破100万人次。开街后,步行街日最高人流量曾达到300万人次。当时《文汇报》以《“中华第一街”告别车水马龙》为题,称赞“南京路转变还是独特的”。报道这条大马路“从20世纪初人们向往的、不可替代的购物天堂;在新世纪即将来临,众多商业街区林立于这个都市的今天,它又率先求变。创造细腻而有人情味的城市空间。从纯粹商业街格局里脱胎而出,成为功能更多样,内涵更加丰富的都市中心大道”。此时的《解放日报》特用《再造生机和活力》醒目标题,称它是“时尚与潮流在这里涌动”,“南京路将再次成为中国零售商店的信息中心”。文中说“这条街全长1033米,路幅最宽28米,名特商店林立,世界名品荟萃。它,堪称世界上最大的步行街之一”。

南京路“黄金宝地”。人们很难想象,当有的企业在这里每平方米每年要创利税近万元,就在这步行街建设中拆除了营业用房,反而腾出8800平方米土地“让绿”,建造世纪广场。现实给今天漫步在这里的人们体悟到步行街建设“以人为本”的理念。南京路步行街,在街心有《逛街》、《三口之家》和《母子俩》雕塑,不仅形象地充满当代家庭的温馨,也反映出当今社会的和谐与至爱。1999年12月31日夜,世纪广场就举办了“撞响世纪元钟,祝福祖国昌盛”大型文化艺术活动。由此,这商旅文相连与展示已成为一道独特的都市风景线。就在这南京路步行街世纪广场上,曾有过来自荷兰“飞利浦长号”交流演出,来自德国“黑森林金色乐团”52位音乐家身着德国传统民族服饰,化妆参加“周周演”,来自美国南加州大学275名本科生及研究生组成的“特洛伊之神”吹奏乐团载歌载舞行进在步行街,来自墨西哥的表演团体到步行街巡游,来自韩国传统饮食文化节在此展出、示范和表演。在世纪广场上,曾举办过市青少年电子琴艺术沙龙,举办“魅力永存——南京路步行街开街2周年”庆典,举办上海旅游节万人狂欢之夜,举办中外经典合唱作品音乐会,举办庆祝申博成功1周年文艺晚会,以及举办全国性的沙滩排球锦标赛、“茵宝杯”5人足球赛等各类体育活动。而各商家的“商文结缘”开展的诸如2001年“春日霓裳曲”营销活动,沪上首次大规模户外车展和中外轿车文化艺术展;2002年“骏逸欢腾迎新春”营销活动;2004年“最美南京路”为主题的“五一”营销活动;2005年街庆系列活动“金秋刷卡购物节“;2006年“情人节老凤祥浪漫之夜”等,可谓丰富多彩,人气旺盛。

今天,当人们在南京路步行街漫步,给人的感觉:它充满时代气息,又饱含历史文传。一些海外老华侨到此似曾相识,它是“南京路”,原有的“四大公司”建筑保留完好,其所形成的商街风貌依稀可见,它见证了大马路风风雨雨的历史。但这又不是原来的南京路,在宽阔的街心中的世纪广场“怡红快绿”生机盎然,那超大型的电子屏幕在蓝天下显像,传递信息;那地面音乐喷泉飞舞,奏出温馨的乐章。这一切,无不透着新时代的气韵,展示出现代都市的进步与繁华。然而,就在这里你还可触摸到仿古的青铜器“世纪元钟”与“东方宝鼎”。这里是汇聚人流的街,也是广纳百川的“海”。

3. 看豫园商城,呈现古韵新风。老城隍庙豫园地区“老上海”皆知,那里有庙、有园、有小商品市场,现已成为豫园商业旅游区。这个旅游区融观光、购物、美食和休闲于一体,以老城厢人文景观、明清建筑和传统街市为特色。今天所以能引人入胜,正是改革开放才使这老庙旧地古韵生辉。1992年5月,豫园商场和饮食、烟糖、果品、服务、药材等行业以及集管局等企业,组建成跨地区、跨部门、跨行业的上海旅游商城股份公司。公司成立后,为豫园商城发展,开始大规模改造建设。将明清建筑现代商业有机结合起来,新建了豫园商厦、天裕楼、悦宾楼、和平楼、华宝楼、皕灵楼、景容楼等7幢商业楼宇,1994年9月全面竣工。综观群楼,飞檐翘角、黛瓦朱栏,明清建筑风格尽显,为上海仿古建筑之最。楼群外形古朴典雅,内部设施则现代化。构成了传统与现代化的巧妙结合,“外古内洋”。从而使这个延续数百年之久,素有“小商品王国”和“小吃王国”之称的老城隍庙市场,得以“脱胎换骨”的改造。由于大型的仿古商业楼群,精心改造,与场区内原有的建筑浑然一体,更具民族特色,成为富有吸引力的上海特有的旅游购物中心。1995年4月,在市建委、市旅游局、上海电视台和《解放日报》社等组织的“90年代上海十大新景观”评选活动中,豫园商城荣列金榜,成为上海三年大变样的一个缩影。

