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十七卷 工业(上) 2008/7/17 13:55:34

概述

上海是全国最大的工业中心,国际上重要的工业城市,近代工业发展有150多年的历史。开埠至解放前夕,以轻纺工业为主体的上海工业规模、生产水平均居全国之首。但在总体上,基础薄弱,许多工业门类空白,对外国资本有很大的依赖性。解放后,冶金、化学、机电、仪表、医药、轻纺等工业得到发展壮大;石油化工、新型金属材料、汽车、电站设备、航空、航天等工业从无到有,并形成经济规模;微电子、计算机等高新技术逐步形成产业化。上海成为工业门类齐全,具有较强配套生产能力的综合性工业基地。1979年后,上海工业的生产规模、产业结构、技术水平、组织形式、布局体系等方面发生深刻变化,支柱产业迅速崛起,传统工业大规模改造,国有企业改革不断推进,工业经济外向度扩大,生产稳定增长,总体经济效益逐年提高。

19世纪40~60年代,出现以修船造船、丝绸纺织、印刷等为主的近代工业,所有企业均为外国人开办。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首家工业企业英商墨海书馆创办,经营书籍印刷。此后,出现一批船舶修造厂和出口商品加工厂。咸丰二年(1852年),美商伯维修造船公司和杜那普船坞创立,上海出现首批造船厂。到60年代初,外商在沪知名企业有英商怡和纺丝局、正广和汽水厂,美商旗昌丝厂,德商瑞纶缫丝厂等。

19世纪60年代初到19世纪末,出现中资官办和华商企业,并迅速发展。同治年间洋务运动兴起,同治四年(1865年)李鸿章等创办官办江南制造总局,制造军火、轮船、火药、机床,冶炼钢铁,开设翻译馆,传播西方工业技术,成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60年代后期,出现华商创办的工业企业发昌机器厂、建昌钢铁机器厂、邓泰记机器厂等。至90年代初,华商企业增至30多家,经营业务由船舶修造扩展到多种行业。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外商在中国通商口岸设厂和输入机器合法化,英、美、日等国资本进入上海,开设大批工厂。同时,清廷放宽对私人办企业的限制,并颁布《振兴工业给奖章程》等,华商企业得到进一步发展。到辛亥革命前夕,上海出现华商造纸、面粉、染织、呢绒、麻纺织、卷烟、食品、榨油、烛皂等新行业,有电灯公司、求新机器轮船制造厂、大隆机器厂等知名企业。

辛亥革命后,政府奖励华商办企业,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西方列强减少对中国的商品和资本输出,为上海华商工业发展提供契机。到20世纪20年代初,出现大批企业,并形成一批规模企业,有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申新企业集团,郭顺兄弟的永安企业集团,简照明、简照南兄弟的南洋烟草公司,刘达三的中华美术珐琅厂,陆伯鸿等的和兴钢铁厂,刘鸿生的章华毛纺织厂、大中华火柴厂、上海水泥厂等。1921年,上海主要工业行业棉纺织业有企业109家,华商纱厂纱锭从1913年15万枚增至80万枚。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外商重新加强对中国的资本输出,在上海开设的工厂规模、水平都超过以前。英商马勒机器造船厂,规模仅次于江南造船所。英商英美烟公司的卷烟、中国肥皂公司的祥茂牌肥皂,一度占中国市场销量70%~80%。瑞典商美光火柴公司火柴产量占上海产量1/3。日本利用特权,在上海形成庞大的纺织工业集团,拥有的纱锭几乎占上海纺织业半数。国际资本的大规模投入,加快上海工业的发展,同时给民族资本工业带来严重的威胁。1925年五卅运动,激起民众抵制外货、提倡国货运动,为上海华商工业发展提供新的机遇。重工业出现大鑫炼钢厂、中国制铜厂、华昌钢精厂、中华辗铜厂等有色金属生产企业,化工业有正泰橡胶厂、大中华橡胶厂、天原化工厂、中孚染料厂、中国酒精厂等,机械工业形成船舶修造、轧花机制造、缫丝机制造、纺织针织机修配、机器安装、公用事业修配、印刷机制造等7个行业。管理人员吸取西方工业经营管理经验,以质求胜,因地制宜,创造佛手味精、华生电扇、华成电机、美亚真丝被面、章华呢绒、永和热水袋、金城热水瓶、回力球鞋、大中华轮胎等代表中国民族工业生产水准的知名产品,有的还广为出口。

