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概述 2007/3/12 13:58:11

上海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中部的长江入海口,东临东海,南濒杭州湾,西接江苏省苏州地区和浙江省嘉兴地区;北靠长江,与江苏省南通地区隔江相望,是内经海口接腹地,外通深洋达五洲的水陆要冲,是全国重要战役方向之一,为历来入侵者对我国实施战略突袭的重要目标或进行战役登陆的地区,也是中国军队进行国土防御、对敌进行抗登陆作战的主要地区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上海属海洋性气候。夏季湿热,降雨集中,台风、暴雨和龙卷风、冰雹等灾害性天气多发生于此季节;冬季干寒,常有寒潮、霜冻出现(7、8两月最热,1月最冷)。平均相对湿度80%,平均降雨1125.2毫米。

上海三面临水,地势低平。沿海岛屿有60多个,诸如崇明岛、横沙岛等,西部和西南部有独立山丘14座(不含乍浦地区诸山)。郊县又多为水网稻田地,河流、沟渠纵横交错,不便于军队机动。

上海地区江海岸线漫长,由于江海潮流的相互作用,口部地形多变,江流南迁北徙,沙洲聚散无常;海区内岛屿、沙滩、暗沙、浅滩较多,水深不一,航道多变,容易搁浅,对船只的航行有一定的影响。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和工业城市之一,科学技术力量雄厚,是重要的军事科技基地。船舶工业具备制造现代化大中型船舶和舰艇能力;机电工业,研制有军用电器、原子能配套设备、尖端武器配套产品;上海航天工业先后研制了探空火箭及大型运载火箭以及导弹、卫星,并自行设计制造了“运十”大型客机和同美国麦道公司合作制造MD—82等大型客机。因此,上海拥有巨大的战争潜力。

自东汉阳嘉元年(132年)汉顺帝下诏沿海屯兵以来,历代在上海都有规模不等的驻军戍守,战争经常发生。晋隆安五年(401年)孙恩进攻沪渎(今青浦县),东晋权臣刘裕、刘敬宜在沪渎击败孙恩。这是上海地区早期发生的一个著名战例。之后,上海地区先后发生过规模大小不等、性质不同的战争,发生过中国军事史上许多有一定影响的战役、战斗,如:古代的“孙恩攻沪渎”、“邵祺、张青在崇明大摆火牛阵”、“嘉定人民抗清之战”和近代抗击英军入侵的“吴淞保卫战”、“小刀会起义”及现代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和抗击日军侵略的一二八、八一三淞沪抗战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的上海战役等。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上海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敌后武装斗争,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抗日战争期间,浦东地区的南汇县抗日保卫团第二中队(简称抗卫二中)、南汇县抗日自卫第二大队(简称抗卫二大,以后改编为淞沪游击队第五支队、新四军淞沪支队),在青浦地区的抗日人民自卫团青昆支队,嘉定地区的外冈游击队,崇明地区的崇明游击队总队、崇明县抗日自卫总队等人民武装组织,坚持在敌后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消灭大量侵沪日军及伪军,对牵制日伪军主力,保护人民利益,鼓舞上海人民坚持抗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解放战争期间,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根据中共中央指示,采取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武装力量的方针,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坚决斗争。

浦东地区的浦东人民护丁总队(以后改编为浦东人民解放总队)、青浦地区的青东武装工作队(以后改名为江南人民反征总队第一大队)和江南人民服务大队、崇明地区的崇明县大队等人民武装组织,都长期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武装斗争。此外,上海县的七宝和诸翟地区、嘉定、宝山等县的武装斗争也持续不断。

在上海地区的驻军和战斗中,涌现了许多著名的军事家和杰出的将帅,如南宋建炎年间抗金名将韩世忠,明嘉靖年间以抗击倭寇闻名的总兵俞大猷,明清之际两次率兵攻打崇明、吴淞、东沟的南明名将郑成功、张名振,清代抗击英军入侵而英勇牺牲的江南提督陈化成,太平天国起义期间小刀会领袖刘丽川,组织太平军三次攻打上海的忠王李秀成、慕王谭绍光,大革命时期组织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领袖周恩来、罗亦农,抗日战争期间的蔡廷锴、张治中、谢晋元,解放战争时期指挥上海战役(亦称淞沪战役)的邓小平、陈毅、粟裕、张震等著名将帅,以及无数可歌可泣的英勇战斗事例或重要的军事活动,说明上海地区近二千年的军事历史光辉灿烂,是中国军事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地区历史上虽然屯兵较早,而且有多次抗登陆作战的战例,但我国古代的边防重在陆疆,沿海军事防御设施较少,只是到了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以后,因沿海倭患频繁,专设金山卫防守,并相继成立沿海各要点的守御千户所,开始重视沿海防御工程的建设,先后构筑北自宝山吴淞口,南至浙江乍浦连绵不断的烽火墩(台)。明、清之际,由于倭寇和西方殖民主义者从海上侵扰加剧,威胁到国家安宁,上海地区逐渐成为防务重点,增强海岸防守兵力,同时在上海、奉贤、南汇、川沙等县构筑城堡,增建烽火墩(台),加强防御。如上海县城自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批准建县以后,并未筑城。后因屡遭倭寇侵扰,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用三个月时间筑成一座高2.4丈、周长9华里的城堡。尽管倭寇仍多次侵沪,但未能进城抢掠。

