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节 企业教育 2010/4/26 11:27:16

1989年,国家教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企业教育综合改革实验试点工作,上海有12家国有大中型企业作为国家教委的试点单位。市成人教育委员会与有关部门又选择了25家国有大中型企业作为上海的试点单位。

一、改革实验单位与项目

1.概况

1990年,宝钢总厂、上海手表厂、上海第六制药厂、上海港务局、上海石化总厂等12个国有大中型企业列入国家教委100个企业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单位。它们都建立了由企业领导负责的教育综合改革领导班子,开展了对本单位人员结构的摸底调查和对后备劳动力需求的预测,结合各自的实际情况,并反复论证制订企业教育综合改革方案,同时有重点地选定了改革的起步项目。为加强对教育综合改革的探索和信息交流,建立了全市实验单位例会制度,每季一次会议对企业教育综合改革实验中的问题进行专题研讨。

企业教育综合改革结合贯彻当年召开的上海工业企业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发展职工政治学校对职工进行党的基本路线、基本国情教育和独立自主、艰苦奋斗革命传统教育、法制教育以及职业道德教育。全年企业职工政治学校发展到1200多所,参加政治轮训的职工有92万人次。

1991年,企业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单位从原来的12个扩大至37个,其中第一批试点单位已从制定、申报、审批起步项目迈向实施起步项目。其中上海石化总厂、宝钢、上海港、市内电话局、自来水公司、线缆集团、制药六厂、钟表元件厂、高化公司等试点单位总结和创造了不少经验。主要有:企业教育必须摆脱传统教育模式的束缚,一切从岗位生产、工作的实际需要出发,走特有的教学与考核的新路子;形成以企业厂长为首的各部门、车间齐抓共管的运行机制;立足企业,用足政策,在建立岗位培训制度的同时,带动用人、分配制度配套改革;在注重技能培训的同时,突出政治教育与职业道德教育。

1992年,37家企业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单位进入实质性的改革实验阶段。其中国家教委在沪的12家实验单位认定的27个起步项目,至1992年已完成18个起步项目。25家市成人教委批准的实验单位大多数都在围绕企业经营机制转换的实际需求,从生产过程、生活环节中选择介入点,选择起步项目,改革教育管理机构,开设新的教培内容,直接介入企业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上钢三厂在全厂精简机构、精简人员中又及时地对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进行岗位测评,工作量核定,将原来实行的“二级管理、二级办学”改为“一级办学、二级管理”;成立了教培中心,实行归口管理。

探索建立企业教育制度。推行“持证上岗”的制度,在分配用工、保险、培训配套改革的同时,加快建设培训、考核、使用和分配相结合的制度。

探索企业教育同企业经营机制转换实行同步规划、同步实施。集中反映在:企业内的职工学历教育、职前职后职业技术教育、技术等级培训、继续教育以及教育管理体制、办学体制、教育规章等实行全方位改革;把改革的重点放在理顺政府与企业、政府与教育机构的关系,改革体制、转换机制这一深层次问题上;主管部门简政放权,使企业走上自主办学的道路。

2.推进管理机制改革

1993年为了适应企业改革的逐步深化,市成人教委同市有关综合部门和经济部门共同制定了《关于推进企业教育综合改革,适应企业经营机制转换的几点意见》。《几点意见》提出转换机制、理顺体制是企业教育综合改革的重点;转换机制、理顺体制的主要任务是使企业成为企业教育的主体,拥有教育的自主权;政府部门要转变职能,简政放权,为转换机制,理顺体制创造宽松的外部条件。

转变企业教育办学与管理机制。企业逐步拥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独立的经营实体,企业教育的办学与管理机制进一步转变。一是企业拥有越来越多的办学自主权,企业教育从按上级指令办学转到与企业经营相结合,成为企业经营的一个组成部分。市百一店以建设“中国第一店”为目标,企业教育做到“三结合”,即人才培养与企业战略目标相结合,不但立足于企业经济今天的需要,而且为企业发展的战略目标服务;人才培养与岗位需要相结合,以适应岗位技能发展需要;人才培养与聘用相结合,人尽其能、人尽其才。二是企业自主选择企业教育办学管理模式。在企业教育与企业经营机制同步转换的过程中,企业选择并进一步完善适应本企业的办学管理模式。企业教育办学管理模式出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大中型企业组建的教育培训中心,或承担从教育处(科)剥离出来的办学职能或兼办学、管理双重职能。小型企业的教育社会化程度明显加快。三是企业教育产业新发展。企业教育产业既有利于弥补企业对教育投入的不足,也利于企业教育转换机制,面向企业、按需办学。年初,8家被国家教委确定为企业教育综合改革实验的单位自愿组成上海久联科教实业总公司,联手发展教育产业,推动教育改革。据对41家企业的抽样调查,开办校产的占56.1%,其中校产对企业教育发展有力支持的占已办校产企业数的52.2%。事实表明,企业教育产业成为推动企业教育发展的不可忽视的因素,并越来越显示出重要性。四是试行企业教育部门经济责任制。上钢三厂实行包括经费包干使用、工资奖金分配、教育质量评估等在内的教育部门经济责任制。上海手表厂、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教育部门承担部分工资奖金的经济责任。这些措施对推动办学、教学的积极性有一定的作用。

