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章社会教育 2018/1/4 11:49:57

鸦片战争后,一些官员和有识之士意识到闭关自守的危害性,发出了开发民智、学习西方文明的呼声。张之洞作《劝学篇》,在酌议教育会章程奏折内有筹设陈列馆、图书馆、宣讲所、改良戏曲、利用影灯油画等项建议。上海先于全国各地开展以成人为主要对象的社会教育。清末,上海地方人士和官吏纷纷举办宣讲团体,如江南法政宣讲所、通俗宣讲所、妇女宣讲会等。这些宣讲所(团)以“开民智、裕民德、正民俗”为宗旨,讲习法政、劝修水利,开蒙学、女学,讲蚕桑,劝令禁止各项愚俗、提倡通俗教育。

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成立,蔡元培首任教育总长,教育部内特设社会教育司。民国元年(1912年)1月29日教育部通电全国各省筹办社会教育,并提出“社会教育亦为今日之急务,入手之方当先注重宣讲,即请贵府就本省情形,暂定临时宣讲标准,选辑资料,通令各州县实行宣讲或兼办有益之活动”。提倡非学校式的成人教育,成立通俗教育研究会,以开展宣讲活动为当时主要的成人社会教育形式。

民国8年“五四”运动后,各项宣传话动更为活跃,县、区通俗教育馆逐步成立。民国16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非学校式的民众社会教育继续发展,讲演所、图书馆、体育场馆、民众茶园、阅报牌、民众教育馆、农民教育馆、博物陈列所、博物馆等社会教育场所逐步扩展,其教育功效不亚于学校式的成人教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社会教育的机构和设施大多划归文化、宣传等部门,社会教育主要以各种群众性读书活动为主,解放初有“鲁迅读书活动”、“红旗读书活动”,改革开放后有“振兴中华读书”、“三学”等读书活动。20世纪90年代教育部门会同宣传等部门倡导非学校式的社区教育,组织群众通用英语、计算机应用能力的学习、考试考核,社会教育呈现丰富多彩的局面。同时,以政治思想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为主的宣讲与训练仍是成人教育的重要内容。

1985年8月,闵行、吴泾地区一批大型工厂企业,由上海氯碱总厂牵头,联合所在地区的工厂、商店、医院、机关和学校,成立教育基金会,这是上海市最早的社区教育雏形。1986年9月,在普陀区真如镇人民政府支持下,由上海市真如中学牵头,创立了真如中学社会教育委员会,由地区有关企业单位参与理事会,以实现学校、家庭、社会的一体化教育。1990年5月,市教育局局长袁采在上海市社区教育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总结了真如中学的社会教育委员会的经验,指出这一举措拉开了上海社区教育的序幕。从1985年到1995年,社区教育在优化青少年成长环境、支持教育改革和利用社区教育优势促进地区精神文明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为形成“教育社会化、社会教育化”的新格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全市14个区、128个街道都建立了社区教育委员会。除市政府命名的20个青少年教育基地外,据不完全统计,区级政府命名的青少年教育基地有150个,街道命名的有868个,初步形成了市、区、街道三级青少年教育基地网络。以离退休干部、劳模、优秀企业家和科教工作者为主的5314名校外辅导员,已成为对青少年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骨干力量。此外,社区经济的发展也为尊师重教、支持教育改革创造了条件,全市128个街道建立教育基金2979.37万元,在资源配置、结构优化、教育投入等方面进行改革。1995年12月,上海市社区教育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召开,表彰了110个先进集体和78名先进个人。1998年,上海成立“社区教育中心”,形成“政府领导、社会参与、区域协调、双向服务、三教统筹、三位一体、全员全程、全方位抓、共育人才、共建文明”的社区教育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