30年代,上海工业发展达到新的高峰,生产规模几乎占全国之半。1933年,工业资产总额约占全国40%,产业工人约占全国43%,工业产值约占全国50%。到1937年6月,全市有工厂5515家,其中,棉纺厂65家,约占全国43.9%,纱锭占全国40.2%;卷烟厂46家,约占全国76.7%;面粉厂12家,占全国9.8%,磨粉机占全国32.7%;发电厂7家,装机容量26万千瓦,占全国总量45.5%。

1937年八一三事变,11月上海沦陷,对上海工业造成极大的摧残。全市约有2270家工厂毁于日军炮火,148家民营企业和1.2万吨机器物资转移到重庆等后方,一批工厂迁入租界经营,三年间租界增加工厂1000多家。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入租界,对英美商等企业以“敌性企业”实行接管或勒令停业。对华商工业企业以“经济提携”名义,分别以“军管理”、“委任经营”、“中日合办”、“租借”等方式加以霸占。又因海上交通断绝,原料来源和工业产品销售发生困难,上海工业严重衰退。1943年,华商工厂约倒闭2/3,剩1145家;纺织业约90%纱锭闲置,面粉厂开工率不到10%,化学工业、电器工业和机器五金工业企业开工率5%~8%。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接收日伪在上海的全部产业。中国纺织建设公司接收全部18家棉纺织工厂和工厂拥有的89.73万枚纱锭,成为上海最大的官僚资本工业企业。其他行业规模较大的日伪工厂,也分别为资源委员会、中国蚕丝公司等接收。短期内国民政府在上海的工业资本急剧膨胀。1946年内战全面爆发,南北交通阻断,北方的煤、棉等原料和上海的工业品均无法南调北运。同时,又受美国大量剩余物资倾销和资本输出影响,上海工业又陷入困境。1948年开始,受物价上涨和时局的影响,大部分企业减产或歇业。是年,全市棉纱产量由1947年59.9万件减至39.6万件,2/3的卷烟厂停闭。1949年1月,74家毛纺织厂仅2家正常生产。

1949年,全市工厂20307家(其中私营企业20164家),工业总产值35.06亿元,生产规模在全市工业居前八位的纺织、卷烟、火柴、肥皂、面粉、皮革、橡胶等轻工业门类总产值占76%,钢铁、化工等原材料工业占3.3%,装备工业占8.5%。

1949年上海解放后,采取一系列措施,恢复和发展工业生产。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军管会)接管前国民政府在沪工业企业,并转变为国营企业。总计接管各类工厂81家、管理服务机构58个、固定资产11.7亿元,涉及从业人员8万余人。为克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经济封锁和国民党飞机轰炸所带来的困难,在中央支持下,调入大批粮食、棉麻、煤炭,发挥国营企业职工的积极性、创造性,发展紧缺的原材料、机器设备生产,摆脱对外国经济的依赖。对私营企业采取收购产品和加工订货等方式,提供原材料和贷放资金,扶持恢复生产。到1949年底,纺织行业的国营工厂全部复工,私营工业中65%以上的纺织印染厂、30%以上的丝绸厂、70%以上的面粉厂以及毛纺织、针织、水泥、橡胶、火柴、肥皂等工厂生产迅速得到恢复。经过三年经济恢复,全市工业生产恢复到民国时期的最高水平。1952年和1949年比较,全市工业总产值增至68.06亿元,增加94%;工厂增至25878家(其中私营25613家);棉纱产量从13.3万吨增至25.07万吨,钢产量从0.52万吨增至7.14万吨,金属切削机床从690台增至3789台。

1953~1957年,国家实行第一个国民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其间,在国家没有安排上海一个国家重点项目的情况下,按照中央对上海要发挥老工业基地作用,为市场提供更多轻纺产品,从各方面为国家重点建设出力的要求,组织21万名上海工人(其中技术人员0.54万余人、技工6.3万人)落户外省市,支援外地建设。272家轻工、纺织等工厂迁内地,为当地培训艺徒3.6万人。为“一五”计划国家重点工程提供大量的配套设备。其中,向鞍山钢铁公司30家工厂提供78种产品,向第一汽车制造厂提供43种产品,向西北油田提供400多种机械配件等;为内地轻纺工业提供大量装备,其中纺织机械可装备16个大型棉纺厂、30个大型织布厂。

