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十二章 蔬菜计划 2007/4/11 15:37:45

概述

解放前和解放初期,上海蔬菜产销是无计划的。直到1955年基本完成对私营蔬菜地货行的社会主义改造和个体农民、个体摊贩走上合作化道路后,市郊区供销合作社蔬菜经营部门才开始对农业社提出蔬菜要货计划。

1956年初上海市蔬菜公司成立,蔬菜批发业务由国营商业统一经营,才正式有了全面的产销计划安排。市公司提出的年度分品种要货计划,已占上市总量86%,并以预购合同形式,要求农业部门安排菜田面积和播种计划,按时上市。当时,还没有把菜田纳入指令性计划,也没有统一下达播种计划,对零售部门也没有分配计划,因此,生产和零售部门在种植和采购上均有较大的余地。

1958年“大跃进”及随后三年困难时期,蔬菜供应紧张。市委、市人委对蔬菜产销实行了高度集中的统一管理。菜田面积从1957年19万亩逐步扩大到43万亩,蔬菜全部由国家统购包销。从这开始,蔬菜产销计划完全由市统一下达,菜田面积和“三播”(春播、秋播、冬播)计划,以及上市和分配计划,完全属指令性的。

1962年蔬菜、副食品产销形势好转,菜田面积压缩到18.l万亩,生产计划根据“产稍大于需”的原则安排。市里下达“三播”主要品种种植计划时,还留有约15%的余地,由生产队自行安排一些花色品种。菜场在由批发部门计划分配数量时,对品种和质量也可有一定的选择。蔬菜计划恢复了“大计划、小自由”的体制,蔬菜价格也实行“大管小活”,还一度恢复过集市贸易。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蔬菜产销再一次排斥市场调节的作用,推行了“三固定”模式,把一定范围内的种植自由和上市自由,作为资本主义倾向来批判。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蔬菜工作贯彻“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原则,上海蔬菜供应由单一的计划渠道,逐步变为多渠道流通,价值规律的作用有了一定发挥。但国家对常年菜田面积和主要品种的种植计划、上市计划的下达仍然是指令性的。

1985年,蔬菜产销实行“大管小活”、“管八放二”的形式,在蔬菜计划管理上形成了指令性计划与指导性计划相结合。对菜田面积实行指令性计划,但对占蔬菜上市总量80%的主要品种种植则实行了指导性计划,农商以合同定购形式相衔接。占20%的花色品种种植可由生产队自行安排,自由上市,实行一定幅度内的浮动价。1988年,各郊县购销站普遍建立了交易市场,实行“双轨分流”,即除合同定购的品种需到购销站交售外,放开的品种可上交易市场自由成交。

1991年11月,上海蔬菜产销实行放开经营、放开价格,但政府在宏观上仍予以调控,蔬菜面积还是有计划安排。同时在财政上仍对经营蔬菜给予必要的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