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八篇教育科研 2018/1/4 11:49:58

明代后期,出生于上海的徐光启在接触西方文化后,开始积极地学习和引进西洋科学知识,翻译和撰写了大量数学、水利、历法、农业等科学书籍,开始接触西方的科学研究。开埠以后,上海逐步成为中国引进西方文化和教育的重要窗口,中外文化、教育和学术交流的舞台,各种新式学堂纷纷建立,近代教育制度也逐步确立。近代上海的教育学术研究是伴随着学习西方教育过程而展开的。清同治初年,中国近代最早外语学堂之一的上海广方言馆监院冯桂芬,建议改革科举,仿效西方建立义务教育制度。之后的一百多年,上海在教育学术研究和改革实践探索方面,思想活跃,举措不断,屡有新创。

民国16年(1927年)上海特别市成立以后,开始有了专门从事教育学术研究的机构。教育家和教育团体在学术研究中扮演重要角色,这是上海近代教育学术研究事业发展的一大特色。

19世纪末期,一些在华外国传教士先后在上海成立广学会、基督教中华教育会,以研究和引进西方教学方法、译介和编纂学校各学科教材为宗旨。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钟天纬、张焕伦等人发起成立的“申江雅集”,是中国学者在上海建立的第一个有教育研究性质的学术团体。钟天纬等人还尝试以白话文编写小学语文教科书,用于其所办的新式学堂教学。光绪二十七年,中国近代早期教育刊物———罗振玉主编、王国维编辑的《教育世界》创刊于上海,系统引介欧美各国的教育理论、教育法规、教育改革、教育家及其著作。光绪二十八年,蔡元培等人在上海发起成立以“改良教育”为宗旨的中国教育会,编写新式教科书,并创办爱国学社和爱国女学,实行新式教育,为资产阶级革命培养人才。光绪三十一年,以袁希涛为会长的上海教育研究会成立,并于光绪三十四年改组成立上海教育会。民国6年(1917年),教育界、实业界人士黄炎培、蔡元培、郭秉文、张謇等联名发起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旨在推广职业教育,改良普通教育。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各种以教育问题为研究主题的学术研究团体更是纷纷出现,如儿童用书研究会、全国职业学校联合会、上海初等教育研究会、中华盲哑教育社、中国教育学会等,在不同的领域开展对教育、学校和儿童问题的研究;以《教育杂志》、《中华教育界》为代表的教育刊物则是介绍、宣传、交流、推广教育理论和研究成果的论坛和园地。不同国家、民族和区域的教育理论纷至沓来,职业教育、平民教育、实用主义教育、马克思主义教育等教育思潮和运动此起彼伏,设计教学法、“道尔顿制”、分团教学法等教学方法的探索和实验接踵而至,极大地推进了上海和全国的教育改革。“五四”运动以后的10余年中,上海教育界邀请了多位西方学者来沪讲学。近代上海教育学术研究开展之早、团体之众多、参与之广泛、交流之频繁、思想之活跃、成果之丰富,在全国堪称领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上海中小学教育获得了很大发展,教育学术活动也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然而,连年政治运动使上海教育事业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文化大革命”更使教育学术研究陷入停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几年拨乱反正,上海的教育学术研究逐步走上正轨。

1949年5月上海解放。10月,上海市教育局就增设研究室,以加强中小学校教学研究,改进教学工作。1962年,在市教育局属下成立教学研究处,1985年改为上海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并形成了市教研室———各区县教研室———各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教研组的教学研究网络。1980年,上海市教育局决定成立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所,以推进上海市教育科研事业的普及和提高。1982年12月,上海市教育局教育科学研究所正式成立。1984年4月,市教科所主办的刊物《上海教育科研》(创刊于1981年)向全国公开发行。与此同时,逐步形成了上海市教科所研究人员———各区县教育科学研究室和德育研究室———各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教科室(组)的基础教育科研网络。1984年起,设立上海市教育科研成果奖,旨在通过表彰中小学教育科研成果来推进上海市中小学校教育科研的普及和提高。作为群众性的教育学术团体,上海市教育学会于1957年成立,旨在组织和推动教育工作者开展教育、教学领域的各种研究活动,繁荣教育学术。其下初设10个专业组、若干个区分会和区县小组。1978年上海市教育学会恢复活动,大量普教系统的行政人员、教师参加了学会活动。之后,上海教育学会及其下属专业委员会每年都针对当时的教育实践和理论发展中热点、难点问题,开展学术会议、学术报告、专题讨论、课题研究、成果出版等各种学术活动,有效营造了群众性教育学术研究的良好风气。

从1949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的近30年中,上海的教育、教学研究产生了一些有全国影响的教改经验,如60年代上海市育才中学老校长段力佩倡导的改进教学方法、减轻学生负担的经验(“茶馆式”教学方法)。20世纪80年代以来,上海的群众性教育科研活动蓬勃开展,涌现出众多教育、教学研究成果。1988年,在国家教委的支持下,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成立上海市中小学课程教材改革委员会,开展中小学校课程与教材改革,促使中小学教育从以升学为中心转向以全面提高学生素质为中心。经5年探索和研究,编制出一套有别于全国其他地方的中小学课程设置方案、教学计划和相应的各科教材,并于90年代上半学期开始在全市实施。其后,与全国范围内开展的课程教材改革一起,开始了第二期课程教材改革。八九十年代,上海普教系统教育科研所取得的代表性成果,如青浦县数学教改经验、一师附小“愉快教育”研究、上海市实验学校的中小学教育整体性改革、闸北八中“成功教育”的探索和学习困难学生的教育研究等,都有广泛的社会影响。

建国后的最初10余年,上海对外交流的主要对象是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1978年以后,上海教育的对外交流有了新的发展,形式更加多样化,并积极走出国门,拓展交流领域;与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教育界的交流,其广度和深度尤为显著。上海教育界非常重视与其他省区市同行间的交流与合作,20世纪90年代以来,还加大了对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支持力度,促进了这些地区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

建国后,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的教育报刊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既出现了一批高质量、高品位的学术杂志,又有一批关注中小学生的通俗性、实用性报刊,覆盖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的不同阶段,有力地推动了上海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上海基础教育学术研究活动开展得更为普及与深入:既密切联系国情,又注意放眼世界;既着眼于当前上海教育发展实际,又注意借鉴国外先进教育经验;既立足现实教育问题,又注意继承中国教育传统的精华,紧紧把握时代潮流,始终站在发展前沿,把教育学术研究推向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