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章 蔬菜商业历史沿革 2007/3/26 15:16:59

概述

自有商品交换以来,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上海蔬菜购销的基本形式是集市贸易。

蔬菜批发商业的出现迟于集市贸易。它是在大的城镇建立,商品经济发展,蔬菜生产与零售需借助于批发作为中介时才产生的。约在清道光中期(1840年鸦片战争后),上海县城开始有代客说合交易的蔬菜地货牙行出现。随着上海的开埠,至道光末年(1850年),在现在的南市区大东门创办了第一家蔬菜地货行唐恒泰号。以后,沿黄浦江小东门一带,蔬菜地货行逐步发展。光绪十四年(1888年),水果地货业已有了同业公所“时行堂”。20世纪初,在租界境内的苏州河沿岸(今乍浦路桥到新闸桥一线),也陆续开办了一些蔬菜地货行。老闸桥一带的行家,建立蔬菜地货业同业公所“广厚堂”。到民国3年(1914年),全市蔬菜地货行已发展到58家。

民国26年(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华,上海沦陷。日军为保证军需,于民国29~30年(1940~1941年)分别在西藏路桥堍和小东门中山南路圈地,建立了伪“上海特别市中央市场”。北区为一分场,南区为二分场,强行把蔬菜地货行迁入场内营业,由此,上海出现了两个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当时日军实行封锁,物资流通困难,全国各地生产的蔬菜难以进入上海出售,使郊区地货行有了较大发展。到民国32年(1943年),市区有地货行170余家,郊区有70余家。抗战胜利,国民政府接管了伪中央市场,改为农产市场。后又移交商人主办,组建了上海蔬菜地货业运销联营商场,北市场为一商场,南市场为二商场,各选理监事会,下设管理处。与此相适应,北南两场分别组建了地货业同业公会和蔬菜业同业公会。商场和公会均由行家头面人物和一些流氓、“菜霸”操纵,直到上海解放。

上海菜场出现于19世纪中叶。清同治三年(1864年),在法租界洋泾浜南岸菜市街附近(今宁海东路东端一带),有外国商人仿西欧做法搭棚办起了上海第一家菜场——中央菜场。清同治九年(1880年)前后,在当时盆汤弄(今南京东路山西路)一带办起了东荒场和西荒场菜场(也有人称为南京路菜场)。20世纪初,又出现了太和街、唐家湾和哈同路(今安义路)等木瓦和铅皮棚结构的室内菜场,但蔬菜交易仍主要依靠集市贸易。20世纪20年代后,随着租界畸形繁荣,当局陆续在闹市区建造了西门(今顺昌路)、爱而近路(安庆路)、松潘、三角地、四马路(福州路)、八仙桥、西摩路(陕西北路)和大自鸣钟(西康路)等20余个室内菜场;还划定地段让摊贩设摊营业,出现了宁兴路(宁海东路)、巨赖达路(巨鹿路)、麦琪路(乌鲁木齐中路)等一批露天菜场。到抗日战争爆发时,上海已有49个菜场。

日伪时期,上海近郊各地居民纷纷拥入租界避难,不少人为谋生做了摊贩,菜场有了较大发展。抗战结束,国民政府卫生局设菜场管理所,接收了租界时期建造的22个室内菜场,作为市立菜场。以后又对8个私立室内菜场进行管理,警察局还批准95个地段,设立马路菜场,加上还有一批集市,到解放前夕,上海菜场总数已在200个左右。

解放以后,人民政府逐步加强对蔬菜地货行的管理和改造,开始由供销合作社建立蔬菜业务机构,帮助农民推销蔬菜,降低手续费,减轻蔬菜地货行对菜农和摊贩的中间剥削。1951年组织地货行联营,以后供销社逐步掌握货源。1954年对郊区蔬菜地货行采取排挤的政策全部完成改造。1955年,对市区南北市场蔬菜地货行采取先代批、后代替的政策,分两步加以改造。1956年1月,国营上海市蔬菜公司成立,标志着蔬菜批发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全面完成。

对零售菜场摊贩的改造,解放初期主要由工商税务部门加强市场物价和税收管理,逐步把他们组织起来,走合作化道路。1956年1月份批准全行业公私合营后,“先带帽、后整顿”,把摊贩组织成联购分销和联购联销的合作小组,以行业组为单位,共负盈亏。1958年“大跃进”时期,又把菜场改造为全场统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合作菜场”。行业内称第一次的改造为“小合作”,第二次的改造为“大合作”。实行“大合作”标志着综合性零售菜场社会主义改造的全面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