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七篇校外教育 2018/1/4 11:49:57

上海市校外教育随着新式学堂的产生而出现,最早可追溯到清光绪二年(1876年)创办的格致书院。光绪二十四年,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干事、美国传教士巴士满在上海英租界开设青年会中学堂和夜学堂。光绪三十四年该会会所内修建了健身房,设立了中国第一个室内篮球场。光绪二十八年,中国教育会会长蔡元培为上海南洋公学退学学生创办爱国学社,学生边读书边参加社会活动,爱国学社还编辑出版《童子世界》。光绪三十年,黄炎培建立上海浦东中学,主张教育与生活联系,打破与社会生活脱节的禁锢式教育,注重学和用的联系,手脑并用,多次亲自组织学生远足。他还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在《浦东中学杂志》第1期上发表《致学生家长远足之趣旨书》,提出旅行的12条好处。民国元年(1912年),上海少年宣讲团成立,宗旨为“改良风俗,补助教育”,是一个执行社会教育的私人团体,有成员350人,年龄均在16岁以上,要求品行端正,做到“十戒十行”。主要活动以宣讲为主,同时开展义务教育、贫民生计学习和通俗游艺等。总办事处设有阅报社、义务夜校及儿童图书馆,并刊印《新少年》杂志。

民国4年,叶圣陶在上海尚公小学任教,和其他老师一起组织多种课外校外活动,开办阅览室,订立《少年书报社简章》,提出“本社以增进学生课外之知识为宗旨”。还订有《学生新闻社简章》、《讲演会简章》、《体育会简章》、《假设通讯社规则》等。该校还将校外教育列入教学计划,编有《校外教授案》。民国21年,陶行知在上海郊区创办生活教育社及山海工学团,为了全面推行普及教育,号召“全国小学生总动员做小先生”,提倡“小先生制”。许多学生走出校门到地头田边和百姓家中做传授知识的小先生。

中国校外教育实践的开拓者宋庆龄,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将她在抗日战争期间创建的保卫中国同盟改名为中国福利基金会(后改名中国福利会),在上海开辟了新的儿童文化教育和福利事业。民国35年10月,她在上海胶州路小学内设立了一个儿童图书阅览室,次年4月,将该儿童阅览室扩建为第一儿童福利站,开办多个儿童识字班;同年10月,在上海创办儿童剧团,年内又另外办了两所儿童福利站。

1950年4月,宋庆龄领导创办了《儿童时代》杂志,这是新中国第一份综合性儿童杂志。直至生命垂危时刻,她还为《儿童时代》写了《愿小树苗健康成长》的文章。1952年,宋庆龄访问苏联参观了莫斯科少年宫后,立即写信给中国福利基金会,指示要建立规模较大的少年宫。年底即开始筹建工作。1953年6月1日,由宋庆龄亲自选定的一座美丽的大理石大厦———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在上海正式开幕,“少年宫”的宫名由宋庆龄请毛泽东亲笔题写。此后,上海的少年宫、少年之家、少年科技站、儿童图书馆等校外教育机构陆续建立起来,校外教育事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1964年7月,上海市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委员会成立,成为校外教育的领导机构,陈琳瑚任主任,汪亚民、潘文铮、章增任副主任。

“文化大革命”时期,上海的校外教育机构被全面破坏,100多个少年之家被迫全部停办。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校外教育步入新的发展时期,校外教育机构蓬勃发展。1978年,市少科站重建,并逐步建立了区(县)级少科站,街道(乡镇)建立了58所少年之家、116个少年儿童图书馆和各类科技小组,全市形成了以少年宫、少科站、少儿图书馆三大系统为主体的市、区(县)、街道(乡镇、校)三级校外教育网。到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全市已有少年宫23所,其中市少年宫1所,区县少年宫22所;少科站19所,其中市少科站1所,区少科站12所,县少科站6所。1980年以后,还相继建立野外活动营地、德育基地、青少年军校、课外活动指导站等校外教育机构。