二、建立现代企业教育制度

1.概况

企业教育中企业自主办学有明显进展。第二纺织机械厂、三维制药公司、华联股份有限公司、新亚集团、市建一公司、自来水公司、市电话局等一批企业的教育与分配、使用基本形成良性循环。

1994年,市经委召开《企业教育动力机制》、《企业教育转换标准》、《现代企业教育培训制度》、《职工教育新思路、新举措》等四次研讨会,主动引导企业教育工作者研讨建立现代企业教育制度中的重大问题。上海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目标出发,对原总厂的教育结构进行了裂变式的重组,重建教育机构和管理网络,优化配置教育资源,初步建立起股份制企业的新型教育体系。

1995年10月,市经委在初步总结试点单位建立与现代企业制度相适应的教育培训管理模式、与现代科学管理相匹配的教育培训制度、与现代企业市场机制相衔接的教育培训机制、与现代企业地位作用相适应的教育培训功能等新经验的基础上,发出《关于探索建立现代企业教育培训制度的若干试行意见》,对建立现代企业教育培训制度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基本特征等问题提出意见。一批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单位同步进行建立现代企业教育制度的工作。1996年,江南造船厂改制为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教育处和技工学校改制为培训部,具有多层次教育培训的功能,实行教学资源共享,教师统一调度,教学方法相互借鉴,职前职后一体化。三维制药公司围绕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在完善企业教育与考核、使用,与待遇相结合的制度方面取得进展。当年,还起草《关于行业管理职工教育的情况和建议》、《关于加强企业教育若干问题的意见》和《关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工作中加强职工教育管理的意见》等。

1999年5月25日,上海市成人教育委员会印发《推进本市现代企业教育制度建设的意见》,提出“深化企业教育综合改革,推进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确定上海宝钢(集团)公司等30个试点单位。

2000年3月31日,上海市成人教育委员会印发《关于推进企业(行业)教育培训中心建设的意见》,提出重点抓好30个设施条件好、办学管理严格、培训质量高的具有示范性的企业(行业)教育培训中心。

2.构建基本框架

1998年,市教委提出《〈上海市职工教育条例〉(修改草案)》、《关于推进本市现代企业教育制度建设的意见(草案)》。全市现代企业教育制度试点有计划地展开,宝钢、石化等大中型国有企业建立了现代企业教育制度基本框架。

在企业教育综合改革的具体做法上也有新探索。1996年,上海一钢(集团)公司教育培训项目向社会招标。为了探索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过程中继续教育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模式,促进企业人力资源开发和利用,提高企业人才素质和竞争力,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运行机制的需要,提高继续教育质量和效益,一钢(集团)公司在过去立足企业、面向社会,综合利用社会教育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引入竞争机制,对继续教育培训部分项目,采用公开招标的办法,依靠高等院校高层次教育培训的优势来实施教学计划。全年共招标28项,其中上半年16项,下半年12项。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同济大学等12所院校参加了投标,结果中标21项。中标项目有上海大学承担的硕士研究生培训项目、二工大承担的机电一体化和CAD培训、上海沪光进修学院承担的技师成人高中培训、上海电大承担的国际财会培训、上海建设职大承担的工程预算培训等。

随着企业改革的深化,企业教育综合改革日益受到重视。商业、邮电、房地产系统召开教育工作会议,部署企业教育改革的任务。建设系统调查分析了企业教育的重点、热点和难点问题,形成了《关于加强建设系统企业教育的若干意见》。

3.建设学习型企业

建设学习型企业是上海建设“学习型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1998年,上海市教委等部门下发了《关于本市推进现代企业教育制度的意见》。1999年6月,市政府召开教育工作会议,提出建设学习型城市的要求,以后又被市委、市府列入“十五规划”目标。在这一过程中,同济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市第二工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市教科院成教研究所等单位对“学习型组织”的研究实践活动十分活跃。1999年1月,市成人教育协会等团体联合组织《学习型组织学术研讨会》,工业、商业等系统积极引导企业建设学习型企业,宝钢、上海石化总厂、信谊药厂、华联商厦、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金星电视总厂等单位已把学习型企业作为企业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目标。