上海立县后,经济不断发展,明末已成为东南名邑。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鸦片战争以后,上海被迫列为通商口岸之一,宣告开埠。不久,英、美、法国先后在上海设立租界,驻扎军队。上海开埠以后,经济发展迅速,地位更形重要,军事地位也日益突出。

鸦片战争失败以后,清王朝开始组织学习和引进西方的军事科学和技术装备。清同治四年(1865年)上海道台丁日昌奉署两江总督、江苏巡抚李鸿章之命,首先在上海先后开办江南制造总局和火药厂,造船、铸炮,并且练新军、学洋操,率先在官位中讲授西方军事学术。同时,开始在民间组织武装,如上海渔团、商团等。由于清王朝日益腐朽,辛亥革命中最终被人民所推翻。

上海光复不久,北洋军阀窃取国家权力,设立上海镇守使(之后改名松沪护军使),派遣重兵驻沪,在上海招兵买马扩充军队,建立了北洋海军司令部、军事学校和士兵教导队,并按西洋操典训练军队,这在当时为全国之最。民国16年(1927年)3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推翻了军阀在上海的统治,迎来了中国国民革命北伐军。4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对上海工人进行大屠杀,窃取工人武装起义的胜利果实,强化上海的军事统治,建立了淞沪警备司令部等军事机关,并开始以陆、海、空三军重兵驻守上海。

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沦陷,日本侵略军利用上海的经济力量及地理条件,作为向我国华中腹地侵略的跳板,建立“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第十军”、“第十三军”等侵华部队,其司令部均设在上海,直到民国27年2月18日将上述建制所辖部队编入同日成立的“华中派遣军”(其司令部初设上海,后移至南京,“十三军”仍在上海)。

上海沦陷期间,日本侵略军在郊县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焚烧房屋,残杀人民,奸淫妇女,强占民地……。在市区采用封锁隔绝、捕杀爱国人士和无事民众,断粮、断水电,制造恐怖事件,法西斯暴行遍及各地。

民国34年8月日本投降。国民党第三方面军于9月5日在上海成立“第三方面军前进指挥所”,筹备接受侵沪日军投降事宜。自9月12日起,侵沪日军陆续缴械投降,至21日中方接受全部侵沪日军投降完毕。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权接管上海,恢复淞沪警备司令部以及海、空军领导机构,汤恩伯所辖第三方面军的部分军队驻沪,直到民国38年初,部署了20万大军,企图固守上海。同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上海战役,在上海人民的支援下击败国民党军队,上海获得解放。

东汉时上海地区防务隶属会稽郡(今浙江绍兴),东晋隆安四年(400年),吴郡太守、左将军袁山松率兵数千,在沪渎沿岸筑起军事堡垒——沪渎垒(今青浦县东北),抵御浙东农民起义军孙恩部。唐天宝十年(751年)建华亭县(今松江县境),始设将、有副,其职捍防守御之事,上海防务也归其管辖。北宋大中祥符年间(1008~1016年),于青龙镇设管界水陆巡检司,派兵驻守。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宋将韩世忠为截断南下金兵归路,率大军驻上海地区。南宋淳祐九年(1249年)在上海设江湾水军巡检司,驻兵300人。

南宋咸淳年间,在上海浦西一侧正式设立上海镇,并派镇将驻守。

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松江设万户府,置管军达鲁花赤万户等官员。

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设金山卫,上海地区防务归其管辖。

清初,由于南明兵将的不断袭击,在松江、金山、南汇、川沙、青村(今奉贤)、上海、宝山、崇明等地置营屯守并设水师标营等部,防务归设在松江的江南提督管辖,各地派参将、游击、守备、千总驻守。清雍正八年(1730年)分巡苏松兵备道移驻上海,加兵备衔(始有上海道台之称)。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迫开埠,商业逐渐繁荣,上海的军事地位也日益突出,驻军渐次加强。至清光绪以后,两江总督决定在上海增设防营,由上海道台统带或节制,在吴淞抽调湘军、淮军驻防,设总兵镇守。从东汉至清末,上海驻军规模逐渐增大,军事机构也都设在华亭、吴郡等地。

