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六章 环境保护 2003/3/10 14:48:12

上海手工业企业建立初期多而分散,生产手段落后,敲敲打打,四邻不安,不少原属地区的街道工厂,与居民住宅犬牙交错,厂群矛盾更为突出。系统内工业污染面广,企业排放污染环境的种类有:有毒害的重金属废水,含油废水,制革、印染的有机、有色废水,放射性废水,酸碱性废水;锅炉及工业窑炉的烟尘,含苯废气,“黄龙”(电镀排放废气);有毒害的重金属废渣,油漆渣、有毒鞣革的废母液及炉渣,还有电磁波、噪声等污染。60~70年代,市手工业局系统由工业污染造成厂群矛盾尖锐的主要有3家。地处松江县的上海炼锌厂为解决日用五金行业的生产需要,于1960年开始炼锌,1969年扩大电解锌车间。该厂虽远离市区,但产生的重金属废水流入附近的沈锦塘河,经监测其中含锌量为1600毫克/升,含镉量为17毫克/升,分别超过国家允许排放浓度的370倍和170倍,污染了河流。尤为严重的是炼锌后的含镉废渣历年堆积,遇雨水冲溶流入农田,生长的农作物受到严重污染。此事引起松江当地政府的严重关注,1977年1月,该厂停止炼锌,转产其他产品。地处金陵西路的上海纱罩厂在“文化大革命”中生产汽灯纱罩,每天产生1~2吨的放射性废物,因受场地及设备的限制,无法处理。厂里群众很有意见。地处柳营路的上海铁锅厂,在炼再生铁过程中散发出来的含硫气体、灰尘和噪声十分严重。居民说,住在铁锅厂周围,“走路要低头,吃饭要关窗,乘凉要撑伞”。1974年8月31日矛盾激化,周围居民及附近职工,持续3天冲击上海铁锅厂,要工厂停止生产,最多时达1000多人,有的还冲进车间动武。当时虽值“文化大革命”期间,但铁锅为人民生活必需品,不能停产,上海市革委会为缓和矛盾,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下令限期停产治理。该厂采取了许多措施,污染有所减少,但没有根本解决问题。70年代末、80年代初,市手工业局系统“三废”污染仍呈发展趋势。1980年,市手工业局系统中因工业污染造成厂群矛盾尖锐的有107家,占全局企业总数的17.25%,约为全市的1/6。由于废气噪声等原因引起厂群矛盾激化,居民向工厂抛大便、倒垃圾、扔石头、砸窗门、吵架和打人等事件,1978年有71次,1979年有84次,1980年有90次,累计有4000多人次,有5家工厂被迫停产50天。

上海手工业的污染防治,原由企业结合生产自发进行。1973年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大会之后,通过学习,对“全面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利用、依靠群众、大家动手、保护环境、造福人民”的方针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提高,市手工业局于1974年建立环保职能机构。1979年发出《关于加强环境保护工作的意见》。“六五”期间,市手工业局系统加强环保的宏观控制和管理,逐步增加环保方面的投资,加快污染治理步伐,对一些污染严重、就地治理有困难的工厂,结合城市综合治理和产品结构调整,采取关、停、并、转、迁等措施,迁往市郊的大场、汶水路、芦定路和耀华路一带规划地段,并在技术上采取措施,防止易地污染。

1985年4月~1987年3月,市二轻(手工业)局系统按照全市统一部署对426个污染源进行调查,受调查企业数占全局企业总数的66.9%。这次调查结果表明,市二轻局系统的污染排放企业的产值占全系统产值的63.4%,排放的污染物有:工业废气污染物质21种,工业废水的污染物质20种,工业固体废弃物7种,还有排放的工业粉尘,等等。

市二轻局的环境保护工作采取技术进步、工艺改革和技术改造的综合防治措施,强化治理工作,使污染物的排放浓度达到或基本达到国家允许排放标准。1987年7月,为了加强监督,做好环境监测工作,市二轻局设立环境保护监测站。其间,上海镀锌铁丝厂获全国环境优美先进企业称号,上海光明电镀厂先后2次获轻工业部环境保护先进单位称号。至1990年,全局系统的工业废水、烟尘的排放量基本得到了控制,并有所改善。广大职工长期盼望的有一个整洁、安静、优美的劳动环境,已部分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