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章 艺术研究 2005/4/22 14:13:22

上海是中国重要艺术研究中心,艺术研究有很长的历史。

元代松江人夏庭芝就写出了记载戏曲、曲艺艺人生活和艺术活动情况的《青楼集》;夏文彦所著《图绘宝鉴》则是一部中国画史传著作,收录了历代的画家1000多人的小传和画论。

明清时期,上海更屡有艺术研究著作问世。明代,何良俊的《四友斋丛说》对南戏、元杂剧及书法绘画作了论述,潘允端的《玉华堂日记》记录了上海地区戏曲声腔流布和艺人生活情况及士大夫的审美情趣,董其昌的《画禅室随笔》论书法、论画,反映了松江画派的艺术见解。清代,佚名作者的《丛云馆日记》记述了近代上海珍贵的戏曲史料,冯金伯的《国朝画识》则是一部清代断代画史。

晚清至民国时期,随着上海经济文化的迅速发展,西方艺术理论的传入,以及出版事业的兴起,上海艺术研究活动日趋活跃,逐渐广泛涉及戏剧、美术、音乐、舞蹈各个领域,涌现出一批艺术报刊、杂志、专著,吸引了大量读者,对推动各项艺术的发展和理论研究的深入发挥了重要作用。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出版的《二十世纪大舞台》是中国第一份戏剧专业杂志,以后又出现《新剧杂志》、《戏剧丛报》、《春柳》等戏剧刊物,从理论上探索新剧的艺术规律。民国7年(1918年)在《新青年》“戏剧改良”专号上展开的中国戏剧发展道路的大论争,对促进戏剧新观念的确立和新兴话剧的发展,起了积极进步的作用,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部分,在艺术史上发生了深远影响。民国元年、民国15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先后创立了西洋画研究所和艺术研究所,是上海最早的专业艺术研究机构。20~40年代,上海艺术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在众多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颇有见地的艺术评论文章,而且出版了不少理论专著有欧阳予倩的《予倩剧论》、熊佛西的《写剧原理》、洪琛的《洪琛戏剧论文集》、张肖伦的《菊部丛谭》、余上沅编的《国剧运动》、徐慕云的《中国戏剧史》、郑觐文的《中国音乐史》、童斐的《中乐寻源》、升曙华的《新俄的演剧运动与跳舞》、黄宾虹的《古画微》、潘天寿的《中国绘画史》、丰子恺的《西洋美术史》、林风眠的《美术丛论》和邓实、黄宾虹的《美术丛书》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上海艺术研究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1951年成立了华东戏曲研究院。1957年又创立民办公助的上海声乐研究所。上海中国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设立了研究室。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市戏曲学校都组织力量专门从事研究,艺术理论队伍日渐壮大,在各个艺术领域开展了有计划,有组织的理论研讨活动,并强调以马克思主义观点审视与研究艺术现象,先后广泛开展了戏剧观问题、人民性问题、民族化问题、自然美问题的讨论,发表和出版了黄佐临的《漫谈“戏剧观”》,许姬传的《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卫明、吕仲的《周信芳舞台艺术》,何慢、龚义江的《粉墨春秋》,徐凌云的《昆剧表演一得》,伊兵的《在戏剧战线上》,黎英海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林俊卿的《歌唱发声的科学基础》,陈汝衡的《说书史话》,金乙的《滑稽论丛》和潘伯鹰的《中国书法简论》等,取得了丰硕成果,有力地推动了话剧、戏曲、曲艺、音乐、舞蹈、美术的发展。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以“大批判”取代理论探讨,以“样板戏”的“三突出”理论主宰创作和评论,正常的艺术研究被迫中断,充斥报刊杂志的都是否定一切的批判文章和吹捧“样板戏”的评论。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艺术研究进入了空前繁荣时期。1979年成立了上海艺术研究所,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又分别成立了戏剧研究所和音乐研究所,艺术研究机构的门类逐渐齐全,专业队伍日益扩大。这一时期,对一些重大的艺术课题广泛地开展了研究,艺术理论向科学建设的多元化方向发展,产生诸如戏剧美学、戏剧符号学、评弹学、舞蹈学等新兴学科,开展了古谱理论研究,城市雕塑、壁画创作学术讨论。还有计划、有系统地研究、编纂了上海地区艺术史志、记录整理了一批著名艺术家的艺术经验和成长道路的专著,先后出版了《中国京剧史》、《中国戏曲志上海卷》、《中国曲艺志上海卷》、《中国民间民族舞蹈集成上海卷》、《中国戏曲音乐集成上海卷》、《中国曲艺音乐上海卷》、《周信芳文集》、《俞振飞艺术论集》、《袁雪芬的艺术道路》、《展开艺术想象的翅膀》、《筱文艳舞台生活》等;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学术著作,有赵景深的《曲论初探》、蒋星煜的《明刊本〈西厢记〉研究》、徐扶明的《元代杂剧艺术》、余秋雨的《戏剧理论史稿》、叶长海的《王骥德〈曲律〉研究》、胡妙胜的《充满符号的戏剧空间》、贺绿汀的《贺绿汀音乐论文选集》、江明惇的《汉族民歌概论》、叶栋的《敦煌琵琶曲说解释》、王志芬的《中国舞蹈发展史》、谢稚柳的《鉴余杂稿》、伍蠡甫的《伍蠡甫艺术美学文集》等。这些著作,有的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有的填补了艺术研究空白,有些还获得了全国和市的哲学社会科学和艺术理论的成果奖、著作奖,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资料价值,对弘扬民族文化艺术,振奋民族精神,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深远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