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七章 蔬菜零售 2007/3/27 15:17:24

概述

上海蔬菜零售的主渠道是国营和合作菜场。长期来其供应量和经营额比重占95%左右。

解放前夕,上海约有20O多个菜场。当时摊贩都是个体经营者,菜场只是各个自负盈亏的摊贩集中营业的场所。1954年,市区有菜场250个。经过所有制改造,1956年摊贩组织联营小组(简称“小合作”),1958年又实行全场统负盈亏(简称“大合作”)。菜场成为独立经营的实体,成为荤素综合经营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摊贩成为合作菜场的成员,蔬菜由菜场蔬菜行业大组(下设营业组)统一经营。通过整顿,流动摊贩全部被输送安置,菜场裁并改组后共有212个,蔬菜副食品开始由单一渠道供应。

1958年“大跃进”后的三年困难时期,蔬菜副食品供应十分紧张。为合理分配,保证市民基本需要,1960年6月起实行划片定点、凭证对口计划供应。为此,以街道建立116个中心菜场,规模较小的自然菜场作为分场,还增设了400多个里弄供应点,零售网点总数达700余个,后又发展到900多个。1962年下半年起,蔬菜副食品供应形势好转,一批里弄供应点陆续撤销,1963年网点减少到545个,菜场也由各区商业局归口市蔬菜公司管理。

1963年前后,上海组建了10余个国营菜场。这些菜场大部分是50年代建工人新村时配套的新村菜场或国营副食品商店,在成立中心菜场时与合作菜场统一核算,财产不分,人员混岗。经过所有制清理,再经过裁并组合,扩建迁建,部分便改组为国营菜场,与合作菜场一起成为计划渠道的组成部分。

50年代初,菜场供应的蔬菜日均在1000~1400吨。“大跃进”后,日均供应量达2000余吨。1961和1962年日均供应3000~3600吨,人均每天供应0.47~0.58公斤,是历史上吃菜水平的最高点。当时,蔬菜已从进场交易、自由选购实行统购包销,计划上市、计划分配、计划供应,菜场缺乏经营自主权。1965年起,合作菜场蔬菜零售亏损每年已达100~200万元,靠“以荤养素”维持经营。

“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中心菜场稳定在150个左右,供应网点有500余个。为有利于副食品市场供应,调节淡旺,70年代起市区公司已开始为菜场筹建小冷库,配备机动货运车。在蔬菜零售供应上,日均供应在2300~2500吨,保持人均每天0.40公斤的吃菜水平,但淡旺矛盾突出。品种单调,质量下降,经营继续亏损,1970年和1972年最高达700~800万元。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集市贸易的恢复和发展,知青菜场的兴办,稍晚又出现了一批农办菜场,蔬菜副食品零售单一计划渠道的模式被打破,开放性、多渠道供应的格局形成,国营和合作菜场面临重大的挑战。为了充分发挥菜场的主渠道作用,主管部门和专业公司开始对菜场松绑扩权,菜场也对分配制度、经营机制和管理体制等进行一系列改革,合作菜场逐步摆脱1958年以来长期形成的“二国营”模式,恢复集体所有制的性质。在蔬菜经营上,1979年起,贯彻“亏批不亏零”的原则,扩大批零差率,蔬菜零售经营帐面上开始出现盈利。

1985年6月,市政府召开副食品零售工作会议后,采取了包括减税、免税等多种优惠扶持政策,同时,为了适应改革开放的形势,加快了菜场改造和设备更新的步伐。包括室内菜场改建为商场,新建工房要配套建菜场,露天菜场搭环棚,有条件的进室内,以及大量购置和更新卡车,扩大冷库容量,添置电子秤、冷冻柜等。

到1990年,通过新建、改建和划细划小,全市有独立核算菜场224个,其中国营菜场15个,供应网点共511个。已有67个菜场进行了改造,陕北、八仙桥等37个菜场已成为商场化、商品包装化、设备现代化、计量电子化、经营“大副食”(增加经营糖酒南北货罐头等)和全日制供应的新颖副食品商场。有的还在场内开辟“自选商场”小区;有30个马路菜场或进入室内、或改造成商亭式菜场。菜场各类设施进一步配套,货运卡车已增加到1000多辆,小冷库发展到400多座,电子秤1.1万多台,购置了500多只冷冻柜,零售菜场购物环境改善,商品供应丰富。

在蔬菜供应上,主渠道比重逐年下降,从80年代初占整个供应量比重的95%,1990年下降到64.3%;集市贸易供应量比重逐年上升,1981年占4.8%,1990年已占35.7%。80年代,合作菜场蔬菜经营利润每年在300~400万元上下,最高的年份达700万元。由于蔬菜行业人员多,开支大,支付各项费用后,仍“明盈实亏”,1990年盈利又下降到47万元,蔬菜零售经营没有从根本上摆脱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