“一五”期间,上海工业基本建设投资5.6亿元,占全国工业总投资2.2%。工业建设实施“改建为主、新建为辅”的方针,加强薄弱环节,发挥老企业作用。其间,建成上海炼油厂,自行设计制造出年加工能力15万吨原油的装置,共加工原油46万吨,上海开始有炼油工业。建成全国第一家抗菌素生产企业上海第三制药厂,结束中国抗菌素依赖进口的历史。改建和扩建上海汽轮机厂、上海电机厂,生产国内首套6000千瓦和1.2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提供国产装备,发展国家电力工业。加强重工业建设,发展速度高于轻工业。1956年,全市基本完成私营工业社会主义改造,2万余家私营企业全部公私合营。并按行业组成各类行政性的工业公司,统一管理系统内的企业。是年,根据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精神,上海提出“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方针,调整改组与扩建、新建相结合,加强原材料工业与装备工业,改变全市工业结构。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全市工业投资27.03万元,重工业占86.7%。1960年初,为发展机械、电子工业,66家轻纺企业连同78万平方米厂房和5.5万名从业人员,划归机械、仪表电子行业,转产机械和电子产品。加强钢铁工业,新建生产特殊钢的上海第五钢铁厂、上海矽钢片厂和特殊钢原料生产厂上海碳素厂等大型企业,改建和扩建上海第一、第三、第十钢铁厂等20多家炼钢、轧钢和有色金属企业。发展化学工业,扩大上海炼油厂的生产能力,新建利用石油气生产化工产品的高桥化工厂,新建和迁建上海焦化厂、吴泾化工厂、上海电化厂、吴淞化工厂、上海硫酸厂、桃浦化工厂、染化八厂、第二制药厂、第六制药厂等企业,生产石油化工、化肥、硫酸、烧碱、染料、原料药等产品。发展机电工业,新建上海重型机械厂,扩建电站设备、汽车、机床、工程机械、矿山机械、冶金设备、化肥设备等20多个大型生产企业。加强建筑材料工业建设,扩建和新建上海水泥厂、吴淞水泥厂、耀华玻璃厂、劳动玻璃厂,形成年产40多万吨水泥和90万标准箱玻璃的生产能力。发展电力工业,新建和扩建望亭发电厂、吴泾热电厂、闵行发电厂、闸北发电厂,新增装机容量37.57万千瓦。同时,加强传统工业轻纺工业调整改组,挖掘生产潜力,扩大生产能力,开发新型轻纺工业产品。到1962年,全市重工业产值达到60.77亿元,在全市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上升到40.4%。提高为全国提供工业装备的能力,机械工业提供的重要装备有255立方米锅炉、5吨和10吨转炉、2300毫米中型轧钢机、5万千瓦火力发电机组、2.5吨合成氨设备、100万大卡透平冷冻机、4.5米立式车床、滚齿机等产品。全国生产的154种主要成套设备,上海能制造130种。

“二五”期间,继续调整全市工业地区布局,大批企业新建和改造项目向市郊发展,形成闵行、吴泾、嘉定、安亭、松江和吴淞、桃浦、彭浦、高桥、漕河泾等多个卫星工业城镇和工业新区。

同时,因“大跃进”运动,工业生产和建设追求高速度,造成损失。1958~1960年,工业总产值年增长率分别为50%、45%、20%。1957~1960年,钢产量从51.8万吨增到251.94万吨,后三年年增幅分别为136%、46.5%、40.6%,造成全市工业经济失调,轻纺工业所需的农产品原料严重不足。1961年1月,执行中共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进行一系列调整。降低生产指标,1961年工业总产值由1960年310.17亿元降为189.95亿元,1962年又降至150.23亿元;钢产量从1960年251万吨降为165万吨,1962年再降至120万吨。调整生产安排,尽可能把生产任务优先安排给消耗少、成本低,品种合乎需要,产品质量高和劳动生产率高的生产企业。压缩企业数量,1962、1963年关、停、并、转经济效益差的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623家,占1961年全民企业总户数15%,其中关厂281家、暂时停产154家、并厂148家、转为集体所有制38家、迁外地2家。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精神,精简企业职工,到1962年全市工业部门精简职工24.5万人。贯彻《国营企业工作条例(草案)》,整顿企业管理秩序,提高产品等级,进一步调整改组企业。到1965年,全市工业生产得到根本好转,主要工业产品98%达到一、二类水平,其中一类产品达到70%。各行业基本形成大中小企业相结合的企业结构。