豫园商城的改造建设,既使旧地更新,也为商业扩展创造了条件。改建后新增建筑总量4.5万平方米,营业面积比原来增加20倍,前程广阔。在此经营的各类小商品多达3万余种。人们到此观光品味,无不增添休闲乐趣,感到都市游览中的宽松与自然。特别是1995年以来商旅文结合开展的各类文化活动,如新春民俗艺术灯会、春季庙会、秋季庙会、湖心亭150周年庆典、老城隍庙梨膏糖150周年华诞系列活动等,应时、应景,更吸引众多游人前往。有些活动不仅自办还与其他城市联办。进入新世纪,2001年春季庙会,一改往日设摊塔棚的模式,以“绿水、休闲、快乐、参与”为主题,开展咖啡文化、茶文化、快乐动手吧、民俗风情叫卖表演、“钻石秀”中国古玩文化交流展、扇文化节等活动。2005年9月,在举办上海五香豆70周年庆典前夕,竟然凭借小豆豆,做起大文章。豫园商城老城隍庙食品公司与市商业经济学会共同组织“上海五香豆的启示——上海品牌发展战略研讨会”。就如何导入国际元素激活民族品牌,提升传统食品综合创新能力的课题进行了探讨。可见这些活动内容,既含有深意,又贴近民情。尽管年年有,但觉得时时新。

豫园地区有着历史的魅力,也挥发出黄金珠宝的华光。老庙黄金1992年销售额仅为2亿元,利润714万元。10年进发,2001年销售额达13.65亿元,利润增至2535万元。2005年4月29日,上海国际收拾时尚节在豫园九曲桥广场开幕,中国黄金协会会长成为辅民宣传命名豫园商城为“中国黄金珠宝第一城”,授予铭牌与证书。2006年1月,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亚一金店的“亚一”为“中国驰名商标”,该年9月,亚洲国际名优品牌认证监督管理中心、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及《中华工商报》等在香港联合发布“首届亚洲名牌榜”,老庙黄金以快速发展的经营业绩和良好的企业信誉,获“亚洲500最具品牌价值奖”,授予铭牌与证书。然而,今日老庙不仅是游览之点、美味之处、文化之旅,也是黄金之地。

4. 看“0公里处”巨变,寓意深远。上海“0公里处”位于人民广场,在人民大道上有一块碑镌刻着“上海市公路里程起点零”,表明此处是上海城市中心。由此人们把人民广场比作“上海的心脏”。20世纪50~70年代,人民广场是集会的场所,是上海政治、社会活动的“大舞台”,留下了它在不同年代载有各类不同活动的史事长卷。而改革开放又使它发生了历史性巨变。1994年9月,人民广场绿化综合改建工程竣工,建成上海中心城区“都市绿肺”,成为广大市民生活休闲之地。1995年9月,3000羽和平鸽落户人民广场,国庆放飞,从此和平鸽常年在广场与游人亲近交往,这在上海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当年的报纸就刊登了《洁白的羽毛寓深情》,称“上海广场没有和平鸽的历史将划上句号”,“让上海市民享受到广场和平宁静的氛围”。1996年10月底,上海博物馆全面竣工,启开“国之瑰宝”在此展示。1998年8月,上海大剧院建成,又迎来中外文化名团到此展演献艺,成为世界级艺术作品展示的平台、国际性艺术活动交流的平台和公益艺术教育推广的平台。2000年2月,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建成,向公众开放,给世人到这里观展,了解上海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黄浦区志》曾记下了这段史事。这些年来,人民广场中的各类场馆,按照各自的功能,展演出海内外诸多种类不同的历史珍品和现代精品,使古今中外文化在这里融汇、闪光,体现出上海城市的胸怀。在这里各显其能把艺术性、知识性、资料性和时代性集于一地,博大精深,给人们共享。综观这些建筑物又以各自的造型婷立于广场之中,如“天圆地方”的博物馆、晶莹剔透的大剧院、新颖别致的展示馆,以及旧楼出新的美术馆,无不显现出沪上文化建筑的经典佳作于一地交融,和谐相处,展现出改革开放的上海形象。上海城市长美了!看地,上海绿化覆盖面,从1978年的8.2%增加到2007年的37.6%。你在人民广场便可体悟,这里是广场,如今是“绿肺”。望高空,1978年到2007年上海建造6亿多平方米的建筑,约1.4亿平方米左右是公共建筑,极大地改变了城市面貌,一览高层建筑顶端,可谓千姿百态、争奇斗艳。上海城市长高了!改革开放前上海的高度是1934年建造的国际饭店,时称“远东第一楼”,全楼24层(地面22层,地下2层),83.8米高度,当时这个高度为全国之最。1959年2月16日夜,郭沫若在上海雨中登国际大厦挥毫写下:“国际高楼廿四层,披襟俯瞰万家灯”,“雨中蹑上最高楼,伸手摩云摘斗牛”的诗句,这个“最高”度在改革开放的80年代被打破了。1982年上海电信大楼建成,号称27层(地面24层,地下3层),高度131米。进入90年代,金茂大厦在浦东陆家嘴雄起,耸立于黄浦江畔,88层,420.5米高。如果人们到观光厅俯瞰上海,亦身处340米高。如今,国际饭店周边,已高楼林立,这幢雄踞全市之首半个多世纪的“第一楼”,现已显得平常的身高了。然而它却与众不同,留下了历史的记忆,留住了上海城市的文脉。