1998年,上海市校外教育单位共38个,其中市区30个,郊县8个。市区少年宫18所、少科站11所、少年之家1所;郊县少年宫4所、少科站2所、少年之家2所。全市有专职教职工1632人,市区1429人,郊县203人。

至1999年年底,全市有少年宫(少年之家)25所,少科站13所。其中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以上、投资1.4亿元的静安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于1997年“六一”节建成。建筑面积近万平方米的虹口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也于同年年底落成。全市校外教育机构有专职教师1597多人,其中有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有100多人。

2000年,上海全市校外教育单位总计38个,其中市区31个,郊县7个。市区少年宫19所、少科站11所、少年之家1所。郊县少年宫3所、少科站2所、少年之家2所。全市有专职教职工1646人,市区1491人,郊县155人。

近代以来,上海还创办了许多校外教育读物。光绪二年英国人傅兰雅创办的《格致汇编》是中国最早的通俗科学杂志,受到教育和文化界的普遍欢迎。维新时期的《蒙学报》,开创了中国儿童刊物分年龄出刊的先例。光绪三年四月六日,创刊于上海的《童子世界》,由上海爱国学社主办,得到了蔡元培的支持。同时,许多儿童杂志也相继出版,如《少年杂志》、《学生杂志》、《南洋》、《儿童世界》、《小朋友》、《儿童画报》、《小朋友画报》、《中国学生》、《济难儿童》、《少年月刊》等。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在上海还创办了《中学生》、《现代儿童》、《新少年》、《少年画报》、《上海儿童》、《少年周报》、《少年读物》、《少年时事读本周刊》、《好朋友》、《小朋友月刊》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上海校外教育及研究蓬勃发展。1956年,由中国福利会少年宫主任陈维博等撰写的《让少年宫成为儿童喜爱的家》等3篇文章被编入由团中央学校和少先队工作部编、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7月出版的《怎样做好儿童校外教育工作》一书。1957年,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编印了不定期的《少年宫通讯》。1958年,为配合上海市少先队开展的“红五月”教育活动,编印《红领巾月活动资料》。1958年6月,在中国福利会少年宫5年实践基础上,编写《儿童校外教育工作的实践》一书,系统地介绍了如何开展群众文化活动,科技、艺术兴趣小组活动和怎样建立儿童组织,让儿童学做少年宫小主人的经验,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1962年,由陈维博执笔的调查报告《谈儿童游戏》在报刊上发表。此外,还编写了《小伙伴的歌》(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及《小伙伴俱乐部》、《有趣的游戏》、《学生课外无线电活动》、《少年船舰模型》等课外读物。1978年编印的《小伙伴活动资料》,1985年发展为公开发行的《小伙伴》月刊,1987年改名为《少先队活动》杂志。1983年5月,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建立30周年,总结新时期校外教育工作规律,写成6篇文章,被收入由上海市教育局编、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怎样开展校外教育》一书;还编辑出版了《少年宫成立30周年特辑》,登载了16篇经验与教学文章。1990年,编辑出版了《少先队主题活动集锦》,中国福利会少年宫校外教育研究室还与华东地区教育研究会共同编辑资料性刊物《校外教育研究》。1993年,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由刘元璋主编、上海多位校外教育工作者参与编写的《校外教育手册》。1993年,编辑了《中国福利会少年宫40年》一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并编辑《心曲》一书(百家出版社出版),书中汇集了许多当年的小伙伴从四面八方寄来的回忆文章,以纪念宋庆龄诞辰100周年暨庆祝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建宫40周年。1994年,编辑了“当代少儿校外活动丛书”,包括《你想当个小荧星吗?———儿童影视表演入门》、《从画到做———儿童学画学雕塑》、《儿童钢琴训练指南》、《小小演奏家———儿童手风琴教程》(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1994年,陈维博所著的《耕耘在校外教育园地》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中国福利会少年宫还刊发华东地区校外教育研究会会刊《校外教育研究》。1998年6月,编辑出版《校外教育文件选编》。上海市校外教育研究会编印有《校外教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