1963年,根据中共上海市第三次党代会议提出的把上海建设成为全国的一个先进的工业和科学技术基地要求,广泛开展发展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的“四新”活动。同时,确定发展6个重点新兴工业和18项重大新技术,以带动全市工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新兴工业和新技术得到全面发展。发展半导体器件工业,半导体器件广泛推广应用于收音机、短波通信等产业。开展电子计算机研制,1966年6月创办上海首家电子计算机专业生产厂。发展火箭、导弹技术,1960年9月上海产T7小型探空火箭发射成功,1963年底上海形成导弹试制基地,1965年12月成功进行导弹打靶试验。石油化工、精密仪器等工业也获得一批成果。到1965年,全市初步形成工业生产门类基本齐全的综合性工业基地,工业技术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缩小。1966年,开始研制每秒100万次的集成电路计算机,与日本同步,仅比美国晚5年。

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对上海工业产生重大影响。上海工业发展规划被打乱,工业技术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增大,延缓上海工业现代化的进程。大部分企业的管理规章制度被破坏。产品质量下降,到1976年,全市主要工业产品质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只有39.5%。同时,因上海工业在“文化大革命”前积蓄的后劲,上海工人的努力,国家对上海工业的支持,全市工业生产仍有增长。1976年,全市工业总产值447.44亿元,比1965年增长1.35倍。工业技术取得进步,炼钢普遍应用纯氧顶吹转炉,兴建年产110万吨生铁的梅山冶金公司。上海炼油厂原油加工能力从100万吨提高到400万吨,兴建全国首家以化纤产品为主的石油化工综合企业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制造成功12.5万千瓦和30万千瓦双水内冷发电机组。成批生产万吨级远洋运输船。增加涤棉混纺织物、手表、缝纫机、照相机产量,发展电视机工业。1976年后,消除“文化大革命”影响,全市工业进行恢复性整顿,调整企业领导班子,恢复合理的规章制度,提高产品质量和降低消耗,绝大多数主要产品质量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消耗创历史最低水平。

1979~1995年,全市工业按照由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和搞活国有工业企业的总体要求,深化工业管理体制改革,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增加投入,推进企业技术改造和技术进步,调整产品、产业结构,发展多种类型经济,改善工业所有制结构,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工业生产的持续、稳定增长。

改革工业管理体制,完善企业运行机制。1979年开始,先后进行“放权让利、调整国家和企业分配关系”、“扩大企业生产经营自主权”、“推行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转换企业机制”、“试行现代企业制度”、“转变政府经济管理职能,进行政企分开”以及建立社会保障机制等一系列改革。企业增加利润留成比例,扩大生产经营中供产销、人财物的自主权,独立核算工业企业普遍实行厂长负责制和全员劳动合同制。在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中,赋予国有企业享有三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外商独资)企业的部分优惠政策,部分大中型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1984年,第一家股份制企业飞乐公司股票上市,至1995年有46家上市股份公司。同年,全市有6000多家国有、集体所有制小企业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加强对外合作,利用外资,部分国有企业改制为中外合资企业。1995年,与外商合作单项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大型项目有200多项,世界上最大的500家工业性公司有43家在沪落户。在140家大中型企业试行现代企业制度,并扩大到250家,90%的企业按照《公司法》改制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增资减债、优化企业资产结构,降低负债率。1995年,全市1673家国有工业企业的负债率由1994年的79.20%降至69%。通过机制转换,积极拓展国内外市场。1995年,全市有200多家企业在市内外新建销售网点5956个;658家国有大中型企业有458家获得自营进出口权,比例高达69.6%,远高于全国16.8%的平均水平。投资1.52亿美元,在境外开办184家企业,投资范围扩大到南非、印度尼西亚、泰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波兰、俄罗斯等国和香港地区。进行体制改革。1986年,改革和撤销行政性工业公司。1992年,改革工业管理局体制。到1995年,市纺织、仪表、冶金、机电、轻工、化工、长江计算机、电气、物资等主要工业局(公司)退出市政府行政系列,通过国有资产的授权,改制为控股(集团)公司或大型企业集团,行使资产经营和生产经营双重职能,承担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职能。全市形成90个大型企业集团,资产总额3533.83亿元,占全市工业资产的54.5%。