上海地区驻扎重兵,设立军事机构,管辖上海地区防务,从民国时期开始。辛亥革命(1911年)上海光复,成立沪军都督府,陈其美为都督。民国2年(1913年)袁世凯委任郑汝成为上海镇守使,率陆军第七、第十九两旅来沪驻防,并派陆军第十四师师长杨善德为松江镇守使,率部在松江驻防。民国4年11月松江、上海两镇守使署合并,杨善德为松沪护军使。另在吴淞设护军副使,由陆军第十师师长卢永祥充任。民国6年1月,杨升任浙江督军,卢永祥任松沪护军使。民国9年,卢升任浙督,其职由陆军第六混成旅旅长何丰林继任。

自民国13年9月江浙战争发生,至民国16年春季,淞沪为混乱时期,军阀各派系的张允明、严春阳、邢士廉、李宝章、毕庶澄等相继率部驻防淞沪,有的称防守司令,有的称戒严司令,都是临时性的。实际上,自民国14年1月北京临时政府接受上海各法团建议命令裁撤护军使后,上海就没有政府正式任命的军事机构。

民国16年3月,在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成功后,国民革命北伐军东路前敌总指挥白崇禧率部进驻上海,设立上海警备司令部,杨虎任司令。同年9月,白崇禧奉命组织淞沪卫戍司令部,自兼司令。

民国15年初,由军阀孙传芳、吴佩孚控制的北洋海军总司令部和练习舰队驻上海,指挥在淞沪的各舰艇。上海有了海军领率机构。民国16年3月,北洋海军总司令杨树庄领第一、二两个舰队和一个练习舰队,辖有“海容”、“海筹”、“应瑞”等近20艘舰艇及部分海军陆战队,在上海正式宣布加入国民革命北伐军,杨树庄任国民革命北伐军海军总司令。

民国17年,国民政府派三十七师师长熊式辉代理淞沪卫戍司令。同年4月改为淞沪警备司令部,至民国25年,先后由三十二军军长钱大钧、第五师师长熊式辉、第十九路军师长戴戟、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兼)、上海市保安处处长杨虎担任淞沪警备司令。

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后,11月上海沦陷。日本侵略军上海派遣军成立上海警备部队,司令官樱井旅长(原属日军第二十二师团),侵沪日军有陆军十三军,海军陆战队第一、三联队,海军第三舰队,空军第三飞行团等部,汪伪于民国30年成立上海特别市保安部队。

民国34年8月,日本投降。国民党淞沪警备总司令部、空军航空委员会所属空军第二地区司令部及海军总司令部驻沪办事处等军事机构相继在上海成立。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第九兵团率第二十军、二十六军、二十七军、三十军、三十三军及特种兵纵队担任上海市区、吴淞要塞区及各郊县的警备任务,宋时轮为司令员,郭化若为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机关也一度设在上海。同年8月,又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机关部分干部为基础,将第三十三军改为淞沪警备部队,由郭化若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三十军、一ΟΟ师等部队。不久,华东军区海军机关、上海防空司令部、华东军区空军上海基地等军事机构相继在上海成立。1954年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沪陆海空军经过多次整编,先后改称为上海警备区、海军37501部队、空军39034部队、武警上海总队。

上海是具有光荣革命斗争历史的英雄城市。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六月,上海军民在江南提督陈化成率领下,在吴淞炮台狠狠打击入侵英军。陈化成牺牲后,英军曾悬赏五千银元索寻他的遗体而无着。上海人民为了纪念这位民族英雄,制成陈化成木雕像供奉在南市城隍庙内。清咸丰三年(1853年)九月,在刘丽川等率领下举行小刀会起义,坚守上海达一年零五个月。清咸丰十年五月至清同治元年(1862年)十一月,太平军先后三次进攻上海。清同治元年四月十九日(1862年5月17日)太平军在奉贤南桥击毙法驻华海军司令卜罗德。

辛亥革命上海光复,在全国影响较大。民国10年(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民国15年至民国16年上海工人连续三次举行武装起义,推翻了北洋军阀的统治。民国16年秋至民国19年8月,上海郊县农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先后举行6次较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打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民国21年的一二八和民国26年的八一三两次淞沪抗战,上海军民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打击。

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陈独秀、毛泽东、李立三、周恩来、瞿秋白、陈云等,都先后在上海进行过频繁的革命活动。民国15年前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亦称军事部)设在上海,领导工农武装斗争。