“有比较才能有鉴别”。纵览这里的变化,令人启思。从昔日的跑马厅到人民广场,从集会的场所到都市绿肺,从平面的场地到中西方文化兼融的现代化院馆汇聚,眼前的现实展现出一幅立体画卷。可见其变化之大。如果再从当年静态的和平鸽标识到“文化大革命”和平电影院改为“战斗”被拆除,到今日和平电影院正名,到几千羽真的和平鸽在人民广场落户,与市民亲近,人鸟和谐相处,人与环境融入和谐之中,显现出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勃勃生机和事物的发展。这不仅是物质的,更体现精神的,这是多么凸显的巨变啊!现在的人民广场,已成为广大市民晨练和闲遐休憩佳境,当人们漫步其间,有物可见,有景可赏,且寓史其中,诚可给人从中了解上海,进而认识中国。

三、改革开放要求修志工作规范

编纂地方志,是中国独有的延续两千多年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在第一轮修志结束第二轮修志普遍展开之时,2006年5月1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第467号国务院令公布了《地方志工作条例》。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在关于学习贯彻《地方志工作条例》的通知中,称它“是方志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条例》为“实现依法修志”提出了行政法规,修志“必须遵守”。

学习《条例》,按《条例》依法修志,是每一个编修人员必须遵循的守则。全《条例》22条,有11处标明“应当”,笔者觉得前两个“应当”尤为重要。其第一个“应当”,就是“应当加强对本行政区域地方志工作的领导。地方志工作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这就对修志工作有了可靠的保证。而第二个“应当”,就是对编纂地方志“应当做到存真求实,确保质量,全面、客观地记述本行政区域的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显然这是对修志者的明确规定,“应当做到”。在入志资料上“存真”,在志书资料内容上“求实”,在编修方法上是“记述”,在记述的要求上“全面、客观”。“全面”防止“片面”,“客观”防止“主观”臆断。《条例》明确指出志书的性质,“志书”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就告诉人们地方志是“记述”的“资料性文献”,有别于其他文献。志书是把历史与现状存在的事物“全面、客观地记述”下来的系统资料,可信,可用。所以古人称之为“志属信史”。由此使笔者体悟到要做到“存真求实”,就必须坚持“记述”,信守“述而不作”。这是因为修志在于“记述”,《条例》明文规定是“记述”,不是“论述”。既然志书是“记述”的资料性文献,修志就应当坚守。有同志出于好心,唯恐记事不全、不准,不能反映事物发展轨迹,提出应“述而有论”。笔者以为欠妥。须知要“存真”不可有“作”,要“求实”避免虚“论”。前人的“纪事从实”,“据事直书、善恶自见”,“良史以实录其书为贵”等语,不失为修志者的“金玉良言”。今天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运用“述而不作”或“述而不论”,这是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一种体现。从第一轮修志看,并不是所有志书因“述而不作”而造成了罗列史料,机械地编排;而有些问题出现,是在“详”与“略”、“粗”与“细”的把握上不当,致使该详的未详,该略的未略;有的未记完整的是在所谓“宜粗不宜细”中造成了遗缺或不系统,对于这些应吸取教训。综览上海区志、县志,大都还是能寓褒贬于记实之中,寓观点于史料之中,用资料说话。现在看来,要做到“存真”,切忌记事中的“添加剂”。胡乔木同志说“客观的历史就是客观的历史,不需要在地方志里画蛇添足地加以评论。地方志不是评论历史的书,不是史论。多余的话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反而为地方志减色”。因此要确保志书的质量,务必在记述上下功夫。修志贵在记述,功在记述,还得精于记述。入志资料一定要留住资料的精华,对记述事物的提法、时间、地点、人名和数据要精准,文词要精炼。总之要实事求是,精益求精。

改革开放30年,祖国成就谱新篇。回眸修志事业发展,同样令人难忘。在进入第二轮修志之时,喜逢《地方志工作条例》贯彻,作为一名老修志者,冀望市志办在第一轮修志基础上,认真总结经验,巩固第一轮修志成果,规范修志工作,带领全市修志人员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严格执行《条例》,“存真求实”,全面、客观、系统地编纂各类志书。多出精品良志,为科学、合理地开发地方志,发挥志书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再创佳绩。

(作者单位:上海市黄浦区地方志办公室)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