发展多种经济成分,改善工业所有制结构。1979年后,发展乡镇工业、三资企业和私营企业。1995年,乡镇工业总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28.2%。第七、第八个五年计划期间,建成虹桥、闵行、漕河泾3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开放浦东,全市中外合资、合作、外商独资,上海和港、澳、台合作、合资及港、澳、台独资工业企业迅速发展。1995年,全市有三资企业2925家,固定资产原值508.15亿元,工业总产值1496.94亿元。发展私有工业。是年,全市有私营工业企业13150家、资金56.63亿元,雇工13.88万人,工业总产值37.37亿元。1978年,全市工业总产值国有、集体所有制工业所占比重分别为92.2%和7.8%,1995年发展为国有工业占32.1%、集体工业占18.6%、股份制工业占7.2%、三资企业占31.9%。以国有工业为主的多种所有制并存,对全市工业的持续、稳定发展起重要作用。

加大投入,积极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加快技术改造和技术进步。1979~1995年,全市工业完成技术改造项目36067项,对电话设备、低压电器、汽车拖拉机、轴承、半导体器件、电子元件、食品、针织、广播电视、家用电器、医药、橡胶、涂料、印刷、钟表、缝纫机等19个行业、1140多家企业进行改造。1992~1995年,集中力量扶持一批技术水平高、市场前景好的重大骨干项目,并培育成上海工业新的增长点,形成年产40万台传真机、15万台摄录机、203公里光纤、30万台移动电话、70万台25英寸彩色显像管、200万套子午线轮胎的生产能力,建设宝山钢铁总厂二期工程和以30万吨乙烯为主体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三期工程。增加科技投入,科技产出成效显著。1995年,全市大中型企业有技术开发机构590个,技术开发人员2.3万人,投入经费42.2亿元,完成技术开发研究项目(课题)6143个,实现产值454.08亿元、销售值445.57亿元、利润47.16亿元,税收25.41亿元。“八五”期间,工业新产品的产值达1551亿元,1995年占全市工业总产值28.9%。

调整工业产品、产业结构,并从适应性调整转向战略性调整。1993年,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确定汽车制造、通信设备制造、电站设备制造、钢铁、石油化工及精细化工、家用电器为6个支柱产业,加强投入。“八五”期间,每年建设的涉及支柱产业的重大骨干项目占全市重大骨干74%。对汽车工业和相关行业的投入分别增至81亿元、77亿元,轿车年产能力达到20万辆,国产化率达到90%以上。钢铁工业建成宝山钢铁(集团)公司二期工程,上海第三钢铁厂100吨超高功率直流电炉及大板块连续工程3.3米宽厚钢一、二期工程,上海第一钢铁厂130平方米烧结机,上海第五钢铁厂30万吨合金钢棒材,益昌薄板公司30万吨冷轧板工程,梅山(集团)公司热轧板厂工程。1995年,上海钢产量达到1446.38万吨,产量和品种、规格均居全国第一。通信设备制造业建成上海贝尔电话设备制造公司、上海贝岭微电子公司、上海西门子移动通信设备公司、上海理光传真公司,1995年全市总产值125亿元。1995年,支柱产业总产值1466.42亿元,利税244.77亿元,分别占全市工业45%和55%。调整压缩传统工业,纺织工业产值在全市工业中比重由1985年17.9%,降为1995年的7.3%。

按照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提出的“三、二、一”的产业发展方向,调整工业布局,改善工业环境。1992年起,为适应吸收外资和疏散内环线内国有工业企业生产点,建设松江等9个市级工业区,建成45个县级工业区。至1996年,市级工业区引进工业项目846个,投资309亿元。“八五”期间,内环线内450家中央和市属企业,利用级差地租,置换出300万平方米土地,用于发展金融、贸易、住宅等业。1995年,内环线内中心城区国有工业企业数、职工数在全市中的比重,分别由1985年50.6%、62.8%降至30.6%、54.6%,工业总产值由31.2%升至31.6%。

工业经济规模扩大,实力增强。工业经济在全市经济中继续居主导地位。1995年,全市有工业企业和生产单位39908个,比1985年增加10397个。全市工业增加值1298.97亿元,占全市国内生产总值52.7%,占全国7.6%。全市工业总产值5349.53亿元、工业固定资产原值2613.81亿元,出口交货值111.44亿美元,利税517.37亿元,分别比1978年增10、14.7、5.6、3.3倍。许多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在全国占重要地位,钢产量占全国15.6%,成品钢材占15.9%,化学纤维占13.1%,合成洗涤剂占13.7%,自行车占22.6%,电视机占12.1%,家用洗衣机占15.3,家用电冰箱占13.9%,程控交换机占29.2%,汽车占10.8%,发电设备占29.5%,化学药品占10.8%,烧碱占8%,民用钢质船舶占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