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篇 居民地地名 2004/8/9 10:17:48

概述

上海地处水网地区,早期的居民地多分布在河道旁。先秦至隋时期,有海盐、前京、胥浦等县城,南武城、沪渎垒等军事城垒。西晋陆机在《怀土赋》中提到他的故里“曲街委巷,当是一个相当规模的居民地,唐代才出现陆机宅的名称。唐宋时,上海已成为江南重要的农业生产基地和贸易港口,形成一些规模较大的集镇或自然村,如顾亭林市、西里市(今方泰)、白牛市(今枫泾)、青龙镇(今旧青浦)、江湾镇、崇明镇、朱泾、柘林、龙华、周浦等。南宋末,上海镇迅速兴起,并很快成为洪口型集镇。元明时代植棉业和纺织业崛起,推动乌泥泾等众多居民地的形成和发展。由于煮盐地点以及为御倭而设立的场、团、卫所、烽火墩,其旧址都先后形成较大规模的居民地。这一时期形成、兴起的居民地数量较多,如吴会、闵行、金泽、小蒸、唐行(今青浦镇)、白鹤江(今白鹤)、朱家角、南汇、青村(今奉城)、南翔、黄渡、纪王庙(今纪王)、高桥、罗店、月浦等,以及盐业方面“场”(新场)、“团”(大团、四团等)、“灶”(二灶、三灶等)和军事方面“卫”(金山卫)、“墩”(青墩)等为名的居民地。清代至今,居民地总体数量有增无减。各个朝代所建造的寺院,其附近或形成居民地,或使原居民地更具规模,其中有的在元明已成集镇,如七宝、龙华、法华、真如、广福、南翔、纪王等。近代,随着陆上交通的发展,处于要冲之地也往往形成一定规模的居民地,如西渡、方家窑、金卫西门、马泾桥、陆渡桥等。

开埠后,上海市区范围迅速扩大,“租界”地区建起数量较多的里弄式住宅及花园式住宅,如黄浦区的清远里,卢湾区的复兴坊、淮海坊,徐汇区的兴业里、孝友里,静安区的斯文里,长宁区的宏业花园、兆丰别墅,普陀区的中华坊,虹口区的麦加里、千爱里,杨浦区的人寿里、月华坊等居民地名称。近代形成众多的棚户、简屋,其中较大型的有普陀区朱家湾、潘家湾、潭子湾、药水弄的“三湾一弄”。1952年以来,中山环路两侧建起一批通名为“新村”的住宅区,如曹杨、天山、曲阳等新村,计有750余处。使今上海市区居民地名称,呈现里、坊、弄、新村并存的格局。

上海开埠前就已有地片、区片名称,如浦东、浦南、陆家嘴等。开埠后,城市逐步形成,原农村地名被沿用至今,如斜桥、曹家渡、卢家湾等。城市化发展进程中,一些有特征的庙宇、公共建筑物,由于知名度高,也演化为区片名,如静安寺、大世界、大自鸣钟等。民国元年(1912年) 旧上海县城墙拆除后,原城门的名称都演化成区片地名,如老西门、老北门等。中山环路以内是上海城市化最早的地区,分布有152个指称范围不等的区片名,占市区区片名总数的79%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