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五章 电镀 2003/3/10 14:46:02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英籍犹太人发来根在上海开设上海电镀公司,是上海最早的电镀加工企业。光绪三十四年,电镀公司学徒张小弟在牛庄路开设抛铜作。这一年,上海先后开设的抛铜作、电镀行及电镀车间有7家。民国4年(1915年)起,又陆续开设诚锠电镀行、毛锦记电镀金银厂、大成电镀行和鸿昌抛铜作等六七家。建国前,全市有电镀厂200余家。1954年,电镀业发展到515家,从业人员5985人,年产值1782.85万元。该业绝大多数是小型作坊,最大的也不过是3间门面或是老式石库门房子底层一统间,人员不超过50人;小的只有一二十平方米,人员1~2人,一般的人员为一二十人。电镀工艺从镀镍开始,后发展为氰化铜、镀金和镀银。30年代初,开始镀铬,以后又有镀锌,直到建国初期。

长期以来,上海电镀业的生产设备比较简陋,手工操作占很大比重。镀槽一般为木制,内涂柏油(沥青)防漏,或用盛漆的木桶、荷花缸;镀铬槽则为铁制的,内不衬铅。所用电源设备是直流发电机组,由电动机直接带动,一般为300安培和500安培,电压为12伏特;小工场大都用蓄电瓶。很少装有电流表和电压表,有时用一只低压泡作电压指示。数百家电镀厂中仅有2台板框过滤机,一般都沿用棉布、毛毡等土办法过滤镀液,质量无法保证。镀液加温,使用铁制电热棒;50年代后期,配置锅炉后改用蒸汽加温。电镀加工的后道工序是抛光,抛光机系用天轴皮带带动,工人操作劳动强度很高,抛车工与电镀工人数的比例基本为1∶1,生产效率低。镀槽没有吸风装置,抛车没有吸尘装置,电镀工人的职业病很多。

1956年,500余家电镀厂经过清产核资成为公私合营企业,归新建立的上海市电镀公司统一领导。电镀公司根据厂厂相近、产品相似的原则组建了100家中心厂,每家中心厂领导6~10家卫星厂;从基层厂抽调近10名青年技术骨干,到各厂解决各种技术问题;举办电镀培训班,使各中心厂有一二人掌握电镀基础理论和技术;建立6个区和联区化验站,对全市电镀厂实行包干,定期分析镀液,试验、研究、推广和应用新工艺、新技术。当时,上海较有名的有毛锦记电镀厂、青光电镀厂、陈永锠电镀厂和精诚电镀厂等。1957年,上海市电镀公司撤销,所属厂归上海市日用五金工业公司领导。

为适应生产发展的需要,上海电镀业从60年代起开始注重科学研究和技术改造,逐步更新与质量有密切关系的技术装备,配备测试仪器设备。1965年,上海市日用五金工业公司所属长宁电镀厂(现名上海长征电镀厂)研制成功国内第一条直线式吊镀自动线,合成五金厂(现名上海金属品厂)研制成功直线式滚镀自动线;上海市轻工业局所属上海自行车厂研制成功环形自动线,将电镀生产各道工序联接连续生产,产量提高1倍以上。上海市日用五金行业的电镀厂点在这一时期对抛车进行改革,先后针对汽灯、手电筒和电熨斗等零件的不同形状设计各种工夹具,制成多种专用抛光机,使抛光实现自动、半自动化,在一定范围内减轻了劳动强度。被电镀行业称为“电老虎”的直流发电机,也在这一时期被推广应用电子技术而淘汰,改用硅整流器变交流电为直流电,节约能源20%,且体积小,无噪声,操作方便,深受电镀工人欢迎。由于以自动、半自动化取代手工操作,改善了劳动条件,减轻了劳动强度,降低了次品率,提高了加工能力。为解决氰化物污染的无氰电镀研究也在这一时期开始着手。

70年代,上海电镀业用连续过滤机代替原用的板框式过滤机,保证镀液净化。上海电筒厂(现名上海汇明电筒厂)于1974年革新成功行业内第一条适宜大批量生产的环形流水线。与此同时,在研制新工艺中结合“三废”治理,研制成功无氰电镀,改变了电镀加工向以剧毒的氰化物(山萘)为主要原料的状况。镀种也从一般的镀镍、铜、金,发展到光亮镀镍、铜、金,彩色电镀和塑料电镀,为美化日用工业产品,发展出口创汇打下了基础。上海二轻工业(手工业)系统的装饰防护性电镀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1984年3月,上海光明电镀厂与市手工业局所属上海实用电子研究所合作,将微机应用到电镀生产线上,获轻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随着生产的发展,电镀加工中产生的“三废”成为突出矛盾。为此,市手工业局结合上海市统一实行的工艺性行业生产许可证,于1984年起在原分散逐个处理解决电镀“三废”矛盾的基础上,对86个电镀厂点进行全面整顿。到1990年底,市二轻局对电镀业技术改造和“三废”治理投资7228万元,先后撤销了30个电镀厂点。

1990年底,市二轻局系统共有电镀加工厂点56个,其中专业电镀厂12家,用微机控制生产的电镀厂5家;电镀生产线92条,其中自动、半自动生产线66条,占71.74%,比70年代的17.14%提高54.6个百分点。这些厂点还配备了极化曲线自动测定仪、赫尔槽、哈林槽和电极电位仪等测定镀液性能的理化仪器和非磁性测厚仪、中性盐雾试验箱、光洁度仪、硬度计等镀层质量检验设备,电镀质量有了保证。由于“三废”拔点和市郊乡镇企业的激烈竞争,市二轻局系统“七五”期间的实际电镀加工业务呈下降趋势,其中1990年滚镀加工为4.16万吨,仅占滚镀加工能力的57.4%。

上海的电镀工业在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中,形成了一支管理和技术骨干力量,从而居全国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