民国16年,针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四一二大屠杀,由周恩来起草致电中共中央的《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的电报,是全国最早提出以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文电之一;民国18年2月,周恩来起草发给红四军毛泽东、朱德的指示信,即著名的“中央二月来信”;民国18年9月28日,由陈毅根据周恩来多次谈话精神,代中共中央起草、经周恩来审定的《中共中央给红军第四军前委的指示信》,维护毛泽东和朱德对红军的领导。中共中央还在上海召开过“全国红军代表会议”。直至民国20年(1931年)12月,中共中央机关被迫由上海转入中央苏区——瑞金。

上海沦陷后,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广泛组织游击队,逐步在上海郊县建立若干根据地,坚持敌后斗争,使上海成为华东地区敌后战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解放前夕,上海工人、学生和各界人士,不断掀起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罢工、罢课运动和反搬迁、反破坏的护厂、护校斗争,积极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担任解放上海任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九、第十两兵团和第七兵团、第八兵团各一部共10个军30个师及特种兵纵队总兵力近30余万人,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统一领导和第三野战军前委直接指挥下,并得到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和人民群众自始至终的密切配合,于1949年5月12日以强有力的钳形攻势发起解放上海的战役,至5月27日上海解放,历时16天,取得军政全胜。除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率残部5万余人从海上撤逃外,其余15.3万余人全部被歼。6月2日解放崇明岛。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市区作战的指战员,严格执行不使用火炮等重兵器射击的规定,使这座举世闻名的大城市,得到完好的保存,为尔后的顺利接管和经济建设,恢复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创造了有利条件。进城后部队严守纪律,露宿街头,买卖公平,深受上海人民的爱戴,扩大了人民军队的影响。

上海解放后,中共中央军委、华东军区(以后改称南京军区)非常重视上海防务,迅即建立陆、海、空等诸军(兵)种的军事机构,配备有重兵防守。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作过“上海地区也要重点设防……”等重要指示。华东军区、淞沪警备区(以后改称上海警备区)及驻沪海、空军领导机关对上海地区反复进行战役勘察,组织协同,拟制作战计划,进行战场准备,多次举行以保卫上海为背景的集团军、军、师等不同规模的海岸防御、城市防御和反空袭等演习,并组织部队和民兵实兵演练。

驻沪陆、海、空军在保卫上海的战斗中联合作战,沉重打击国民党军队逃往沿海岛屿的残部和入侵的敌机,保障了上海的建设和社会的安定。上海解放后,上海警备区所属部队在海军配合下,迅速解放了滩浒岛、嵊泗列岛等沿海岛屿,破获国民党败退时潜伏的大批武装特务,维护了社会治安。针对国民党军队对吴淞海口的封锁,初建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海军排除各种困难,边训练、边组织扫雷,保证航道的畅通,并协同陆军参加解放沿海岛屿的战斗。之后,在上海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和以后的海军37501部队,积极参加护渔护航和保卫海防。解放初期为了加强上海的防空,粉碎国民党空军对上海的轰炸破坏,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防空司令部和驻沪空军领导机构,加强人民空军的建设。1950~1957年,共击落击伤国民党军飞机14架,迫敌机坠海1架,创造了人民空军要地防空作战击落敌机的最高记录。

武警上海总队担负首脑机关和重要目标的警卫任务,积极参加维护社会治安,保卫上海人民的安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及空军政治学院认真贯彻中央军委、总部的办校方针,为部队培训大批医药卫生人才和空军部队政治工作的骨干,在科学研究工作上做出了显著成绩。上海市人民防空办公室抓紧人防工程、指挥通信、专业队伍等建设,做好防空、防灾工作。与此同时,驻沪部队和各级武装部门坚持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相结合,加强民兵和预备役的建设,扩大兵源和增强预备力量。在南京军区和中共上海市委及各级政府领导下,发扬党管武装的光荣传统,加强民兵工作领导,不断整顿和健全民兵组织,使民兵工作进一步落实,并且加强了军事训练,不断提高民兵战斗力,在发展生产、维护社会治安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驻沪各军(兵)种部队、军事院校、武警总队及广大民兵继承和发扬中国人民解放军拥政爱民的光荣传统,几十年来积极参加上海的经济建设、抢险救灾和军民共建等活动,与上海人民有着融洽的鱼水之情,深得各级人民政府的关心和人民的爱戴。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沪部队、军事院校及武警上海总队还接待了部分外国元首及许多军事代表团的参观访问,为促进同世界各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友谊,作出了贡献。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沪部队、军事院校、武警总队在加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中涌现出“南京路上好八连”等先进连队和全军闻名的战斗英雄、先进模范工作者,如陆军的王立和、空军的宋中文、海军的陈立富、军事院校的吕士才、郑跃等人。随着国民经济实力的提高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沪部队已经发展成为诸军兵种合成体制,在武器装备上坚持以“自力更生”为主的原则,吸取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部队装备不断改进和加强,警惕地担负着上海要地的陆、海、空防及内卫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